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微妙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吳邵剛幾次昏死過去,傷口的疼痛實在難以忍受,他感覺被丟進了煉獄之中,全身都被針刺,無法自拔,前胸與後背的疼痛正在瘋狂吸走他的生命力。

    若不是有著超強的意志力,他早就無法堅持了。

    在戰場上再次倒下的時候,他的腦海裡面湧現出來大量信息,這是思緒融合的標誌。

    那一刻,他真切知曉自身穿越了。

    吳邵剛不知道,正常情況之下,他這個遊奕軍的守闋效用,遭受如此重的傷,早就被拋棄到一邊自身自滅,不過現在不一樣了,他的身邊有兩個隨軍醫官,正在全力的施救。

    胸前和後背的傷口洗乾淨之後,敷上了厚厚的草藥,用潔白的紗布包裹起來,血早已經止住,只不過創口太大了一些,有些地方深可見骨,加之剛剛在戰場上拼力的廝殺,讓傷口有些擴大的趨勢,讓血流失有些多,所以恢復需要時間。

    臉色慘白的吳邵剛,嘴脣乾裂,緊閉雙眼,氣息微弱,看上去和頻死之人差不多。

    不過兩名隨軍醫官的臉上,已經顯露出來略微放心的神情,他們參與了無數次的戰場搶救,從他們的經驗來看,吳邵剛已經挺過來了,基本不會有生命危險,接下來就是慢慢的恢復,他們驚歎吳邵剛生命力的頑強,如此重大和致命的創傷,換做其他人早就喪命,這個吳邵剛居然還能夠帶傷持續廝殺近半個時辰的時間。

    兩名隨軍醫官之所以判斷吳邵剛已經脫險,是因為在施救的過程之中,吳邵剛幾次醒過來,儘管表情痛苦,且吳邵剛的脈搏雖然有些微弱,但平穩有力,沒有大起大落的情況出現。

    脈搏就代表了一個人的生命線,這是任何一個隨軍醫官都知曉的規律。

    究竟是為什麼,前胸與後背遭遇致命創傷的吳邵剛居然能夠挺過來,兩個隨軍醫官想不明白,他們也不可能知道其中真正的原因。

    一名隨軍醫官從懷裡掏出了一個玉色的瓷瓶,頗為猶豫打開之後,走到了吳邵剛的面前。

    另外一個隨軍醫官面帶吃驚的神情,沒有馬上開口,默默的、輕輕捏住吳邵剛的鼻子。

    吳邵剛的嘴張開之後,隨軍醫官將瓷瓶裡面的液體全部都倒入其嘴裡。

    “大人,這玉露水無比珍貴,全部都用了,若是上面怪罪。。。”

    “多嘴,你知道什麼,要是不能夠救活這個吳邵剛,你我都吃不了兜著走。”

    玉露水的威力的確是很不錯的,小半個時辰過去,吳邵剛慘白的臉上開始顯露出來一絲的紅暈。

    一直手握空瓷瓶的隨軍醫官終於鬆了一口氣,站起身來。

    “讓其好好的歇息,你我夜間辛苦一下,熬製一些玉露水,明日一早繼續喂服,只要堅持三日,這傢伙身體就基本能夠無恙,接下來就是慢慢的調養和恢復了。”

    屋子裡面安靜下來。

    兩名隨軍醫官走出屋子,看見了站在外面焦急等候的馬鋼民。

    手握瓷瓶的隨軍醫官看了看馬鋼民,頗有些隨意的慢悠悠開口。

    “馬正將,已經基本無恙。”

    “好,好,那就好,蔡醫官,不知道明日吳邵剛可否清醒過來。”

    “最好等候兩天時間,兩日之後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馬鋼民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對著蔡醫官和另外一名隨軍醫官抱拳行禮。

    “麻煩二位將吳邵剛的情況告知大帥,我也好做出安排,這蘇先生還在等候消息。”

    手握瓷瓶、被稱呼為蔡醫官之人,神色本來有些淡然,但聽見蘇先生在等候消息,臉上的神情一下子變得嚴肅了。

    “知道了,請轉告蘇先生,我們這就去稟報大帥。”

    夜已深,屋子的四周異常的安靜。

    主帥張勝沒有絲毫的睡意,一直都盯著桌上的地圖,其實到了這個時候,地圖和沙盤已經沒有任何作用了。

    站在他身邊的是蘇宗才。

    安排完畢遊奕軍和吳邵剛的事情,蘇宗才很快回到刺史府,這裡需要他。

    眼見張勝看著地圖,蘇宗才明白其中意思,不過他暫時不會開口說話。

    沉默了好一會,張勝終於開口了。

    “蘇先生,我真的沒有想到,事態會演變到這一步,兩個月之前得到消息,四川、嶽州和潭州等地相繼遭遇進攻,本以為我們這裡無事,誰知道此地才是蒙軍進攻之重點,城中兵力不足,難以支撐,還好天降大雪,氣候出現變化,這是老天助我,可大雪之後。。。”

    說到這裡的時候,張勝抬手揉了揉額頭,無奈的搖頭。

    蘇宗才稍稍思索了一下,不疾不徐開口了。

    “大帥是不是擔心蒙軍過於的凶悍,或者說四方的援軍救援不及。”

