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擊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我憑什麼聽你的指揮?!”露依娜想都沒想就反駁一句。一名三級戰士和一名四級戰士碰到一頭飢餓的五級暴熊,這絕對毫無生還的可能。

    話音剛落暴熊怒吼一聲臨空一撲,馬克側身一個地滾翻輕鬆躲了過去。露依娜驚訝得看著馬克冷靜的樣子以及躲避暴熊時的從容不迫,心裡沒來由地忽然對著個陌生的少年有了一絲信心。

    “也許他真的能帶著我一起鬥一鬥這隻暴熊。”露依娜心裡想著,連忙爬起身嚴陣以待。

    暴熊是力量型的妖獸,其巨大的身材在樹叢中有點施展不開,這就給了馬克和露依娜有了閃避的空間,樹林裡最不缺的就是幾百年,數千年的巨樹,馬克和露依娜一人牽制,一人進攻,和暴熊在這片樹林裡玩起了貓捉老鼠的遊戲。

    時間一點一滴得過去,雖說暴熊被兩人玩得疲憊不堪,馬克和露依娜也已經有點吃不消了。而兩人對暴熊造成的傷害也微乎其微。馬克的最強一擊打在暴熊身上就擦破點皮,而露依娜稍微好一些,不過她的利劍也僅僅刺進去三分之一而已。以暴熊厚實的皮肉,這點傷完全就可以無視。

    看著暴熊力量已經消耗大半,進退已經不像之前那麼靈活,馬克知道決定最後勝負的時候到了。他拖著疲憊的身體邊閃避邊喊道:

    “露依娜,打起精神,準備最後一擊。看到它肚子上那一小撮白毛了嗎?一會兒我說攻擊的時候你全力一擊。”

    對著暴熊肚子攻擊絕對是送死的節奏,哪怕是一擊斃命,暴熊的臨死反擊也會讓攻擊者十死無生。

    聽到馬克的喊話,露依娜咬著嘴脣一言不發。她不知道如果按照馬克說的那樣她還有什麼生還的可能,可是雖然和馬克相處時間不長,她卻莫名其妙地相信這個還不知道名字的少年。

    “也許——也許他真的有辦法呢?”露依娜心裡不由自主得想,“如果之前沒有他那一撲我估計早就死了。說出去誰會相信我們兩個人能和一頭五級暴熊打這麼久?”

    “相信我!露依娜!這是我們唯一的勝算!”馬克感覺自己快虛脫了,糾纏的這一個多小時主要還是馬克在吸引暴熊的注意力,他的體力消耗也最大。

    “好!最多也是把這條命還給你!”露依娜的眼神堅定了起來。

    “我不會讓你死的!”馬克露出牙齒勉強笑了下。

    幾個呼吸後,就在暴熊再次雙腳直立站起身怒吼時,馬克忽然側身一讓:“就

    在現在!上!”

    露依娜沒有絲毫猶豫,她全力助跑,舉著長劍筆直地往暴熊衝去,最後一躍而起,如一隻矯健的燕子般義無反顧得刺向暴熊肚子上那團白色的絨毛。在她眼中暴熊揮動著兩隻比她腰身還粗的巨大熊掌正等著把她拍成肉醬。

    時間彷彿在那一刻停滯了,近了,更近了,露依娜甚至已經聞到暴熊鼻子呼出的濃濃的腥臭味。

    “我要死了嗎?”她閉上眼睛,等待著身體被拍成肉餅的那一刻,時間彷彿過了一百年,她沒有等來身體的劇痛,也沒有等來死亡的恐懼。傳入耳邊的是暴熊嘶聲力竭的慘叫聲。她昏迷之前最後的感覺是她手中的劍順利刺入了暴熊的身體,深深刺入,直沒劍柄。

    馬克臉色慘白得跪倒在地,以他現在的精神力發出的精神攻擊也僅僅只能讓暴熊楞那麼短短一秒,還好在最後關頭他成功了,而隨之而來大腦的劇痛讓他天旋地轉,差點昏過去。

    巨熊受到致命一擊悲切地吼了一聲,沉沉得倒在地上。

    馬克休息片刻後感覺力氣稍有恢復,他忍著腦部的劇痛走到露依娜身邊,發現露依娜在最後一擊的時候還是受傷了,被暴熊從肩膀到腰間劃了一條極深的傷口,雖不致命不過任由其流血的話也很危險。

