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冰絲攝魂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赤峰王在汽車內聯絡自己的幾個兄弟,得到熊王和虎王的報告后,他才知道保護方林空的那三個對手,都在交戰后不久,不約而同的分頭突圍,并未留戀戰斗。雖然丁赤峰心底松了口氣,慶幸自己的弟兄們并無損傷。但心里也暗自奇怪。

    “這些人的行為有種說不出的愚蠢,就像是特意做出來的一樣。”

    國際妖聯為了讓分散各地的妖怪們尋找丟失的勾離天書。特意把勾離的能量波動頻率的數據隨通緝令分發。只要感覺到這個波段的能量,使用探測妖力的儀器,就很容易查找勾離的下落。

    赤峰軍團在這個城市有著龐大的勢力。偽裝成人類的丁赤峰,不但一手建立了自己經濟王國,對這個城市的各個方面,也都滲透了自己的潛勢力。他早就知道了勾離是從郵政系統送到了方林空的學校。

    “既然可以在郵遞的時候隱瞞勾離的能量波動,為什么后來又會毫不遮掩的帶著勾離天書,四處閑逛?”丁赤峰對這個問題百思不得其解。

    李冰單腳站在一處路燈頭上,輕松自如的轉了半個圈子,動作輕巧。不過身上帶有無匹力量,已經籠罩到一公里之外。遠遠開過來的六座面包汽車,嘎!的一聲停了下來。

    “丁總,有人攔路,而且這人好冷!格格!”

    沉思中的丁赤峰,被手下上下牙齒打著架,告知突發的情況。不由得心里一凜。他搖下車窗,抬頭望時,李冰身上散發的陣陣寒氣,讓還在盛夏的天氣,居然飄起了淡淡的雪花。

    “好森寒的妖氣,這人究竟是誰?”

    丁赤峰在人間混跡了好多年,自從停留在這個城市,數十年的苦心經營,對這里的一草一木都熟悉無比。這個城市里生活的非人種族他都認得。可是他卻怎么也認不出李冰是誰。

    妖怪們多般擅長變化之術,分辨敵我的時候,極少看外表。他們依靠的是妖氣來區分對方。每個妖怪的妖氣,就像人類的指紋一樣,獨一無二,各具特色。

    李冰似乎為了測驗對手的力量極限一樣,不斷的增加著妖氣的強度。丁赤峰雖然還能勉力抵抗,但已經不敢輕易動彈。而他的幾個手下,在這股森寒冷咧的妖氣催逼下,除了苦苦支撐,竟然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好強的靈力場能!”

    丁赤峰看到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敵人,心中驚恐交加。雖然臉上不動聲色,心里卻有一種挫敗感。一個照面之下,李冰舉重若輕的就已經控制了場面,兩者之間的實力差距,不用動手也知道了。

    丁赤峰在心里不斷計算,尋求解決之道。既然出道來混,丁赤峰手里自然有幾招殺手锏。

    不過李冰只是單單一站,就顯得高深莫測,丁赤峰全無把握能拾掇下對手。

    既然武力不成,丁赤峰不得不硬著頭皮上前搭話。戒備的打開車門,丁赤峰向李冰走了一步,本來已經非常強大的氣場徒然起了變化,平均分布的氣息就象是找到了一個缺口一樣瘋狂涌上。把丁赤峰壓的胸口登時一滯。把到了嘴唇邊際的話又壓倒了舌頭底下。

    不甘受辱的丁赤峰,強提真勁。從丹田升起的火熱內息灌輸到十指上。赤峰指勁力打出,要破掉李冰加諸在他身上的禁制。

    李冰本來對這些人沒有所謂,只不過為了勾離的才被吸引過來。不過見這衣著干凈一派斯文,年輕男子模樣的妖怪在自己的力量下還有能力反擊,也大為贊賞。單手一抓,這十余道赤峰王豁出命來發射的赤峰指力,盡數被他收進掌內憑空化掉。

    輕輕掃了一眼丁赤峰,李冰淡淡的說道:“交出勾離,你便可以走了。我今日不愿開殺戒。”

