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歷史的錯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吳邵剛醒過來了,身上疼痛的感覺明顯減輕,這玉露水的效果的確是不錯的。

    他不會知道,這種特製的玉露水,是專門供軍隊之中高級將領使用的,尋常的軍士想都不要想,就連正將以下的軍官,都沒有資格使用玉露水。

    玉露水裡麵包含了人蔘、燕窩、冬蟲夏草以及諸多療傷和恢復身體的中草藥,其效力是很不錯的,治療外傷的作用更好。

    胸中有一股暖流,讓全身都感覺到熱乎乎的,彷彿在安撫受傷的身體,那是吞進腹中時間不長的玉露水正在發揮作用。

    穿越之前的閱歷,讓吳邵剛明白,這是不一般的藥水。

    他的臉上本來就沒有什麼血色,也一直是痛苦的神情,這讓留在身邊服侍的軍兵馬龍看不出有什麼異常。

    其實吳邵剛的心中已經是翻江倒海,剛剛過去的一幕總是在腦海裡面翻騰,一切都感覺那麼的不真實,恍若在夢中一般。

    圓木擊中頭部的剎那,吳邵剛想到的是士兵的安全,他本能的將士兵推到了一邊,接著就陷入到無底的黑暗之中。

    靈魂沒有歇息,在無盡的黑暗之中快速的穿行,一道白光閃過的時候,吳邵剛徹底失去了意識。

    再次醒來,靈魂已經進入一個身體幾乎完全僵硬的少年軀體之中,當靈魂與身體交融的時候,一連串的信息同樣開始了融合。

    同名同姓的穿越。

    本能的反應和恐懼,讓醒過來的吳邵剛突然起身,揮舞手中的長槍,加入到戰團之中,參與搏殺,那一刻他是癲狂的,腦海之中的恐懼和沮喪,促使他轉移目標,用瘋狂的殺戮和發洩來掩飾自身的畏懼和失落。

    這是一種本能的發洩,也是極限能力的彰顯。

    他顧不上自己的身體已經遭受重創,他手中的長槍成為了護身符,保護著脆弱的靈魂和軀體,不讓任何人靠近,他只能以一種異樣的形態,來迎接這一次不是很美妙的穿越。

    隨著廝殺的持續,鮮血不斷從傷口滲出,吳邵剛逐漸感覺到虛脫,滿目的鮮血和充滿血腥氣的戰場,讓他精神恍惚,腦海之中的恐懼慢慢削弱,思維進入到混沌的狀態。

    他不會知道,正是因為這瘋狂的殺戮,或者說是絕地反擊的進攻,讓他迅速成為軍中的焦點,一個深受重創、頻死之人,居然能夠再次起身奮起殺敵,表現出來巨大的殺氣和霸氣,不僅僅是他身邊的兄弟感覺到吃驚,對手更是感覺到恐懼。

