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萬事具備水到渠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五章萬事具備水到渠成

    練習賽之后沒幾天國家隊第二次集訓結束。雖然不須立刻宣布正式球員名單,但陳俊豪加入后的十九人集訓名單必須瘦身淘汰一名。集訓結束的那一天國家隊召開了新聞發布會,發布會上耿直宣布的淘汰隊員名字讓所有的記者跌破眼睛。

    姚銘!

    沒錯,就是姚銘!

    中國男籃第一號人物,國家隊的擎天柱,姚銘!

    耿直瘋了!這是所有記者聽到這個消息的第一反應。“耿直瘋了嗎?”百分之八十的球迷聽到這個消息后第一反應也是這個。

    而當事人自己對主教練這樣的決定卻沒有任何反應,新聞發布會上姚銘平靜甚至是欣然的接受。

    時間倒退到兩天前的晚上,耿直的房間。屋內只有耿直和姚銘在沙發上對面而坐。茶幾上兩杯綠茶散發著熱氣。

    耿直道:“亞錦賽的冠軍你已經拿過好幾次了吧。”

    姚銘道:“三次。”

    耿直道:“有沒有想過將這次機會留給別人。”

    姚銘疑惑的看著耿直,坦白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耿直端起茶杯,同時對姚銘做出一個請的姿勢。姚銘斂起臉上的疑惑端起了茶杯。輕輕的喝了一口后,耿直道:“在亞洲中國男籃是亞洲第一或許還有其他國家不服,但如果說你是亞洲第一球員恐怕沒有人敢站出來說比你更強。亞洲第一球員,你名至實歸。”

    姚銘不知道耿直忽然這一番話到底什么用意,聞言謙虛道:“您過獎了。”

    耿直道:“這不是客套話事實就是如此。亞洲第一球員、三次亞錦賽冠軍,在亞洲你已經不需要證明什么了。”

    但姚銘只是苦笑一聲,對于耿直的話既沒有點頭認同也沒有出言反駁。保持沉默是他這個時候唯一妥善的做法。

    耿直繼續道:“只要你點個頭,我就將你的名字從這次征戰亞錦賽的國家隊名單中劃去。”

    姚銘猛然抬起頭滿臉不敢置信的看著耿直,雙目卻不可遏制的射出驚喜的神色。

    他的反應似在耿直的意料之中,耿直道:“你沒有聽錯,我說‘只要你點個頭,我就將你的名字從這次國家隊的名單中劃去’。而且只要我在國家隊主教練的這個位置上,以后除非世錦賽和奧運會,其他國家隊比賽你可以不用參加。”

    “教練!”姚銘激動之下語不成句,耿直等了良久都沒有下文。

    “怎么樣?”耿直道。

    “可是,教練你怎么辦?”一會兒功夫姚銘已經從狂喜中冷靜下來了。

    耿直嘆道:“如果我是你根本不會有此一問,立刻答應下來,而且最好落到紙上,白紙黑字。你實在是個好人。”

    耿直這樣的說法自然是有道理的,姚銘這個問題也確實不是無的放矢。姚銘是誰?中國男籃第一巨星?國家隊的老大?不僅是如此,他根本就是國家隊的擎天支柱。在亞洲籃球界姚銘一個人足以扭轉比賽。無論中國男籃會遭遇到什么對手,也無論比賽中有多么多“意料之外”只要有姚銘坐鎮,中國隊在亞洲基本上就沒有可能輸球。

    姚銘的作用是如此巨大,以至于歷屆國家隊都毫無例外的過分依賴他。但對姚銘而言這卻不啻于是一種沉重的負擔。地球人都知道,姚銘是NBA最累的球員。一個賽季近百場比賽之后在別的球員享受假期、或者強化訓練提高個人實力的時候,他卻得馬不停蹄的飛回來參加國家隊比賽。世錦賽、奧運會,這些自然應該也是理所當然的。但亞錦賽、亞運會、東亞運動會、XX邀請賽這樣的比賽中國籃球都毫無例外的將姚銘召回來保駕。一年下來姚銘真正是馬不停蹄、不停的征戰。

    什么時候,中國國家隊少了姚銘都不敢面對亞洲國家的挑戰了呢?

