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第一次蛻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三章第一次蛻變

    拆當、掩護、通過跑位制造傳球的空檔,在這場對決中陳俊豪、沈奇峰的可以做的配合非常有限,正式比賽中通過戰術配合形成局部人數優勢或者投籃的空擋在這場對決中完全不能出現。而作為兩人配合最重要的一部分:傳球,也被大大的限制了:無論是陳俊豪還是沈奇峰,傳球的對象都是唯一的,傳球的線路、方向也可以說是完全沒有選擇性的。陳俊豪的傳球很不錯,但只要一個人站在他傳球的線路上,在高明的本領也無能為力。

    剛剛那一個配合可謂是神來之筆,但如果不是防守的三人輕敵大意,也沒有可能讓陳俊豪那么輕松的進球――所以之后雷海洋、李振華才會那么不爽。由于自己的大意而讓對手得手對職業球員來說絕對是顏面無光的事情。所以他們立刻認真起來了,于是剛剛還得意洋洋的進攻二人組立刻落入下風。

    沈奇峰艱難的突破過李振華之后立刻又面對雷海洋的防守,抓著剎那的機會傳球給剛剛甩開耿天放的陳俊豪。陳俊豪接球,剛剛失去防守位置的李振華已經沖過來補位,而耿天放再次擋住了傳球路線。

    接球、躍起來、籃球高舉,同時空中調整投籃姿勢,陳俊豪強攻了。李振華躍起阻止,雷海洋移步轉身張開雙臂將沈奇峰擋在了身后。這種對決沒有籃板球,只要不讓沈奇峰空中接球扣籃,陳俊豪就只有投籃一個選擇。

    “嗖!”陳俊豪的球投出去了,但李振華的攔截還是影響了投籃的準確,球偏出了籃筐。

    進攻方失敗。防守的一方認真起來之后,進攻二人組的進攻效率一下子下降到了百分之三十不到。十次進攻得手三次。而剛剛更是最近連續第四此失敗了。

    沈奇峰、陳俊豪氣喘吁吁的彎著腰撐著膝蓋,剛剛這一輪連續不斷的動作消耗了實在太大了。好一會兒氣息稍定的沈奇峰罵道:“你們三個吃錯藥了,只是練習而已用得著這么拼命嗎?”

    雷海洋喘著粗氣道:“不是你們那么囂張,誰會這么拼命?”

    “我們很囂張嗎?”

    防守三人組同時點頭。

    靠,進攻二人組同時屁股著地癱坐在地上。

    一直站著觀戰的耿直似乎也累了,端著一杯熱茶做在場邊的椅子上翹起二郎腿,開口道:“你們可以休息一下,十分鐘以后繼續。”其悠閑的樣子直讓累得坐在的上的陳俊豪妒忌得牙癢癢的。陳俊豪哂道:“主教練親自指點我們訓練在別人眼中這是多么大的榮幸,他們卻不知道你只是在場邊吆喝幾聲。你這個主教練的工作還真是輕松呢。”

    耿直哈哈大笑道:“原來你是妒忌了。”

    陳俊豪毫不示弱的以更大的笑聲回應:“你看我是那種喜歡妒忌的人嗎?我是看不慣你占著教練的位置游手好閑。”

    “臭小子,你干脆明白著說我尸位素餐好了。”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陳俊豪說著很不客氣的在耿直身邊坐下,搶過他手中的杯子喝了一口。

    館內其余四人除了耿天放都是一臉驚詫的看著兩人。雖然知道耿直和陳俊豪不是一般的師徒,但陳俊豪如此隨便還是看得眾人目瞪口呆。

    焦點中的兩人一點也沒有注意到眾人的表情,舌戰繼續。耿直哂道:“笨蛋小子,你以為我在這兒坐著什么都不做就是不稱職嗎,真是小孩子見識。凡事事必躬親未必就是一個好教練,而我這樣誰又敢說本教練不稱職呢?”

