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精神力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馬克晉級三級戰士的消息沒有跟任何人講,在他看來這並不是一件多麼讓人驕傲的事情,而且他也並不想讓自己變得那麼矚目,時刻都被人關注著。而且他也解釋不清在沒有藥物的幫助下如何能如此快速得晉級三級戰士。

    叮囑過雪莉保密之後,馬克回到房間繼續冥想,不突破到巫師學徒就無法產生精神力,沒有精神力就無法修煉《毀滅之道》,這是一個死循環。

    所以馬克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用遊戲初期學到的那套古怪冥想法,冥想那個詭異而複雜的符號。等什麼時候馬克能夠獨自在腦海中冥想出完整的符號後,他就突破了。

    又一個寂寞的夜晚匆匆過去了,馬克覺得自己距離那道門檻又微微近了一步。這讓他暗自欣喜。

    他睜開雙眼走下床,已經是大清早了,家裡就母親和妹妹兩人,經過半年多的相處她們已經習慣了馬克“睡懶覺”。

    等馬克走出房間的時候發現家裡一個人都沒有。堂屋的桌上擺著幾片面包,這是給自己準備的早飯。

    昨晚馬克已經想好了,他必須走出這個山村去外面的世界看看,而想要出去首先必須讓自己強大起來,朵拉爾城就是自己踏出山村的第一步。

    據馬克的記憶報名朵拉爾城戰士學院最低要求是二十歲前達到五級戰士的水準。而朵拉爾城戰士學院每三年招生一次,今年九月一日正好就是招生的日子。

    “五級戰士嗎?還有兩個月!”馬克握了握拳頭,“時間似乎有點緊了。”

    即便馬克有了功法,想要兩個月連升兩級還是很難的。

    “對了,那株魔血草!”馬克眼睛一亮,半年前墜崖時發現那株魔血草的地方非常隱祕,一般人很少會爬那麼高去找草藥。

    一株魔血草所含的能量一般人吸收百分之十就算不錯了,而馬克自信運用功法至少能吸收百分之五十以上。如果是這樣的話倒是可以大大減少修煉的時間。

    事不宜遲,馬克隨手拎起自己常用的一個挎包,到廚房塞了十幾片面包進去,而後大步離開了家往後山走去。

    安格里村的後山是一片連綿上千公里的大山,據說這片大山走到盡頭就是大海。不過村裡人從來沒有誰能夠憑著雙腿穿越這片大山,深山裡有太多高等級的妖獸,甚至還有超越了九級妖獸的超級妖獸存在。很多地方更是讓人談之色變的生命禁區。

    馬克的目的地當然只是群山的外圍,那裡最高級的妖獸也不過三級,小心一點就能繞過去,當然了現在的馬克即便碰上了也已經不懼。

    揹著挎包一路小跑,爬山越嶺健步如飛,馬克深刻感受到了步入三級戰士的好處,之前需要花大半天時間才能到達的懸崖如今半天不到就到了。

    抬頭看了看高高的望不到頂的懸崖,馬克把挎包往身後一甩奮力往上攀登。最底下這段懸崖還好些,越往上就越陡峭。

    懸崖的下半段終日晒不到太陽,陰暗潮溼,經常會有花蜘蛛,黑蠍子一類的毒物出現,雖然以馬克如今的體質被咬了也死不了,不過在床上躺幾天還是很正常的。

    小心翼翼地繞過一些馬克覺得有危險的地方,不斷往上前進,不一會兒就來到了當初他摔下去的地方,從這裡已經能比較清晰得看到那株魔血草了,馬克臉上一喜,半年時間過去了,還好沒有被人發現。

    再往上爬一段,終於到了一處可以照到陽光的地方,馬克找塊岩石坐下來歇了一會兒,看著十幾米之外的那株魔血草,忽然他眼睛一亮,心裡那個隱隱的那個猜測開始變得真實起來。等不及再多休息,他起身飛快往上爬去,沒多久就上了魔血草所在的石臺。

    顫抖的雙手輕輕撫摸著魔血草那肥大的葉瓣,再探下頭深深聞了下,一股熟悉的氣味撲鼻而來。果然!馬克渾身一震,和遊戲裡一種叫血葉草的藥材無論是樣子還是氣味都一摸一樣。

    要知道遊戲中馬克專攻的就是藥劑師這個職業,對遊戲裡數千種各級藥材的形態,氣味,功效都瞭如指掌。

    血葉草,不!應該說魔血草,這魔血草能極大提高低級戰士肌肉的強度,力量,如果能配齊其他兩種輔助藥材,而馬克又成功激活了精神力的話,他就能利用這株魔血草輕鬆調配出至少十瓶強化藥水。

