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貝爾家族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清晨的陽光普照大地,山嶺裡也隨著太陽的升起變得熱鬧起來。鳥雀的叫聲,昆蟲的鳴聲形成一首優美的音樂。

    倚在馬克懷裡的露依娜緊閉的眼皮微微動了下,然後微微睜開。印入眼簾的是馬克一頭飄逸的黑髮。她先是一驚,然後感覺到馬克懷裡的溫暖,而自己的雙手也正緊緊摟著他的腰。馬克輕微的呼吸噴在自己脖子上,讓她全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從臉上一直延伸到脖子忽然變得一片通紅。

    “這種感覺似乎很不錯。”她羞紅著臉又閉上了眼睛,感受著馬克胸膛上“嘭——嘭——”心臟跳動的聲音。

    “乘他還沒醒再抱一會兒,他應該不會發現吧?”露依娜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很依戀這種感覺,她這麼想著,抱著馬克的雙手不由又緊了緊。

    馬克在露依娜剛醒的那會兒就知道了,擁有精神力的人特別敏感,他們能夠辨別非常細微的變化。當馬克正在糾結如何再次承受露依娜的怒火時,他驚訝得發現露依娜根本沒有任何舉動,甚至抱著自己的手更緊了。

    雖然露依娜不反對,但是馬克平靜修煉的心境已經被破壞了,感覺到身體再一次有不受控制的趨勢,馬克尷尬得連忙鬆開露依娜,把她輕輕放在旁邊的草地上。然後站起身迎著太陽隨意做著一些前世學到的拉伸運動。而露依娜感受到馬克的動作,再也裝不下去,臉上紅得嚇人。她微微睜開眼睛,假裝剛睡醒的樣子,看著馬克做的那些古怪動作,忽然說道:

    “昨天謝謝你。”

    “啊——哦——”馬克微微頓了下,沒有停下手裡的動作,“你既然是貝爾家族的小姐,為什麼一個人到山裡來?很容易出意外的。”

    “我爺爺出事了,上個月他出去了一趟,回來的時候受了重傷,右手上的經脈也斷了。我大伯說內傷早晚能治癒,可是爺爺的右手怕是廢了。”

    “斷了經脈?”馬克手上的動作不停,“這個應該不難治吧?”

    “怎麼不難啦?鎮上的醫師說有個藥方,不過不能確定有效,需要三眼貂的第三隻眼做藥引。現在整個莫斯小鎮的三眼貂都被我家買光啦,可還是不夠!”露依娜眼中泛起漣漪,一滴眼淚無聲地落了下來。

    “所以你就偷偷跑出來找三眼貂了?”

    馬克抬頭看著太陽,沒注意到露依娜情緒的波動。臉上似笑非笑,心中暗想:“如此小傷,也就一瓶治療藥水就能擺平的事情。只要有足夠的材料,自己如今就能當場調配出來。”

    “如果沒有你昨天打岔,我一定能把那隻三眼貂捉住的!”想著想著,露依娜忽然低聲哭泣起來。

    “哎——”馬克嘆了一口氣,對他來說最讓他無法抵擋的就是女人的眼淚。

    “我倒是有個祖傳祕方,應該能治癒你爺爺的傷勢。”馬克停了下來,無奈的回頭說道。

    “真的?!”露依娜聽到這裡猛得抬頭,呆呆得看著馬克,經過短短時間的相處,她對馬克的話有一種莫名其妙的信任。

    “真的。”馬克再次點頭確認。

    “那還等什麼?我們現在就出發!”露依娜好像打了一針興奮劑,一躍而起,一把抹掉臉上殘留的淚珠,麻利得撿起地上的長劍。

    在露依娜的強烈堅持下,馬克只來得及在安格里村外找人給家裡帶了個口信,就被她拉上了一輛豪華的馬車。馬車內部空間很大,正中間是一個精緻的正方形茶几,前後是兩排舒適的沙發,沙發很大,一個人躺上去絕對不會感覺翻不開身。腳下鋪著繡滿精美花紋的厚厚地毯。四壁掛著鑲著金絲的華美編織品。從這輛馬車上就能一眼看出貝爾家族身後的底蘊,這絕對是一個傳承超過百年的貴族家族。