    陳俊豪無意繼續深入下去,耿直不是一個好教練這樣的話他說不出來,即使是玩笑也不能。

    見陳俊豪的不語耿直繼續道:“幾天后的練習比賽你們幾個會編在一個隊伍。五個人都是國青隊時候的首發球員,進攻防守的戰術自然不用我再做指導。對你們來說,當務之急就是相互熟悉恢復默契,還有就是兩年沒有打球的你盡快的找回比賽對抗的感覺。這二對三對抗練習就是就是為了這兩個目的。做對手比做隊友更加能夠在短時間內熟悉對方的能力,接下來的對抗進攻隊員和防守隊員輪換幾次,基本上也就可以找回在一起打球的默契了。這種對抗練習你們早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這個主教練而言,只要監督你們是不是在認真對抗,偶爾喊上幾句都是多余的。”

    陳俊豪揶揄道:“這么輕松的事情換個人都可以做,可是你偏偏親自坐鎮,這不還是找機會偷懶嗎?”

    “哈哈哈……”耿直大笑道,“算是你說對了吧!”

    “切!”陳俊豪豎起中指表示鄙視。

    耿直一掌重重的拍在他的后背上,道:“十分鐘過去了,快回去繼續訓練。”

    陳俊豪齜著牙痛叫一聲跳起來,道:“太狠了吧!”

    耿直嘿嘿笑道:“一巴掌拍不死你,別廢話,繼續訓練。這一次耿天放和沈奇峰進攻,其他三個人防守。規則和剛才一樣,防守的一方不準對控球隊員包夾。”

    在沈奇峰等人心中耿直是睿智而威嚴的主教練,執行他的命令自然是不折不扣。陳俊豪不承認耿直的威嚴,但對他的信服和別人是毫無二致的。嘟嘟囔囔幾聲表示下對剛剛那一巴掌的不滿,便重新回到球場了。

    耿天放、沈奇峰之間沒有剛剛進攻二人組的天生默契,但兩人在一起合作多年,彼此都非常熟悉對方的習慣,配合的時候更有許多熟練的進攻套路。和剛剛陳、沈二人突破、纏斗、沖擊籃下的進攻方法不同,在耿天放的掌控下他們的進攻是最大限度的利用球場的寬度。拿球后的耿天放通常在外線活動,而防守他的自然是活動能力最強的陳俊豪。一幌、再幌,兩次迅捷的假動作幌動之后基本上耿天放就有機會投出三分球。因為身高的差距,除非陳俊豪完全躍起否則根本無法阻擋封蓋。

    一次、兩次,耿天放接連在外線從容出手。對決一度變成陳俊豪和耿天放的二人對決。耿天放擺在陳俊豪面前的命題很簡單:怎么彌補身高的差距防守住對方得分后衛在三分線外的進攻。這并不是一個特別困難的命題,兩年前征戰世青賽陳俊豪遇到的對手身高幾乎都在他之上。但也不是輕松可以解決的問題,耿天放無疑是非常出色的,假動作非常逼真,運球、幌動、出手,迅捷而簡單,絕對沒有多余的動作。而且征戰歐洲聯賽他的比賽經驗上是陳俊豪無法相比的。進攻靠技術防守靠經驗這固然是不錯,但反過來也未必完全說不通。經驗豐富的耿天放幾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預判陳俊豪的下一步動作。陳俊豪是籃球天才,可即使是天才也得靠經驗的累計才能夠成長為真正的籃球高手。兩年的空白之后,面對技術已經完全成熟的耿天放,陳俊豪完全落于下風。

    不過天才之所以是天才,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能夠在比賽中迅速的成長。左、右、撤步、跟進加速,驟然停步躍起,“蹭!”手指蹭過籃球,投籃偏出了籃筐。

    第一次,陳俊豪終于封住了耿天放的投籃。

    “不錯!”耿天放臉上第一次出現一絲笑容,“這才有點天才的樣子。”

    陳俊豪氣喘吁吁汗流浹背,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偶爾封蓋一次。耿天放的稱贊也只能讓他暗暗苦笑幾聲。