    雖然丁赤峰早有預感,不過對方既然開口說出來意,他還是按耐不住,沉聲說道:“勾離確實在我手里,不過這東西是國際妖聯的懸賞之物。我們赤峰軍團愿意平分報酬……”

    話未及一半,赤峰王就不得不再次運氣抵抗李冰身上的那股無形壓力。下半句話給硬生生的壓回肚內。他心中的驚悚無可言語。自己全力運功才只能說上句話而已,這個神秘少年的本事未免太過驚人。

    李冰淡淡搖頭,飄身跳下了路燈。這條路上人煙極少,李冰又事先用法術封鎖了四周,沒人看到李冰從十幾米高的路燈上,一躍而下的驚人之舉。

    “不好意思,我對所謂的懸賞沒有興趣,我想要的就是勾離而已。如果你不介意我就自己動手拿走了。”

    李冰的外貌不過是個大學新鮮人罷了,說起話來微微一笑,顯得十分平易。可聽在丁赤峰耳里就完全不是這會事了。他臉色一變,正要拼死出手。眼前一花,李冰已然不知去向。

    感覺不妙,丁赤峰雙手反揮,得意絕學赤蜂指全力出手。嗤嗤的數聲破空風響,等丁赤峰翻身回頭看的時候,車里的方林空已經不知去向了。只聽得李冰的聲音遠遠的傳來:“人和東西我一起帶走了,你的幾個手下受了點傷,我也很抱歉,你還是趕緊送他們去治療吧!”

    丁赤峰氣的把手指的關節捏個咯叭作響。可是李冰已經走的遠了,就算他鼓勇追上,結局還會是一樣。丁赤峰心頭一股怒火無可宣泄,狠狠的一拳砸在了汽車上。惡狠狠的說道:“總有一天,我要讓你為此付出代價!”

    方林空先后被倒手,可憐他卻并無反抗的余地。丁赤峰給他的注射的麻醉藥劑在方林空的體內起了一種奇妙的催化。本來勾離灌入方林空體內的能量給這股藥劑引動,就似乎要逼出方林空體內的一切雜質一般瘋狂流轉。李冰把方林空拎在手里,奔出不多久,就覺得方林空身上越來越熱,這種奇異的變化,讓李冰極為好奇。李冰的功力深厚過赤峰王十倍以上,他不斷加催自身的冰寒妖氣,貫注方林空體內,幫他抵消那個滾滾熱流,一路查看方林空體內的變化。

    “奇怪,難道元乾坤那老猴兒幾百年都沒研究透徹的東西,竟然會讓這個少年輕易獲得?”李冰的出身來歷,神秘沒測,年候久遠。他的見識自然不是方林空和赤峰王可比,當年勾離出土,一片腥風血雨,人類和妖族中的曠世高手無不紛紛出馬搶奪。最后是號稱妖族第一的元乾坤力壓群雄,奪得勾離密卷,并且成立了國際妖聯,經過幾百年的鯨吞發展,從此做大成地球上最龐大的黑暗勢力。

    李冰一手拎著方林空,一手扣著手內的勾離天書。不住用精神力量去查探其中的奧秘。令他非常驚訝的是,勾離傳來的力量竟然能隱隱的抗衡他的妖力,卻和方林空的氣息入水*融,密不可分。

    “難道這小子就是傳說中的不死者?還是……這個少年體質奇特能和勾離共鳴?”心頭既然有疑慮,李冰便要尋找答案。隱身狂奔的李冰,在進入市區之后,精神力量擴散掃描,很容易的在周圍的居民樓中找到一家無人的空房。

    那時一處很時尚的小區,周圍花園錦簇,環境清雅。鎖定了靠街一棟公寓在五樓的空房之后,李冰輕松躍起,五層樓的高度對他來說簡直輕而易舉。本來緊閉的陽臺窗戶詭異的扭動,向闖入者開放。李冰抱著方林空一躍而入,身后的陽臺窗戶,啪!的一聲又自動關緊。

    李冰雖然做了賊人,但心情就像走入自己家門般自在。隨手把方林空拋在客廳的沙發上,自顧自的找到了冰箱拿了兩罐飲料,還嘖嘖稱贊道:“我選的很有眼力啊!這家什么都有,連啤酒都預備好了。”

