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妖魔李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喀喇一聲,方林空整個的鑲嵌進了一堵墻壁。鋼筋混凝土的墻體,也許本來就是豆腐渣工程,竟然被方林空的血肉之軀給硬生生撞破一個人形巨洞。

    先一步凌空躍起的火歧,急忙跟蹤鉆進破洞,一把拉起還有些眩暈的方林空,大聲吼道:“快走,你還發什么呆!”

    方林空被人拉著的時候,好半晌才回過神來。轉頭看時,火歧正拉著自己快速奔跑,而七八十米的遠處,電鬼正跟一個龐大無比的怪物在戰斗。顯然已經顧不過來他這邊了。

    那怪物半邊身體兀自還在地下,破地面而出的身體已經有三層樓高,似乎大蚯蚓模樣的身體,肉滾滾刺毛遍體。

    “這些到底是什么啊!我為什么會經歷這些?這是做夢,一定是做夢!我居然能把五十公分的墻體撞破,居然還沒死……”不斷的喃喃自語,方林空覺得自己還沒精神崩潰,真是奇跡。

    “噢!想不想聽,為什么我們會來救你?”

    “想!”

    現在要是電鬼在方林空身邊,必然一掌把這小子劈暈了過去再說其他。而這時偏偏是最好說話的火歧在方林空身邊。思考了半天,火歧才咧嘴一笑說道:“本來我們不來的話,你暫時不會有這些危機。但是某個很拽的人認為,如果你不經歷這些,日后的成長就會遜色很多。因此叫我們來保護你,而叫另外一批人來追殺你。”

    “嗯!雖然和事實有所出入,但是就你目前的層次而言,這已經是你理解能力的極限。”

    “什么荒唐的事情啊!為了我的成長,叫人來追殺我。”

    “對,不是說不經歷風月,怎么變色情。這兩者的道理是一樣的。”

    方林空相信自己完全已經瘋掉了,要不就是看多了美國大片,現在在做一個很特別的惡夢。

    “對!?對你個大頭啊!誰會看重我的成長?我老爸老媽都只會希望我成為普通人而已。我在這個世界上,根本不認識這么變態的人。”

    火歧拉著方林空大步狂奔。已經完全清醒的方林空,發現自己的速度,居然……比剛才那些追趕汽車的黑衣男子還快。他們正奔跑在一條高速公路上。身邊的汽車一輛接著一輛被超越。方林空這才感覺到,自己的兩條腿運動頻率驚人。

    “放心了,你有勾離在手,潛能正慢慢被開發出來。這正是那個人想要的結果。”

    “勾離?”

    “就是你手上那本書!”

    方林空這時才覺得懷里暖洋洋的。而且手上的古書,正在向自己體內輸送一股一股的熱流,給他帶來了無窮的力量。如果不是被火歧拉著奔跑,消耗巨量的體能。這股力量早就把他的身體漲滿了。就是這樣亡命狂奔,方林空也還感覺熱流的補充要比損耗快。

    “這到底是什么東西啊!為什么會被郵寄到我這里。而且你們三個怎么被裝到書里的?”

    “不要問了,我們要盡快趕路,稍慢一點,倒霉的就不止是你了,連我們也會魂飛魄散的。”

    說到這個問題,連看來脾氣不錯的火歧,也恨的牙根癢癢。一臉窮兇極惡擇人而噬的模樣。“媽的!要是我們能反抗,早就反抗了,也不來出這份苦差。你以后可以自己去問那個白癡,為什么把我們塞進那本破書。”

    “現在沒有人在追趕我們吧,為什么還要跑?”

    “因為——一會出現的敵人,會飛。風間根本不是那人的對手,我們也插手不上那人對你的追殺。你必須跑到機場,六點半那班要降落的飛機上,會有一個救星來幫你撿回小命。”

    “不是那人找人追殺的么,你們談談,若能讓他們停下來不是皆大歡喜。”

    方林空正試圖左最后的努力,火歧一句話的打碎了他夢想。

    “你手里的東西是全世界黑暗界排名第一的寶物,被人偷出來栽贓到你頭上。這些人不過是賞金殺手,沒辦法溝通的。”

    “我靠!還有沒有天理啊!”