    “看來你家很有錢。”馬克打量著馬車內部,在他的記憶裡,在很小的時候曾經坐過比這更豪華,更奢侈的馬車,不過那些記憶已經很模糊很模糊了。反而前世汽車火車的記憶更加清晰一些,感受著馬車前進的速度越來越快,似乎也沒想象得那麼顛簸,減震系統做得非常好,馬克滿意得斜靠在沙發上透過窗戶看外面的景色。

    “如果你能醫治好我爺爺,我就把這輛馬車送給你!”露依娜瞪大眼睛看著馬克,眼中充滿了希冀。

    “我要這馬車做什麼?”馬克揉揉太陽穴,昨晚冥想了一夜,現在似乎有點困了,他打了個哈欠閉上了眼睛。

    “反正只要你救下我爺爺,我什麼都答應你!”剛說完露依娜就感覺到自己話裡有歧義,臉唰得紅了,低下頭不敢看馬克,等了良久也沒見馬克說話,她微微抬頭,發現馬克居然睡著了,發出輕微的“呼呼——”聲。

    “討厭!”露依娜輕輕對著馬克揮了下拳頭,然後順勢靠在沙發上,呆呆地看著對面的少年,忽然發現其實他長得很秀氣。長達半年的時間一直呆在屋裡,讓馬克皮膚不像其他山裡少年那樣又黑又糙。相反此刻的馬克不管手上還是臉上的皮膚都很白淨,透著健康的光澤。如果再換上一身華麗的貴族服飾,露依娜相信這絕對是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小白臉。

    三十多里路不長也不短,在太陽快要到達頭頂的時候,一輛豪華的馬車駛進了莫斯小鎮貝爾家族的城堡。

    “小姐!您終於回來了!老太爺都急壞了,已經打發了十幾撥人出去找您!”剛進門一個管家模樣的老人就迎了上來。

    “爺爺在哪裡?快帶我去見爺爺!”露依娜邊往裡走邊急切地說道。

    “老太爺現在正在前廳發火呢!”管家說到這裡腿腳哆嗦了下,“這次老太爺是真發火了,小姐您都已經三天沒音訊了。負責照看您的兩個僕人已經被打斷了腿。”

    “啊!”露依娜驚叫一聲,腳下陡然加速,跑出去幾步後扭頭對著馬克道:

    “我先進去,你趕緊過來!”

    說著頭也不回得飛快往內宅奔去。馬克心裡輕嘆一聲:貴族就是貴族啊,在這莫斯小鎮,貝爾家族也算是隻手遮天了,動不動就打斷僕人的腿。如果不是因為露依娜,按照我的性子這時肯定扭頭就走。

    “這位小哥是——”管家似乎現在才發現小姐身後跟著一個陌生的少年。

    “哦,我是你家小姐請回來的醫師。聽說老太爺受傷了。”馬克剛睡醒從馬車上下來,不由自主得打了個哈欠回答道。

    “這個——”管家狐疑得上上下下打量了馬克一番,,“據我所知,越高明的醫師年紀就越大,請問您今年貴庚?”

    “哦,我今年十六了。”馬克揉了揉眼角,從眼角揉出一小塊眼屎,拇指放在食指上輕輕一彈,瞬間無隱無蹤。

    看著這一幕,管家一掃之前面對小姐時的卑躬屈膝,輕蔑地看著這個粗布麻衣的少年,舉止如此粗俗,肯定不是貴族出生,年紀又這麼小,必然不是真正的醫師。管家已經在心裡百分之百肯定這傢伙就是個上門騙吃騙喝的騙子。

    “哎——小姐的閱歷太淺,出趟門居然請了個這麼奇葩的醫師回來。”管家在心裡默默得哀嘆,轉而又想:“不過老太爺是什麼人?他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被人騙的主,這小子一會兒要吃苦頭了。”

    想到這裡,管家忽然“嘿嘿嘿——”得奸笑起來,聲音又細又尖,讓走在旁邊的馬克嚇了一跳,下意識得遠離管家幾步。

    “聽說很多貴族都有一些讓人無法理解的怪癖,果然不假,連貴族的管家也無法倖免。“馬克想到這裡,又看到管家直勾勾盯著自己的眼神,渾身不由一哆嗦,差點扭頭就走。

    正在這時露依娜親暱地挽著一個白眉白髯的老人走出大堂,一邊跟老人笑著說話一邊朝馬克揮手,而老人一臉怒意還沒有消散,似乎正在訓斥露依娜。

    片刻後一行人在堂內分賓主坐定,馬克才有時間仔細打量這位莫斯小鎮的實際掌權人——鐵塔.貝爾。鐵塔果然人如其名,一米八以上的個子,身體壯得如一頭牛,精神非常健碩,舉手投足虎虎生風,談笑間一語一眼都隱含著上位者的威勢。