    剛才隨手一拋,李冰已經用妖氣刺激了方林空的神經。等李冰自己也找了個舒服的位子坐下,方林空已經悠悠醒轉。

    “不好!”正暢想自己和不知名敵人的戰斗,方林空反應過于激烈,自睡夢中一躍而起,跨拉!一下撞到了天花板上。這房間雖然舉架甚高,也不過三米有余,方林空得到了勾離的能量,力量大的異乎尋常,直把人家裝修好的吊頂撞出一個不規則的破損。

    被撞的暈偷轉腦的方林空一跌落地來,就注意到了自己是在哪里。半坐在地上,方林空揉揉自己摔的很疼的屁股,四外打量一眼便看到了悠然自得的李冰。

    “你要那本書,我這就給你。”

    把李冰當作了赤峰王一伙,方林空很沒骨氣的立刻就想到了繳械投降。不過他在自己身上摸了幾把一無所獲,才訕訕的看到李冰手里拿著的正是勾離天書。

    “既然你得到了東西,那沒事情我就走了!這東西是別人郵寄給我的,我也不知來路。嘿嘿!給您添麻煩了……”

    “再見!”看李冰似乎沒有反應,方林空一邊說著,一邊已經蹭到了大門前,正要拉開門跑路。卻聽到了李冰淡淡的聲音:“你走了我不會攔你,不過我不是和抓你的人一伙,只是剛把你從他們手上搶過來。你出去要是再碰到了他們就自認倒霉吧!”

    方林空看著這個比自己大不幾歲的年輕男子,心里一時猶豫不定。

    這些具有強大能力的家伙中,方林空要選擇的話也就風間、火歧,還有電鬼他們還有些信賴。遲疑了一下,方林空正要不理會李冰的威嚇,腦子猛然靈光一現,轉頭問道:“你是不是叫李冰,也是妖怪?”

    這些輪到了李冰大大的驚訝,眼神驀然一緊,緩緩說道:“我確實是李冰。不過,這個城市應該沒人認得我。我才第一次踏足人類的城市,你怎會知道我得名字?”

    聽到這個火歧提起過的救星,方林空馬上松了口氣,大步走回狠狠的坐下,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原原本本的講述了一遍。讓李冰聽得越來越驚訝。說道:“我的行蹤是臨時確定。當世無人能知道我會來這個城市。那個火歧居然能預測未來,實在不可小覷啊!”

    方林空恨恨的說道:“不是火歧,是一個據說關心我未來成長的家伙安排了這一切。不過我完全不知是怎么回事?這個勾離天書,又是什么東西?”

    李冰微微一笑,搖頭說道“這世界上不知道《勾離天書》的妖怪還真不多,在黑暗世界里這本勾離的名氣,不啻人間的美國獨立宣言,達爾文的進化論。勾離雖然是一本書卷的模樣,其實并非記載了什么東西,而是具有一種神奇的力量。能讓擁有者具有超越時間與空間空的能力。就是所謂的不死者。”

    “生命也罷,事物也罷,未有不消亡者,妖怪們跟修道者雖然憑借妖術秘法延長壽元,但是依舊要受自然法則所限。只有脫離了時間與空間的束縛,才能真真正正號稱不死。”

    李冰看方林空一腦門的問號,微笑著說道:“這個傳聞在黑暗世界流傳了很久。不過這本勾離的原來主人到手快四百年了,也沒有參悟出其中的奧妙,我看未必是真的。這種東西你留著也沒用,下次有人來要你還人家就是了。”

    方林空和李冰談了這么久,才想起自己還有三個朋友生死未卜。連忙請李冰出手救人。

    “那三個怪物占據了聞毅他們的身體,不知能否讓他們出讓出來啊?大不了我帶他們去太平間,尋找更合適肉體。”

    “嘿嘿!”李冰似乎想到了什么可能,對方林空的提議,原樣駁回:“他們是為了保護你,只有這樣他們三個才能跟你經常在一起!換了三個法定死亡的家伙,你的生活不炸鍋了才怪。”

    方林空苦惱的想了想,說道:“這倒也是!不如李冰你給我做保鏢吧!我更信得過你,他們三個被那個赤峰軍團殺的雞飛狗走,實在太遜了。”

    方林空的一臉企盼再次以失望終結。

    “沒有必要的,既然那個很看重你的人連我的行蹤都算計到了。我想他很快就會安排更強的高手來保護你的。至少我可以肯定你不會死的。”

    說道這里李冰不知想到了什么,笑了一笑,讀死字的時候,特意加重了讀音。

    “勾離還你,我帶你回去吧!”