    看著露依娜傷重暈迷,馬克猶豫了下,沒有轉身離開,而是開始給她包紮起了傷口。看著那道驚心動魄的傷口,馬克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定定神,先用從身上撕下一塊布幫露依娜擦了下傷口邊的淤血,然後從腰間拿出村裡土製的金瘡藥均勻得撒在傷口上。

    金瘡藥的效果不錯,很快傷口的血就不流了,開始慢慢結痂。看到這些馬克稍稍鬆了口氣。精神鬆懈下來後,他看著不遠處那隻巨熊的屍體,一時間也是後怕不已。

    為了讓露依娜睡得舒服些,他讓她背靠著自己,沒過多久,露依娜也輕輕睜開了雙眼。

    “啊——”

    山林中傳來了一聲分貝恐怖的尖叫聲。把周圍數裡內的鳥雀,小獸驚得飛起。而處在聲源中心的馬克則下意識得捂住了耳朵。

    露依娜尖叫過之後連忙爬起身,嘴裡喊道:

    “熊呢?那頭熊呢?!”

    “已經死了,你看那邊!”馬克指了指前方,“對了,我幫你把傷口包紮好了,否則流血過多你會出危險的。”

    “誰要你處理了?你得到我的同意了嗎?”露依娜低頭看了下身上,發現傷口上撒了一層金瘡藥,已經止血了,心裡稍安。

    馬克沉默片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救人還需要經過主人同意嗎?再說她剛才暈過去了,也沒辦法同意啊!

    “你——你剛才是不是什麼都看到了?”露依娜雖然心裡知道答案,但還是不甘心得問了句。

    “這個——”馬克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抬頭看到露依娜一臉警惕得看著自己,鬼使神差的,馬克脫口而出:

    “恩。”

    瞬間馬克發現自己說錯話了,連忙補充一句:“不過沒看清楚。”

    “看到了?沒看清楚?”露依娜先是一愣,然後惱羞成怒:“你還打算看清楚是吧?”

    “沒!沒!絕對沒有這個意思!”馬克無奈地輕撫自己的額頭,真的是越描越黑了,你以為現在還在地球,這種玩笑可不能隨便開。

    “你——”露依娜臉上漲得通紅,隨手腰間一抓沒抓到自己的長劍,在地上抓起一塊石頭就要砸向馬克。露依娜之前本來就虛弱,加上又失血過多,現在一激動猛一彎腰再站起身立刻就導致腦部供血不足,眨眼間就軟倒在地,又暈了過去。

    “呃——”馬克見露依娜又暈了過去,自己是救還是不救呢?馬克一拍腦袋:“當然救了,不救白不救。”

    他把身上的外衣脫了下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給露依娜穿上,然後又把她移到了一顆大樹下,看看天色已經不晚,看來今晚要在這裡過夜了,好在這頭暴熊應該是這片山嶺的王者,有它的氣息在其他妖獸應該不敢過來。

    折騰了半天馬克早已飢腸轆轆,他側臥在露依娜旁邊,從挎包裡取出幾片面包埋頭吃了起來。吃過晚飯天色漸暗,馬克又尋了一些柴火升起一堆篝火。然後盤膝而坐開始修煉《毀滅之道》。

    《毀滅之道》第一篇是冥想一隻小魔小鬼,這小魔小鬼已經深深印在馬克記憶裡,他要做的就是在腦海中把這隻小魔小鬼全身上下整整一萬個詭異符文用精神力凝刻出來。之後這隻小魔小鬼就會一直存在於馬克的腦海中,精神力越強大,小魔小鬼就會越凝練,施展出來的巫術威力也會越大。

    遊戲中一些普通的巫術功法可沒有一個完整的生物給你冥想,最簡單的只是一些符文組合,高級點的也不過是由一兩千個符文形成的一些特殊物質。冥想的符文越高級,實力就會越強,而修煉難度也會越大。

    修煉的時候完全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馬克感到身邊的露依娜有了一些動靜,他睜開眼,面前的篝火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熄滅了,而旁邊的露依娜似乎在低聲得說著什麼。馬克側身過去湊到她嘴邊才聽清楚:

    “水——水——”

    馬克從挎包裡拿出一個獸皮袋,搖了搖,裡面還有半袋水。他把獸皮袋擰開湊到露依娜嘴邊。黑暗中不小心碰到了她的額頭,發現露依娜額頭燙得厲害。

    “發燒了?”

