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向死而生(2)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黑甲軍士終於開始了大規模的後退,或者說是潰逃。

    戰場上到處都是躺在雪地裡的黑甲軍士,有的身體被雪花覆蓋,更多的匍匐在地,一動不動,沒有了絲毫的聲息。

    白袍騎兵已經大規模的朝著前方推進,他們的人數不是很多,展現出來的殺氣令人畏懼。

    也就在這個時候,令人驚詫的一幕出現了。

    躺在地上的少年,手握長槍,慢慢的站起身來,他抖落了身體上面的雪花,睜開了眼睛。

    當少年睜開眼睛的時候,一種徹骨的寒冷瞬間在四周蔓延。

    少年的眼神裡面,展露出來的是迷茫和冷酷,他冷冷的看了看四周,看了看地上尚未完全被白雪掩蓋的大叔的屍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看見的一切。

    四周太多的屍首,以及剛剛過去的白袍騎兵,潰逃的黑甲軍士,預示著這裡是一處殺戮的戰場。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物是人非,此少年非彼少年。

    穿越到同名同姓少年身體裡面的吳邵剛,疲憊的站起身來,他的腦海之中,還瀰漫著悔恨與愧疚,他的身體裡面,憋著熊熊的怒火,士兵倒下、圓木砸來的那一瞬間,定格在他的腦海,如此低級的錯誤,居然會出現在他這個優秀的特種兵教官的身上。

    身旁大叔的屍首,已經被白雪掩蓋大半,不過吳邵剛的腦海裡面,浮現大叔捨命保護他的場景,那慘烈的一幕,與圓木滑落重合交疊,讓吳邵剛的怒火瞬間爆發。

    落在隊伍後面的四名白袍騎兵,看見了慢慢站起身來的吳邵剛,其中一人雙腿夾緊馬腹,手中舉著長槍,朝著吳邵剛衝過去。

    怒火已經噴發出來的吳邵剛,需要發洩,他看見了衝鋒過來的白袍騎兵。

    眼前這一切告訴他,這不是做夢,更不是演習,而是真真切切的玩命搏殺。

    為什麼會這樣,究竟是怎麼了,戰場上居然還有使用刀槍拼搏的。

    來不及沉思,來不及悔恨,保命的時刻瞬間來臨。

    一絲光芒從吳邵剛眼中閃過,特種兵的霸氣瞬間恢復。

    白袍騎兵迎面重來的時候,吳邵剛的身體本能的動起來,朝著左側的方向飄過,躲過疾馳而來的戰馬,這一瞬間,他看見了戰馬上白袍軍士眼中的殺氣。

    沒有時間思索,沒有時間猶豫,一切都是本能的反應。

    吳邵剛的雙手則是嫻熟的揮舞著長槍,一連串令人眼花繚亂的槍花瞬間出現。

    馬背上的白袍軍士,做夢都想不到會出現這一幕,他以為躍馬衝過來的時候,這個黑甲軍士就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一擊不中,白袍軍士扭轉馬頭,準備再一次的衝殺。

    可惜他已經沒有機會了。

    特種兵的殺氣一旦激發,威力驚人。

    吳邵剛的身體已經靠近馬屁股,就在白袍軍士扭轉馬頭的時候,他手中的長槍再次揮舞出來了槍花,槍頭從低到高朝著馬背上白袍軍士的咽喉方向而去。

    一寸長一寸強。

    動作太快,白袍軍士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

    槍花所過之處,神情有些木然的白袍軍士慘叫著倒在地上,咽喉處鮮血瞬間噴射出來。

    吳邵剛沒有看地上掙扎的軍士,他左手握槍,右手抓住了韁繩,一躍上了戰馬。

    身體的疼痛顧不上了,比起隨時可能再次丟失的性命,這一切算什麼。

    這一幕太令人震驚,另外的三名軍士,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人揉了揉眼睛。

    他們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可動作還是很快,稍稍的遲疑之後,他們揮舞著手中的長槍,一齊朝著吳邵剛衝鋒過來。

