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重生之路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當西蒙出現在大祭師面前的時候,西蒙已經死去了很久,發脹的身體、幾乎流盡了身體里的血液、依稀可見的干枯嘴唇和幾乎快脫落完的頭發仿佛在告訴族長,你決定救下這個普通的人類少年是錯誤的。但看到大祭師眼中的信心,族長什么也沒有說,只是拍了拍大祭師的肩膀,轉身離開。

    不過也要感謝大祭師,如果不是他特意訓練的寵物“黑妹”,也就是大烏賊,在外面站崗放哨,也不會發現西蒙,更加不會讓他靈機一動想到從成群的鯊魚口中救下這個生物,研究與族人有什么不同,進而找到納伽族能在水面上呼吸的方法,當然這一切肯定得到了族長大人的許可。

    幻想一下在陰森寒冷的海底之下,一個類似蜂巢的建筑里一大塊一大塊的白玉上面鑲嵌著微微發亮的珍珠,還有千年萬載而形成的巨大珊瑚蟲正散發著幽幽的紅光,將水里世界映照得溫暖,安逸。

    此時的西蒙正躺在其中一個房間里,一大塊溫潤透亮的白玉床上,他的面前是一臉肅然的大祭師,他正準備進行第一步。

    海底雖然陰暗寒冷,卻仍充滿著各種細菌,而這種在極冷環境下仍能生存的細菌往往是致命的。

    大祭師救助過的族人都說大祭師讓人心聲膜拜,但其它人看大祭師的時候根本沒有任何的吸引力可言,可大祭師的學徒們知道,當大祭師面對病人的時候,全身散發出來的那種光彩的確讓人傾倒,而這種光彩同樣也代表著大祭師準備全力以赴。

    此時的大祭師光芒四射,雖然,西蒙的身體已經很冷,體內幾乎不再存在血液。但根本難不倒他。

    大祭師開始緩慢的吟唱,他的學徒們四散開,守住門口,并不好奇的觀望大祭師如何治療西蒙,這種吟唱的秘法大祭師已經毫無保留的告訴過他們,可惜的是他們因為這樣或者那樣的原因無法領悟,所以他們心中更加的欽佩大祭師,更加的死心塌地。 

    大祭師說——在我治病的時候需要絕對的安靜。他們便當起了門神。 

    緩慢干澀的吟唱終于完成,隨著大祭師手掌在西蒙身體間的移動,白玉散發出微微的白光,漸漸將西蒙包裹起來,從遠處望去,隱約看到一團被白色繚繞的如蠶繭一樣的光團,看不清里面發生了什么變化。 

    但大祭師了然于胸,他的頭上的青筋暴起,極力的控制著白玉玉髓全數進入到西蒙的身體,進而緩慢的修復西蒙破裂的皮膚和骨頭。 

    深海中的白玉相對在山崖或者地底的白玉更加的難以形成,更加的精純,因為海底的環境更加的殘酷。 

    經受得住的生物,活下下來,受不了的,自然被淘汰了。所以海底的生物無疑不是兇猛至極。同樣的,海底的白玉想要吸收一絲火鴉的精華,這種機會一年之中會不會碰到一次,所以西蒙吸收海底白玉的玉髓,身體的恢復程度絕對令人驚訝。 

    許久……

    白光散去,大祭師沙啞的聲音響起,“扶我回去休息,清理他身體,留心看管,記住,留心。”大祭師對正準備上前的二名學徒叮囑。 

    很快,有二名學徒攙扶著大祭師緩慢的游開,另外的游動過去開始小心翼翼清理西蒙身上的異物。他們驚訝的發現,西蒙的身體并不像剛進來的那樣冰冷、慘白,而是溫潤、甚至還微微的有點熱量。 

    “真的活過來了!”他們壓抑著心中的震撼,加快了清理身體。 

    而另一邊大祭師的房間里,二名學徒正準備離開,大祭師開口了:“去儲藏室把我這么多年所珍藏的材料全部拿出來,在那具尸體那里等著,很快我就過去。” 

    “是,老師。”二個學徒異口同聲的應道,低著頭游了出去,直到出門后,他們互相對看了一眼,才知道對方和自己心中同樣的驚訝。 

    成年的大白鯊,世界上最毒的箱形水母,無數的電鰻、海蛇,充滿智慧的海豚,甚至美人魚和淡水里才能存活的青蛙等等諸如此類,這些水世界的生物幾乎費勁了大祭師治病外的所有經歷,如果剛才沒有聽錯,他們的老師要他們把所有的材料全部聚集在那個生物的旁邊,他們心中只有一個念頭——老師這次動了真格,抱著不成功則成仁的決心! 