    “爆!”

    火歧一聲斷喝。

    一頭從地下鉆出來,似乎百足大蜈蚣模樣的怪物,還沒有來得及發威,就被火歧發出一團烈焰炸成兩段。似乎有所響應一般,本來沒有任何跡象的高速公路,突然就冒出了無數奇異的怪獸,火歧的速度不及風間,也不像電鬼般混身雷電繚繞,威力無窮。但是隨手發出的烈焰,卻帶有強烈爆炸性,一路奪關逃亡,也顯得威風凜凜。讓方林空看的煞是羨慕。

    不過在危機來臨的一刻,他還是知道躲到火歧的背后,比自己呈英雄更容易活命些。

    驀然方林空想起一事,躲避怪獸吞噬的百忙中,問道:“既然時間緊急,為什么還要在服裝店浪費那么多時間?早點跑不是更好?”

    “這個嗎?嗯……”

    火歧奮力一躍,輕描淡寫的說道:“只有我們這邊發出了信號,對方知道了《勾離》在你手里。追殺才會開始。所以開始浪費點是無所謂的!”

    “什么?”

    方林空徹底暴走了。面對一頭從天而降的巨大黃蜂,想也不想就是一拳。

    一股熱流從他丹田涌起,引動了周身無數經脈的涓涓熱流,瞬間匯聚到了一起,爆發出了驚人的破壞力,那頭黃蜂還未近身,就是方林空的拳風震得,蓬的!一聲,搗成一團肉漿,漫灑了一天的腥重血雨。

    “我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厲害?”一拳奏功,方林空反而呆住了。

    火歧數十團烈焰周身流轉,眨眼間已經把靠近身邊的怪獸炸的粉身碎骨。一把拉起正發愣的方林空,狂奔逃命。

    “這些怪獸,都是被人用法術幻化,或者把普通的生靈催生巨體化的,沒有什么威力,只是攪擾人而已。追殺我們的人,剛才也許還沒有收到確切的消息。現在應該正向這里趕過來。不要跟這些東西浪費時間了。”

    “那個會成為我救命恩人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為什么一定會救我?”

    脫出了一層包圍之后,方林空抓緊時間,又問了個問題。

    火歧回答的很簡單:“很遺憾,我只知道對方人類的名字叫李冰,是這個城市里最強大的妖怪,其余的問題一概不知。”

    “不好,赤峰王已經發現我們了。倒霉!我一定會被干掉的。連熊王也來了。”

    火歧的每一句話,都讓方林空心臟大大的一跳。到了最后,方林空覺得自己的心臟已經跳的碎了。他也來不及繼續發問了。

    “李冰!這個城市最強大的妖怪?黑暗勢力?”方林空腦海里塞滿了這些烏七八糟的資訊,只覺得這簡直比布蘭妮全裸激情演唱會,更加不可思議。

    他們沒跑出多遠,方林空就看到一個相貌普通的中年男子,正佇立在高速公路上,擺明了要攔他們的道。這名樣貌普通的中年男子,一身甲克服、牛仔褲和普通人類沒有半點區別。除了渾身上下發出陰沉的氣息。

    而且,連方林空這種菜鳥也感覺的到,似乎有一層奇異的力量在那個中年男子的身體周圍散布,本來因為怪獸層出,已經混亂不堪的車輛,到他身邊十公尺左右便被悉數彈開,沒有一輛汽車能開到他的身邊。情況詭異之極。顯然這面貌普通的中年男子并非常人。

    相對于中年男子淡漠的表情,火歧的神色緊張之極。對著莫名出現的敵人,全身都處在一觸即發的繃緊狀態。從火歧擺出的的姿勢,方林空想起了黃飛鴻大師傅,看來火歧的中國功夫造詣,絕對是“神仙放屁,不同凡響。”     

    那個莫測高深的中年男子冷然說道:“你們是誰我并不認得!不過,你們最好立刻交出那樣東西。不然今天你們是不可能逃過這一劫的。就算有人背后罩你們,他也絕對不敢得罪國際妖聯。”

