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鬧市逃亡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雖然電鬼他們不愿意跟方林空解釋,但是方林空感覺的到,這三個家伙非常重視自己。

    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電鬼、風間、火歧都呈三角形的把自己包圍在中間。隨時處于戒備狀態,生似在提防什么危險。

    方林空有一種很奇怪的想法。這三個來歷詭異的家伙,有點忌憚,甚至害怕他。

    方林空很快發現,這三個家伙,并無什么確定的目的。緊抱著手里的古書,他心里暗想:“他們對什么都這么好奇,應該并沒有在這個時代的生活的經驗。這三個家伙也許是幾千年前的古董也不一定。”

    “哇!這些衣服好帥氣,電鬼,我們進去穿兩件,把身上的換了吧?”

    雖然說的是商量的口吻,但是火歧連遲疑都沒有,早就一步邁進旁邊的精品服裝店。這家服裝專賣,專營極高檔的貨色,離方林空家很近。方林空經過了無數次,但從沒有進去購物的經驗。這里的商品太貴了,他根本消費不起。

    “噢!這件,這件,都拿過來。”

    因為剛才附身的變化,四人身上的衣服都有些破損了。咋一看,象是連港臺蠱惑崽都很少穿的洞洞裝。這么另類的四個少年進門。店員雖然不會以為是叫化子來要飯,也不會產生顧客上門熱情。

    “先生,這里是品牌專賣,價格不斐。不允許試穿的。”

    接待的男店員,雖然彬彬有禮,但是神色間極為瞧不起他們四個。冷冷的暗示,請他們四人離開。

    火歧雙手一攤,什么話也不說就站到了一邊,風間的眼里,似乎就沒有出現過這個勢利的店員。已經自行拿了件順眼的衣服準備公然試穿了。只有電鬼嘴角露出邪笑,一把抓住了正要去攔風間的男店員。

    “試穿一下打什么緊。何必這么不開面子?”看電鬼那股神色,方林空就知道要糟糕。果然那男店員立刻便打算用蠻力推開電鬼,去搶救衣服的時候。一掌推出,就好像摸到了高壓電閘。一團明亮的電芒閃過,陣陣焦糊的氣味滿店飄動。一個百來斤的人肉烤排,就新鮮出爐了。

    店里本來還有幾個顧客,也被這個變故震驚呆了。方林空他們四個剛才進門的時候,雖然遭人側目,但是誰又會一直注意與自己無關的旁人。因此這些人并不知發生了什么。看到被電暈過去的店員,一個顧客還以為什么地方電纜泄漏呢!正在大喊報警。

    “噢!這世界真美好,自由,真是好啊!”電鬼仰天哈哈狂笑,一路走過,把衣架上的衣物一摸,各種布料纖維,無不卷曲燒焦,名貴的衣服裝飾,立刻變成了一團焦糊廢布。

    看到電鬼周身電芒四射,本來就人流不多的精品專賣店,立刻氣氛恐慌起來。方林空正要奪路而走,在他身邊的火歧微笑著伸手一攔,幫方林空打消了逃跑的念頭。

    “聞毅,我是方林空啊,你還有意識沒?能不能回答我一句。”

    “能,可是我指揮不到自己的身體了。這些家伙……啊!好邪門,我很害怕……”

    方林空本來只是借胡說八道壯膽罷了。卻沒想到能聽到回答。急忙安慰道:“聞毅,我一定想辦法救你們出去。不過,我現在也沒什么辦法就是了。”

    這種聽來更沮喪的回答,聞毅沉默了一會,終于爆發了:“我是在自己身體里啊!你救我出去,讓我變鬼啊!老方……快……找幾個和尚道士做法啊……”

    還沒等方林空聽清楚,火歧做了個鬼臉,切斷了聞毅的聲音。悄悄的對方林空說道:“我能作到的就是這些,你的朋友也許不會有事,也許會完蛋大吉。這要看我們遇到的敵人是誰!一會又發生了什么事。”

    “敵人?我怎么會有敵人?你們的事情不要牽扯我們啊?我只是普通的高中生罷了!你們干嗎不去找別人?”方林空終于忍耐不住,借著大喉,把心里的壓抑害怕全發泄了出來。他雖然性格堅強,終究也只是一個高二學生罷了。遭遇如此變故,早就擊潰了心理底線。