    雖然跟隨導師這么多年已經懂得簡單的水系結界,但搬運這個浩大的工程……,二個學徒相互苦笑,往著儲藏室飛快的游去。不過想著有著迷人歌喉的美人魚,二個學徒蒼白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紅潤。 

    納伽族是一個很奇特的種族,他們擁有人類一樣的智慧,但不能在空氣中呼吸,而有趣的是,他們能在水下呼吸,并且水下的壓力對他們沒有絲毫的影響。他們這個種族根本不需要進食,好像只需要喝點海水就已經滿足了,更讓人驚訝的是他們的壽命出乎意料的長,就像大祭師一樣,已經活了不知道多久。

    按照道理來說,納伽族應該會成為海底的霸主,可是他們無法生育,這點制約了他們擴張,使得鼎盛時期的十幾萬人,只剩下現在的區區幾萬人,畢竟海底充滿了各種冷酷的殺手。

    同時納伽族的男人與族內的女人交配無法產子,這是大祭師研究過無數的納伽族男人,包括自己后的出的結論。

    長期的在海底生存導致身體內奔騰的熱血早已經失去了熱情,堅硬的下體釋放出來的精華沒有絲毫生命的氣息,雖然這種激烈略有快感的活塞運動也曾經風靡一時,但大祭師得到如此答案后,所有的男人似乎陷入了深深的自責,繼而失去了興趣——在能繼續堅挺的狀況下失去了興趣。

    納伽族人喜歡交配的另一個原因是當他們交配時會自動蛻變出雙腿,口中伸縮出來的也不是像蛇一樣信子,而是舌頭,這似乎是讓他們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那個高傲、與世無爭的身份。 

    納伽族無疑是一個悲哀的種族。

    甚至陽光對他們也可以造成致命的傷害,這種傷害就好像已經深入到所有族人的血統里,曾經有浪漫的納伽族情侶游近海面,渴望看一眼好多年都快忘卻的滿天繁星,可最后看到的是黑暗,無盡的黑暗,當達到一個高度時,情侶雙雙安詳的死去,后來檢測他們尸體的大祭師說——他們死的很安詳,就好像不知道死亡會來到一樣,他們很幸福,因為他們相愛著。

    當時大祭師的眼神很黯淡。

    但此時的大祭師眼神中灼熱的光芒幾乎可以讓海水沸騰,短暫的恢復后,他回到了西蒙身體所在的房間,站在微微發熱的身體前,學徒們全神貫注的控制著結界——每個人都控制著幾十個,結界里物種豐富得幾乎可以開個海洋生物展覽會。

    “你們心中一定有疑問,為什么他的身體在這深海里有溫度,按照道理這種生物根本無法在這么深的海水里生存!”大祭師看著西蒙的尸體緩緩的說道,他的語氣很激動,畢竟這是一次全新的嘗試,別人不明白這次所代表的意義是什么,但他和族長知道,所有的希望,所有的夢想,全部寄托在這個死去的人類身上,在這個時候,可能……可能只有說話才能緩解他心中的不安和煩躁。

    他看到學徒不明白的眼神,接著道:“能在海底生存的都是最為強悍的,而在這個海底有太多我們見不到的殺手,他們微小而致命,我所做的僅僅時利用這塊深海白玉的精髓在他身體外面形成一個封閉的保護罩,就和你們運用的魔法一樣,只是你們利用水,而我利用這塊玉。”大祭師拍拍白玉,回頭看著學徒們。 

    納伽族人有著扇貝一樣的耳朵,修長而層次分明,每當他們激動的時候,耳朵便會不由自主的泛紅。 

    “原來只需要感受白玉里面的物質就可以了,簡單。”幾個資質高的學徒們瘋狂的點著頭,修長的耳朵上面激動的泛出紅光。 

    一個學徒激動中忽略了對一個結界的控制,結界里面兇猛煩躁的箱形水母失去了禁制的制約,彎曲著的觸角有如弓箭手射出的利箭猛地彈直,目標正是那個因為激動而失控的學徒。 

    箱形水母有另外的一個外號——海黃蜂。并且這種黃蜂并不是射出尖箭以后就黯然死去,它射出的觸角會像親密的愛人一樣不透任何縫隙的纏繞著你,接著悠閑的將毒液刺入到你的身體,然后很快的,被刺中者會享受到死亡的快感。 

    其實對納伽族人來說,死其實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幾乎都可以看得到那名學徒閉上了眼睛。

    就在這時候,大祭師的聲音異常殘忍的響起,“死是懦夫所為,納迦族沒有懦夫!” 

