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嚴峻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天色完全黑下來,氣候愈發的寒冷。

    城內,刺史官邸。

    都統制、州刺史張勝頭戴帽盔,身穿黑漆魚鱗甲衣,神情肅穆,一言不發,他的周遭站著不少的將領和謀士,眾人幾乎都是低著頭,沒有誰開口說話。

    戰鬥廝殺到了如此的情況之下,什麼計謀都沒有作用,唯有死拼,唯有堅持,城池絕不能夠有失,哪怕是戰鬥到最後一個人,也要守住。

    派出去抵禦的軍士,作戰情形很不樂觀,傷亡慘重,戰況很明顯,以步卒去迎戰騎兵,凶多吉少,沒有勝算,可是殺出去是必須的,若是讓蒙軍輕易就抵達城池外面進攻,後果不堪設想。

    這場戰鬥意味著什麼,張勝是非常清楚的。

    中間的沙盤以及掛在張勝身後的地圖,遭遇到冷落,它們已經失去了作用。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張勝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打破了沉默的局面,開口了。

    “今日總算是過去,還好我們堅持下來了,馬正將,剛剛我聽說有一名軍士,重傷之後還能夠起身廝殺,且銳不可當,極大鼓舞了士氣,讓大軍能夠堅持廝殺,可有此事。”

    “這個,大帥所說情況,屬下還不是很清楚。。。”

    張勝看了看馬鋼民,微微皺著眉頭,目光之中明顯表露出來不滿意。

    “稟報大帥,確有此事,這名軍士名叫吳邵剛,是遊奕軍中的一名守闋效用。”

    開口說話的是張勝身邊的謀士蘇宗才。

    這個蘇宗才,正是城門甬道之中出現的中年人。

    張勝看了看蘇宗才,也看了看馬鋼民,微微點頭,若有所思。

    遊奕軍屬於步卒營,每逢戰鬥廝殺,都是衝鋒在最前面的,用炮灰來形容一點不為過。

    出城去廝殺的軍士,主要的作用是遲滯蒙軍的進攻步伐,不可能是精銳,最為精銳的踏白軍和催鋒軍,那是不可能派遣出城的。

    最不受重視的遊奕軍居然出現如此的人才,這是張勝沒有想到的,不過身為遊奕軍正將的馬鋼民,居然不知道軍中出現了力挽狂瀾的壯士,這也是張勝沒有想到的。

    廝殺已經到了異常焦灼和危險的局面,想著鼓舞士氣,讓軍士主動參與廝殺,難度是非常大的,不僅僅是在前方廝殺的軍士變得麻木,就連駐守城池的各級軍官也變得焦躁。

    身為主帥的張勝,肩負重任,他必須要打起精神,鎮定指揮,且不論這場戰鬥是不是能夠完全獲取勝利,至少必須要堅持下去,保證城池不失,若是戰鬥徹底失敗,丟失了城池,那麼由此造成的後果,絕不是他張勝能夠承擔的。

    除非是橫下一條心,主動投降蒙軍。

    強壓了心中的不滿,張勝再次開口。

    “馬正將,你身為正將,暫時指揮遊奕軍作戰,要掌握軍中一切事宜,今後我不希望看見這等事情再次出現,我要見一見吳邵剛,你馬上去安排,時間越快越好。”

    身為大帥,親自去見一個尋常的守闋效用,這是出人預料的事情,就算是吳邵剛作戰勇猛,張勝委託身為正將、遊奕軍指揮官的馬鋼民去見一見就算是不錯了。

    馬鋼民明顯是覺得不妥,他扭頭看了看四周,抱拳準備開口說話。

    還沒有等到馬鋼民開口,蘇宗才再次開口了。

    “大帥,屬下請求與馬正將一同去安排佈置,讓大帥能夠儘快見到壯士吳邵剛。”

    張勝點點頭,臉上勉強出現一絲笑容。

    “有勞蘇先生了。”

    馬鋼民的臉上露出了驚愕的神情,看了看張勝和蘇宗才,覺得不可思議,不過他沒有開口說話,而是選擇低下頭。

    蘇宗才是張勝最為信任的謀士,雖說在軍中沒有擔任什麼實質性的職務,但任何人都知道其能夠決定很多的事情,張勝對蘇宗才幾乎是言聽計從,包括諸多的戰略部署等等,且對各級軍官的獎賞提拔和罷黜等事宜,蘇宗才也是能夠做一些主的。

    蘇宗才有著如此特殊的身份,人家是真的有本事,常年跟隨在張勝的身邊,出了很多的計謀,更是協助張勝穩固了自身的地位。

    如此情況之下,軍中的將領,自然是很尊重蘇宗才的。

    走出官邸,外面的寒風和大雪令蘇宗才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

    看見如此的情形,馬鋼民立刻開口了。

    “些許的小事情,先生不必過於操勞,讓我來做就可以了。”

    蘇宗才看了看馬鋼民,面無表情開口了。

    “也好,此事不是小事情,一定要做好。”

    “蘇先生,其實大帥根本沒有必要見這個吳邵剛,讓先生出面見一見,就算不錯了。”

