第二章 列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澄澈的汽笛聲一聲高過一聲,在微雲的天空中迴響,彷彿能撕破天際。巨大的震動在幾分鐘後停下,帝國重列正式靠站。

    小工廠裡的人在這時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計,魚貫跑出廠門,趕緊地去車站那裡看熱鬧去了。

    卡西亞當然也不例外,簡單收拾完桌上的器具,他也跟在人群身後,慢跑著去往車站。

    雖然在那利拉克山腳小城這裡有了五年時間,對於帝國重列並不陌上,但是每一年再次見到那接近六米高的車身,堪比輕卡大小的鋼製車軌,連接他們的巨大沉重的合金軸,仔細巧妙的剎車裝置,還有粗狂無比,如同怒張的動物血管一般,直接裸露在外的盤結而起的無數蒸汽金屬管道,配合著車上認真焊接起來的15毫米特製黑鐵鋼板,所有東西上面都滿是被各種自然力量侵蝕的痕跡。

    整條列車如同正在沉睡著的黑鱗巨龍,車頭還在噴湧的濃郁蒸汽柱就是他的鼻息,此刻它靜靜停靠在小城小得可憐的月臺邊上,幾萬噸重的鐵塊如同長龍橫列一側,無論看多少次,帶給人無比強烈的粗糙、厚實、簡單、直接、震撼人心的感覺都是永遠不變的。

    這是因為工業發展以來,帝國無數科學家參與發明出來的革新技術——超蒸汽壓縮裝置,然後配合新興能源電力才能完成的偉業。

    卡西亞心裡充滿著興奮與抑制不住的嚮往。再過幾天,他就要乘坐這樣一列地巨無霸般的列車去往帝國重工學校。想象著以後這樣偉大的機械上以後極有可能有自己的勞動成果,卡西亞心裡除了難以言表的激動,還有滿溢出來的迫不及待。

    那是一種強烈的急迫感,十七歲少年渴望去往更加繁華的地域,見識更多意想不到、千奇百怪的事物,認識更多性格迥異、各具才能的人。也急切地想通過帝國重工這塊招牌,找到報酬豐厚的工作。母親與妹妹現在幾乎是他生活中的全部,十七歲少年渴望能用自己的肩膀扛起一個能容納他們的溫馨地方。

    直到黃昏開始降臨,眾人才開始散去。

    車站那裡整夜都是燈火通明,囤積了大半年的各種紡織、工業貨物,都要在帝國重列停靠著的短短几天時間裡全部清算完畢,然後交換成更為廉價的原料,還有其中豐厚的利潤。

    這幾天時間裡,忙了一年的工人們終於可以抖抖肩膀,輕輕鬆鬆的休息一段時間了。這時應該忙得焦頭爛額的是那些享樂了整年的貴族們。利益分割是多少層,貨物的價格,原料的價格,苛責的搬運費用,車上的保險金額,防護措施給予的金額、、、、、、等等。

    在卡西亞就讀的學校裡,神學老師就曾說過:“只要牽扯到利益,每一個人都可以變得醜陋。”

    斤斤計較、分毫不讓的事情就交給這些尖酸的商人與刻薄的貴族煩勞去吧。

    在小城裡與卡西亞同齡的孩子都趁著這幾天難得的閒暇時分,最後感受一下家庭親人的溫馨。

    卡西亞也每天呆在家裡,紡織廠與工廠裡的工作都暫時告一段落,母親與妹妹這幾天全都呆在家裡陪著卡西亞,幫忙整理各種行李。

    卡西亞也在積極準備著,若去往帝國重工,在那裡學習之餘,能立馬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就能讓家裡這方面輕鬆不少來。

    妹妹莉莉婭今年六歲,也是面臨上學的年齡,學費各項又是不小的支出。

    去往學校之前,卡西亞已經查閱過關於帝國重工學校的資料,若他能得到帝國重工每年的學生獎勵,這些問題都將得到巨大的改善。

    帝國重工學校每年的學生獎勵是三十五萬聖幣,更為重要的是,這些受到獎勵的學生,還擁有進入到聖多拉格軍部學校的機會。

    兩所帝國最高機構的學校,每月都有額外的豐厚補助。若自己能進去,對於母親也好,對於妹妹也好,都是巨大的幫助。卡西亞心裡暗自有著計劃。

    五天後,妹妹莉莉婭手裡拿著鉛筆正在紙上笨拙費力地寫著一個個極不標準的字體。卡西亞坐在妹妹旁邊,一手輕輕揉著莉莉婭的腦袋,一手握住莉莉婭纖細的小手,慢慢矯正每一個字體的寫法。