    “下面我可不會留手。”右手一抬將傳球沈奇峰的傳球抄在手中,“啪!”一聲,籃球從背后換到左手,淡淡道,“準備好了嗎?我要上了。”

    “來吧!”陳俊豪蓄勢以待。

    訓練繼續。

    ……

    上午十點半耿直終于宣布“訓練結束”。連續三個小時高強度的訓練,饒是沈奇峰等人有著職業球員出色的體能素質也累得躺在地上氣喘吁吁。而年紀最小、唯一的業余球員陳俊豪雖然神色也很疲憊但還能夠來幾個暴力扣籃一瀉剛剛對決中被壓制的悶氣,比其他四人躺在地上半天不能動彈顯然好得太多了。

    耿直抱著胳膊輕松愉快的打量著躺了一地的隊員,笑瞇瞇道:“你們四個上午的訓練就到這兒,下午繼續進行體能恢復訓練。對內對抗比賽沒幾天了,想最后留在國家隊就多用點功。”

    眾人齊聲應諾。陳俊豪道:“他們四個?那我呢?”

    耿直道:“看你還很有精神的樣子,留下來做投籃訓練吧。”

    陳俊豪的臉立刻苦下來。沈奇峰得人則趕緊告辭跑路,生怕給留下來陪著他訓練。他們從地上爬起來、離開體育館的速度由不得不讓人人懷疑剛剛累得爬不起來是不是裝模作樣。

    陳俊豪的心情并不像臉上的表情那么苦。其實不消耿直要求他也會自己留下來單獨加練的。以恢復實力為第一目的,再沉重的訓練他也會堅持下去。

    要成為一個優秀的射手除了不間斷的練習再無第二條路。一個好的射手即使是在在身體極度疲憊的情況下,也必須保持投籃的穩定性。抱著這樣的信念陳俊豪開始了投籃練習。

    “嗖!”耿直傳球,禁區外陳俊豪接球、出手,“嗖、唰!”球劃出一道弧線后穩穩的從籃筐中落下。“一百三十五!”耿直計數道,“還差六十五個就可以休息了。”

    陳俊豪氣喘吁吁卻沒有彎下腰,雙手微張,那是接球的姿勢。“嗖!”傳球、繼續訓練。如果僅僅是有著驚人的籃球天賦,他未必能夠令耿直如此看重他。決定能否成為一個優秀球員的因素除了天賦外,最具決定性的就是能否堅持艱苦的訓練。即使沈奇峰、耿天放也會在訓練艱苦的時候偶爾偷懶、取巧。但是耿直卻從來沒有看到陳俊豪有偷懶的時候。像這樣三個小時足以讓職業球員趴下來的高強度訓練過后,他依然可以不折不扣進行這枯燥無味的基礎訓練。

    “最后一球!”耿直雙手將籃球推出。

    接球、挺腰、揚手、修長的身體揚起、“嗖!”籃球出手!畫面似乎一下子定格在籃球出手的剎那。空中投籃的修長身影舒展、柔韌,籃球破開一道完美的弧線后穩穩的落入籃筐。

    耿直暗自贊嘆道:“真是完美的姿勢!”這心中的話剛剛在心中落音,投籃的青年已經倒仰癱軟在地上,氣喘吁吁、汗流浹背,沒有人懷疑他的身體已經達到了疲憊的極限。看著躺在地上半天動彈不得陳俊豪負手卓立的耿直臉上卻浮現欣然之意:能夠在身體如此疲憊的情況下完成這也完美的投籃,耿直可以確信陳俊豪投籃的感覺已經找回來了。半個多月不間斷的訓練,他終于完成了復出后的第一次蛻變!

    好半天陳俊豪的氣息終于平緩下來了,但躺在地上的他渾身酸軟無力彷佛動下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他自己也不禁奇怪:剛剛的投籃練習自己是怎么堅持下來的?

    “起來吧!”耿直說話同時將右手伸過去。借助他的幫忙,躺在地上的陳俊豪終于吃力的爬起來了,吃力的舒展下手腳感覺力氣在一點一滴的重新聚集起來。長長的吁了一口氣,道:“從來沒有這么累過!”