    有姚銘在坐鎮最后輸掉比賽,主教練尚可以有無數理由可以辯解,但如果因為將姚銘排除在球隊之外而最終輸掉比賽,任何辯解的理由都沒有用了,主教練真正是萬劫不復。

    兩年前耿直坐上國家隊主教練的位置后沒有來得及做出什么成績就因為生病而不得不辭職。而今重新回來后他第一要做的就是贏得亞錦賽冠軍坐穩主教練的位置,而姚銘對達成這個目標的重要性是不言自諭的。

    現在耿直做出這個決定不僅是將自己最大的臂助砍斷,而且將自己置身于風口浪尖,稍有差池就是萬劫不復。

    所以姚銘有“可是,教練你怎么辦”這樣的問題。

    所以姚銘也確實如耿直說的那樣,“實在是個好人”。

    耿直感嘆過后繼續道:“放心吧,如果亞錦賽這種小場面都應付不過來我就不當這個主教練了。我和你一樣,對于亞錦賽這樣的比賽實在沒有什么興趣。對中國男籃來說一個亞錦賽冠軍并不能證明什么,國家隊的目標應該是世錦賽和奧運會。明年就是北京奧運會了,在那之前我希望可以打造出最強的陣容。國家隊現在這些年輕隊員都有很好的潛質,不過他們首先得學會不再依賴你打球。這次亞錦賽就當給他們一次鍛煉的機會吧。”耿直的語氣不是特別的抑揚頓挫,輕描淡寫中顯露出強烈的自信。

    就算是鍛煉年輕球員也不需要將姚銘從國家隊中排除,在比賽的時候不派他上場就可以了。如果不是為了姚銘耿直根本無需要承擔這種風險。所謂“給年青球員鍛煉的機會”也只是說辭而已。

    以姚銘的智慧自然看得出這一點,但他在心里說著“謝謝”的同時。卻輕輕的點著頭“認同”了耿直的說辭。這種情形下謝謝放在心里比說在嘴上適合多了。

    ……

    新聞發布會上耿直宣布這個消息后立刻引起了全場的混亂,記者席上各種問題不斷的砸向耿直。

    在回答幾個問題之后,面對媒體向來沒有什么耐心的耿直終于耐心用盡了,抓起話筒從座位上站起來,凌厲的目光掃視一圈后立刻將現場混亂的聲音給壓下去了。抓著話筒耿直冷冷道:“你們要知道,我們要參加的只是亞錦賽而已,不是世錦賽也不是奧運會。中國國家隊如果必須有姚銘保駕才夠膽參加亞錦賽的話,那就永遠別談什么崛起騰飛。作為國家隊主教練我有權力做出這個決定,也會為這個決定負責到底。今天的新聞發布會到此為止。”說完丟開話筒走人。

    ……

    姚銘第一個被剔除出國家隊的新聞傳開之后迅速引起了巨大的轟動。媒體報道沸沸揚揚,網絡上球迷的爭論更是吵翻了天。耿直到底是冒失、狂妄,還是自信、深謀遠慮?

    爭論當然不會有結果,不過有一點倒是取得了共識:那就是耿直做出這個決定應該不是和姚銘個人有什么矛盾。道理很簡單:如果說耿直不喜歡姚銘,不想重用他只需要將他投閑職散、比賽的時候不派他上場就行了,何必枉作小人還將自己推到風口浪尖上。當然另外一個原因還是因為姚銘多次出面辟謠,而且在媒體記者采訪的時候很是對耿直“敬佩”了一番。

    在這次事件中中國籃協站在了耿直這邊支持主教練的決定。對此,球迷惡意的猜測是:剛剛承諾給耿直絕對權力,立刻翻臉抹不開面子;或者亞錦賽的冠軍中國籃球已經獲得過太多次了,籃協對這個冠軍已經不太在意。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丟掉這次冠軍,到時候再追究耿直的責任也不遲。至于善意的猜測目前還沒有版本出現。

    不只是媒體、球迷,國家隊沈奇峰他們聽到姚銘給剔除出國家隊的消息時候一個個也是目瞪口呆、張口結舌。好久沈奇峰第一個開口道:“不跌破眾人眼鏡不罷休,還真是咱們教練的風格啊。”

    陳俊豪也是瞠目結舌好久無法言語,看到耿天放波瀾不驚的表情驚訝問道:“耿哥你好像一點都不驚訝,你早就知道了嗎?”

    耿天放搖頭道:“我只是習慣了而已。”眾人失笑,可以想象過去二十幾年耿直一定給自己的兒子制造了不少“驚喜”。

    “不過。”耿天放道,“想想他做出這樣的決定也在情理之中。”

    “怎么說?”