    莉莉婭學得很認真,但是作為有時還在流鼻涕的小孩子,學習進度確實不能恭維。

    “哥哥、、、、卡、、西、、亞、、”

    白紙一旁是一張塗鴉,上面簡簡簡單單地畫著一個有著圓腦袋笑臉的小人,莉莉婭正一筆一劃地在下面寫著這個小人的名字。

    卡西亞只在一旁靜靜看著,內心也是無比平靜,。

    這樣的日子還剩一天。

    第二天天色剛亮,小城清晨的靜謐就被震耳欲聾的汽笛聲打破。

    卡西亞從床上拖起行李,最後猶豫了一下,還是小心來到床邊,從床底取出一個簡陋的木盒子,裡面是一把嶄新的有著黑色劍柄、雪白鋒刃的高強度合金鋼短劍。這是幾天前廠房小頭頭維克西用零件邊角料給卡西亞特別製作的。

    “外面的世界遠比著帝國大後方的邊疆亂得多了,戰爭從來沒有停止的跡象,這把短劍你拿著用來防身最好不過。”維克西早些時候在外面闖蕩了許久,時值中年時,這才心灰意冷地來到了利拉克山腳小城生活。

    收拾完畢,母親與妹妹已經在外面等自己。

    一同漫步在寬闊的街道,周圍是整齊的平房,路上還有其他家庭送著孩子去往帝國重列的方向,但他們大都是去往帝國各處做工的人,如同卡西亞這樣的同齡人,整個小城有接近三十個,但是其中平民出身的,加上卡西亞只有三個。帝國的大多數資源都被少數的貴族控制著。

    況且卡西亞還不算正統的平民,他的父親曾是二級准尉,有最低的男爵爵位,但是隨著父親的死去,這些都已經過去了。

    黑色的長龍已經甦醒,數道蒸汽柱與黑色濃煙如同孿生的雙龍直入天際。

    火車邊上滿是這幾天搬運貨物留下的、還未來得及打掃的垃圾。月臺邊上積滿了人,都是等待著要上火車的人。

    “卡西亞,這裡,這裡。”

    卡西亞走進站臺,就聽見有人在叫他。

    那是三個平民出身中的一人,叫做羅維。羅維前面還站著一名清秀的女生,此時她輕輕朝卡西亞點點頭示意,她是三個平民出身的最後一個,叫做艾琳。

    三人雖然學校不同,但是要去往帝國各地,重列都是最好的交通工具。

    前方身穿工作服裝的指揮員開始讓拿著繁重行李的人們陸續登上列車。

    雖然平民出身的人眾多,但是上火車時卻被擠在月臺狹窄的一側。另一側是專為貴族開設的通道,其餘的二十幾個學生也在其中之列。他們穿著華麗的衣服,無論精緻的做工,還是布料,都是上好的貨色。靴子被打磨得錚亮,就連行李箱也彷彿散發出屬於高級貨的光芒。

    反觀卡西亞這邊,雖然有準備一套好的衣服,但卻是捨不得穿的。鞋肯定是廉價的膠底帆布鞋,行李箱也是用硬皮革軋製成的,用粗繩子封口。

    最為重要的是,開設的貴族通道是上正經的客座車廂,而卡西亞他們卻是上的貨箱。

    沒錯,真正的客座車廂票他們買不起,他們只能就著簡陋的貨箱與一些貨物為伍。並且這票價還是按照貨物的價格來算的,二十二聖幣一斤的價格,便是平民人類的價格。

    雖然心裡多少不舒服,但也只能接受。不久後,這些處在貨箱裡的人都會知道,這個價格不僅僅在搭乘帝國重列時受用,在帝國任何一個地域,在各行各業裡,這都是一個標準的價格,屬於人類的價格。