    馬克皺了皺眉頭,作為一個武者是很少生病的。也是因為露依娜受傷實在太重,再加上剛才一急一氣導致的。馬克此時不由又想到了那瓶拿不出來的恢復藥劑,如果此刻哪怕有這麼一滴在手就不用愁了。

    “冷——好冷——”露依娜嘟囔著,身體下意識得往馬克身邊靠,馬克無奈得搖搖頭,張開手臂把露依娜摟在住。也許是因為在馬克身旁感受到了溫暖,昏昏沉沉的露依娜又沉沉得睡了過去。

    而馬克也把心思放到了那個小魔小鬼身上,閉目開始冥想起來。

    明月當空,萬籟俱寂,山林裡偶爾遠遠得傳來幾聲妖獸的嘶吼聲。一對男女在月光下緊緊得依偎在一起,酣睡正濃,女孩微微皺著眉頭,眼皮不時顫動幾下,似乎在全神貫注想著什麼。而在兩人側臥的不遠處,一頭三米多長的暴熊躺在地上,已經死去多時了。

    夜色正濃,一幅如詩般美麗的畫卷在天地間鋪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8 篇書評 我要發表
石頭

【冰原聖塔】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一招

8
石頭
發表時間 2016-10-01 23:00

姬如雪也是可愛,所謂的巫武雙修初期比純修巫或純修武強,是和一般的修練者相比而言,若是對上精英或天才的巫師或武者,還是會陷入苦戰的。姬公主最後認定的巫武雙修初期會比純粹武者強,和她在下注時的想法可不一樣呢!

像貝爾克朗尼這等武聖殿最核心栽培的「預備聖子其中一員」又是其中前二強的武聖殿雙雄,即使天份十足的巫武雙修遇上他也是肯定有敗無勝的,何況貝仔還使出了王牌「隱刺」…這可是第三級的戰技呀,還是武聖殿的招牌戰技,姬公主以為這是大眾貨?? …就算是大眾貨中第三級的戰技也不是一個天才型的巫武雙修(一級巫+二級氣戰士)可以應對的對手…

在安娜的評估中,馬克對上夕諾時的壓箱底牌還沒出盡,可安娜看到「隱刺」時,心裏應該也是沒個底才是,因為,即使是三級巫師恐怕也難以完全掌握隱刺的動態…

劇情中是歸功於「頂級清醒藥劑」,但是「頂級清醒藥劑」的藥效總有個期限??

還是,是馬克本身「神級巫師」的精神力直接看穿了「隱刺」的可能性更大吧? 也就是神級巫師的精神力感知範圍極大,而且真正可怕的是感知力深不見底的「心靈之眼」!

所以,若是武聖殿的殿主知道貝仔被馬克一招擊敗,而且還是王牌「隱刺」,肯定會震驚的跳起來,表情會精彩到不行吧 :D

石頭

所以說,謝然真的是太「奧門(小氣)」

7
石頭
發表時間 2016-10-01 14:57

或者說完全沒前瞻的眼光!!!

人家各個聖塔的聖主副聖主嫡系都可以弄到魔元石,甚至靈元石,為了戰氣感悟藥劑,都願意拿來交換了,甚至還巴不得建立更友好的關係。

謝然身為某聖塔的聖主,在馬克救命之恩下,竟然說「馬克資格未到」?? 試問,再多的魔元石和靈元石根本不能替謝然你僅剩的十年壽命延長哪怕是一個月,而馬克可是已經幫謝然續命到謝然應可享的壽命…馬克的價值,哪怕是謝然能一統七聖塔也遠遠不能及馬克可帶來的價值的億萬分之一!!!