    “這位小兄弟,聽你的口音應該是本地人吧?”鐵塔一開口並沒有提關於他的傷勢,而是問起了馬克的來歷。

    “是的,我是安格里村人。”在鐵塔的威勢之下馬克並沒有什麼不自在,之前九階神龍的威勢都見識過,這點壓力簡直就是毛毛雨。

    “哦?賽安家族的人?”鐵塔奇道。

    “是的!”馬克覺得並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一個落寞的家族而已。

    鐵塔心裡一震,賽安家族雖然沒落,可是底蘊猶在,不可小覷。不過看到馬克小小年紀居然在自己面前神情自若,心裡暗自稱奇,以自己九級巔峰戰士的威壓,在這莫斯小鎮能如此輕鬆坦然面對的估計也只有雪滕家族的菲利了,難道露依娜所說的是真的?這個少年真的有治癒自己傷勢的辦法?

    剎那間鐵塔就作出了決定,繼續問道:“聽露依娜說,你能治癒我手上的傷勢?”

    “我只能說有這個可能,至於能不能治癒,還要看你們能不能拿出我需要的藥材。”馬克心裡早就有了計較,打算把治療藥水和強化藥水所需的藥材一併提出。想要兩個月內成為一名五級戰士,強化藥水是必須的。

    “不知道你需要什麼?”露依娜在旁邊急切地問道。

    “太陽草,火莽蛇膽,至少三百年靈芝,五級或者五級以上的妖獸精血一瓶。”馬克面無表情得報出了自己所需的材料。這些材料的名稱與遊戲裡有少許區別,根據馬克自身的記憶,他做了一點修改。

    鐵塔瞥了眼站在門口的管家:“都聽清楚了?給你一個時辰全部辦妥。”

    “是!老太爺!”管家低頭鞠了一躬轉身匆匆離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8 篇書評 我要發表
石頭

【冰原聖塔】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一招

8
石頭
發表時間 2016-10-01 23:00

姬如雪也是可愛,所謂的巫武雙修初期比純修巫或純修武強,是和一般的修練者相比而言,若是對上精英或天才的巫師或武者,還是會陷入苦戰的。姬公主最後認定的巫武雙修初期會比純粹武者強,和她在下注時的想法可不一樣呢!

像貝爾克朗尼這等武聖殿最核心栽培的「預備聖子其中一員」又是其中前二強的武聖殿雙雄,即使天份十足的巫武雙修遇上他也是肯定有敗無勝的,何況貝仔還使出了王牌「隱刺」…這可是第三級的戰技呀,還是武聖殿的招牌戰技,姬公主以為這是大眾貨?? …就算是大眾貨中第三級的戰技也不是一個天才型的巫武雙修(一級巫+二級氣戰士)可以應對的對手…

在安娜的評估中,馬克對上夕諾時的壓箱底牌還沒出盡,可安娜看到「隱刺」時,心裏應該也是沒個底才是,因為,即使是三級巫師恐怕也難以完全掌握隱刺的動態…

劇情中是歸功於「頂級清醒藥劑」,但是「頂級清醒藥劑」的藥效總有個期限??

還是,是馬克本身「神級巫師」的精神力直接看穿了「隱刺」的可能性更大吧? 也就是神級巫師的精神力感知範圍極大,而且真正可怕的是感知力深不見底的「心靈之眼」!

所以,若是武聖殿的殿主知道貝仔被馬克一招擊敗,而且還是王牌「隱刺」,肯定會震驚的跳起來,表情會精彩到不行吧 :D

石頭

所以說,謝然真的是太「奧門(小氣)」

7
石頭
發表時間 2016-10-01 14:57

或者說完全沒前瞻的眼光!!!

人家各個聖塔的聖主副聖主嫡系都可以弄到魔元石,甚至靈元石,為了戰氣感悟藥劑,都願意拿來交換了,甚至還巴不得建立更友好的關係。

謝然身為某聖塔的聖主,在馬克救命之恩下,竟然說「馬克資格未到」?? 試問,再多的魔元石和靈元石根本不能替謝然你僅剩的十年壽命延長哪怕是一個月,而馬克可是已經幫謝然續命到謝然應可享的壽命…馬克的價值,哪怕是謝然能一統七聖塔也遠遠不能及馬克可帶來的價值的億萬分之一!!!