    鄭友鵬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不錯,我就是擔心這兩件事情,一個多月之前,我們得到的情報,嶽州和潭州,相繼都被攻陷,若不是兀良合臺的軍隊沒有及時趕到,拔突兒早就全部佔據這些城池,直接威脅京城了,現如今拔突兒撤離嶽州和潭州,且正在趕往這裡的路途之中,盟軍如此凶悍,四方的援軍怎麼可能短時間之內抵達。”

    蘇宗才微微皺了皺眉,這些情況他都是清楚的。

    “大帥,屬下認為,事情到了這一步,只能夠拼死堅持下去,固守城池,絕不能夠鬆懈,否則前功盡棄。”

    “說起來簡單,做到這一點太難,城內的兵力明顯不足,若不是幾個月之前朝廷抽調大量兵力進入四川,特別是抽走了催鋒軍,也不至於到如此窘境,四川那邊的情況更是不好說,擺在我們面前的實際情況是,若是蒙軍加大攻勢,該當如何。”

    “屬下認為,不管是潭州、嶽州還是四川,都不及鄂州地位之重要,皇上和朝廷一定會想方設法馳援鄂州的,只要大帥能夠堅持一段時間,定能夠渡過難關。”

    張勝看了看蘇宗才,苦笑著搖頭。

    “該做的我都做了,盡人力看天意,朝中的事宜,你也知道一些的,我們在前方奮力的廝殺,還不知道朝中的諸多大人想的是什麼事情。蒙古大汗蒙哥親率蒙軍進攻四川,攻勢猛烈,一邊是四川,一邊是襄陽、江陵與鄂州等地,皇上和朝廷可謂是應接不暇,不知道該如何妥善應對,偏偏這個時候,朝中還出現了諸多的變故,誰知道皇上和朝廷是不是考慮到鄂州防禦的事宜。”

    張勝說出這些話的時候,蘇宗才的身體微微顫抖。

    京城的局勢太複雜,各方勢力博弈的過程之中,想到的都是自身利益,儘管張勝指揮的是一場關乎到南宋生死存亡之大戰,可朝中某些人根本不在乎,他們看到的只有權力,只有家族的利益,只有榮華富貴。

    脣亡齒寒的道理,人人都明白,可牽涉到自身利益之後,很多人選擇性失明。

    張勝指揮作戰,死命護衛鄂州,一旦取得勝利,其本人和家族可以得到太多的好處,這些好處足以撼動京城各方勢力分佈的格局。

    這是很多人不願意看見的。

    不客氣的說,指揮作戰的張勝,是坐在火山口上面,他掌握的不僅僅是數萬將士的身家性命,也揹負了朝廷的生死存亡,稍不注意,將士會死傷慘重,朝廷也可能是粉身碎骨。

    朝中的主戰派與主和派依舊在博弈,甚至是爭論不休,已經很少有人提及光復中原的事宜,因為做不到那一點,朝廷搬遷到南方,以臨安為京城,迄今一百多年過去,與已經滅亡的金朝以及崛起的蒙古國,不知道簽訂了多少的合議,可總是不能夠保住太平。

    中原百姓的眼淚都要流乾,又有什麼用。

    蘇宗才在張勝身邊很多年,清楚張勝是南宋數一數二的大將軍,屢次指揮作戰,都獲得了勝利,放眼整個朝廷,幾乎無人能出其右,也正是這樣的原因,張勝才會被任命為鄂州御前諸軍都統制,兼任鄂州刺史,駐防鄂州這個最為重要的地方。

    可人都是會變的,蘇宗才親眼見到,當嶽州、潭州等地失陷的消息傳來,當四川危急的消息傳來的時候,當蒙古大汗豪哥親率大軍進攻的消息傳來,張勝滿臉的絕望。

    這絕不是什麼好兆頭。

    任何一個將軍都不敢保證每場戰鬥都獲取勝利,哪怕是蓋世無雙的戰略家,勝敗乃是兵家常事,可若是指揮作戰的統帥喪失了信心,或者是有其他想法,那就真的危險了。

    “大帥,屬下認為,可以將作戰的情形原原本本的稟報皇上和朝廷,何況此次戰鬥,蒙軍傾盡全力,這是我們原來沒有估計到的,現如今我們與蒙軍僵持,勝敗一時難以料定,天寒地凍,氣候異常,只要我們能夠堅持下去,等待援軍的到來,蒙軍定是難以長時間堅持的。”

    張勝看了看蘇宗才,眼睛裡面射過了一絲的寒芒。

    “蘇先生,你在我身邊這麼多年了,諸多的事情,你都是知曉的,一旦城破,闔城百姓都難逃厄運,故而我不得不多想一些。”

    說到這裡,張勝站起身,掀開了桌上的地圖,從下面拿出一封信函。

    “這是我剛剛收到的信函,你看看,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幾日不詳的感覺總是縈繞在我的腦海,揮之不去,或許我們真的要做好準備了。”

    蘇宗才接過信函,認真仔細的看起來。

    還沒有看完,蘇宗才的身體就再次開始顫抖。

    “大帥,這、這怎麼能夠做。。。”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隋末第一狠人
作者 五叔在此
隋帝楊廣,三徵高句麗,丟棄了許多戰士,流落異鄉,一群人,艱難的活下來,燕趙多悲歌慷慨之士,就是...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