    看方林空情緒不佳,李冰主動提出了一起回去的建議。方林空訝然道:“這本勾離怎么說都是很重要的東西,別人搶都拿走,你為何會還給我的?”

    李冰含笑把把玩了許久的勾離天書拋給方林空,淡淡的說道:“一來我試過了,勾離跟我無法溝通。對我來說不過是廢物而已,二來,這本勾離的原來主人太厲害,我可不想拿了他的東西,被那老猴兒追殺上門。”

    方林空不可思議看著落到手里的勾離,想看到瘟神一半苦著臉,心情大大不爽。李冰暗自嘆了一聲,他還有一個理由沒說:“既然有人能從號稱妖界第一的元乾坤手里拿到東西,其能力不言而喻。李冰可不想給自己莫名其妙的惹下一個如此神秘的敵人。”

    兩人正說話的時候,猛然聽到大門的鑰匙眼里卡嗒的響動,房門無聲無息的打開了。李冰和方林空面面相覷,看著一個十六七歲的短發女孩了進來。

    進來的女孩身材甚高,超過一百七十公分,一頭剛過面頰的短發極為清爽。四肢修長,體態給人一種勻稱的感覺。她進門剛一抬頭,看到自己家里兩個陌生的男子,微微訝疑的“喔!”了一聲,便鎮定下來,反而一臉微笑的搶先招呼道:“我今天回家晚了,還不知道你們會來,忘了買東西招待你們!真是不好意思啊!”

    方林空呆呆的看著這個女孩兒的俏麗面龐,對方的長相幾乎無可挑剔,五官完美柔和是罕見的美麗女生,可是令方林空驚訝的不是對方的美麗,而是,自己認得這女孩兒。

    “你不是DuDu的老大么?跟丁晴雅經常一起跳街舞的那個?”

    “沒錯啊!是我岑笑瑩。我也常聽丁晴雅提起你,不過我可沒想到你會有膽量到我家來提親。我們家丁晴雅可是很寶貝的呢!我不會允許她跟隨便闖進別人家里男生交往的。”

    “這個……不是這樣的。嗯!我解釋給你聽……我們,我們是——李冰,你自己起來說。”方林空臉色憋的通紅,一時不知該怎么解釋好。而且岑笑瑩居然也知道悉他,讓方林空更是慌了手腳。

    岑笑瑩今年高三,比方林空大了一屆是方林空的學姐。方林空之所以認得岑笑瑩,是因為岑笑瑩和幾個學校里最出風頭的女生組織了一個街舞組合,丁晴雅也是其中的一員。方林空跟這幾個女生都沒有交往。方林空認得岑笑瑩是因為對方很出色,可岑笑瑩知道他,方林空就很奇怪了。

    至于丁晴雅為何會跟岑笑瑩提起自己,方林空更是莫名其妙。

    李冰微微一笑,悍然說道:“我們是劫匪,最近手頭緊張,正要找個美女綁票。岑笑瑩妹妹,一會跟我們走一趟吧,別忘了給家里留條,告訴他們交付贖金。”

    岑笑瑩笑得花枝亂顫,走到李冰身邊抬手拍拍他肩膀說道:“要綁架我?可惜了,我父母都在國外很難聯絡的上,這贖金過戶也要很久啊!你們還得把我喂的飽飽的,很不劃算耶,我可是很能吃的。”