    火歧明亮的雙眼一眨不眨的盯著對方的每一個微小動作,根本沒敢分神回答。而且他也知道這個中年男子的每一句話都不能相信。作為同行中聲名遠播的人物,對方的兇殘是出了名的。

    從來不留活口的行事作風,讓火歧根本不相信自己交出對方索要的東西,那個最后的結果會有差別。

    方林空這時半句嘴也不敢插,高手對決只爭一線,萬一因為自己的愚蠢,讓火歧被敵人干掉了。那才是冤枉到陰曹地府去了。

    中年男子沒得到兩人的回答,也不耐煩起來。說道:“好!本來看同類的面子,還要放你們一條路走。現在可怨不得我了,你們!付出你該付的代價罷。”

    言畢,中年男子一步邁出。拉近了和火歧之間的距離,一拳轟出。

    中年男子不動的時候,方林空還沒注意到。這一步邁出,方林空才驚駭的發覺,原來那名中年男子根本沒接觸高速公路的路面。而是就差那么一分兩分的,輕輕浮在空中。

    步踏虛空——這個發現讓方林空頓時氣勢弱了兩分。原先的打算去幫忙火歧,也不敢出手了。

    方林空還不能理解這中間的差別。火歧可是知道,有沒有站在地面,這之間的實力分野。那意味著中年男子的修為,已經到了凌空虛渡的境界。

    火歧不敢硬接對方看來隨意的一拳。身法展開,迅速后退,牙一咬,數十團烈焰翻飛,意圖借退勢泄勁化力。并瞬間反守為攻。

    噼噼啪啪的一陣密集的爆響之后。中年男子一時大意首先挨招。短暫的激戰后,兩人再度反分開,火歧不敢靠近對方,急速后退拉開了距離。

    這次交手,雖然占到了一絲便宜。但反觀對方不但沒有受傷跡象,更連身外的衣服都沒多出幾道口子。火歧心下的震駭已經不是言語可以形容的了。

    一句驚呼脫口而出,喊道:“熊羆橫行百煉罡!”

    中年男子至此才略微流露出半絲得意的表情,沉聲說道:“算你還有點見識,我閉關六月才把熊羆橫行大法圓功。今日正好拿你試試功夫。看看你的幾團火焰究竟有什么奧妙” 

    火歧冷哼一聲,本來淡然自若的表情,也沉靜了下來。熊王不認得他,可是他卻知道熊王的力量去到什么層次。他自忖最多有七分勝算。那是假設,一旁隱藏的赤峰王不出手的情況下。

    熊羆神罡運起,中年男子的原形自然是呼之欲出。他本來是橫行東北的一頭千年老熊,修煉有成之后,自號熊王。是中國最有名的幾個地方勢力,東北赤峰軍的六大頭目之一。這次是赤峰軍團接到了國際妖怪組織的請求,要在這幾個無名小卒手里奪取一件重要事物。

    熊王十分納悶的是,這幾個無名小卒不但實力不弱,而且就象知道自己兄弟的每一步行動一樣。剛接到資訊,赤峰軍團就出動了,可是追擊到了現在才截住了對方。

    熊王有意立威,把熊羆神罡催運到了極限。墨黑色的罡勁急速纏繞。狂野的氣勁爆發下,周圍的塵土在二十米開外,就給強橫的真氣吹走。

    火歧知道熊王這是打算短時間內解決戰斗。自忖功力雖然略勝對方,但硬拼決不劃,火歧不敢在纏斗下去。當熊王的熊羆神罡把他的烈焰再度彈開,火歧稍借這股力道轉身后退。大聲吼道:“小子,你自己趕緊跑吧,我保護不到你了。記得跑到機場就有救了。”方林空這個時候不敢怠慢,知道自己也幫不上火歧,急忙轉身逃開,幾個起落,就消失在遠方的橋路之中。

    熊王知道,隱身在旁的赤峰王不會讓方林空逃命,所以并沒有去追趕方林空。而是陰沉的一笑,不緊不慢的隨后漫步。熊羆神罡收束的勢道稍緩。要和火歧正面決斗。

    看也不看方林空逃走的方向,熊王露出一種信心滿滿的眼神,自言自語的說道:“若是你認為你的同伴能逃得掉,而赤峰軍團,僅僅只有我一人到場。不是太低估了大家的智慧了嗎?”