    吳邵剛沒有絲毫的躲避,主動迎上去。

    一連串的槍花再次出現,衝鋒在前面的白袍軍士手中的長槍尚在揮舞,但他的身體,已經無法保持平衡。

    慘叫聲很短促,軍士的喉嚨處,一個銅錢般大小的血洞出現,鮮血從這裡狂湧而出。

    軍士丟掉手中的長槍,雙手本能去捂住喉嚨,身體朝著地上倒去。

    剩下的兩名白袍軍士,眼睛裡面已經流露出來恐懼的神情,他們勒住馬頭,相互交換眼神的同時,改變衝鋒的方向,一左一右朝著吳邵剛衝過來。

    就在兩人夾擊形成、長槍同時出擊的時候,吳邵剛的身體突然平躺,靠在了馬背上。

    長槍依舊在揮舞,槍花朝著左邊的白袍軍士而去。

    慘叫聲再次出現,左邊的軍士重複剛剛出現的動作,手捂鮮血狂噴的喉嚨,倒下馬背。

    右邊的白袍軍士已經呆住了,難道此人是戰神,他不敢繼續進攻,扭轉馬頭朝著前方狂奔而去,他要趕上大部隊,找尋幫手,絞殺眼前這個令人恐懼的黑袍軍士。

    一支長槍呼嘯著,朝著狂奔的白袍軍士而去。

    白袍軍士已經張大了嘴,準備大聲呼喊,可惜他的喊聲尚未發出來,呼嘯的長槍從他的後背插入,貫穿了身體。

    白袍軍士身體跌落地面的同時,吳邵剛已經騎馬趕上,右手瞬間捏住了槍柄,快速轉動,用力試圖拔出長槍。

    槍頭再次從白袍軍士的身體穿過,長槍已經握在吳邵剛的手中。

    槍頭尚在滴落鮮血,槍柄成為了紅色,令人不寒而慄。

    誰也不敢相信,馬背上的吳邵剛,前胸和後背都有著一處令人觸目驚心的傷口,深可見骨,黑色的黑漆魚鱗甲衣已經變成了暗紅色,內襯的棉服也變成暗紅色,從被劈開的甲衣處,能夠看見暗紅色的傷口,一股股的鮮血猶在不斷往外滲透。

    按說遭受了如此重的傷,就算是不死也無法動彈了。

    吳邵剛手挽韁繩,冷冷的看了看四周,看了看前方正在衝鋒的白袍軍士,他沒有猶豫,用力夾著馬腹,迅速衝入到戰團之中。

    大將名師莫自牢,千軍萬馬避黑袍。

    吳邵剛衝入到騎兵陣營之中,猶如一柄利劍,瞬間撕開一條口子。

    銀色的槍花不斷出現,吳邵剛已經變成了殺神,人擋殺人,佛擋殺佛,周遭不少身穿灰白色戰袍的軍士,慘叫著倒下,更多的軍士紛紛避讓,不敢與其對決。

    衝鋒的白袍軍士,竟然因為一個黑甲少年,整個的隊伍出現了波動。

    一名拼命阻止黑甲軍士潰敗的軍官,看見了這一幕,他的嘴裡發出了怒吼的聲音,命令身邊的軍士發起衝鋒,且率先朝著白袍軍士衝過去。

    不少身穿黑色甲衣的軍士,同樣看見了這一幕,眼睛裡面也透露出來吃驚的神情,他們實在不明白,身邊什麼時候出現瞭如此厲害的兄弟,渾身上下迸發出來如此駭人的殺氣,一人敢於衝入到敵軍之中,攪得對手不得安寧。