    李冰還沒有這么近的接觸過人類的女孩兒,岑笑瑩身上的淡淡幽香,讓他一時間忘了戒備。方林空在旁邊可看的清楚,岑笑瑩眼神中雖然帶著笑意,但是一股凌厲的光芒一閃而逝。拍在李冰肩膀上的纖纖五指猛地一緊,沒有防備的李冰就被岑笑瑩一個過肩摔扔了出去。

    方林空這才想起,聽別人說過岑笑瑩是格斗高手,對中國武術,跆拳道,空手道,散打,摔跤都有練習。李冰終究是多年修練的妖怪,岑笑瑩出手他雖然沒防備,但是也不會吃虧。

    在岑笑瑩驚訝的眼神里,李冰借勢一個翻身,沙發的這邊坐到了另外一邊,動作瀟灑自若。

    目睹了李冰的身手,岑笑瑩驚訝過后,毫不在意的說道:“方林空,你的這位朋友不錯啊!夠資格做綁匪來綁架我,接下來是不是就該我跟你們走了呢?”

    方林空此時臉上的大汗都快滴落腳面,他不敢多做回答,拉起李冰匆匆的向門外走去,路過岑笑瑩身邊的時候,“嘿嘿!”笑道。

    “不好意思,打攪了。我們回家吃飯了,告辭,告辭。”

    方林空正要出門,岑笑瑩的甜美聲音在背后傳來:“明天我是不是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全校知道呢?方林空!”

    “別!千萬別!”不敢回頭張顧,方林空倉惶的拉著李冰走了。

    出了房門,李冰法訣一捻,方林空只覺得身上氣壓一緊,轉瞬之間已經變換了景色。

    李冰拍拍方林空的肩膀,笑著說道:“我送你到這里,你自己回家吧。”

    言畢,李冰揚長而去,留下方林空一個人呆在馬路上發楞。

    李冰想要融入人類社會,借用寄宿者的身份正是極佳的選擇。他名義上是今年的C大新生,自然要去學校報到,遂跟方林空分手。

    方林空發現已經被李冰送到了自己家附近,沒走幾步,就看到三個勾肩搭背的賤人,站在路邊,沖著自己笑得極為淫蕩。

    沒等方林空上去理論責問,電鬼已經大言不慚的說道:“最近我們都會在你的身邊保護你,不過,這么晚了,我們先去回家睡覺。明天再盡職責。”

    方林空被電鬼的態度震懾的半晌不能做答。只見三人嘀咕幾聲。不知誰停在路邊的一輛捷達轎車,就啪的一聲自動打開車門,三人先后鉆入,風間立刻便啟動了汽車揚長而去。

    方林空想了好久,權衡利弊,才壓下了報警打110的打算。看見罪犯公然偷竊,不能通知警察叔叔來抓捕罪犯是很違背良心的事情。

    不過,這三個家伙使用的是自己朋友的身體。若是出了事情,警察來抓盜賊。這三個不知所謂的東西換了別人來附體,不是把聞毅等人坑了。

    “這世道,作賊也居然可以做的如此囂張。好人卻要受良心譴責,真是天理昭昭,法網恢恢啊!”嘀咕著自己也不知內容的話,方林空也回家去了。

    “是誰!出來吧,不論你隱藏的多好,身上那么強烈的氣息,都難以完全屏蔽。”

    剛和方林空分開,李冰就察覺了背后有人跟蹤。他淡淡的對身后說了一句,要逼對方自己現身。但是令李冰很驚訝的是,來者的力量竟然讓他無法看透。做為修行超過萬載的妖怪,李冰確信這個地球上能比他更強的“人”屈指可數。

    “很遺憾,我接觸的資料中,從未有你存在。不過不管怎樣,既然你插手了這個事件,就必須得死。”

    一層古怪的結界布散了開來,李冰微微釋放妖力,很快察覺這是一種轉移法陣。跟他送方林空回家的法術性質窘異,但是功效卻是一樣的。

    環境瞬間變換,等李冰再次查看周圍景物的時候,周圍已經是茫茫大海。

    “居然有三千公里以上么?這家伙很了得啊!”

