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諾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就是一個玩笑,昏暗的燈光下,精緻的子彈就好像已經在那裡等待了很久一樣,做工極為細膩的它為卡西亞反射著極為耀眼的金色光輝。卡西亞的眼角一瞟過它,便被它的光芒吸引,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事物。

    腳步機械式的放慢,卡西亞放下行李,腦袋裡麻木不能思考,裡面根本就沒有什麼爭鬥,好像思想早在他撿起那把轉輪手槍時就已經完全地統一了。他彎下身子,撿起子彈,厚實的手掌將子彈緊緊握在了手心,然後一面心臟“咚咚”直跳地往前走,一面將子彈放進了貼在身體的口袋裡,那裡還放著他此去馬諾馬上學的全部費用。

    冰涼的子彈與卡西亞灼熱的皮膚相接觸,他不自覺打了一個冷戰。身前通風口呼呼灌進著夾雜冰雪的寒風,這寒風也沒有子彈這般的寒冷。

    所有人都幹著各自的事情,卡西亞的樣子並沒有任何的起眼之處。

    裝載食物的貨箱那裡擠滿了人,很多餓著肚子的人都聚集在了那裡,渴望有人施捨一點食物。購買車票已經是他們能力的極限,或許大多數人還能撐過一兩頓,但是之後呢?誰也說不清楚。

    卡西亞是在無數雙惡狼一樣的眼神下走出那幾節貨箱的,站在兩旁的人隱隱有些躁動。浮躁的情緒瀰漫充斥在整個貨箱裡,空氣也變得燙喉嚨,人們的面孔在煤氣燈燈光下顯得猙獰起來。

    夜深後,所有人的活動在這時都告一段落。飢餓的身體也倒在了疲憊面前,人們沉沉昏睡著。列車外面是一片寒冷的冰原,植被在冰層下沒有絲毫的生機,車內也一片死氣沉沉。

    卡西亞終於安穩睡了一會,但是精神高度集中的他,車廂裡一有什麼動靜,他的睡眠極淺,也能馬上反應醒來。為了以免自己懷裡抱著的不多的行李遭到意外,也只能這樣了。

    迎來第二天的陽光已經是快要中午的時候,通風口是貨箱裡的世界與外面的世界唯一相連的通道,金色的陽光照射進來,在黑色的鋼板上印出好大一塊明亮的光影,些許溫暖也順著陽光蔓延進了車廂裡。

    但是這溫暖不能解決任何問題。食物貨箱那裡的人越來越多,好像有人已經開始哄搶其他人的食物,但是這事卡西亞暫時還未親眼見過。但去買食物,去往一趟的路程更加艱難起來。

    而帝國重列派遣列車乘務員來查票的事,大約是在下午三時左右開始的。

    連接貨箱與客運車廂的大門一直是被緊緊鎖死的,並且只能由客運車廂那邊單獨打開。

    下午,貨箱裡的人都還在靜靜坐著發呆,然後在一陣鐵鏈嘩啦啦與蒸汽濺射的聲音下,加厚的門被突然打開,後面站著六個全副武裝的乘務員,沒有一絲表情,沒有一點溫度,好像人形的機器,也沒有配槍,只有鋒利的刺劍和猙獰的鐵棍,。

    他們從貨箱第一節開始盤查,要求每一個人出示車票的票根。大多數人當然有,少數的人也理所當然的沒有。

    碰到這種情況,求饒賣同情沒有一點作用,按照他們的話,要麼立刻補票,要麼下車。下車當然是死路一條,因為重列根本不會停下給你下車的機會。

    有人開始一節一節車廂的往後跑,但是這根本沒有任何作用,貨廂三層與下面兩層是全部隔開的,即使藏在周圍的貨物櫃子裡,也並不能逃出六個乘務員地毯式搜查。其中有人無奈,只能摸出僅剩的錢幣,也有人哀聲哭泣著求饒,卻在所有人都驚懼的眼神裡,被強行扔下火車。

    六名乘務員來到卡西亞所在的那節車廂裡時,已經是快要黃昏降臨的時候。渾水摸上來的人已經在驚恐中全部跑到最後幾節貨箱裡去了,還能安靜坐在這裡的人都在六名乘務員到來時,自覺拿出了票根。

    乘務員眼神冰冷地一一掃視,眼神落在人的身上不禁讓人有種被野獸盯上的感覺。整節車廂裡的氛圍在這時無疑寒冷到了極點,人們臉色蒼白艱難呼著白氣,喉嚨乾渴卻沒能分泌出一點唾沫來。