    一拳把一個正不斷尖叫的女店員打暈,電鬼怒聲喝道:“胡說八道,我們才是不關這事。被人抓來做保鏢的。你當我們做的是很寫意的勾當么?也許下一刻我們就會被強大的敵人殺死,而,死因,就是為了你這個白癡『不死者』。”

    “什么不死者!你們都是些什么家伙,我不需要你們的保護!”喊到后來,方林空已經是聲嘶力竭。

    大喊過后,他又開始擔心起自己的三個朋友。“就算如此!你們找我就好了,何必傷害我的朋友?”

    “他媽的!老子愿意,再叫嚷,我電烤了你。”

    電鬼雖然個子最小,但是顯然是三個家伙的老大。他惡狠狠的讓方林空老實點的時候,火歧只是微笑著攤了下雙手,表示友善,一點也沒有幫忙的意思。

    幾個人大聲爭吵的時候,也不知誰打了電話,一幫壯漢分坐五六輛汽車趕了過來。想必這個專賣店的背景有點不對頭,來的居然不是警察。看裝束,來的是貌似黑社會。

    一行人下來車,大步走進店中,看到滿目瘡痍的樣子,領頭的黑衣大漢嘴角一瞥,冷然說道:“是那個家伙砸了這家店面,站出來給老子看看。我看護的場子也敢砸,誰吞了這么大的膽子?”

    本來方林空四人最為可疑,這里其余的人,不是乖乖的縮在墻角,就是被電鬼放倒電暈。不過雖然除了方林空,其余三個都有點另類,李彪還是不敢相信幾個高中生就敢來砸店。因此才有此一番喝問。

    “頭發根根向上豎起的那個小子,我問你看到砸我店的人了沒有?”

    李彪冷冰的問話,被電鬼更冰冷的語氣給頂了回來。

    “哪里來的白癡,我們不過穿幾件衣服,就這么羅嗦。趕緊給我滾開。”

    被電鬼這么一頂撞,李彪不怒反笑,陰冷的說道:“這幫小鬼,哪里混的。這么不知死活。大家上,抓回去慢慢問!”

    李彪亦是在道上混過多年,見這幾個小子如此囂張,難保沒有后臺,他也不敢放肆。說話留了余地,只說抓人,沒有按原先的打算,先揍個半死再說。當下便有幾名黑衣漢子,走上來要拉扯電鬼。方林空看到的電鬼掌心綻放光芒,只覺得眼前一亮,湛藍的電芒閃過,那幾個黑衣大漢已經被電暈了過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因此猝不及防,方林空也被熾亮的電芒,反射的眼睛一片模糊。恍惚中,只感覺電鬼隨手一揮,就電倒一片。強烈的電芒從一個人身上竄到另外一個人身上,不但這幫暴力分子被悉數電倒,就連幾個靠近的無辜者,也慘被電暈。等方林空視線回復,已經滿店都是倒下的焦糊人體。不過方林空注意到,被電倒的大多數人都還能扭動幾下。顯然電鬼出手極有分寸,并未殺人。

    已經換好衣服的風間,正坐在窗邊的展示臺上。里面這么鬧,早就有了不少人遠遠的駐足圍觀。剛才風間公然換掉衣服,外面街上已經有幾個小女生,在偷偷的瞄帥哥了。本來只是身材較高,姿色平庸的陳明彬,被風間附體后,不但體格變得勻稱,臉皮膚也光滑了許多,五官眼神,顯得極有吸引力。剛才公然裸體換衣,小露了一把好身材,對小女生的殺傷力更是百分之一百。

    方林空雖然還是對自己的朋友感情深些,但是也不得不承認。被附體之后,聞毅,馬經杰和陳明彬都變得帥氣多了。招風率已經遠遠超出了某些偶像組合。

    “電鬼,那個東西很好玩啊!我們也弄一個吧?我喜歡那個很厚,很大的。”

    無所事事的風間,對剛才這幫人開來的汽車,起了很濃厚的興趣,而他手指的一輛,連方林空也認得。那是價值百萬以上的名貴車種,陸地上最拉風的吉普車——悍馬。

    雖然不得不佩服風間的眼光,不過方林空還是插嘴問道:“你們有人會開車么、這東西可不是那么容易擺弄走到,不要以為是牛車馬車。這是科技!”

