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節 美人魚是白癡?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大祭師忘了自己在西蒙的身體外安放了一層結界,而給西蒙喂生命之泉的時候他也是用自己的結界包裹著,同一個人操控的同一種魔法相交接,答案肯定是兼容,不會有任何的沖突。 

    生命之泉的功效在于吸收外界最原始的游離元素,改造雇主的身體,延續雇主的生命。可大祭師的這層結界阻礙了生命之泉的運作,生命之泉被封存在狹小的空間里。 

    那些被大祭師的精神力操控的水元素所組成的結界無疑十分的忠實,雖然它們身為最原始的元素之一,但一直堅持著緊密的團結在一起,直到卡薩洛的蛇尾掃到白玉床,這些水元素本來就極力的抵擋生命之泉的侵蝕,再受到外界的碰撞之后……徹底的叛變,成為修補西蒙身體的一份子。 

    生命之泉才能以超快的速度修復西蒙的身體。 

    如果此時有矮人族工藝大師范澤羅所制造的“鬼眼”可以清晰的觀測到,無數的兩片翅膀微不可見的小精靈扇動著翅膀,努力的將一個個肥大的原始游離元素搬運著,通過西蒙皮膚穿進傳出,它們是偉大的建筑師,將大祭師手工削制的粗劣器官努力的完善,同時將這些器官的連接管道注入生命之力,使其能正常的運作,從遠處看躺在白玉床上的西蒙,有如正在被厚厚蠶繭包裹的蠶蛹,與之不同的是西蒙周圍散發出微微的白光,閃爍不定。 

    西蒙的心臟恢復了跳動,平穩、堅持不懈。 

    隨后是不知名的乳白色液體流動,這種液體并不鮮紅,卻和血液有著異曲同工之秒,甚至比起血液來更加的充滿生命力。 

    這種液體只有這種微小的精靈才會制造,絕無分號。 

    神不可能這么偉大,因為他們喜歡將一切盡在掌握,而這種微不可見的小精靈恐怕是和創造這個世界的神物同一級別。所以神才這么懼怕生命之泉,所以暗精靈才會背負著背叛者的惡名,像頭滿身傷痕的野狗躲在海底茍延殘喘,原因僅僅是他們擁有讓神懼怕的東西。 

    現在想起來,精靈之神艾微兒·晨露的確有點暴殄天物,其實她只需要食用一滴就夠了,里面的小精靈足夠把同為她元素的身體改造的與神同級,當然,是這個世界所謂得神。 

    大祭師很悲哀,不是因為耗費了太多的生命能量而昏迷,恐怕他死也不會離開;不過他還算幸運,在卡薩洛給他喂食藥物后,清醒后的他以百米沖刺的速度游動著沖向西蒙所存在的房間。 

    他正好看到最后一縷白光鉆入西蒙的身體,他也明白了問題所在——他的結界消失了,西蒙有了呼吸。 

    跟隨著他沖進來的卡薩洛慢了一拍,他看到的西蒙依舊是那么平靜。 

    “導師,他……”卡薩洛話還未問出口就被大祭師伸出的手擋住,“我們成功了。”大祭師回過頭看著卡薩洛,眼中透露出激動的狂熱,扶著卡薩洛的肩膀,又說道:“我們成功了。”那語氣,哽咽不已。 

    好不容易平緩了心情,卡薩洛連忙跑到西蒙身邊,左看看,右看看,覺得沒有什么變化,依然是那個樣子,而且又沒有醒來,他抬頭看著大祭師,滿臉的不明白。 

    大祭師走過去拍拍卡薩洛的肩膀,手中凝聚出水刀,在西蒙的胳膊上劃出了深深的一條傷口,傷口里白色的血液流淌出來,但并未發散在水中,而是開始粘附在傷口之上,僅僅過了一會,傷口復原了,那些白色的血液被吸了進去,讓人感覺皮膚像海綿一樣。 

    卡薩洛的下巴掉在了地上。 

    大祭師很滿意,他眼角都透露著笑意,道:“因為我操控的結界并沒有收起,所以生命之泉無法吸收游離的原始元素,修補這個人類的身體,還好,我并不強大。” 

    卡薩洛臉紅了,為大祭師的自我檢討。 

    剛才看到西蒙身體的變化,他突然間冒出個念頭——如果生命之泉被自己喝了,會不會也像精靈之神一樣,擁有四對翅膀。 

    大祭師充滿智慧的眼睛看透了他的心靈,“這并不是難為情的事情,我也動過這種念頭,同樣的,不止我,幾乎每屆的精靈王和大祭師都動過這個念頭,可他們最后都沒有付諸行動,你知道為什么嗎?” 