    耿天放道:“我們要參加的只是亞錦賽而已。”平淡的語氣和耿直如出一轍,雖然外在的性格表現和其父不同的,但父子骨子里一樣的都有著深沉內斂的傲氣。

    沈奇峰擊掌喝彩道:“說得好,就算沒有姚銘參加我們也一樣可以贏得亞錦賽的冠軍。在亞洲我們中國隊怕過誰來著?”

    雷海洋、李振華也是意氣風發,昂然道:“說得好。”陳俊豪暗暗苦笑一聲沒有附和。

    沈奇峰奇道:“你在擔心嗎?放心,到時候你就知道亞洲強隊水平也不會比我們世青賽時候遇到的對手強多少。”

    陳俊豪苦笑道道:“那也得我能夠進入最后正式隊員名單才行啊。這可是國家隊不是國青隊。”

    雷海洋忍不住哈哈大笑,道:“真是笨蛋小子,就算我們這些人全部落選誰也不能入選你也不會落選。教練可是把你看的比天放這個親生兒子還重。你可是他心目中的蓋世天才。”

    陳俊豪臉色有些黯然,似乎更加悶悶不樂。

    “怎么啦?”雷海洋低聲道,“我說錯什么了嗎?”

    耿天放淡淡道:“你確實說錯話了,沒有人喜歡被別人說自己是因為主教練的偏愛而入選國家隊的。”

    雷海洋急忙辯解道:“我可不是這個意思。”轉頭對陳俊豪強調道,“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大家都是國青隊的老隊友,阿俊你一直都是我們這些人中間最出色的,這我們誰都知道。”

    陳俊豪道:“我知道雷哥不是那個意思,剛剛我只不過在考慮集訓結束了我回去以后怎么做。”

    “回去?”沈奇峰道,“回哪里去?”

    “學期快要結束了我總還是要回去參加期末考試的。在那之后……”陳俊豪有些黯然,“我就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了。”雖然已經決定重新撿起籃球,但對于將來的路他還是很迷茫。離開學校參加國內籃球職業聯賽嗎?陳俊豪內心深處本能的抗拒著這種選擇

    沈奇峰等人都已經算是功成名就的球星對Q大這樣全國有數的高等學府也還是抱著相當的敬畏的。沒有人敢說陳俊豪放棄學業走職業球員的道路就真的比留在Q大的未來更加光明。事關陳俊豪未來的人生,即使沈奇峰是他最好的朋友也不敢替他決定。

    沈奇峰嘆道:“如果能夠一邊上學同時還能夠打球那一切就不是問題了,可惜大學籃球的水平實在是太低了點。”

    耿天放卻是好整以暇淡然道:“這只是中國的情況,美國大學籃球的水平可不比歐洲的職業聯賽差。想一邊讀書一邊打球,到美國去吧。”

    “美國?”陳俊豪腦中倏然想起兩年前的世青賽時候和史密斯的那個約定。只可惜因為自己放棄籃球而不了了之。現在已經兩年過去了,不知道史密斯還是否記得陳俊豪這個名字。

    沈奇峰見陳俊豪沉默不語以為他在憂心,出言安慰道:“放心吧船倒橋頭自然直,說不定你復出的消息傳出后已經有美國的大學過來聯系你了。再說我們的教練有時候還是很有點能量的,我和天放能夠在歐洲超級聯賽打球也都是因為耿教練。我想他不會不管你吧?”

    陳俊豪腦海中浮現出耿直那無良中年人的形象,不自覺中心中的頓然一下輕松,臉上的陰霾也不自覺的消散了。對啊,不是還有老男人嗎?

    耿天放提起行囊道:“走吧。”一行人提著行李走出了球員宿舍,上了沈奇峰的“悍馬”,一陣風馳電掣出了國家隊訓練基地。

    車上沈奇峰得意道:“怎么樣,我的車技還不錯吧?”坐在他旁邊副架勢座的耿天放根本沒有理會,坐在后面的三人只有陳俊豪懶洋洋的應了一聲:“車不錯,人不怎么樣!”車確實不錯,至少內部空間夠大,裝了五條人高馬大的大漢竟然還不顯得擁擠。

    “哦!”沈奇峰腳下急踩剎車,后面的三人頓時一陣人仰馬翻。陳俊豪罵道:“混蛋,你搞什么?”沈奇峰嘿嘿笑道:“前面紅燈!”