    學徒睜開了眼睛,看見近在咫尺的海黃蜂努力的用觸角敲打著結界,上面因受到撞擊產生的輕微波紋都清晰可見。 

    幸好海水里不存在汗水,不然學徒大汗淋漓。 

    驚心動魄的插曲似乎分散了大祭師緊張的情緒,他吩咐著周圍的學徒道:“現在我用結界封住這個房間,然后你們自己收回結界,釋放所有的東西,對,包括那只大白鯊,然后自我罩上結界,陪它們玩,待會我要什么東西的器官,你們盡快的捕捉過來。” 

    “是,老師!”所有的學徒們應道。 

    “哦,千萬不要讓他們自相殘殺,如果誰不小心將自己操控的玩死了,自己做代替品。” 

    眾學徒無語,他們知道大祭師說得出,做得到。 

    “為什么不讓它們在結界里,您需要的時候直接取用。”一名學徒鼓起勇氣發問。 

    大祭師特別喜歡不懂就問的學徒,一個贊賞的眼神飄了過去,笑著答道:“必須讓它們活動,保持最旺盛的生命力,這樣摘取的器官才最賦生命力。” 

    學徒們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停止了問話。 

    下一步,等待大祭師施展自己的高級水結界——一種無需操控的結界。 

    沒有任何吟唱時間,巨大蜂巢狀房間里出現明顯的水紋波動,還沒讓人反應過來,大祭師便開口說好了。 

    不知道學徒們對大祭師信心十足還是對這種無需后續操控的結界十分了解,紛紛放棄了對各自結界的控制,轉而以自己為中心,釋放結界包裹自己,只有一個學徒還操控著結界,結界里是青蛙等淡水魚類,它們受不了海底的壓力。 

    或許是在狹小空間里待得時間過長還是其它什么,各種生物在這一瞬間反應不過來,呆呆的在水里不知道游動。僅僅過了幾分鐘,整個蜂巢狀的房間里便開始群魔亂舞。 

    最先發難的是大白鯊,有了自由活動的空間,這只海洋里的霸王沖向了十分平靜的美人魚,這種在大海里的原住民除了有著動人的嗓音以外在無任何的智慧,只知道每天吃喝拉撒,不過天生擁有氣味讓所有海洋兇猛魚類趨之若騖。

    在這群人頭魚身的種族面前,也只有這只美人魚顯得瘦弱,沒有什么攻擊性。

    順便提一句,美人魚自被創造出生就懂得一種簡單的水系魔法——水性皮膚,據大祭師了解,這也是她們一生中擁有的唯一魔法,無論對什么樣的攻擊,身體總能像海面一樣擁有極大的彈性,換句話說就是無法傷害到她們。

    最少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東西能傷害到她們,這只大白鯊也是一時沖昏了頭腦。

    周圍的納伽族人對此了然于胸,本以為沒有人會保護并不需要保護的美人魚,但還是有一個納伽族人動了——一道水旋風旋轉著飄向雙眼空洞的美人魚和大白鯊中間,那是大白鯊攻擊美人魚的必經之路。

    動手的這名納伽族人叫卡薩洛,身體瘦弱、面色蒼白。或許是出于對弱者的同情,又或者其他原因,沒人知道他是如何想的,更加沒有人注意到美人魚的眼里生出一絲異彩,轉瞬即逝。

    大白鯊毫無意外的被旋轉的水流轉個暈頭轉向,肚皮往上翻。

    “哼!”一字悶哼拉回了所有聚集在卡薩洛身上的目光,學徒們各自手忙腳亂的用簡單的水系魔法驅散那些海洋里的強者,它們的目標無一不是可憐的弱者。

    只有幾只狡猾的電鰻努力的在唯一的五角形門戶處鉆動,希望找出一絲縫隙逃出這個大型的牢籠,顯然它們失敗了,大祭師釋放的水系結界像長了眼睛一樣,海水自由的流淌過,這點從電鰻擺動激起的水流可見一斑,而電鰻無法變成水流。