    卡薩洛搖了搖頭。 

    “因為精靈之神是為了所有的暗精靈們而獻身,所以從不崇拜神的精靈們將她稱為精靈之神,而我們?都不配! 

    同時,一位精靈之神并不能拯救精靈族,我們必須靠自己。” 

    卡薩洛心中似乎有種東西復蘇了,一粒晶瑩透亮的精靈之淚從一個在海底生活了數以萬年,喪失了熱血的納伽族人眼中掉了下來。 

    這預兆著什么? 

    “恭喜你,精靈的孩子,你終于成為了大祭師。”大祭師的語氣格外的輕松,往日皺著眉頭,滿懷心事的大祭師消失不見,此時只是一個慈祥的納迦族老者祝福著卡薩洛。 

    從現在開始,卡薩洛才真正的成為一位大祭師。 

    暗精靈自從被流放到海底以后,值得傳承的東西已經不多了,而證明大祭師身份的噬魂法杖正是其中之一。 

    卡薩洛不知道大祭師是從什么地方拿出的噬魂法杖,只看到大祭師的左手晃了晃而已,噬魂法杖就出現了。 

    又是隱物魔法,卡薩洛暗自嘀咕。 

    或許噬魂這個名字會讓很多人誤解,其實噬魂法杖的作用是收集那些在艾澤拉斯世界里游離的怨靈,安撫它們的靈魂,使它們的靈魂可以得到安息。 

    而這只是它的功效之一,當年暗精靈之神因為幫助矮人族驅散了礦區數以萬計的怨靈后,艾澤拉斯最偉大手工藝大師范澤羅給這個只是用來驅魔的武器鑲嵌了全系寶石,晨露在誅神戰中戰死后,這唯一的武器被她身后忠實的愛慕者——大祭師的父親保留起來,當作暗精靈大祭師的傳承之物。 

    卡薩洛從未見過這個東西,甚至都沒聽說過,不過當大祭師慎重的將這個極賦女性化,有這么一個恐怖的名字,所謂的法杖套在他手上的時候,雖然心里又那么點別扭,但仍激動得要命。 

    他戴上的噬魂法杖看上去就是五顆代表不同屬性的戒指,然后用罕見的天外隕石精華打造的細小鏈子連接到手腕處一顆鑲嵌了黑白二種屬性的手鐲,手鐲上布滿了各種賦有流線型的魔法陣,連接到戒指所用的五根細小的鏈子,也屬于魔法陣的一部分。五中屬性的戒指和代表光明和黑暗的手鐲,它們無疑是一個整體。 

    這是噬魂法杖的樣貌。 

    戴上戒指的卡薩洛除了水元素,感受不到噬魂法杖里蘊涵的其它元素波動。 

    ——這里除了水元素,其它的元素根本不存在,而光明和黑暗二種元素,你還不能掌握,更加感覺不到它們。 

    卡薩洛還沒說出自己的疑問,大祭師已經告訴了他答案,答案不是從大祭師口中說出來的,而是戴上噬魂法杖的他在大祭師的內心讀到的。 

    ——大祭師背負的東西遠遠比別人要來得多,一切都是為了暗精靈族。 

    卡薩洛看著大祭師歉意的眼神,明白大祭師怕自己有心結,畢竟以往的日子里,族人的內心被大祭師看個通透,被窺探的感覺肯定不好受。 

    ——或許因為長期的使用整個魔法,雖然失去了噬魂法杖,但我仍能看透你的內心。 

    卡薩洛苦笑,但這種感覺就像兩個男人赤身裸體的生活在一個房間一樣,的確會讓人遐想很多。 

    念頭剛起,還未深想,他的腦袋上遭到一個暴栗,慈祥的老人變成了噴火的火山,“不要以為你成為大祭師了就可以瞧不起我,你……”大祭師說話像禁咒魔法一樣無孔不入的鉆入卡薩洛尖長的耳朵里,持續不斷,經久不息。 