我想這更能肯定奧麗對謝然重傷閉關的不聞不問,必有其原由的所在。既然安娜等各個聖塔的嫡系都可以拿出魔元石和靈元石來交易…可以見得這「權限」可沒有謝然說的那麼「高」。而不准謝雨軒拿出來分潤馬克的,肯定是謝然故意耳提面命的。

而且,謝然明明知道馬克是主攻藥劑,對戰鬥雞肋是極有可能的,卻要求要60年後的選拔賽要前三名?? 這擺明是在找砸吧? …連對這個遲頓的謝雨軒也有感極為不妥,有表示要馬克不要因此想到壞的地方去…

個人是直覺,對謝然要防上一手 ;)

石頭

更正一下,安娜是烈焰聖塔的嫡系

6
石頭
發表時間 2016-09-30 23:12

謝然一幅「馬克你要追我女兒資格還要審定」。謝雨軒所說的「馬克資格還不夠」想必是從謝然那邊轉述過來的。

然而,人家各個聖塔聖主下的嫡系女兒們,可是排隊主動的要青睞馬克。這哪裏是「資格不夠」呀,是謝然不識行情才是吧?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謝然對馬克還是有很深的成見在,就是因為他動了謝雨軒,然而這個成見,卻不因馬克是唯一僅有的藥劑鬼才,以及救命之恩而有所真正的釋懷。

誠然的,謝然的心胸並不寬闊,若我是馬克也會因此心中眉頭緊奏的一寒。或許這也是奧麗在謝然閉關療傷時不聞不問有所關聯,因為奧麗熟知謝然的為人。

石頭

副聖主奧麗可比想像中聰明

5
石頭
發表時間 2016-09-30 22:23

不是謝然眼中「只知修練突破的人」,奧麗很明顯的知曉這馬克藥劑絕世鬼才的重要性,但若直接的收馬克為親傳弟子,這是打臉謝然,所以她拐彎的收了詹妮亞為親傳弟子,就是要間接的和馬克拉近關係,若是能和馬克搭上話,魔元石也可以是禮物呀,誰說一定不行??

而且,白塔公主安娜,也在交流會現場,直接拉人,要替妹妹和馬克建立關係,人家可都是公主呢! 魔元石是貴重,但是,馬克絕對有這「權限」可以觸碰到。只是謝然的眼光太短了而已

石頭

馬克我是覺得他可以是一位作戰「陣眼」的角色

4
石頭
發表時間 2016-09-30 22:03

無論從「陣道」和召喚類的神級功法「毀滅之道」都是如此。

「毀滅增益」…尤其是「隨機召喚」,或許才是馬克「天賦巫術的所在」,或許馬克能召喚出真武世界本源化身之類的存在??

此外,身為一位陣師,就是在戰鬥時要能掌控自己的隊友和敵人,反倒是要有近戰的隊友護身,甚至還要有控制系的巫師略陣,才能自在的操作陣法。

然而謝然要求的「聖武精英選拔賽」卻是單挑式的戰法,卻不符合戰場上的實戰,戰場上是打團隊戰的!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1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神武霸帝
作者 不信邪
星辰衝竅,月華養魂,陽火淬身,熔鍊銀河血,身成不滅恆星體! 少年顧辰身懷天辰萬象訣,在這天才... (馬上閱讀)
180
鎮妖博物館
作者 閻ZK
  世之反常為妖   物之性靈為精   魂之不散為詭   物之異常為怪   司隸... (馬上閱讀)
180
異世界開局全點廚藝
作者 十三謙
美食up主陳羽進入遊戲異世界。 系統提示:擊殺魔物角兔,完成新手教程,獲得遊戲初始獎勵。 陳羽... (馬上閱讀)
180
我在東京當惡少
作者 魚頭阿
又名《惡劣少爺的我想活下去》 當他獲得未來記憶剎那,得知自己竟然是男女主角前期升級路上的反派角... (馬上閱讀)
180
這個大佬有點苟
作者 半步滄桑
作為一名穿越人士,林川穿越過來的那一刻,就感到這個世界對他的深深惡意。      既患了這個世...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