    火歧微微一笑,說道:“上次國際妖聯的智商普測,你才得了八十五分吧?還未到及格線啊!有什么資格談智慧問題。”

    被火歧這般諷刺,熊王頓時怒不可遏,擺出的氣勢一落千丈。

    熊王十分納悶,為何自己的私事對方會知道的如此清楚。不過他相信,自己動手比動嘴更有力……

    已經落跑的方林空當然聽不到熊王的說話,但即便不用熊王提醒。他也察覺了事情的不對勁。自從離開高速公路,他就感覺到了背后有人追逐。饒是他拼盡全力,依然不能拉下對方半步。這立刻讓他想到了剛才火歧,電鬼他們幾個人不斷提起的,東北赤峰軍的另外一位高手,赤峰王。

    感覺到懷內的勾離古卷,不斷傳來滾滾的熱流,四肢百骸都充滿了強大的力量。方林空以美妙的姿勢,飛速跳躍。他強自提速,期望甩掉這條尾巴。方林空可是想都不敢想轉頭去戰斗。熊王已經這般厲害。看電鬼他們的態度,赤峰王的功力顯然更在熊王之上。

    人的視覺神經需要物體停留在視網膜上零點三秒才會有所反應。物體移動的速度一旦過了這個極限,人類就會對眼前經過的東西視而不見。方林空急速狂奔下,路上行人只會覺得眼前一花,根本無法捕捉他的身影。

    即便如此,方林空卻莫名的有一種感覺,一股危險的氣息在他的頭上徘徊不去。讓方林空背后的寒氣,愈來愈盛。可是無論他怎么回頭,或者四下打量,都看不到任何敵人的蹤跡。

    就在方林空惶恐不安的時候,一道柔和卻摻雜了尖銳的聲音,自不遠處傳來。說道:“小兄弟的逃命的本事果然了得,不過在我丁赤峰的手下你盡管怎樣也逃不脫的。還是給我留下來吧!”

    聽得身后傳來的聲音四外回響,根本分辨不出說話者的方位。方林空心下寒氣大冒,赤峰王把話說來,平淡祥和如在耳邊,這家伙到底在哪里藏身啊!

    還沒等方林空想到其他,六道灼熱的指勁已然隔空追打。

    “頭上!是在頭上。”腦海中剛想到,敵人存在的位置。方林空身上已經連受重擊,丁赤峰的六道灼熱指勁,分別點在他的四肢,背心,丹田。身體猛然受制,正飛步狂奔的方林空一個蹌蹌,滾落在路邊。

    隨著空氣的微微波動,離地面十幾米的半空中,一個虛幻的身影逐漸變得實在。出手制住方林空的赤峰王,身材挺拔,面目俊朗。一身合體的西服,看來跟都市白領無異。消去隱身狀態后,丁赤峰微微一笑,降落到了地面。伸手抓起方林空,正要搜身。

    “呀!古怪。”

    丁赤峰手指剛一粘到方林空的身體,卻觸摸到燒紅的烙鐵一般。連忙放開了手。

    能用自己的名字做組織的旗幟。赤峰王在東北地區是當之無愧的老大。妖怪們的生命本身等級越高,修行起來上手就越容易,功力提升的速度也快。赤峰王以最低等的蟲豸身份,能領袖東北地區的妖怪勢力,本身的天資、能力自是令人驚佩。

    而方林空身上的異變,確實他始料未及的。微微蹙了下眉頭,赤峰王左手緩緩運勁,貼上了方林空的背心,他想先探測一下方林空體內究竟有什么古怪。

    丁赤峰左掌剛一搭上方林空的后背,只覺得一股沛然大力逆沖過來。他強行提升功力,直到妖氣提到了六成才勉強能抗御方林空體內的能量。察覺到了這一點,丁赤峰不由得暗自詫異。