    當然,也僅僅是藥水而已,這種低級到讓人無語的東西是沒有資格被稱為藥劑的。

    馬克掏出一把小刀,小心得把這株魔血草連根挖出,用一塊布包好放進挎包。如果真能煉製成低級強化藥水喝下,再利用功法吸收的話,那就能百分之百吸取這株魔血草的精華了。

    弄好這些馬克走到一邊一屁股坐在地上,擦了擦頭上的汗水,魔血草所在的這個平臺相對整座山來說很小,不過也有三四個平方。

    靠著背後的一塊大石頭馬克忽然覺得脖子後面吹來一縷冷颼颼的風。嚇得他一下跳了起來,轉身一看又什麼都沒有。

    馬克定定神把手伸到剛才那個位置,發現真的有一小股冷颼颼的風吹出來。他後退幾步發現這是一塊直徑約兩米的巨石,難道巨石後面是空心的?

    馬克眼睛一亮從腰間取出父親留下的那把獵刀來,揮舞著鋒利的獵刀把巨石和山體連接處那個小洞慢慢挖開。

    那股冷風隨著洞口挖大也越來越強烈,不大一會兒功夫已經足夠馬克一隻手臂伸進去了。把砍刀掛在腰間,馬克雙手扒住巨石:

    “喝——”

    三級戰士數百斤的力量陡然爆發,巨石被一點一點慢慢移到一邊,很快一個陰森森的山洞就展露在了馬克面前。

    雖然此刻還是正午,不過洞裡吹出來的那股涼颼颼的冷風還是讓馬克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站在洞口等了半個多小時,馬克感覺洞內的瘴氣應該消散得差不多了,於是他拿起獵刀慢慢走了進去。

    洞裡很安靜,藉著正午的陽光折射進來馬克能清晰得看清楚裡面的情況。山洞口很小,越往裡走就越大,距離洞口二十多米處馬克發現了一具骸骨,看這骸骨的腐爛程度起碼已經去世十年以上了。

    骸骨端正得盤膝坐在一塊石頭上,面前放著一個墨黑色的木盒,木盒上有一本殘破的日記本,殘骸身邊還有一個已經腐爛的包袱,旁邊豎著一把鏽跡斑斑的長劍。

    馬克搓搓手,首先小心翼翼得翻開那本殘破的日記本,發現日記本已經黴變得厲害,絕大部分的記錄已經看不清楚,只有最後面的幾頁還能勉強辨認出字跡來。而這似乎正是骸骨主人最後臨終的遺言:

    “本人巴格龍.布萊頓,安塔王國布萊特家族族長。被好友烏瑟莫爾偷襲,即將隕落於此。如果將來有有緣人能夠找到這裡,但請把我的真實死因轉告安塔王國布萊頓家族。我包裹中一本功法《利爪功》以及些許財物可以任取,拜託了!

    巴格龍.布萊頓絕筆”

    看完這段日記,馬克深深嘆了口氣,在面對重大利益的時候真的不能太相信別人。前世有句俗語:忠誠只是因為背叛的籌碼還不夠。這個巴格龍死得可真冤。

    他稍稍翻了下那個破爛的包裹,除了旁邊那把破舊的長劍磨一磨後勉強還能用外,其他已經不能用了,如果說還有收穫的話可能就是那本薄薄的寫著《利爪功》的小冊子。

    這本《利爪功》的小冊子用一張極大的牛皮包裹得嚴嚴實實,上面似乎還做了防黴處理,所以保存得還算完整。

    不過馬克簡單翻了幾下後就隨手塞進了挎包,而他的眼睛則看向了日記本下的那個木盒。

    馬克輕輕打開木盒,映入眼簾的是一排整齊的墨黑色小花,在黯淡的光線下,六瓣黑紅色花瓣中間,一簇墨綠色的花蕾散發著一股若有若無的香味。

    這些花這麼多年不見陽光居然沒有枯死,反而在木盒中生根,繼續生長,其根系深深扎進了腐敗的木頭中。

    馬克看到這些小花先是一愣,然後他忽然笑了。這種花他太熟悉了,名叫暗夜花。暗夜花一般生長在長久不見陽光的地下,它對精神力有著極好的提升和滋補作用,是低級巫師的極品良藥。

    “恩,雖然等級比較低,成色也很一般,不過這也正是我現在用得上的。高級一些的藥材我反而用不了。”

    馬克數了數,盒子裡一共有十三株暗夜花,用暗夜花做冥想藥水暫時不可能,不過他倒是有一種土辦法可以儘量高地提高對藥材的吸收。

    他想了想,既然有了暗夜花,不如現在就嘗試一番。

    馬克記得當初遊戲裡想要獲得精神力需要冥想一個奇怪的符號,這個符號是用一千零二十四個銀白色符文組成的。當時他只用了一個小時就冥想成功,成為了一個巫師學徒,擁有了精神力。

    不過現在有了暗夜花的支持,應該還能快一些!