    “靠!”后面三個人六只拳頭同時揮過去。

    ……

    沈奇峰駕著車風馳電掣直奔北京最好的酒樓過去,一起酒足飯飽之后分道揚鑣,沈奇峰駕著車將陳俊豪送到了公寓樓下。

    “上去坐坐吧。”陳俊豪邀請道。

    “不了!”沈奇峰笑道,“筠蕓姑娘一定在上面望眼欲穿呢,我就不當電燈泡了。”說話將幫忙將行李提出再遞給陳俊豪一張紙條道,“考試結束之后打電話給我,我會在這個地方等你。”

    陳俊豪看了眼將上面的地址記住后塞入口袋中,提起行囊和沈奇峰揮手告別。三十八樓到了,電梯門打開,他正在緊張的猜測陳筠蕓會不會在等候自己回來卻赫然發現玉人正背著后笑盈盈的看著自己。

    “你怎么會……”

    “我剛剛在樓上看到你了。”

    陳俊豪驚道:“樓上?三十八樓?”

    陳筠蕓笑而不答,一手接過陳俊豪手中的一只行囊,另一只手摟著他的腰,向他們的寓所走去。

    進了門,“砰!”一聲關門的聲音,再兩聲“砰!”,行囊落到地上的聲音……

    兩人吻得昏天暗地,待雙方神智清新過來的時候都已經在床上,在陳俊豪灼熱的目光下陳筠蕓嬌羞的點了點頭,然后天雷勾地火一發不可收拾。

    幾個小時候后,陳筠蕓偎依在陳俊豪的懷中。

    地點:陳筠蕓房間的床上。

    鏡頭在向后拉開一點看清楚,沒錯,就是在床上,陳筠蕓偎依在陳俊豪赤裸強壯的胸膛上,清雅秀麗的臉上是嬌羞幸福的表情。兩人一直謹守不敢逾越的最后一步防線終于在久別重逢后的情不自禁中打破。情到濃處一切水到渠成。

    陳俊豪輕輕的擁著懷中玉人,道:“這些天,我爸、媽那邊有沒有什么消息?”

    陳筠蕓道:“沒有哩,你沒有給他們打電話嗎?”

    陳俊豪苦笑道:“我沒敢,不知道怎么對他們說。”

    “那他們在等你主動向他們解釋。”陳筠蕓翻身露出無限美好的上身,柔聲道,“伯父伯母并不是不開通的人,只要你和他們解釋清楚他們會明白的。”

    陳俊豪道:“我自己的老爸老媽我當然是最清楚。只要我堅持他們最后都不會勉強的,我只是不敢回去面對他們失望的目光。”

    “可總還是要告訴他們的。早一天總比晚一天好。”

    陳俊豪嘆息一聲:“明天我就回去當面告訴他們。”

    “嗯!”陳筠蕓輕輕的靠在他肩膀上,“我和你一起回去。”

    ……

    第二天埋伏在Q大校園門口企圖偷拍的狗仔隊們郁悶等候了一天也沒有看到少年皇帝的人影。

    晚上,江川,宏巨集團董事長陳昂的豪宅。客廳里陳昂、陳俊豪父子對面而坐,他們身邊分別坐著于夢嬌和陳筠蕓。中間隔著茶幾四個人分成兩邊成對峙的狀態。

    不過氣氛并沒有想象中的凝重。陳俊豪、陳筠蕓正襟危坐,兩人雙手局促得不知道放在那兒才好。

    而原因就是對面那對夫婦。

    陳昂于、夢嬌光從陳俊豪身上移到陳筠蕓身上,再從陳筠蕓身上移到陳俊豪身上,如此來回轉動多次之后兩人再對視一眼,彼此的目光中都充滿了笑意。剛剛偷食jin果的一對年青男女如何能夠逃過這一對精明的夫婦。

    陳筠蕓坐在那兒局促不安,臉上火熱心中更是小鹿亂跳。這時候她真后悔自己不該陪著陳俊豪回來,對面那對夫婦的目光分明是看兒媳婦的目光。一場興師問罪的會面竟然變成了“相親”,實在是始料未及。

    好久陳俊豪終于忍不住了,開口道:“爸、媽,你們都知道我回來的目的了爸。”

    夫婦二人咳嗽一聲,收起眼中的笑意擺出嚴肅的表情。陳昂道:“正等著你自己說呢。”

    陳俊豪深吸一口氣,道:“我重新打籃球了。”

    陳昂淡淡道:“哦,知道了!”