    一個學徒注意到了它們,一個結界出現它們四周,將其包裹住,丟在房間的一個角落里,電流對身體傷害的有效距離之外。

    見到一切已經盡在掌控,大祭師任由大白鯊在自己的結界外活動筋骨,右手凝結出一把水刀——大祭師準備解剖西蒙。

    所有人的眼睛全部聚焦在大祭師的右手上,包括美人魚,甚至連各種生物撲騰著的水流都消失了,因為周圍的學徒們再次開啟了結界,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和受大祭師一頓訓斥相比,前者更富有誘惑力些。

    水刀下落的地方是西蒙的胸部,由上至下,西蒙身體正面被大祭師小心翼翼的的劃開,然后大祭師雙手十分暴力的掰開胸腔,破裂的內臟一一展現在眾人面前。

    投入到解剖中的大祭師早已不知道惶恐為何物,他全神貫注的分析著西蒙的內部構造。 

    最先扒出來的是心臟,或許是身體浸泡時間太長,已經出現那種深深的褐色,“哦,這個地方原來是這樣的。”

    接著拉出來的是肺葉,“嗯,這個地方和我們有所不同,顏色還沒有怎么變化,應該能用,先留著。”

    隨后是肝臟,他看也不看,隨手一甩,道:“大鯨魚好像也有這東西,切那么一小塊補充應該就夠了。”

    隨后是脾臟、小腸和大腸,西蒙整個身體里的器官就仿佛是無用的垃圾,被他隨后亂仍,大、小腸掛在禁制大白鯊的那個結界外面,可惜它只能干瞪眼,無能為力;還有海鰻結界外已經變色的心臟,更是被驚嚇得海鰻一陣亂電,似乎已經散發出熟食的味道。

    最讓人感到恐怖的是大祭師拿著西蒙的膽囊,用蛇信小小的添上那么幾下,伴隨著他皺眉頭的還有周圍的學徒和美人魚。如果納伽族是肉食類,估計隔夜飯都會吐出來,因為那場面太不能讓人接受了。

    最讓人不能接受的還是隨后大祭師那句話——苦的,味道不好!

    收拾完西蒙的尸體后,大祭師拿著西蒙身體某處找出來的二個蛋蛋,推了推眼鏡,發出一聲怒吼,“你們在干什么?”

    周圍的學徒們呆呆的站在原地,早已失去了對結界的操控,而那些大小生物們已經開始玩捉迷藏,再一次,回過神來的學徒們手忙腳亂的捕捉和驅散捕食者和被捕食者。

    場面一片混亂。

    當房間內再次次序井然的時候,被捕食者最少已經少了一半,懊惱的學徒們低垂者腦袋,仿佛地上有無數黃金。

    大祭師的訓斥并沒有如期而至,只有一聲淡淡的嘆息……能夠怪誰呢?每次研究他都會忘記一切,全身心的投入。還好,解剖一切順利,并沒有什么意外。

    “沒有辦法,只有找其它代替品了。”大祭師看著房內的一片狼藉,吩咐起來,“我需要電鰻的皮,大鯨魚的肝臟,大白鯊的心臟和牙齒,水母的觸角,海象的胡子,海象的……”一口氣報出無數個名詞,“如果這次辦砸了,就用你們身上的代替。”大祭師平靜的說。

    隨著大祭師的目光掃過,學徒們的腰板挺得筆直,像上了發條一樣得不斷點頭。開玩笑,雖然有大祭師在什么都不用怕,可在自己身上挖上幾塊肉誰都會難受,特別現在有剛才那種震撼場面的參照。

    學徒們在內心里發誓自己這次是絕對真心實意。

    大祭師揮了揮手,學徒們游得比海豚還要快。

    “回來……”大祭師發聲道。有的學徒剎不住車,撞到了結界上,頭暈眼花。大祭師的話這才說完,“……結界還沒收起。”

    學徒們誠惶誠恐的等待著。心理壓力大啊,原來大祭師總是躲在自己房間里,升起結界,一個人暗自研究,這次公開的演示居然說要用自己身上的肉,想想都恐怖。

    結界收起,待所有人都游走后,大祭師一個人默默的站在被掏空的軀體面前,發出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隱約中聽到幾個字:你……唯一……希望,納伽……絕滅。

    時間仿佛凝固在此刻,讓人毛骨悚然的尸體,大祭師落寞的眼神還有平靜的海底世界——一副詭異的畫面。

    其實,大祭師對西蒙的重生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在這種非常時期,也只有賭一賭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972791_21_73-m
神級御獸
作者 十芥
  天地災變,無數空間門憑空出現。   各種各樣的異獸自空間門內湧出,人類迎來生死存亡的關鍵...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