    他小心地取出一顆暗夜花揉成一團毫不猶豫得塞進嘴裡。很快一股苦澀腐爛的味道在嘴裡蔓延,讓馬克的嘴巴,鼻子,眼睛差點擰到了一塊兒。

    他乾嘔一聲強忍著沒有吐出來,與這個比起來,馬克前世吃的那些中藥簡直就是山珍海味。

    強行壓制著嘴裡的不適,馬克繼續在嘴裡咀嚼,而腦海中開始冥想,嘴裡的苦澀逐漸化作一絲絲看不見的精神力匯聚到腦海,而他腦海中想象的那個複雜的銀色符號也越來越清晰。

    “不夠!還是不夠!”馬克嘟囔著,又伸手取了一株暗夜花塞在嘴裡。

    暗夜花想要發揮最大作用就不能一下子吞到肚子裡去,必須不停在嘴裡咀嚼,直到最後連渣渣都不剩。這樣吸收當然沒有煉製成冥想藥水的效果好,但卻是馬克如今最好的吸收方法了。

    一株又一株的暗夜花被馬克塞進嘴裡,終於在塞進第九株暗夜花之後,馬克的手不再動了。

    時間在流逝,太陽落下,又再次升起,在太陽再次升到當空的時候,馬克“噓——”得一聲大聲呼出一口氣,緊閉的雙眼忽然張開,一道精光從眼中射出,蔚藍色的眼球中似乎多了些什麼,看久了就會讓人深陷進去。

    感受著腦海中熟悉的精神力波動馬克臉上露出了笑容,雖然還很弱不過起碼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不管怎麼說,他如今已經有資格成為一名最低級的巫師學徒了不是嗎?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8 篇書評 我要發表
石頭

【冰原聖塔】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一招

8
石頭
發表時間 2016-10-01 23:00

姬如雪也是可愛,所謂的巫武雙修初期比純修巫或純修武強,是和一般的修練者相比而言,若是對上精英或天才的巫師或武者,還是會陷入苦戰的。姬公主最後認定的巫武雙修初期會比純粹武者強,和她在下注時的想法可不一樣呢!

像貝爾克朗尼這等武聖殿最核心栽培的「預備聖子其中一員」又是其中前二強的武聖殿雙雄,即使天份十足的巫武雙修遇上他也是肯定有敗無勝的,何況貝仔還使出了王牌「隱刺」…這可是第三級的戰技呀,還是武聖殿的招牌戰技,姬公主以為這是大眾貨?? …就算是大眾貨中第三級的戰技也不是一個天才型的巫武雙修(一級巫+二級氣戰士)可以應對的對手…

在安娜的評估中,馬克對上夕諾時的壓箱底牌還沒出盡,可安娜看到「隱刺」時,心裏應該也是沒個底才是,因為,即使是三級巫師恐怕也難以完全掌握隱刺的動態…

劇情中是歸功於「頂級清醒藥劑」,但是「頂級清醒藥劑」的藥效總有個期限??

還是,是馬克本身「神級巫師」的精神力直接看穿了「隱刺」的可能性更大吧? 也就是神級巫師的精神力感知範圍極大,而且真正可怕的是感知力深不見底的「心靈之眼」!

所以,若是武聖殿的殿主知道貝仔被馬克一招擊敗,而且還是王牌「隱刺」,肯定會震驚的跳起來,表情會精彩到不行吧 :D

石頭

所以說,謝然真的是太「奧門(小氣)」

7
石頭
發表時間 2016-10-01 14:57

或者說完全沒前瞻的眼光!!!

人家各個聖塔的聖主副聖主嫡系都可以弄到魔元石,甚至靈元石,為了戰氣感悟藥劑,都願意拿來交換了,甚至還巴不得建立更友好的關係。

謝然身為某聖塔的聖主,在馬克救命之恩下,竟然說「馬克資格未到」?? 試問,再多的魔元石和靈元石根本不能替謝然你僅剩的十年壽命延長哪怕是一個月,而馬克可是已經幫謝然續命到謝然應可享的壽命…馬克的價值,哪怕是謝然能一統七聖塔也遠遠不能及馬克可帶來的價值的億萬分之一!!!