    陳俊豪道:“我是說,我決定重新打籃球了,不只是閑暇時候消遣,我想成為專業籃球員,參加亞錦賽、世錦賽還有明年的北京奧運會。”

    陳昂道:“你是說成為職業球員?”

    職業球員和專業球員在陳俊豪心中還是有區別的。他對打籃球有興趣,希望一直打下去、最終向籃球的顛峰發起挑戰。但對于以打籃球為職業、成為記者球迷追捧的球星卻沒有多大興趣。可是最強的籃球在NBA職業聯賽,看起來自己最終也還是要參加職業聯賽,所以猶豫了一下他還是道:“差不多吧。”

    “你已經決定了?”

    “是!”

    陳昂不滿道:“那你現在這么做什么?例行通知一下嗎?”

    陳俊豪低下頭道:“我只是希望可以得到你們的理解和支持。”

    “理解,支持?”陳昂將身子探過來嘿然道,“我理解你想要繼續打籃球的,可是我寄于厚望的事業繼承人從此沒了,你要我怎么支持?”

    陳俊豪愕然無語,父親的反應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一時間他不知道怎么回答父親的話。

    “有一個辦法。”陳昂回到座位上翹起二郎腿,“你給我重新找一個人來代替你繼承家族事業。”說話間目光有意無意的看來看陳俊豪身邊的陳筠蕓。而旁邊于夢嬌目光更是一直沒有轉移。

    父母的目光讓陳俊豪一下子明白了,心中的惴惴不安一下子消失了,怒道:“原來你們早就算計好了?”

    “算計?”陳昂不滿道,“我們有算計什么嗎?只是讓你自己推薦一個替代人選。”

    于夢嬌笑吟吟道:“你這么激動,莫非已經有了人選。”

    “沒有,什么人選也沒有。”陳俊豪大聲道,“反正不管你們支不支持我都已經決定要繼續打球了。我才沒有什么代替人選呢!”情急之下溫雅平和的青年也耍起無賴來。

    “阿俊!”陳筠蕓輕輕的搖著戀人的肩膀,示意他不要這么激動。

    陳俊豪抓緊身邊玉人的手,好似生怕陳筠蕓給別人搶走,道:“這件事你別管。”

    夫婦二人笑盈盈的看著兒子,陳昂和于夢嬌交換了一個目光,陳昂道:“我給你挑明了吧,我和你媽都希望筠蕓替代你繼承我們的事業。”

    “不,不要!”

    于夢嬌道:“筠蕓畢業之后總是要工作的。難道你放心她到別的公司給別人打工?筠蕓到你爸媽的公司我們還能虧待了她?”

    陳俊豪道:“才沒有你說的那么簡單,我可不是傻瓜。一個集團企業的繼承人哪有你們說的那么輕松。”

    陳昂道:“像筠蕓這么漂亮的女孩子走到那兒都是很引人注目的,如果壞心思的老板打什么壞主意那時候你不在她身邊,那她要怎么應付?如果她在我們公司那就一切沒有問題了,誰敢打我兒媳婦的主意我辭了他。”

    陳筠蕓聽到陳昂稱呼自己“兒媳婦”俏臉再次飛起紅霞低下頭去。而陳俊豪則臭著臉道,“不要,反正就是不要,說什么也不要。”

    于夢嬌道:“真是笨蛋兒子,你也知道一個繼承人的培養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難道筠蕓一畢業我們就將公司整個交給她?她現在才十九歲畢業之后也不過二十二歲,太早的進入公司高層既不能服眾也不利于自己的成長。如果筠蕓到我們公司她也得和別人一樣從底層做起,一點點的積累經驗培養能力。你老爸老媽現在才不過四十歲,要退休將整個公司交出去也得是十年之后,用十年時間培養一個繼承人你總不會認為太倉促會累著你的筠蕓吧?”

