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飯是人吃的,路是人走的。

    陳星  語

    樹葉漸漸發黃,破舊的四方大院依舊冷清,干凈。

    院中三條人影兔起雀落,糾纏不休。李威和楊劍再也不象剛來這里那樣永遠是被秒殺的份了。盡管仍然不能堅持超過20秒就被擊倒,但是現在最起碼能做個合格點的“沙袋”了。

    今天的實戰結束了,三人按照往常的習慣坐在操場邊的臺階上整理自己的衣物。間中李威和楊劍或者開些不傷大雅的玩笑,陳星依舊一副死人臉,不茍玩笑。

    “你們,該走了。”陳星冷不丁冒出一句。

    “呃?”李威和楊劍被陳星這一句噎的不輕。

    “班長,怎么這么著急就要趕我們走啊,我們還需要繼續和您在練習一段時間,越是和您在一起,我越覺得我們需要學的還是太多太多。”李威楊劍都一副乞求的表情,不知道要是叫他們的戰友看見,是不是會被笑掉大牙。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我能教你們的,也不過是一些淺顯的理論。路,是自己走的。”陳星的語氣說不出的堅決。

    “班長,就不能再一點點時間?一個月,要不,半個月也好啊。”楊劍繼續著自己的努力。

    “就這樣了,你們收拾一下,明天早上,我希望這里變回以前的安靜。”陳星沒有繼續給他們機會,轉身走進了宿舍。背后李威和楊劍的目光中,隱隱帶著不舍。

    陳星這么做是有理由的,他認為自己都是一個需要不斷去努力的求學者,又怎么能去為人師表。更何況他覺得自己的內氣最近隱隱有些特別,可能到了該突破的時候了,這個時候他不希望有人干擾。

    寧靜的夜晚,陳星在自己的宿舍里盤坐。今天的他總是覺得有些特別,內氣在身體里不停的流動,緩慢而堅定。陳星的內氣平時散漫全身,就是練功時也不夠集中,盡管經脈中的內氣不停的流動,全身被帶動的內氣依然不夠明顯。

    隨著內氣的不斷運行,陳星覺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有生以來,頭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內氣。那個養生決帶給他的顯然是充滿了生機的內氣,可是卻不活潑,在自己的腹部丹田的位置,有一個很密集的內氣團,緩慢而規律的旋轉著。

    陳星知道,自己是應該做一些改變的時候了,從自己剛開始練習內功到現在,早已經20年,內氣的純度早就上升到了一個高度,原本氣態的內氣,現在似乎變成了液體,他知道是時候了,到了應該實踐他的想法的時候了。那個奇怪的,瘋狂的想法。

    陳星小心的把丹田的內氣團慢慢分開成兩團,一團比較大的依然在丹田緩慢的旋轉。另一團被自己小心的沿著經脈推動,在推動的過程中,陳星不斷的試圖改變其旋轉的方向,這是一個緩慢而危險的過程,一個不甚就可能引起全身內氣的大暴動。陳星的額頭不禁滲出點點汗滴。成敗懸于一線。

    陳星沒有煉氣的經驗,也沒有任何人任何書籍教他怎么做,做為一個極度的武癡,他的追求是永無停止的,他相信,別人能創造出內功,他也應該可以,成功了,就是一個新的局面,失敗了,也無非一條命而已。自從爺爺在自己的23歲那年去世,自己早已經了無牽掛。

    內氣團緩慢的在經脈中移動,旋轉的速度卻在陳星的影響下越來越慢,終于在全身經脈移動了五周天后,內氣團的旋轉停止了。

    “轟!”陳星的全身一震,在他把內氣團逆向旋轉成功后,全身的內氣在一瞬間再也不是死氣沉沉。瘋狂的內氣急速流向現在兩個旋轉方向孑然相反的兩個內氣團。一瞬間全身的內氣都仿佛被這兩個內氣團抽干。一種空空的乏力感覺席卷全身,陳星的耳鼻同時滲出鮮血,顯然是承受壓力太大的結果。

    咬著牙,陳星開始自己這次煉氣的最后一步,把經脈中的內氣團送進丹田,和原來的內氣團形成循環。成功失敗再次一舉,決不認輸………………

    ―――――――――――――――――――――――――――――

    一陰一陽之謂道,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天地萬物無不為一正一逆,一陰一陽。一剛一柔。

    清晨的陽光毫不吝嗇的撒進屋內。

    陳星慢慢的睜開眼睛。昨天自己的瘋狂舉動還真的成功了嗎?連自己都仿佛在幻覺中一樣。

    天地間仿佛一下清明了許多,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實,細致。自己丹田里的兩個內氣團不停旋轉,吞吐著內氣。一絲不可遏制的狂喜涌上陳星的心頭。

    成功了,終于成功了,如此這般,自己終于可以擁有自己的獨特心法,也終于可以開創自己的武學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洪亮的笑聲直沖天際。

    依然是那些鐵樁,呯呯的聲音不時響起。這次與以前不同的是,每下陳星的打擊,都會在鐵樁上留下一個深深的痕跡,煉氣養氣20年,一朝得用,陳星再也按不主心頭狂喜。恣意發泄的快意涌遍全身。

    “破!”一聲發力低喝。左陰右陽,陳星把兩道孑然相反的內力打入鐵樁同一位置。

    “呯!”一聲悶響,鐵樁再也承受不住陳星的摧殘。竟然被這兩道逆向內力生生炸裂。

    成功了,自己的狂想成功了,爺爺,你看到了嗎?我做到了,我終于再現了中華古武學的奇跡,淚水不可遏制的順著陳星的臉龐流下。

    夜,還是那個夜,人,還是那個人。可是今天的陳星,卻不再是以前的陳星了,成功再現了古武學的陳星輕松的走向自己的宿舍。想想馬上又要煉氣,想想自己的兩個獨特的內氣團,陳星的心頭甜甜的。

    推開房間的門,陳星突然一愣。

    原本自己熟悉的房間中,多了一個本個應該出現的東西。

    那是一本書。

    一本漆黑的,極其厚重的大書。

    慢慢走到桌前,陳星伸手拿起書邊放著的一個信封。

    “班長,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估計我們已經踏上歸程。很感謝你的指點,對于我們兩個來說,你是最優秀的教官。短短三天,你給我們的指點讓我們受益非淺。但是有一句話不知道當不當說,反正也走了,一時間也不能再被你揍了,就一起說了吧。”

    “你實在是太孤傲了,可能和你現在的生活有關。實在是太寂寞了吧?這里有我以前弄到的一本書,是從舊書市場買的。很奇怪的造型,但是里面寫的東西很有意思。我想,你會喜歡看。作為對你的報答,就留下給你無聊的時候解悶吧。李威,楊劍。”

    放下手中的信,陳星把視線移動到那奇怪的大書上。

    那是一本非常厚重的大書,包裝呈漆黑的顏色,在封面上,有一個奇怪的圖案,有奇怪的花紋做背景,一個猙獰的野獸騰于其上,護持著一個巨大的天平。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258971_21_8-m
帝霸
作者 厭筆蕭生
  千萬年前,李七夜栽下一株翠竹。
  八百萬年前,李七夜養了一條鯉魚。
...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