    大家祈禱著這些堅冰似的六人趕快離開。

    然而事情往往並非如人所願。

    “這是誰的孩子?”這聲音沒有感情,沒有磁性,沒有哪怕一點情緒包含在內,除了響亮清澈以外,就只如同機器在轟鳴。

    所有人的目光在這一刻都被吸引了過去。

    乘務員身體高大,頭快要觸到貨頂部。他手裡拿著黝黑粗糙至極的鐵棍子,鐵棍另一頭將一個女孩的帽簷翹起,露出女孩大約六七歲稚嫩的面孔,還有精緻的五官,驚豔仿若名家的工藝。一頭淡金色的長髮很散亂,全部藏在在了衣服裡面。

    她的帽子是連在衣服上的那一種樣式,接近一米高的身體全部藏在了這一件完全不符合她的灰色男式外衣裡。因為帽簷被抬起,衣服也隨著被拉起一定高度,沒有穿鞋的蒼白小腳丫也完全暴露在了貨廂的空氣裡。

    女孩眼睛如同卡西亞妹妹一樣漆黑無比,和黑色沒有盡頭的天空是同一種顏色。只不過這一片天空裡沒有月亮,也沒有漫天流動的星辰,更沒有一絲光明,那是一片死寂的顏色,是萬物枯寂才能擁有的色彩。

    “這是誰的孩子!”鋼鐵般的男子再次詢問道,聲音不容置疑,沒人可以抗拒。

    “她還只是個孩子、、、”昏暗的車廂裡有婦人祈求的聲音響起,微弱的如同隨時能被風吹散的煙霧。

    “你的孩子?”這是冰冷地疑問句。眼神流轉過去時已經是野獸看向到手獵物的神采。

    “不是,不是,不是、、、、”婦人脊背一下子滲出冰冷汗水,呼吸頓時變得急促無比,蒼白的臉色變得鐵青。她撇過頭,根本不敢望過去哪怕一眼。柔弱的身體只能在角落裡瑟瑟發抖起來,然後響起無助的哭泣。

    “打開門。”車廂裡所有人墜落冰窖,卻沒有一個人願意站起來。

    另外的乘務員機械一般從包裡取出密碼卡片,順勢插進車廂邊上的卡槽裡。連接處頓時噴湧出蒸汽白霧,只要再拉下一旁的操縱桿,貨廂門就能被打開。

    “諾兒,到這邊來。”在所有人冒光的眼睛裡,卡西亞身體僵硬地站起,簡短的幾個字卻需要莫大的勇氣與力量。

    乘務員最終沒有拉下操縱桿,六雙散發寒冰氣息的眼睛緊緊注視著卡西亞一步一腳地走過來。

    卡西亞覺得這六雙眼睛就是十二個黑黝黝、看不見底的炮管,彷彿裡面隨時都能爆射出巨大的鋼鐵子彈,將自己弱小的肉體打成碎片。但是直到最後這樣血腥的事情也沒有發生。他們的眼神威嚴,是巨人俯視腳下小得可憐的螞蟻,是凶狼戲耍不能逃跑的獵物。每走一步,卡西亞都要承受著巨大的壓力,都要耗費巨大的體力,每走一步,心裡滋生的後悔也就如泉水般急劇翻湧。

    “不小心睡著了,沒看緊妹妹。”卡西亞話語小心翼翼,他拿出自己的票根給乘務員過目,然後蹲在女孩面前去掏女孩單薄衣服上口袋。

    女孩眼神裡沒有任何光芒,茫然看著眼前名為卡西亞的陌生人。

    “諾兒,你的票呢?”

    口袋裡當然沒有任何東西,這是誰都能看出來的。

    “好像票根掉了,你看我的票根都在,那諾兒的票、、、”卡西亞敢發誓自己的頭腦從來沒有這樣遲鈍過,從來沒有這樣疼通過。雖然一早就不報任何希望,但是當女孩口袋裡並沒有票根這個事實真實展現在自己眼前時,他還是感覺到了從自己心底散發出來的涼氣。

    “一百斤,二千二百聖幣。”無情的話語讓卡西亞全身一個哆嗦,手腳僅有的溫暖也蕩然無存,只有一個砰砰直跳地心臟還在苟延殘喘的起搏著。六七歲的女孩哪能有這樣的重量,但是身後傳來的話語裡的份量卻不是卡西亞能抗拒的。他想要辯解,湧到嗓子眼的勇氣最後還是被遏制在了喉嚨裡。

    手中的錢幣還保留著卡西亞自己的體溫,但是被一隻帶著白手套的堅硬手掌拿走,殘留在上面的溫度最後也消失了。

    六名乘務員的皮鞋踩在鋼板上蹦蹦作響,直到這聲音淹沒在了通風口呼呼的風聲裡,卡西亞還是沒有任何想站起來的力量。

    他心裡後悔,他心裡害怕,他心裡想要大聲哭泣,他心裡想要大聲宣洩,他性情溫和如同晌午裡愛晒太陽的小貓,他心懷不忍看見拼命撲向燈火而猛撞玻璃窗的飛蛾也會傷感。他心裡認定自己是個軟弱無能的懦夫,所以外表上言行上就一定要表現得堅毅強韌來做它的偽裝。