    “其實有一種魔法可以避免別人的窺探。”卡薩洛聽到這句話眼睛“噌”的一下亮了,轉頭看到大祭師不屑的眼神,又慚愧的低下了頭。 

    甩掉了身上沉重膽子的大祭師像個老小孩一樣看著卡薩洛失落的表情,將心靈屏障的使用方法告訴了卡薩洛。 

    畢竟,卡薩洛愿意,大祭師也沒有食嫩草的習慣。 

    噬魂法杖真的很神奇,當你需要他消失時,它自然的在手上消失不見,而且就像真正的消失一樣,握緊拳頭感覺不到有任何的物體存在。當你的心靈呼喚它出現時,手上又有了充實感。最為重要的一點,它能使人記起很多都已經忘卻的東西,包括各種魔法的使用方法和那場血腥的大戰。 

    “大祭師背負的東西遠遠比別人多。”卡薩洛似乎懂得了這句話的意思,榮耀的背后是無盡的疼痛,就猶如傷口一次又一次的被撕裂。 

    “導師,他什么時候醒來。”卡薩洛轉移著話題問道。 

    “不知道,精靈喝了身體會立刻復原,這是肯定的;健康的精靈喝了應該會生出四對翅膀,這也是事實;可是人類喝了會什么時候醒來?沒有先例。”大祭師廢話般的解釋惹得卡薩洛一陣白眼。 

    “總之他肯定會醒。”大祭師毫不臉紅的說道。 

    卡薩洛背過了臉,不想讓大祭師看到自己吐。 

    西蒙沒醒,所以大祭師和他的學徒就不能睡覺,雖然納伽族在深海里已經喪失了睡眠的能力,但是擁有一張由深海白玉所制成的床總能滿足曾經的暗精靈小小的虛榮心。 

    他們兩人將各自的白玉床般到了西蒙所在的房間,大祭師在順便的空隙通知了族長一切平安,可憐的族長和其它族人躲避在離這不遠的一大叢珊瑚的最底層,搶奪了一大群正在努力交配撫育后代的寄居蟹的“房子”,在深海海底,擁有發亮的能力會吸引更多的雌性,而寄居蟹正因為會發光被洗劫。 

    得知消息的族長顯然十分高興,回到“家”以后發現卡薩洛的變化大吃一驚,但看到大祭師制止的眼神而把祝福的話咽了回去。 

    “一個新祭師的誕生會打破某些平衡,在深海里的納伽族人一直有著上進的心,如果出現兩個祭師會讓他們覺得安逸而不求上進。”這段話是大祭師后來私下和族長說的,大祭師還有一段話沒有說出口,“況且沒了噬魂法杖的支持,我只是一個平凡的納伽族人而已。” 

    族長想看看西蒙,但被大祭師拒絕了,理由是這個人類正在緩慢的恢復中。其實是西蒙還沒有醒來,也不知道會什么時候醒來。 

    族長作罷,不過賦予了卡薩洛許多權利,甚至不顧大祭師對自己吹鼻子瞪眼,答應把美人魚送給卡薩洛。 

    在等待西蒙醒來的日子里,卡薩洛整天在聽放西蒙的房間里和自己的私有財產做各種交流,相對于大祭師研究所有海洋生物的身體和大便,卡薩洛鐘情于和美人魚溝通算是正常的了。 

    在海洋的世界里,有二個種族讓人又愛又怕,其一是美杜莎,另外一個種族是美人魚。 

    這二個種族好像根本沒有出現過雄性,永遠都是雌性。她們的歌喉讓所有聽過的人心曠神怡。唯一不同的是看到過美杜莎的人類無一例外的變成了石頭。而見到過美人魚的人類全數變成了骨頭。 