    陳俊豪無語似在沉嚀之中。其實他心中的抗拒并沒有顯露出來的那么強烈。代替他繼承家族事業這事情早在勸服他復出的時候陳筠蕓就已經有說過了,只是現在這樣的局勢下同樣一件事情顯得很難接受――在陳俊豪感覺好像是用戀人的未來換來了自己繼續追求籃球的自由。這對他來說絕對是一件糟糕透頂了事情。不過冷靜下來認真考慮過之后,其實父母的提議并不太壞。無論是對筠蕓、對父母的集團公司還是對自己,這樣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十年,不管怎么樣,至少這個抉擇為自己贏得了十年的時間。“你覺得怎么樣?”陳俊豪問身邊的陳筠蕓。

    陳筠蕓微笑道:“還沒有畢業就工作就已經安排好了,我有什么理由拒絕呢?”

    陳俊豪回頭對對面的夫婦道:“那就這樣。不過你們可得說話算話,十年后等我征服了籃壇我就會回來。”

    陳昂一記爆栗敲在他頭上,怒道:“混蛋小子,你老爸什么時候說話不算話過?”陳俊豪故意側著腦袋做出一副思考回憶的樣子,引得陳昂惱怒的握著拳頭朝他的腦袋招呼過去。父子在沙發追逐閃躲,引得客廳里的兩個美女一陣咯咯歡笑。

    陳俊豪最后總算給陳昂抓到,挨了父親幾記重重的爆栗才算是結束了這場追逐。

    客廳里的壁鐘敲響了十點的鐘聲,這彷佛是給了陳俊豪的身體一個信號,幾乎是在立刻他長長的打了個呵氣。

    于夢嬌微笑道:“明天還要坐飛機回北京,今晚早點睡覺吧你們。”

    陳筠蕓聽出了于夢嬌話中戲謔之意,嫩臉一熱站起來道:“誰送我回去?”

    陳俊豪道:“回去?明天早上可是六點鐘的飛機啊。”

    于夢嬌站起來親熱的摟著陳筠蕓道:“傻瓜,回去做什么,難道我們家沒有客房嗎?你這樣回家怎么像你父母解釋。走哩,我帶你去客房。”

    兩人離開之后陳俊豪又長長的打了個呵氣,昏昏欲睡兩眼眼皮彷佛有千斤重,勉強撐著睜開一點縫隙迷迷糊糊摸進自己的房間后便一頭倒在床上,很快便呼呼睡著了。

    極度困倦的陳俊豪沒有意識到,從來以前從來沒有在凌晨兩點之前入睡、一天睡眠時間不超過四小時的他,這次睡意來得竟然如此猛烈。

    第二天一大早陳俊豪和陳筠蕓便悄悄的上了飛機飛回了北京。然后萬眾矚目下少年皇帝回到了Q大參加期末考試。這期間有同學們注目的目光,記者們追蹤采訪,甚至走在校園里也有同學索要簽名。但不管怎么樣一個星期后期末考試結束了。

    “喔……”陳俊豪長長的打了個呵氣――現在時刻晚上十點鐘。回到北京后每天準是這個時候,睡意彷佛是波濤洶涌的巨浪,每天準時這個時刻將他吞沒,而直到第二天早上六點鐘才再次將他吐出來。這樣的異常情況自然是很快引起了兩人的注意,但一番檢查過后身體毫無任何異常,相反用醫生的話來說:好得不能再好了,從來沒有見過身體素質這么棒的人。

    確實,清醒的時候陳俊豪的狀態好得驚人,身體活力充沛連續打一天的球都不覺得累;頭腦清晰思路敏捷,一整天的考試也不會也不會有一點昏沉的感覺。只不過除了每天晚上十點到第二天早上六點這八個小時的睡眠,白天的其他時候只要是空閑下來沒有事情做,睡意便會立刻到來。十分鐘也罷、五分鐘也罷,只要合上雙眼他便能夠迅速入眠,就彷佛是要將過去兩年缺少的睡眠重新補回來似得。

    這情況雖然很讓人疑惑不解,但是醫院檢查結果沒事兩人也就放下心來了。而且陳俊豪以內力調息的方式自己做出更準確的檢查,結果同樣也是沒有任何問題。也許身體真的是要將過去兩年缺少的睡眠補回來吧。陳俊豪只得這樣對自己解釋。

    期末考試結束了,想起和沈奇峰的約定陳俊豪掏出了手機撥通了沈奇峰的電話號碼:“考試結束了,你現在在嗎?我要過去了!”

    “過來吧,大家在等你呢!”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377389_7_20102-m
全能遊戲設計師
作者 青衫取醉
  遊戲設計師陳陌穿越到點歪了科技樹的平行世界,用一款又一款神級遊戲顛覆遊戲圈的故事。
...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