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中年田伯光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許多年前我憧憬不到今天,曾經浪蕩青樓歌榭的田伯光青衣薄酒心甘情愿地跟隨著一個和尚和一個尼姑漂泊在江河南北。

    二十年前為了逃命,在宋府閨房前的那陣莫名狂奔幾乎把我的韌帶給跑斷,然而那次也讓我獲得了“萬里獨行”的美名。我是一個強奸犯,人們都這么說。可現在我的名字成了性感的代名詞,汴京已經有多家藥店用我的名字在戶部正式注冊商標,江南最大的陰陽玩物商行飄揚的招牌旗,也掛著“伯光.com”。

    可以肯定地說,我已經成為一個偶像派的刀客,無數閨閣中的少女在月明之夜心如蟻咬地祈禱著我的到來,然而我從沒動過這些癡情女子,我在閨房里陪她們整晚背唐詩。她們開始懷疑江湖第一色狼田伯光是不是一個性無能?

    我喜歡夜行,我總是一襲如雪的白衣飄飄然降落于某個少女的閨房之中,江南少女經常吟詠的一句艷詩便是:床前田伯光,疑是天上霜,這是處女們對我的美好憧憬。

    我喜歡夜行,我不得不承認我有窺私癖的傾向,十八歲以后,我經常在夜里跟蹤著一對幽會的同性戀漢子,在樹陰、山洞或者臨安的海濱公園。他們示愛的話語比少女的閨房對我更富吸引。

    我是一個使刀的,我從不使劍——從華山下來之后。在那萬丈的絕壁上我第一個參透了墻上的劍法,然而我再也沒有用過,或許我更滿足于一個刀客的稱呼,或許是因為那個人,讓我斷了使劍的念頭。于是江湖上只有一個獨孤劍的傳人。我明白世上一切完美的事物都不需要復制品。

    這些年來我漫無目的地跟隨著和尚和尼姑四處漂流,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可能有某種東西把我的生命緊緊系住。我想我在追尋著什么或者根本沒有在追尋些什么,當一個人可以投入生命認真地去干一些說不出目的的事情時,就意味著他成熟了,這就是中年的田伯光。

    我是一個使刀的,不過只要我愿意出劍,三招之內我就可以搞掂不戒。

    一個人能做成某件事卻故意抑制自己的能力,這是成熟的表現,我相信這比抑制自己的性欲還要艱難——在十八歲之前我經常努力想控制自己每月自瀆的次數卻始終未能做到。

    我不愿出劍還有另一個原因,因為那個人——以前我曾經苦苦追求的東西最終并沒有結果,所以能輕易辦到的事我故意不去做它,我以為這能對命運安排的困境表示嘲弄。

    這些年來我的名聲漸漸好起來了,因為我跟那個人在華山絕壁上進行的三天三夜的決斗載入了《笑傲江湖》的傳奇中,我與他之間的友情令我在小說中博得了義薄云天的硬漢形象。在宋都西市的瓦肆里,說書人有傳唱田某故事的多個版本,如《伯光歷險記》、《俠骨丹心田伯光》、《笑傲之田伯光大傳》、《伯光與我嬌妻二三事》等等,而《笑傲江湖》是最爛、新聞失實最多的一個版本——首先我在絕壁上使用的便不是刀,而是劍,那是我第一次使劍,也是最后一次。

    和我對劍的人叫做令狐沖。這個世界有了他的存在,我便是多余的。

    前面提到的《笑傲江湖》原本是一個曲子的名字,在二十年前一個月明之夜,我被這樂曲所吸引,跟蹤上去,——我無法向你形容那天籟之音給我帶來的美妙感受。

    在我進入更年期后,名聲漸漸變好,因為我和令狐沖之間的義氣和友情。人們原諒一個有優點的壞人比原諒一個有缺點的好人往往要容易得多,最好的例子便是一心想做武林CEO的偽君子岳不群,他現在的名聲卻比“淫盡百姓妻兒”的田某還要臭。

    令狐沖就比岳不群高明得多,他從邪道入手,卻贏得大俠的美名。他是男人中的極品,他才華橫溢,放蕩而又磊落、傲慢而又瀟灑,正直中懷著邪惡,邪惡中蘊涵著善良。我第一天見他就被他的風采所傾倒。

    后來我在華山懸崖上對著墻上的劍招和他徹夜長談。我基礎比他好得多,在我的指點下他進步神速,很快把獨孤九劍學完。

    聽說過天下有兩個人會獨孤劍法嗎?荒謬。那樣就不叫“獨孤”了。為了讓他出場時顯得更酷,我暗暗發誓,一下華山我就再不使劍。

    沒有人比男人更懂得欣賞男人,令狐沖的孤傲與瀟灑,天下唯我能盡得其味。我難以抑制對他的好感,我們談論劍法,談論音樂,談論幾十年前在這崖頂風清揚與獨孤前輩的風liu韻事,后來我們還談到了《笑傲江湖》。

    十八歲那年我受《笑傲江湖》曲的吸引,開始跟蹤那奏曲的人,他們是一對同性戀漢子。他們驚天動地的愛情后來釀成了巨大的悲劇,在封建衛道士面前他們自刎以祭奠這段可歌可泣的相愛,人性解放史應該記上他們的名字,他們倆一個叫劉正風,一個叫曲洋。

    而我不知道我是否也是一個悲劇,我因為《笑傲江湖》而跟蹤他們,但后來我已分不清:陶醉我的東西,到底是琴聲還是他們倆的相愛。他們的對話清越遒勁、瀟灑脫俗,絲毫不帶委靡的兒女之色,而又蘊涵著無限的相知相惜之情。

    我始終是怯懦的,我沒有再跨出一步,中年的田某心甘情愿地跟隨著和尚和尼姑漫無目的地追尋和漂流,我的劍法足以讓我獨步天下,然而我只是一個使刀的。

    整個故事其實很簡單,二十年前我被琴聲所吸引,開始跟蹤劉曲二人,在他們的濡染下我也成了一個同性戀者。(是的,我是一個同性戀者)我愛上了令狐沖,在華山頂上合力參透了獨孤劍的玄機,我放棄使劍,成全了令狐沖。

    這就是《笑傲江湖》最大的秘密,《笑傲江湖》是一本關于兩個男人的故事;劉正風和曲洋,令狐沖和田伯光。

    二十年后,風霜滿面的我在驛路夕陽下像一條狗倉皇行走時,令狐沖已經憑著獨孤九劍掃蕩江湖,成就了一代大俠的霸業。

    而田伯光還只是一個使刀的,我就是田伯光,今年三十八歲。 

    ************

    雞蛋下個星期強推,大家多砸票票,五一正式進VIP上架,謝謝大家支持。老田現在的收藏是7000多,我想如果每位收藏的大大若能給蛋蛋一票的支持,蛋蛋就會高興的發瘋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12_281-m
我在漫威無限抽卡
作者 徐少一
  重生漫威二戰時期,凱爾看著眼前的美國隊長,對方的後腦勺正浮現一連串密密麻麻的卡牌。   【...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