我想這更能肯定奧麗對謝然重傷閉關的不聞不問,必有其原由的所在。既然安娜等各個聖塔的嫡系都可以拿出魔元石和靈元石來交易…可以見得這「權限」可沒有謝然說的那麼「高」。而不准謝雨軒拿出來分潤馬克的,肯定是謝然故意耳提面命的。

而且,謝然明明知道馬克是主攻藥劑,對戰鬥雞肋是極有可能的,卻要求要60年後的選拔賽要前三名?? 這擺明是在找砸吧? …連對這個遲頓的謝雨軒也有感極為不妥,有表示要馬克不要因此想到壞的地方去…

個人是直覺,對謝然要防上一手 ;)

石頭

更正一下,安娜是烈焰聖塔的嫡系

6
石頭
發表時間 2016-09-30 23:12

謝然一幅「馬克你要追我女兒資格還要審定」。謝雨軒所說的「馬克資格還不夠」想必是從謝然那邊轉述過來的。

然而,人家各個聖塔聖主下的嫡系女兒們,可是排隊主動的要青睞馬克。這哪裏是「資格不夠」呀,是謝然不識行情才是吧?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謝然對馬克還是有很深的成見在,就是因為他動了謝雨軒,然而這個成見,卻不因馬克是唯一僅有的藥劑鬼才,以及救命之恩而有所真正的釋懷。

誠然的,謝然的心胸並不寬闊,若我是馬克也會因此心中眉頭緊奏的一寒。或許這也是奧麗在謝然閉關療傷時不聞不問有所關聯,因為奧麗熟知謝然的為人。

石頭

副聖主奧麗可比想像中聰明

5
石頭
發表時間 2016-09-30 22:23

不是謝然眼中「只知修練突破的人」,奧麗很明顯的知曉這馬克藥劑絕世鬼才的重要性,但若直接的收馬克為親傳弟子,這是打臉謝然,所以她拐彎的收了詹妮亞為親傳弟子,就是要間接的和馬克拉近關係,若是能和馬克搭上話,魔元石也可以是禮物呀,誰說一定不行??

而且,白塔公主安娜,也在交流會現場,直接拉人,要替妹妹和馬克建立關係,人家可都是公主呢! 魔元石是貴重,但是,馬克絕對有這「權限」可以觸碰到。只是謝然的眼光太短了而已

石頭

馬克我是覺得他可以是一位作戰「陣眼」的角色

4
石頭
發表時間 2016-09-30 22:03

無論從「陣道」和召喚類的神級功法「毀滅之道」都是如此。

「毀滅增益」…尤其是「隨機召喚」,或許才是馬克「天賦巫術的所在」,或許馬克能召喚出真武世界本源化身之類的存在??

此外,身為一位陣師,就是在戰鬥時要能掌控自己的隊友和敵人,反倒是要有近戰的隊友護身,甚至還要有控制系的巫師略陣,才能自在的操作陣法。

然而謝然要求的「聖武精英選拔賽」卻是單挑式的戰法,卻不符合戰場上的實戰,戰場上是打團隊戰的!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1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全球遊戲化:神級內測玩家
作者 相思洗紅豆
世界遊戲化,怪物入侵, 這一刻,女教師,空姐,學生,老闆,打工人…… 不管什麼身份,所有人都成... (馬上閱讀)
180
看守魔女們的典獄長
作者 廣場喂鴿子
論在異世界當牢頭是怎樣的體驗? 盜賊,海盜,殺手,詐騙大師,恐怖分子…… 狼人,血族,女巫,死... (馬上閱讀)
180
王者時刻
作者 蝴蝶藍
才華橫溢的前KPL職業選手何良,擁有一段令人失望的職業生涯,最終黯然退役。一直在其背後默默支持... (馬上閱讀)
180
這個醫生很危險
作者 手握寸關尺
詭異肆虐的世界,人們想盡一切辦法強大自己。 地球頂級醫生穿越至此,用一個醫生的本事,對抗一切危... (馬上閱讀)
180
我真不是魔神
作者 要離刺荊軻
作為一個平平無奇的書店老闆。 靈平安此生最大的志願,就是混吃等死,躺平等贏。 但他怎麼都想不到...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