    從地圖看來,距離這座城市最近的海岸線,也有兩千七八百公里。李冰立刻就判斷出了敵人并非易于之輩。

    李冰雖然詫異對方的強大,但依然對自己信心十足。非人者之間的爭斗,很少在城市中進行。而各種無人的荒涼地域,已經成了決斗者的最愛。其中沙漠和海洋,正是最適合的場所。

    “無聊的手段就不要玩了,還是出來吧!”

    李冰隨手一揚,一道冰線穿透了重重碧濤,他已經找出了對方藏身的位置,就在腳下的大海深處。

    蓬!

    一聲驚天的巨濤震響,自海底沖出。激蕩起的海浪,比摩天大樓還要高聳。顯然那個隱藏的敵人和李冰發出的冰線交手,吃了不小的虧。

    “能翻出如此大的巨浪,這家伙定然是水族成妖。就是不知是什么東西。”李冰心里雖然判斷出對方身份,也曉得水族在海洋環境下,能發出比陸地上強悍十倍的力量。不過他的本型是萬年冰蛛,天性就能克制一切水族。

    海洋上最近氣候還好,雖然總說不上一平如鏡,但是波濤起伏還算平和。但是轉瞬之間,李冰腳下的海域就發生了變化,一股瘋狂的水龍卷沖天飛起,向他當頭撲下。

    不論是做為十七八歲的男孩,還是李冰的原形萬年冰蛛,都不是體積很大的東西。比起這個超越了人類有史以來任何一場龍卷風的巨大水龍卷。兩者之間比例相差的簡直懸殊的驚人。在超過十公里巨大的水龍卷襯托下,李冰渺小的幾乎可以忽略。

    “我的能力是翻轉波濤,我的名字是——白鯨生。你死在我手底下,記得去向閻羅王報帳,我以后也好去跟他領回扣。”

    李冰淡淡的說道:“口氣好大,小屁孩兒,你今早沒有刷牙么?”他在珠穆朗瑪隱居的太久了,踏入人間并沒太久。做為妖怪來說,李冰的資訊實在太落后了。

    國際妖聯,全稱是國際妖怪聯盟。雖然未必全世界的妖怪都加入了其中,但是全球至少有四五成的妖怪,在這個組織中有掛名。實力之雄厚,成員數量之多,在所有非人類的協會中,首屈一指,甚至比人類超能力者的三大勢力相加還要強大。

    國際妖聯最出名的,并不是其強大的力量。做為一個非常松散的組織,國際妖聯并無強勢而嚴密的組織,去謀求世界霸權。

    國際妖聯最出名的是他的各項排行榜,還有國際妖聯下屬的國際妖怪研究機構每年發布的技術性標準。

    白鯨生的名字在今年可是大大出風頭的。

    做為排名上升最快,擠進國際妖聯高手榜前一百名的新生代人物。白鯨生被派出來找回國際妖聯丟失的東西,也順理成章。

    白鯨生雖然年輕,但是他飛揚跋扈的行徑。跟他的國際排名一樣,都聲名遠揚。他也是驕傲自大的慣了,對李冰雖然一無所知,但是一點也沒有臨敵該有的謹慎態度。

    “小屁孩兒?老子今年已經七百八十五歲,哪里會比你小了?”李冰冷冷一句譏諷,頓時讓白鯨生勃然大怒。

    “浪濤招來,水晶三叉戟!”

    白鯨生踏浪逐波,伸手一招,海底猛地綻放出一道精芒,竄出一把火箭般疾飛的水晶三叉戟。橫戟當胸,白鯨生懶洋洋的喝道:“本來我只想收拾你了事,可是你的態度讓我很不滿意。我今日要把你……”

    白鯨生把戟一頓,背后波浪滔天,氣勢不斷攀升。

    擺了如此滿意的造型,白鯨生才把話繼續下去:“打的魂飛魄散,做成標本,泡在福爾馬林里當擺設。”

    “天地玄羅,冰絲搜魂,去吧!”

    李冰生性冷淡,對白鯨生玩弄這么多花樣,早就已經不耐煩了。搶先出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3496_2_30-m
白袍總管
作者 蕭舒
  身懷佛家神通,進入國公府成為雜役,江湖之中,廟堂之上,兒女情長,英雄壯歌。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