我想這更能肯定奧麗對謝然重傷閉關的不聞不問,必有其原由的所在。既然安娜等各個聖塔的嫡系都可以拿出魔元石和靈元石來交易…可以見得這「權限」可沒有謝然說的那麼「高」。而不准謝雨軒拿出來分潤馬克的,肯定是謝然故意耳提面命的。

而且,謝然明明知道馬克是主攻藥劑,對戰鬥雞肋是極有可能的,卻要求要60年後的選拔賽要前三名?? 這擺明是在找砸吧? …連對這個遲頓的謝雨軒也有感極為不妥,有表示要馬克不要因此想到壞的地方去…

個人是直覺,對謝然要防上一手 ;)

石頭

更正一下,安娜是烈焰聖塔的嫡系

6
石頭
發表時間 2016-09-30 23:12

謝然一幅「馬克你要追我女兒資格還要審定」。謝雨軒所說的「馬克資格還不夠」想必是從謝然那邊轉述過來的。

然而,人家各個聖塔聖主下的嫡系女兒們,可是排隊主動的要青睞馬克。這哪裏是「資格不夠」呀,是謝然不識行情才是吧?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謝然對馬克還是有很深的成見在,就是因為他動了謝雨軒,然而這個成見,卻不因馬克是唯一僅有的藥劑鬼才,以及救命之恩而有所真正的釋懷。

誠然的,謝然的心胸並不寬闊,若我是馬克也會因此心中眉頭緊奏的一寒。或許這也是奧麗在謝然閉關療傷時不聞不問有所關聯,因為奧麗熟知謝然的為人。

石頭

副聖主奧麗可比想像中聰明

5
石頭
發表時間 2016-09-30 22:23

不是謝然眼中「只知修練突破的人」,奧麗很明顯的知曉這馬克藥劑絕世鬼才的重要性,但若直接的收馬克為親傳弟子,這是打臉謝然,所以她拐彎的收了詹妮亞為親傳弟子,就是要間接的和馬克拉近關係,若是能和馬克搭上話,魔元石也可以是禮物呀,誰說一定不行??

而且,白塔公主安娜,也在交流會現場,直接拉人,要替妹妹和馬克建立關係,人家可都是公主呢! 魔元石是貴重,但是,馬克絕對有這「權限」可以觸碰到。只是謝然的眼光太短了而已

石頭

馬克我是覺得他可以是一位作戰「陣眼」的角色

4
石頭
發表時間 2016-09-30 22:03

無論從「陣道」和召喚類的神級功法「毀滅之道」都是如此。

「毀滅增益」…尤其是「隨機召喚」,或許才是馬克「天賦巫術的所在」,或許馬克能召喚出真武世界本源化身之類的存在??

此外,身為一位陣師,就是在戰鬥時要能掌控自己的隊友和敵人,反倒是要有近戰的隊友護身,甚至還要有控制系的巫師略陣,才能自在的操作陣法。

然而謝然要求的「聖武精英選拔賽」卻是單挑式的戰法,卻不符合戰場上的實戰,戰場上是打團隊戰的!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1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十方武聖
作者 滾開
末日荒土,世宗三年,天下大亂,民不聊生。 中央皇朝崩壞,各地群雄割據,門派獨立。魔門妖黨隱於暗... (馬上閱讀)
180
異世界開局全點廚藝
作者 十三謙
美食up主陳羽進入遊戲異世界。 系統提示:擊殺魔物角兔,完成新手教程,獲得遊戲初始獎勵。 陳羽... (馬上閱讀)
180
全球邁入神話時代
作者 最終永恆
平靜的生活中,陸一鳴突然擁有了超能力,原本以為自己即將邁向人生巔峰,卻發現整個... (馬上閱讀)
180
重回我的二零零八
作者 雲落竹
回到了二零零八, 那故事就從這裡開始吧…… (馬上閱讀)
180
我在東京當惡少
作者 魚頭阿
又名《惡劣少爺的我想活下去》 當他獲得未來記憶剎那,得知自己竟然是男女主角前期升級路上的反派角...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