    “哥哥、、、你要、、、一定要回來。”莉莉婭眼神堅定,噙滿淚水。

    卡西亞一面被這悲壯的話逗得笑了,一面摸摸莉莉婭的頭,與她們道別。

    走上貨箱裡,直到厚重的鋼製骨架鐵門被拉上,母親與妹妹的面孔被黑色金屬遮蔽,卡西亞心裡頓時湧出難以吞吐的心情。

    使勁搖搖頭甩掉這種不舒服的心情,卡西亞就近找了一塊地方坐下。

    巨大的貨箱分為三層。他們處在最上面一層,這裡空間頗大,放著許多已經裝箱封好的貨物。卡西亞他們就三三兩兩地坐在這些木箱子上。

    貨箱上方開著幾口很大的通風口,冬季的寒風呼呼地往裡面吹著,紙張飛揚。

    羅維手腳並用一下子撿了很多廢紙來,坐在光木板上的確不舒服,用這些廢紙墊一下確實也不錯。

    眾人跟著效仿,當卡西亞也做完這些,最後一聲長久不息的汽笛聲傳來,整個貨箱開始緩緩震動。

    帝國重列駛出了車站。

    火車廂平穩地晃動著,下面兩層的金屬器械不時發出碰撞的聲音。羅維與艾琳坐在卡西亞一側,車廂頂通風口附近光線雖然不錯,但三人並沒有看書的心情,隨著帝國重列晃動了一陣,卻是一個接一個沉沉睡去了。

    接下來旅程就是這般,每天有時間便看看行李箱裡帶著的書籍,餓了便到去往食品存儲的貨箱買一點廉價的食品。

    羅維是在第十二天後下的車,他要轉車去往其他地域。之後兩天,艾琳也下了車,去往了附近的城市,那裡是她的學校所在。

    車上的人一個個下去,又一個個上來。乘坐的人換了一批又一批,只有卡西亞一人靜靜看著自己的行李,始終坐在原來那個位置上。

    真是寂寞,還是孤獨,或者沉悶。周圍沒有車窗,只有車頂通風口那裡一塵不變的景色。車廂裡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經過了哪些地方。唯有走走停停知道自己又到了一個車站,然後外面傳出喧譁的聲音,偶爾自己在的這節車廂會被打開,可以見識各式各樣的車站結構。有時通風口處的光線一暗,於是又知道自己又進了一個漆黑的隧道里,如果無聊,還可以數著數看看這隧道有多長。

    當帝國重列全速前進,可以聽見風颳著外面鐵皮的刺耳聲音。當遇到暴雨天氣,還可以在雨點敲擊鐵皮的聲音裡,等待一聲聲炸響的驚雷。

    旅程是絕對無聊的,車廂裡的人大都不認識,大家一個個如同沒有得到春雨滋潤的竹筍,全部悶在土裡,不願多吐露一個字來。

    從下面再次出來金屬摩擦的刺耳聲音,帝國重列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幾道汽笛聲有規律的響起,然後隱隱的歡呼聲夾雜著淹沒不掉的嘈雜從很遠就傳進了車廂,人聲鼎沸,人數眾多。

    然後是突兀響起的如同野獸般咆哮的怒吼、斥責、辱罵,最後是數道蜂巢式轉輪手槍噴湧的威懾性爆裂聲。於是除了列車的聲音,車站一下安靜了下來。繼而片刻,更多的怒吼、辱罵、尖叫、哀嚎還有槍擊的炸裂聲、、、、、、全部在一瞬間爆發上演。

    卡西亞把行李放緊在自己腳下,一隻手放在腿上,一隻手緊握身後的高合金短劍,和車廂裡的其他人一樣,靜等列車停靠車站。

    如維克西所說,卡西亞即使沒有看見外面的世界,也知道了它確實很亂。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武神血脈
作者 剛大木
少年李葉,偶得太古血祖之神瞳,融合成自身神級血脈,從此鯉魚躍龍門,彗星般崛起!修武道巔峰,踏上... (馬上閱讀)
180
編劇神祕
作者 月上心偷
穿越平行世界的美利堅。 趙原本以為自己要走上的是影視大亨的道路。 直到系統修復,從此世界的走向... (馬上閱讀)
180
蜀漢之莊稼漢
作者 甲青
這裡講的是一個平凡的苦逼在亂世三國裡苦苦掙扎,努力種田的故事。 (馬上閱讀)
180
全球降臨:荒島求生
作者 霜之木
  一覺醒來,全球降臨荒島。   面對浩瀚海洋,所有人需要不斷的擴充自己的勢力,來提防海洋中的... (馬上閱讀)
180
平常人類的平凡生活
作者 何處可桃
這書有毒,晚上不能看,上班不能看,吃飯不能看,走路不能看,只能自己偷偷看。 ………………………...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