    因為美人魚從來都是赤身裸體,不掛片縷,況且美人魚的身材惹火得很,見過的人沒有不想將其占為己有的,再加上她迷人的歌聲……艾澤拉斯大陸上一條美人魚的價值可以換取一座城池,可是沒有人能捉到過。 

    她們的身邊總是簇擁著無數的魚類,其中不乏鯊魚和水母章魚這類兇猛龐大的生物,想捉美人魚的人統一變成了他們口中的食物。值得耐人尋味的是曾經有人把死去的美人魚做試驗,可是得不到任何的結果。 

    換著誰不能相信,這一切是因為美人魚的大便。這也是美人魚唯一抵御外敵的方式。 

    卡薩洛雖然對美人魚有種說不清的感覺,但他是個正人君子,時常看到養眼的美人魚傲人雙乳,總讓他有種熱血的感覺,雖然自己赤身裸體,最后還是找到了二個發光的貝殼將其遮擋,解決了這個超嚴峻的問題。 

    其實他不是沒想過解決一下,可是美人魚的身體構造十分之奇怪,只有一個用來排泄的和一張會歌唱的小嘴。而且對著美人魚他根本沒辦法長出雙腿,他們不是同族人。 

    大祭師看到卡薩洛眼中游離的yu望,一句話沒把卡薩洛給哽死——意淫吧!

    卡薩洛只能意淫。如果去找那些族內化yu望為力量的強壯納伽族女人,估計第二天海底幽靈里又會多出一個,并且是干尸的存在。 

    其實真的很矛盾,在大陸上行走的暗精靈們根本沒有男性和女性的區別,他們全部來自于古老而高大的精靈之樹,成熟以后便會有精靈來喚醒他們。那所謂的男性和女性只是精靈們的小把戲和各自的喜好而已。 

    可是,被流放到深海里的納伽族人卻明顯的出現了男性和女性的特征,他們甚至滋生了一種使精靈們墮落的物質——yu望,叢那一刻開始,暗精靈已經不應該被叫做暗精靈,他們已經非常成功的扮演了深海納伽族的角色,他們是納伽族。 

    卡薩洛向族長申請擁有美人魚的主要原因是因為美人魚幽怨的歌聲和空洞的眼神讓他感到十分的好奇,何況這只美人魚被大祭師訓練了好久。 

    “以后不用自己跑東跑西了。”卡薩洛暗自竊喜。 

    如果說美人魚的大便是處在生物鏈中下層的美人魚唯一的防御手段,那是一種生存的本能。可美人魚的歌聲為什么那么幽怨,那么的讓人心動,擁有這種歌聲的生物根本不可能擁有那么空洞的眼神,就好像失去了靈魂。 

    或者這種生物的生存意義是什么? 

    暗精靈的使命便是保護自然,所以壽命格外的悠長。可這種赤身裸體的美人魚生存意義是什么呢? 

    “你像一個哲學家。”全神貫注擺弄西蒙身體的大祭師突然冒出這么一句話,“心靈屏障你掌握的不是很好,你剛才失神時露出了間隙。” 

    紅過臉后的卡薩洛驟然想到——如果美人魚也懂得心靈屏障,那她來到這里,目的又會是什么呢?” 

    美人魚靜靜的坐在白玉凳上,空洞的眼神看著被不斷擺弄的西蒙,她的身邊是滿臉問題的卡薩洛。 

    “呼……”大祭師顯然完成了一次檢查,他站了起來,晃動晃動僵硬的脖子,打出個響指,“唱歌。” 