    在方林空看來,這些家伙應該跟鄉巴佬無異,沒見識過現代科技。口頭上得到機會,便忍不住譏諷幾句。風間對方林空的語氣,毫無反映。側頭看了一會悍馬吉普,隨手一招,令方林空驚訝掉下巴的是,那輛敦實的八人座越野車,自動繞過路障,開動起來。

    風間隨手一招,悍馬越野車自動打開車門。他反手撈住方林空,一步就輕飄飄的邁了進去。眼看風間一步就能從店里,直邁進車內,兩者的距離,足足有十七八米。方林空終于確定了,風間這家伙——會飛。

    等電鬼和火歧也坐進了車里。風間淡淡的說道:“我已經感覺到了,那些人就在附近。也許不久就會過來。”

    “那還等什么?走吧!”

    電鬼氣勢驚人的一聲斷喝,悍馬吉普轟轟的發動了發動機。轉眼間,就離開了作案現場。

    “后方,至少八個,是強化獸人。左前方有的高手急速趕來攔截。我們改道了。”

    隨著風間的冷淡報道。在敵人還沒有任何跡象的時候,四人就已經開始了逃亡。

    完全無視交通法規,風間瞬間已經把車速提高到最大。方林空除了緊緊的抱住車門把手,讓自己不致從座位上顛飛。連多余的廢話也說不出來了。

    本來滿腹疑問的方林空,在不久之后就放棄了詢問的打算,因為,敵人真的出現了。

    “左邊,那個商廈里有敵人!”隨著風間的話音剛落,旁邊一家店鋪的大門如同被強力火yao爆炸了一樣,四分五裂。碎木鐵屑迸射開來。同樣的命運,窗戶和兩面墻上也無辜的遭受到了。

    四個身穿黑色緊身衣的強壯男子闖了出來。每人身上的高彈性服裝,把身上完美的肌肉勾勒出來,六塊明顯的腹肌都能看的分明。堪堪媲美健美運動員的體魄矯健無比。破壞掉房屋闖出的他們,明顯沒有答話的打算。直接撲向了正在疾馳的悍馬吉普聯手襲擊。

    嘎!一聲刺耳的摩擦聲,風間把悍馬吉普的性能發揮到了極限。一個疾速轉彎,在地面劃出了長長的胎痕,硬是把敵人甩在了后面。看到靠雙腿追趕的四名黑衣男子,電鬼露出了淡淡的邪惡笑意。

    “果然是強化獸人,第一波的攻擊還好應付。”

    “好應付個屁,你沒看他們都已經追上來了?”本來頭暈眼花的方林空,現在眼睛瞪的足以媲美北極熊。剛才那四個黑衣男子,居然靠雙腿就能趕上時速至在少一百八九十公里的悍馬吉普。那種體能,根本就不是人類可以做到的。奧運任何一項跑步的運動的冠軍,也沒可能徒步追趕高速行駛的汽車。

    “追上來又能怎樣,這些只有蠻力的笨蛋根本不構成威脅。何況在數量上,他們也并不占優勢。”

    電鬼顯然對這些駭人聽聞的事情,習以為常。

    “有高手追上來了,應該是虎王。而且赤峰王可能不久也會出現。你們先走,我來應付他。”風間淡淡的話音還沒落地,方林空就聽到頭上車棚,有重物砸到聲音。嘭!一聲巨響,頭上風力猛地增大,變得非常狂烈。一個肌肉爆炸,甚高兩公尺的壯漢,不知何時出現在車頂。一把扯掉了悍馬吉普的頂棚。這個,又不是人類。

    “無形音波刀!”