    耿直道:“未必吧,只能說這兩年你從來沒有這么累過。”

    陳俊豪點點頭,暗忖兩年前的高中聯賽最后的決賽那么艱苦的情況自己確實也沒有覺得有今天這么累,莫不是兩年的空白自己的意志也給消磨掉了?

    “走了!”耿直攜著陳俊豪向體育館外走去,“回去了,中午好好休息,下午和大家一起參加體能訓練。”

    “教練,你覺得比起兩年前世青賽的時候我的實力恢復了多少?”

    “這個問題你自己沒有答案嗎?”

    陳俊豪停下腳步,沉嚀了一陣后苦笑道:“我不知道。”

    耿直道:“你現在的水平大概和世青賽剛剛開賽時候的水準差不多吧。”

    “你是說我已經完全恢復了嗎?”

    “不!”耿直搖頭道,“整個世青賽你的進步是普通人難以想象的,決賽時候的你和參加第一場比賽時候比起來基本上是完全不同的水準。”

    陳俊豪苦笑:“原來我還是沒有回復到以前的水準,兩年的空白畢竟不是輕易彌補回來的。”

    耿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別擔心,再多一段時間你就可以完全恢復過來了。而且你還會不斷的進步,沈奇峰和耿天放十八歲的時候可沒有你現在的實力。”

    “那是,我這樣的天才一百年才出現一個。”

    “呵呵,能夠這樣臭屁看來你的信心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后天的隊內選拔賽可別輸了才好,否則就算你是天才也得給淘汰出去。”

    “放心。”陳俊豪昂首挺胸道,“只要是籃球比賽我從來都不會畏懼。有奇峰他們做隊友再強的對手我都有信心將他們拉下馬來。”

    ……

    下午的體能恢復訓練是陳俊豪進入國家隊以來第一次和所有其他球員一起訓練。這些大哥級的球員對于他的加入或者保持矜持的冷漠或者禮貌性的點頭微笑,惟有在Q大結識的球隊老大熟稔的和他打著招呼。

    姚銘道:“怎么樣,后天的隊內選拔賽準備得怎么樣了。”

    陳俊豪驚道:“你也知道?你該不會也要參加吧?”

    姚銘笑道:“如果比賽不是呈一面倒的勢態我恐怕沒有上場的機會。”

    陳俊豪點點頭心中雪亮。以姚銘的實力和在國家隊的地位自然用不著參加選拔,但如果比賽真的出現一面倒的勢態他作為平衡比賽的砝碼還是很有必要的。耿直希望看到的是勢均力敵的對抗,只有那樣才能夠看清每一個球員的實力。陳俊豪很期待和姚銘并肩戰斗,但這一次他衷心希望到時候姚銘不會加入自己這一方。

    姚銘道:“你來到國家隊還沒有和大家怎么認識吧?去和前輩們打個招呼認識一下吧。”

    陳俊豪看了看正在專心訓練中的眾球員,道:“現在嗎?

    姚銘拍拍他的肩膀道:“走吧,我帶你去和他們打個招呼。熟悉以后你就知道了其實國家隊的這些隊友都是很好相處的。”

    陳俊豪立刻站起來跟在他后面,去和國家隊的前輩球員們打招呼。有了姚銘這個球隊老大的引薦一切順利得很。恰如姚銘所言國家隊的隊友們都很好相處,雖然存在著競爭關系,但眾人對于這個儒雅清秀的青年都有著不錯的影響。對于少年皇帝的一些事情大家都有所耳聞,能夠同時被耿直和姚銘看重自然不是無能之輩。一陣交流過后少年皇帝和國家隊隊友們的關系打破了堅冰隔閡,開始向逐漸友好的方向發展。

    然后,國家隊的第一次對內選拔賽即將開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12_281-m
海賊之雷神降臨
作者 焉得羽翼兮
  圍繞著自由與夢想為主題而又波瀾壯闊的海賊世界,忽然闖入了一個不速之客!   沒有力量就一...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