    美人魚開始了歌唱。 

    彎彎小溪旁……蒲公英在游蕩……星星照亮在你的臉龐……乘著波浪飄向久違家鄉……幸福路也漫長…… 

    翻著白眼的卡薩洛第一次聽到這首歌,他的表情開始嚴肅。“我寫的。”大祭師難得靦腆不好意思起來。 

    卡薩洛一臉崇拜。 

    西蒙小指動了動,美人魚看到了。 

    “再來一次。”大祭師有心炫耀。 

    歌聲再起,美人魚看到西蒙的手明顯在動,她空洞的眼里出現一絲欣喜,可惜二位納伽族人閉上眼睛,享受著她美妙的歌聲,錯過了。 

    歌唱完了,卡薩洛打出一個響指,“唱歌!”美人魚不吊他,看到大祭師戲謔的眼神,卡薩洛一臉尷尬。“我去給美人魚找食物。”說完游動著離開了房間。 

    看了看沉睡中的西蒙和帶著空洞眼神的美人魚,大祭師也轉身離開了,他有事找族長商量,走的時候他沒有忘記支撐起結界。 

    待它們離開后,美人魚游動著來到西蒙身邊,開始了輕輕的歌唱,西蒙的手指又有了反應,美人魚繼續,結果西蒙依然只是如此。 

    美人魚想起了自己族內古老的傳說:當一位英俊的王子失神掉落海底后,美人魚的公主救了他,并且嘴對嘴的親吻他,最后將王子送回了陸地,最后,王子和美人魚公主快快樂樂永永遠遠的生活在了一起。 

    她想試試。 

    美人魚的小嘴湊了上去,努力的撐開西蒙的鯊魚牙,鉆了進去——一切都是本能,美人魚天生的本能。 

    一切都是生命之泉作祟。 

    丁香小舌讓西蒙心底潛在的一根弦被觸動了,整個身體唯一屬于自己的也只有一根舌頭和一個完整的大腦,而這個舌頭開始復蘇,和美人魚的糾纏在一起。可惜海底里看不到唾液,不然一定超多。 

    順著唾沫,組成生命之泉的小精靈們進入到了美人魚的小嘴里,開始對雇主的女人進行簡單的改造。 

    生命之泉對美人魚的吸引力從看到西蒙的那一瞬間就已經不斷在其身體里膨脹,這是一種對能量的天生需求。而小精靈天生對禁制魔法的波動充滿厭惡,就好像月亮不想看到太陽。 

    僅僅是昏迷中的西蒙就已經創造了歷史,他解救了另外一個被神流放的種族,雖然這個種族曾經是神的走狗。 

    美人魚巨大的魚尾消失了,有的是一雙沒有絲毫瑕疵,完美修長的雙腿,再往上看,一個潔白無暇,羊羔玉脂,高聳傲人的超火爆美女出現了。 

    如夢如幻、一汪秋水的眼睛,略微消瘦的臉龐配著一個完美的鼻梁,下面紅似火的櫻桃小口被幾縷黑發遮住,還有不著片縷的完美身材。 

    “噗……”拿著貝類剛游入門的卡薩洛僅僅看到一張臉就噴出一口綠色的血液,暈了過去。 

    覺醒的美人魚變化是巨大的。往日的頭發是亞麻色,總覺得缺少很多營養,還有呆滯無神的眼睛和沒有絲毫美感的魚尾……和現在的美人魚,反差真的很大。 

    看著卡薩洛暈了過去,美人魚并沒有絲毫的慌亂,她輕輕的撫mo著西蒙的臉龐,細聲的唱著歌兒,許久,她轉過身,直接穿過了大祭師的結界,穿過這個避難所,往大海的深處游去。 

    覺醒的美人魚是恐怖的,她懂得所有的水系魔法,包括終極的禁咒魔法——暴風雪,更恐怖的是她除了禁咒外,對其它魔法根本不需要吟唱。像大祭師這種結界對于她來說只是小兒科。 

    美人魚是這塊大陸上另外一個十分堅貞的種族,這要得益于現在艾澤拉斯的神,他不喜歡別人背叛他,所以美人魚這種“軟性完美毒藥”被他制造出來。 

    還有一個種族就是暗精靈。 

    美人魚是感受到生命之泉的波動而自愿落入大祭師的陷阱的,而天生的水性皮膚不僅可以抵御物理攻擊,對于不是很強大的魔法也一樣有效果,這使大祭師無法看透內心,而誤以為美人魚是沒有絲毫的靈魂。 

    美人魚是被禁制,而不是白癡。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228494_21_78-m
超神製卡師
作者 零下九十度
  這是一隻程序員在異世界「刻光碟」的故事。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