    風間也不見做勢揮手,無數銳利的風刃,已經切割向敵人。而這個登車的壯漢,顯然不是電鬼口里,只有蠻力的家伙可比。風間的大氣之刃,雖然眨眼間就把他的衣服鞋子,切割的七零八落,但是那身雄偉之極的肌肉,大氣之刃顯然毫無辦法。還好電鬼及時出手,一掌拍在那壯漢的大腿上,喝道:“虎王,你還是滾落下去吧!這里用不到你來表演裸奔秀。”

    兩人夾擊之下,虎王被電鬼一招電殛硬轟下車。不過那被稱作虎王的家伙,果然十分彪悍,轉眼間就生龍活虎的跳躍起來,邁步狂奔,隨后追趕。電鬼無奈的一搖頭,反手揮出一道電流阻擋,而風間反手一拍靠背,借力離座躍起,向正試圖二次跳上悍馬的虎王林空一腳踢去。轉眼間兩人就糾纏在一起。

    “風間不會有事么?剛才那家伙到底厲害到什么程度?”方林空緊張的問道。

    “風間怎會有事,他的控風之術天下無雙。單憑速度,就是功力比他高上一籌的敵人,也追不上刻意逃跑的風間。”

    電鬼略一沉吟,反問了方林空一句:“這種玩意可以自己跑路的么?我看風間下去了,怎么還在開?”

    “正要放下擔心的方林空,聽了電鬼的話,眼睛頓時又瞪的直了。

    “什么?你不會開車么?”

    電鬼一臉無辜的說道:“風間的本事,和我的決不相同,我雖然強過他……但是對這個卻不在行!”

    方林空這時已經沒閑心聽電鬼廢話了。

    他正好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連忙一把去搶過方向盤。左……右……,左。方林空心頭慶幸的是,自己畢竟是極品飛車的高手,操縱方向盤,躲避眾多路障,汽車,行人,甚至交通警察,雖然驚險萬分,也沒傷到活人。至于被攔截他這輛肇事汽車的交通警察,嚇得在馬路上亂爬。沖進了女廁所躲避的驚險場面,相比之下已經顯得微不足道,小事一件了。

    方林空不但沒有駕駛執照,甚至連油門在哪里都不知道。眼看悍馬吉普速度越來越快,有似脫韁的野馬,橫沖直撞。方林空除了叫電鬼趕緊想辦法之外,只能憑借優秀的反射神經,七扭八歪的繞過眾多稀奇古怪的路障。迎面吹來的狂烈氣流,把方林空的頭發掃的根根直豎。

    “這不挺好么?干嗎要停下來。何況我的手段一向激烈。你不會喜歡的。”

    電鬼雙手抱頭,迎著吹來的狂風,顯得怡然自得。火歧這么半天,除了瀏覽路邊的景物和被方林空晃倒的行人,笑得十分開懷之外,沒有任何動作。

    “行了!不要廢話,讓這破車趕快停下來。我就要發瘋了!”

    方林空不知道后面還有沒有敵人出現,但是,他覺得,這樣下去,不用別人來追殺,自己就能把自己玩掛了。“難怪這么多人愛看賽車啊!看別人掙扎在生死一線的感覺,可能很爽吧!”方林空即便這么緊張的時候,腦袋里的胡思亂想,也還是蠻惡毒的。

    “你確定,真要停下來?”

    “當然,我十分確定,快停……”

    “噢!不……”

    方林空叫囂未畢,就覺得一股力量從地面沖起,本來疾駛的悍馬汽車,被顛簸的一個連串的跟頭,扎進了旁邊的一處建筑物。在如此飛速的疾駛下,即便一個磚頭也能顛飛汽車,何況剛才那股力量簡直強悍的驚人。

    看到墻壁撲面而來,已經被甩出汽車的方林空心里一寒,已經沒有了任何想法。蓬!的一聲,方林空猛地覺得的懷里勾離天書,綻放出璀璨的光芒,自己整個人就如同被籠罩在一團熾熱的太陽當中。一道溫度高到無法忍受的熱流瞬間融入他的身體。方林空覺得自己似乎撞到了東西,但是大腦卻停止了響應,他呆呆的不會動彈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228409_22_44-m
師叔無敵
作者 黑弦
  這是一個帶著大藥房的主角,穿越修仙界去冒名頂替的故事……   龍骨棺,星辰墓,神獄封天。...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