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安光義教練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安光義教練今年整整60歲了。他滿頭銀髮,小眼睛上架著一副黑框眼鏡,臉上已經有了很多皺紋,身材也很是臃腫。

    人們很難想象,他年輕時曾是省隊的主力後衛,但歲月這把殺豬刀給了他一副大肚腩後,早已看不出了運動健將的模樣。退役後安光義曾在湘潭大學校隊中執教,由於過分嚴厲苛責球員和早早白頭,被球員戲稱為“白髮鬼”。可一件事改變了安教練的人生態度,他因此辭去了大學的帥印,改為執教高中,對球員也愈發寬厚,“白髮鬼”這一綽號漸漸被人所遺忘,“白髮佛”安光義的名氣則在高中籃球界漸漸打響了。

    湘北高中原本是一所名不見經傳的私立學校,隨著安光義的執教,穆剛憲、井壽山、程良田等人才先後聞名而至,再加上兩位超級新人劉川和花道,2050年他們終於殺進了全國大賽,並在第二輪1分險勝王者山工大,創造了一個弱者逆襲的籃球神話。經此一役,湘北名聲大振,安光義的大名也響徹了高中籃界。次年他們再接再厲,殺入了全國八強。

    在朗明校長的心中,安光義教練就是湘北籃球的締造者,是奇蹟的代名詞。對於籃球隊的未來,安光義應該具有絕對的發言權。

    “我不同意對花道同學給予處罰。當然,我同樣不同意對於我的隊員們給予任何處罰。”安教練面慈心善,態度卻很堅決:“學生在校內正常活動期間被外來人員打傷,這件事學校本來就有責任。現在學校反過來要推卸責任給學生,這樣很不公正。”

    “可現在張局長的意思是,必須要籃球隊承擔起此次事件的責任!”王主任道。

    “既然王主任堅持如此,我願意承擔起責任來。”安教練仍是一副慈眉善目的笑臉,“我作為籃球隊的直接負責人,沒有盡到看護管理學生的義務。此次群架事件,我負有直接責任。請不要處罰任何學生,我申請在本屆CHBL後辭職。”

    “安教練!這件事明明和你沒有關係的。”朗明校長很激動。

    “我還是那個意見,最好把籃球隊撇乾淨。把一切事情都推到外人花道的身上好了。”王主任堅持己見。

    “花道不是外人,他是我校籃球隊的一員。請容我提醒,正是由於花道的出色表現,我校才得以戰勝山工大,在全國大賽的舞臺上打響了名號。”安光義突然嚴肅了起來,身上散發出一股無形的氣場,他充滿力量一字一頓地說道:“花道過去、現在、將來都是我校籃球隊的一員,直到他畢業為止。他和劉川一樣,是我心愛的球員。只要我還在,就沒有人可以開除他!”

    王主任被安教練突然散發出的逼人氣魄震得退了一步,不敢再說什麼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老爹!”花道看到安教練分外親熱,湊上去就摸著肚子說:“學校怎麼說?是不是應該給我頒發個見義勇為獎什麼的?”

    “你很好,花道。即使沒有打籃球,也很好。”安光義慈祥地看著花道,就像看著自己的兒子一樣,“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重新打籃球。”

    安光義在湘北籃球隊具有絕對權威,他是湘北的籃球教父。除了不知深淺的花道,再也沒有第二人敢於挑戰他的權威。但也正因為花道和安教練混得很熟,他們的感情很深。

    安教練轉向球員們,盡力控制自己保持語氣的平靜道:“我要宣佈一件事情:我——安光義,從即日起不再擔任湘北籃球的主教練一職。不管是什麼人接任,希望你們能認真配合新教練工作,祝你們在這一屆CHBL上勇創佳績。”

    一石激起千層浪,球員們瞬間炸開鍋了。

    “教練,你怎麼可以拋下我們!”

    “下個週末就要開賽了啊!”

    劉川向後一揮手,眾人嘈雜的聲音頓時停了下來。

    “教練,是我們連累了你吧?”劉川問道。

    安教練不置可否,只是微笑著看著劉川道:“你要好好打球,你會成為職業球員,甚至成為改變中國籃球的人。”

    “教練,這件事還有商榷的餘地嗎?”晴紫問道,她的眼圈紅了。

    “傻孩子,如果還能商量我怎麼會捨得你們呢?”安教練摸了摸她的頭。

    “教練,你不要走…….嗚嗚嗚。”全隊年齡最小的藍元已經哭了出來。

    “人生沒有不散的宴席,不要過度悲觀了。你們的未來還很廣闊。”安教練安慰道。

    而花道攥緊了雙拳,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都是我不好,因為我打架才害得安教練被迫離開球隊。”這個想法帶來的巨大的悔恨已經完全打擊到了花道。

    “花道同學,我不清楚你的傷怎麼樣了,如果沒有大礙,還是希望你能回到籃球隊。”安光義開口道。

    可惡,又是籃球!花道心中暗自不忿著。想離開籃球,真的這麼難嗎?為什麼我一直惦念籃球隊的朋友?為什麼我忘不掉打籃球時的喜悅?不管如何,是男人在這個時候也只有唯一的答案了。

    “我答應您,老爹。我會迴歸湘北籃球隊!”

    “恩!”安教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天是星期六,安教練一早便開車拉著花道出門了。

    “老爹,你都不能留任到全國大賽以後嗎?”花道嘟噥著:“至少站完最後一班崗啊。”

    “我也是這樣希望的,可上面有人施壓了,校長也很為難。”安光義道:“不過你放心,我並不會離開籃球。只是找了一份新的工作,只要你繼續打籃球,說不定未來我們還會相見的。”

    “對了,老爹我們這是去哪啊?”

    “掃墓!”

    “啊?”

    “有幾家學校已經向我拋來了橄欖枝,估計我新學期就會去外地執教了,以後怕是沒有多少機會回來了。湘潭那裡有我的一個學生,我去給他燒燒香。”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將
作者 鹹魚軍頭
大海賊時代。   大海風起雲湧,強者毀天滅地,各自廝殺,實在是讓人——   提不起勁!   我...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