    他是本地的妖怪集團首領,國際上的妖怪組織對他沒有統御權利。只不過,為了本身集團的發展和某些利益糾紛,才會對國際妖聯的通緝令配合抓捕偷竊勾離天書的人。

    國際妖聯的通緝令向全世界下達,丁赤峰也沒有想到這件東西會出現在他居住的這個城市。因此從接到消息,到布置人手都慢了一拍。不過現在終于攔住下了方林空,丁赤峰心里頗為安心。國際妖聯在通緝令上另附的懸賞,豐厚的令任何妖怪組織都怦然心動。

    妖怪們修煉不易,戰斗力提升其實非常緩慢,動輒以百年記。所以國際上流行把強力妖怪、或者異界魔靈的基因輸入弱小妖怪體內。經過基因調制,迅速提高功力。剛才丁赤峰派出的手下,就是十幾名這種改造妖怪。目前掌握這門妖怪改造技術的只有國際妖聯。別的組織只能把成員送到國際妖聯內部的研究所,接受基因調制。而這次國際妖聯的懸賞,就有六百支強基因藥劑在內,這等于是讓得到的妖怪勢力平添數百名得力干將。得以大幅提高組織的實力。

    如此有力的刺激下,就不難理解丁赤峰為何心動了。

    丁赤峰略一沉吟,放棄了鼓勁封鎖方林空經脈的打算。反手一扣,一支赤峰針插在了方林空的肩膀上。含有高度麻醉藥劑的赤峰針,立刻讓方林空陷入了深度昏迷。

    耽擱了這么些時候,丁赤峰的手下早就尋找了過來。在丁赤峰的指揮下,把方林空裝上了汽車絕塵而去。

    天空微微飄起了細雨,出了機場也沒有多少人在走動,李冰并不想立刻打車回市內。給雨傘施加了一點法力任其自己飄蕩為他遮雨。空出的兩手抱這大堆的東西,漫步在雨中的街頭。

    如果有人查找李冰的身份,只會得出如下結論。

    李冰,男,二十一歲,本市C大的一年級學生,身價清白,絕無可疑。不過實際上只有極少數的“人”才知道,李冰的真實身份。

    剛剛從自己的“家”來到這個城市,李冰當然不是為了求學那么簡單。初次踏進人類的城市,李冰心中頗有些感慨。城市的現代化和科技的日新月異的發展,這一切都表明——

    “我沉睡數千年,看來是變得落伍了!”

    李冰輕聲的自言自語,雖然他腦海中有,關于這個時代的記憶,但那并不是他本身經歷的。而是跟這個身份一樣,從那個叫“李冰”的人類那里掠奪來的。

    飛機場在城市的最邊緣,徒步走回市區,顯然是極不明智的行為。不過李冰并不在乎,一路上疾馳而過的各種交通工具中,安然乘坐在其中的人們發出詫異的眼神。

    正享受安然自若的輕松感覺,張開手掌,把落在手上的雨滴化作淡淡的白霧,李冰猛然間感到了一絲不該出現的氣息。

    他頓時驚訝的合不攏嘴,喃喃自語道:“勾離,居然是勾離天書出現了!勾離不是應該落在元乾坤的手里么?誰能從那老猴兒手里偷走他東西?”

    本來閑閑的李冰眼神猛地變得銳利非常,考慮了四分之一秒,李冰果斷的用搬運術把手上的累贅送走,拋下了雨傘。

    雨是越下越大了,但是在李冰本身的渾厚真氣籠罩下,沒有一滴能落在他身上。隨著妖魔少年的大步踏出,一個身影頓時消失在空氣之中。

    只要修行到了一定層次,把就會在體外形成一個能量力場屏蔽外界的探測。一般來說功力越深,屏蔽效果越好。在普通人類眼中,這個能力就是——隱身法。

    這個法術,不但能避開人類的六感,連電子儀器一樣可以避開。不論人類,妖怪,還是神魔,隱身法都是他們躲避普通人類窺測的日常手段之一。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3496_2_30-m
白袍總管
作者 蕭舒
  身懷佛家神通,進入國公府成為雜役,江湖之中,廟堂之上,兒女情長,英雄壯歌。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