    蹲在那裡很久,直到雙腿發麻,然後雙腿失去知覺。身後的車廂不知何時傳來了嚇人的慘叫,企圖反抗的人全部被扔下了列車。

    今夜沒有人願意起身去點燃煤氣燈,只有通風口落下來的皎潔月光將貨廂裡照亮。

    卡西亞最後也只能嘆了口氣,各種情緒心情混雜胸口沉悶無比,心中的後悔與沉悶卻不能消散多少。

    直到第二天黎明到來,卡西亞也沒能合上眼睛。他腳下是他寶貴的行李,懷裡卻已經躺著一個體重異常的女孩。女孩穿上了卡西亞厚實的備用衣服,蕩在空中的小腳也套上了臨時粗糙改制的鞋子,此刻正沉沉睡在對她來說是一個陌生人的懷裡。

    女孩睡得太沉,眼睛緊緊閉著,到了中午也沒有想要睜開的跡象,長長的睫毛好像掛在眼皮下面,隨著低聲夢囈微微晃動。她的鼻息很長很沉,如同深海里能撕裂海流的黑色巨鯨,每一次呼吸都是用盡了全身的力量。

    卡西亞仔細看著女孩睡覺靜謐的面孔,又想起了已經遠在邊疆的妹妹來。現在還是寒冬,莉莉婭這時也是緊緊裹著被子,窩成一團躺在火爐旁睡覺,還不願起來吧。想來初春來臨的時候,莉莉婭也要到小城裡的學校開始上學了。

    這時懷裡睡著女孩動了動,卡西亞眼睛裡的光彩重新回到貨廂裡。

    女該終於睜開了眼睛,漆黑的天空,現在也終於有了一點光彩。

    “你叫什麼名字?”卡西亞聲音無比溫和,可能是方才想到了自己的妹妹,語氣安靜溫柔,雖然沒有讓人沉迷的磁性。

    “諾兒。”淺淺的聲音從女孩嘴裡傳出,帶著沒有睡飽的模糊,她又換了一個更加舒服的睡覺姿勢,再次閉上了眼睛。

    卡西亞張著嘴巴,眼神一度晃動,一度迷茫然後再變得無比清澈,想要再詢問什麼來,看著再次睡下的女孩最終還是沒能再吐出下文。

    於是,下午時分,卡西亞去往食物貨廂的單薄身影邊,又多了一個女孩的模樣,他一手抱著行李,一手牽著女孩,緩慢行走在越發擁擠不堪的前幾節貨廂裡。空氣裡充滿了躁動的意味,只要一小點火星子,就能將所有助燃物引燃!

    有人更加小心翼翼,餓狼們眼神裡不再是凶光,而是無止盡的貪婪。

    重列沒有一點要停靠站臺的跡象,所有的情緒與心情都在昏暗的貨廂裡繼續發酵著。

    卡西亞臉色難看的回來了,女孩諾兒坐在他旁邊就著溫熱的水一點點啃食著麵包。他自然地倚靠著背後的貨物木板,行李箱裡多了接下來幾天的食物,他不想再去那幾節車廂了,守在那裡的人們看向他的眼神就好像在決定一個獵物。於是少年想閉著眼睛休息一下,但是腦海裡全是那些飢寒交迫的人們貪戀扭曲的臉。

    所以在貨廂角落的黑暗裡,想起了一聲誰也沒有注意到的輕微的金屬碰撞聲音,卡西亞哆嗦著手將黃銅殼子彈放進了轉輪手槍的蜂巢式彈倉裡。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在魔法世界開創互聯網時代
作者 白天太白
神的力量來自眾生。 追隨者越多,神的力量越強大! 意外獲得契約神格的餘生安,嗤笑道:“嘁,別整... (馬上閱讀)
180
我有一座冒險屋
作者 我會修空調
【本作品簡體實體書由次元書館出版】 陳歌繼承了失蹤父母留下的冒險屋,無奈生意蕭條,直到整理冒... (馬上閱讀)
180
平常人類的平凡生活
作者 何處可桃
這書有毒,晚上不能看,上班不能看,吃飯不能看,走路不能看,只能自己偷偷看。 ………………………... (馬上閱讀)
180
神話三國領主
作者 大漢護衛
領地建設、高武、爭霸文。 網遊《天下》,關羽一刀斷群山,黃忠箭射大天使,羅馬軍團弒神,龍騎士與... (馬上閱讀)
180
武神血脈
作者 剛大木
少年李葉,偶得太古血祖之神瞳,融合成自身神級血脈,從此鯉魚躍龍門,彗星般崛起!修武道巔峰,踏上...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