    這樣的行為,無疑是能夠極大的鼓舞士氣的。

    當吳邵剛帶傷騎馬馳騁的時候,諸多的兄弟停止了潰逃,怒吼著衝向了對手,令凶殘的蒙軍不得不減緩衝鋒的步伐,與這些近乎瘋狂的人再次正面交鋒。

    騎兵停頓,步卒衝鋒,這幾乎是戰場上的奇蹟。

    穿越的早不如穿越的巧,吳邵剛的瘋狂,無言的激發起來身邊兄弟們的鬥志,眼看著無法維持的局勢很快穩定下來,廝殺繼續持續下去。

    恐怕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讓他穿越伊始,就受到了關注。

    再次醒來的吳邵剛,已經躺在帳篷裡面,身邊有兩名隨軍醫官正在緊張的為他療傷。

    這兩個隨軍醫官,吳邵剛有些印象,其中年紀稍大的隨軍醫官姓蔡,應該是專門負責照顧軍中正將以上高級軍官的,年輕一些的隨軍醫官姓陳,是蔡醫官的徒弟。

    軍隊之中的隨軍醫官,不會為尋常的軍士服務,他們的職責就是保證軍中正將以上高級將領身體的健康,讓他們能夠從容的指揮作戰。

    也正是這樣的原因,讓隨軍醫官在軍中有著不一般的身份和關係。

    救治的過程之中,劇烈的疼痛,再次刺激吳邵剛的神經,已經魂歸西天的那個同名同姓的吳邵剛,遺留的信息不多,卻清晰的顯示在腦海之中。

    南宋天慶元年,公元1259年,一個略微有些熟悉的年號蹦出腦海。

    穿越的吳邵剛,不能夠說很熟悉歷史,但南宋天慶元年,也就是公元1259年,他還是有些印象的,因為這一年在歷史上有著不一般的影響。

    這一年忽必烈成為蒙古大汗,原蒙古大汗蒙哥率軍進攻南宋四川和州釣魚城的時候,身負重傷身亡,從這一年開始算起,十三年之後的鹹淳七年,忽必烈正式成立大元王朝。

    也是這一年,南宋著名的奸相丁大全被罷官,另外一個被譽為奸臣的賈似道出任南宋朝廷的右丞相、樞密使,開始全面掌控南宋朝政。

    從這一年算起,還有十六年,忽必烈麾下的蒙古大軍,就將佔領南宋京城臨安,且俘獲南宋皇帝宋恭宗趙顯,大元王朝統一中國。

    三年之後,陸秀夫抱著幼帝趙昺投海,預示南宋王朝徹底滅亡。

    歷史上評價,崖山之後無中國,明亡之後無華夏。

    所謂的崖山之後,就是指的1279年,元軍與南宋軍隊在崖山進行的一場大海戰,此戰宋軍二十萬大軍全軍覆沒,南宋徹底滅亡。

    吳邵剛做夢都想不到,自己會穿越到南宋末年。

    他對南宋不是特別的熟悉,記得那本很是著名的武俠小說《射鵰英雄傳》,就是寫的南宋時期的事情。

    儘管對南宋不是很熟悉,可吳邵剛還是知道一些對南宋王朝的歷史評價。

    這是一個偏安的王朝,一直以來都遭受到詬病。

    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北宋京城開封被金兵攻陷,宋徽宗和宋欽宗被金兵俘獲,北宋王朝覆滅,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靖康之恥。

    康王趙構在河南商丘繼皇帝位,史稱宋高宗,南宋王朝自此成立。

    宋高宗在北方僅僅堅持了十一年的時間,就撤離到江南的臨安,以臨安為都城,自此一直到南宋王朝滅亡,臨安都是南宋的京城。

    南宋王朝僅僅維持了一百五十年的時間,留下的恥辱太多。

    一百五十年的時間,南宋王朝面對來自於金國、蒙古國等的進攻,苟延殘喘,以割地求和、上供求和,甚至是自貶身份、甘當兒皇帝的作態,來維繫王朝的統治,求得表面上的平穩,而南宋皇室與高官,則是大修宮設,盡情享受,醉生夢死,只求偏安。

    具有強烈諷刺意味的是,南宋諸多著名的將領,甚至是令對手懼怕的將領,幾乎都沒有好的結局。

    宋高宗年間,著名的抗金將領岳飛,以莫須有的罪名被冤殺。

    與岳飛齊名的將領韓世忠,也被解除了兵權。

    這一切,竟然是因為岳飛與韓世忠對金朝作戰不斷取得勝利,眼看著要收復中原,讓金國感覺到恐懼,於是轉而與南宋求和,求和的首要條件就是殺掉岳飛,解除心頭大患,而為了與金國求和,為了維繫******的安寧,也是對岳飛和韓世忠等人掌握大量軍隊的恐懼,在宋高宗的默許之下,丞相秦檜以莫須有的罪名殺害了岳飛。

    這是一段很多中國人都知道的歷史,都扼腕長嘆的歷史。

    宋孝宗時期,南宋軍隊與金兵作戰失敗,被迫簽訂隆興和議。

    宋寧宗時期,南宋朝廷與金國作戰失利,被迫簽訂嘉定和議。

    一個個屈辱的協議,讓南宋朝廷逐漸的走向滅亡。

    宋理宗時期,南宋與蒙古聯合,滅掉了金國,好像是揚眉吐氣,可惜逐漸壯大起來的蒙古,已經讓南宋王朝走向了末路,且是無法扭轉的末路。

    吳邵剛穿越的天慶元年,也就是公元1259年,正是宋理宗執政的第三十五年,距離南宋徹底滅亡還有二十年。

    穿越到這樣的一個年代,吳邵剛說不清楚內心的滋味。

    若是能夠選擇,他情願再次穿越,哪怕是穿越到北宋去,也比現如今強了太多。

    可惜他沒有機會,穿越比中彩票還要難,是不可能之中出現的偶然可能。

    蒙古國的軍隊,或者說元朝的軍隊,被譽為世界上最為強悍的軍隊之一,他們縱橫南北,在成吉思汗以及忽必烈等人的帶領之下,橫掃天下,讓元朝的疆域無比龐大。

    想要與這樣的一支軍隊作戰,乍看起來,和找死差不多。

    腦海之中的記憶提醒他,穿越的這具軀體,不過十五歲的年紀。

    近四十歲的靈魂,穿越到十五歲的軀體之中,帶來的應該是狂喜,可惜錯位的年代,讓這種狂喜消失的乾乾淨淨。

    未來如何,吳邵剛不敢去想象,他陷入到深深的迷茫和無助之中,嚴格說起來,還有十七年的時間,京城臨安就被元軍攻陷,大元王朝將統一中國,到了那個時候,他這個漢人,不管如何的努力,都會被編為下等人,甚至成為蒙古人的奴隸。

    享受美好生活是不可能的,想著學習南宋諸多皇帝偏安一隅,那更是夢想。

    挑戰強大的蒙古騎兵嗎,這樣的選擇,好像會死的更快。

    愈發清醒的吳邵剛,有些不知所措,傷口的疼痛,與內心的痛苦,一併折磨他,令他禁不住輕聲開始了呻吟。

    “邵剛兄弟,疼的厲害嗎,要不要我去找蔡醫官來看看。”

    馬龍停止打盹,湊過來,看著吳邵剛,臉上出現緊張的神情。

    “不、不用,挺一會就沒有什麼事情了。”

    “邵剛兄弟,看不出來,你真的厲害啊,要不是你,我們好多兄弟都活不下來。”

    “不、不說這些,馬龍兄弟,幫我端一杯水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隋末第一狠人
作者 五叔在此
隋帝楊廣,三徵高句麗,丟棄了許多戰士,流落異鄉,一群人,艱難的活下來,燕趙多悲歌慷慨之士,就是...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