    吳邵剛的勇猛,猶如一陣強心劑,讓諸多的黑色甲衣的軍士再次迸發出來鬥志,他們跟隨在軍官的身後,怒吼著朝著對手衝過去。。。

    戰場上的拼搏殺戮還在繼續,濃烈的殺氣在天空之中蔓延。

    倒下的人越來越多,但是白袍軍士的衝鋒被暫時遏止住了。

    這是一場慘烈的廝殺,只要有一絲的機會,雙方誰都不會退讓。

    或許雙方的主帥更是憋著一股勁,都希望能夠取得作戰的勝利。

    天色漸漸暗下來,雪花依舊在飄落,地上暗紅色的血漬逐漸被雪花所掩蓋,絕大部分的屍首也被不斷飄落的雪花遮住,不過空氣之中瀰漫的血腥味道,還是在四周蔓延。

    如此嚴寒的氣候之下,廝殺不可能長時間的持續。

    眼看著天就要黑了,雙方只能夠鳴金收兵暫時休戰,收攏各自的軍隊。

    潰敗的局面,因為一名身負重傷的少年兄弟的驍勇,暫時得到了遏制,這恐怕是所有黑甲軍士都沒有想到的。

    下一場的廝殺什麼時候開始,尋常的軍士不可能知曉,他們只有祈求老天保佑,祈求這場慘烈的廝殺早點結束,祈求他們能夠倖免於難,祈求能夠保住自身的性命。

    戰鬥失敗了,他們有可能四散逃離,躲避被殺,可更多的軍士,則是命喪沙場,沒有繼續活下去的機會,所以他們只有拼命的廝殺,才有著更多保全性命的機會。

    廝殺暫時結束,雙方的軍士都在打掃戰場,剛才還是死命廝殺的對手,此刻都是默默無聞的收斂戰友的屍首,相互之間井水不犯河水,眾人的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也沒有了任何的殺氣,剩下的就是麻木。

    沒有人喜歡殺戮,誰都想著過上安穩平和的日子。

    打掃戰場、收斂屍首的過程中,一股絕望的氣息,瀰漫在四周,籠罩了一切。

    被收斂的屍首集中在一處地方,無數的軍士默默的看著這些屍首,不久之前還是活生生的兄弟,轉眼之間陰陽兩隔。

    一部分的軍士正在用鐵鍬挖坑,凍得堅硬的土地是很難挖開的,但是他們必須要用盡所有的力氣,挖開堅硬的土地,掩埋這些戰死的兄弟。

    人死入土才能為安,否則靈魂無處安放,無法進入到陰間,來世也無法繼續投胎做人了。

    諸多軍士能夠為陣亡兄弟做的也就是這一點了。

    隨軍的醫官則是象徵性的檢查一下屍首,看看其中是不是還有活人,其實大家都明白,如此嚴寒的氣候之下,一旦受傷倒在地上,活命的機率為零。

    距離戰場五里地之外。

    沉重黝黑的城牆,掩蓋在大片的雪花之下,幾乎與天地之間的白色融合。

    城牆上面諸多的軍官不見了,留下的就是瞪大眼睛時刻警惕的軍兵。

    城門一直都是關閉的,不準任何人隨意的進出,除開前來稟報戰況的傳令兵。

    兩個傳令兵領著一小隊軍士,出現在城牆外面,其中一個傳令兵大聲開口疾呼,要求守衛城池的軍士打開城門。

    城牆上面的軍士很是警惕,張弓搭箭,對準了傳令兵和這一小隊的軍士。

    兩名守衛的軍士,下了城牆,匆匆朝著營房而去。

    小半個時辰之後,吊橋放下,城門終於打開。

    原來這一小隊的軍士抬著一個重傷少年,他們沒有絲毫的耽誤,急匆匆的過了護城河,朝著城門的方向而去。

    剛剛進入到甬道之中,這些人就停下來,恭恭敬敬站立,耀眼的火把之下,他們看見了站在甬道中間的中年人。

    中年人走過來,仔細看了看擔架上躺著的少年,眼睛裡面射過一絲的光芒。

    略微的詢問了幾句話之後,一名傳令兵留下,站在中年人的身邊,其餘的軍士,則是抬著這個少年,繼續朝著城內走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寒門崛起
作者 朱郎才盡
  這是一個就業路上屢被蹂躪的古漢語專業研究生,回到了明朝中葉,進入了山村一家幼童身體後的故事...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