    蘇宗才的臉上本來就沒有什麼表情,聽見馬鋼民如此說,他扭頭冷冷的看了看,武夫就是武夫,根本不能夠明白大帥的良苦用心,也難怪這個馬鋼民,在軍中已經快二十年的時間,作戰也還算是勇猛,依舊還是一個正將,依舊只能夠指揮遊奕軍。

    “馬正將,大軍作戰已經持續月餘,天寒地凍,諸多將士都很是疲敝,如此焦灼的時刻,軍中居然出現這等的壯士,豈不是天佑我朝,大帥肯定是要親自見一見的,這對於鼓舞大軍的士氣,取得作戰勝利,有著不可估量之作用,我要提醒馬正將,大帥前去見吳邵剛之事情,必須要安排好,要讓所有的將士都知曉,在我大軍之中,凡作戰勇猛之人,肯定要得到提拔和獎賞的。”

    蘇宗才冷冷的表情,沒有引起馬鋼民的在意,就算是他內心有怨氣,也不敢表露出來。

    看著蘇宗才,馬鋼民做出了恍然大悟的樣子,臉上帶著崇敬的神情,恭恭敬敬的開口了。

    “要不是先生的提醒,我還真的不知道,我是粗人,不明白這些,這件事情如此重要,該怎麼安排,還請先生指點。”

    “做好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合適的時機,將吳邵剛安排在點將臺,大帥在點將臺見吳邵剛,當面嘉獎,第二件事情,告知軍中隊將以上的軍官,屆時全部到點將臺,他們要親眼看見這一幕,且要在軍中廣為宣傳,第三件事情,告知踏白軍,做好一切的戒備事宜,同時告知外圍和城牆上面戒備的軍士,必須時刻睜大雙眼,時刻監視城外所有的動靜。”

    “明白,明白,我馬上就去做,親自去做。”

    終於來到遊奕軍軍營,馬鋼民恭恭敬敬的請蘇宗才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先生就在屋裡面歇息,我馬上就去落實這些事情,安排完畢之後請先生指點,看看我是不是都做好了。”

    馬鋼民走出帳篷之後,蘇宗才走到了中間的火盆邊上,坐下烤火。

    儘管在大帥的面前領取了任務,也跟隨馬鋼民一同來到了遊奕軍軍營,可具體的事情不需要他蘇宗才出面去做,甚至不需要馬鋼民親自出面,安排下面的人去做就可以了。

    剛剛馬鋼民屁顛屁顛去落實,無非是想著給他蘇宗才留下好的印象。

    蘇宗才看不起馬鋼民,他認為馬鋼民不值得結交。

    蘇宗才關注的是吳邵剛,他也感覺到奇怪,吳邵剛受了那麼重的傷,不死已經是萬幸,為什麼還能夠飛身起來殺敵,而且令對手害怕和恐懼。

    要知道在城門甬道的時候,蘇宗才親自看了吳邵剛身上的傷,那是讓他都感覺到觸目驚心的傷口,因為震驚,他親自詢問了詳情,知曉了大致的情況。

    這不符合常理。

    蘇宗才也是經歷了一些廝殺的,雖說作為讀書人和謀士,所做的事情就是運籌威武之中,不會親自上戰場,但戰場廝殺的慘烈耳熟能詳,很多次蘇宗才都跟隨在張勝的身邊,前去查看戰鬥情況,親眼見證了諸多慘烈廝殺的場景。

    冬季本就不適合大規模的野外廝殺,大雪之中作戰更是大忌,如此的氣候之下,軍隊的傷亡將會成倍增加,不要說遭受重傷,就算是輕傷,軍士活下來的機率都是非常小的。

    難道說這個吳邵剛,真的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蘇宗才想不明白,冥冥之中,他腦海裡面冒出一些奇怪的想法。

    半個時辰之後,馬鋼民搓著雙手,進入到屋子。

    “蘇先生,其他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只是這知會踏白軍警戒的事宜,我不好去說,是不是請先生幫忙說說。。。”

    蘇宗才揮揮手,制止了馬鋼民繼續說下去。

    “我知道了。”

    馬鋼民的臉上堆出了笑容,要知道蘇宗才幾乎就沒有到過遊奕軍的軍營,今日機會很好,一定要想辦法巴結一番,要是蘇宗才能夠在張勝的面前開口,幫忙給他說好話,那提拔還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氣候如此嚴寒,蘇先生不辭辛勞來到遊奕軍軍營,我這就去安排酒菜,給蘇先生解乏,請蘇先生一定不要推辭。。。”

    馬鋼民還沒有說完,蘇宗才就站起身來了。

    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

    蘇宗才從未想過為馬鋼民說話,自然也不會留在這裡吃飯。

    “馬正將的心意我領了,這酒菜就不必安排了,我還要到踏白軍軍營去,告知他們加強戒備,此事不能夠耽誤,再說馬正將已經安排好了一切事宜,我還要回去給大帥稟報。”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醉迷紅樓
作者 屋外風吹涼
  一醉入紅樓,庶子可成龍。   十二金陵夢,扶搖霸業中。   讀者群:三七九,三零三,零七六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