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城堡的陷落(1)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射進城堡的窗戶時,泰拉斯-德阿尼斯公爵醒了過來。他起身走到窗前,拉開掩了一半的布簾,手按在窗口的木框上,看著城堡外的草地。雖然已經是深秋,那里卻依然碧綠如茵——在魔法的作用下,這座城堡周圍的一切植物都永遠保持著它們在春天時的姿態,不會枯萎,不會衰敗,公爵似乎都可以看見晶瑩的露珠掛在草葉上,搖晃欲墜。冰涼的晨風輕輕吹了過來,他深深吸了口氣,感覺一股寒氣灌入胸口,頓時精神一振。 

    今天是個好天氣。 

    他回到床邊穿上衣服,洗漱完畢,穿上一件淡紫色鑲金邊的長袍,接著從墻邊書架上取出一本巨大的書。這是一本法術書,巫師準備魔法所必須之物。它的創造者和首位使用者,乃是家族的遠祖,這座城堡的建造者,第一任德阿尼斯公爵。據家譜記載,他是一位大奧術師,在死靈魔法上有非常高的造詣,大廳里就掛著這位巫師的畫像,戴灰色尖頂帽的白胡子老頭,眼睛半瞇著,似乎永遠都沒睡醒。在畫像的左下方,寫著一行清晰的小字,那是這個家族的銘語:“只有一位德阿尼斯”。 

    每一個貴族家族,都有著自己的銘語,大多是一些格言警句,強調勇氣忠貞,或者美德信念。“只有一位德阿尼斯”,這便是德阿尼斯家族的銘語。就字面意義來說,它是在表述這個家族的一項古怪規矩:只有繼承爵位、城堡和封地之人,才能獲得家族姓氏,在此之前則有名無姓——而繼承必須以前任死亡為前提。就如現任的德阿尼斯公爵,在二十年前,他僅僅是“泰拉斯”,直到父親去世,他繼承爵位,才有資格被稱為“泰拉斯•德阿尼斯”。而他的兒子,羅諾爾,則必須在他去世之后,才能繼承爵位,成為一名真正的“德阿尼斯”。 

    但這僅僅是字面解釋,這句話所真正蘊涵的意思,則遠遠不僅于此。 

    公爵將書平放在桌子上,凝視著,淡藍色封面閃爍冰冷的微光,一個銀色的六芒星若隱若現,這是個強力魔法徽記,能夠自主辨認碰觸者的身份,只有“德阿尼斯”才有資格擁有和使用它。 

    而德阿尼斯永遠只有一位。 

    他輕輕翻開了書,開始準備今天要使用的魔法。雖然對于今日的德阿尼斯公爵,阿斯卡特拉市稅務部長來說,已經遇不上什么需要使用魔法的場合。但對巫師來說,魔法就是力量,魔法就是生命,生命無論在什么時候都必須牢牢把握住,決不可稍有松懈。 

    這一點已經牢牢銘刻在每一位巫師的血脈和靈魂中。 

    大約花了近一個小時,他終于將要準備的魔法咒語完全背熟,將所有的施法材料調配好,分門別類放進長袍里縫得密密麻麻的小口袋中。然后長長伸了個懶腰,決定下樓吃早餐。 

    衫木制成的樓梯踏板和扶欄式樣古樸,顏色深黃中泛黑,論年頭已經非常久遠了,自他記事起似乎便存在于此。公爵稍稍有些發福的身體壓在上面,發出吱呀吱呀的顫音,仿佛隨時可能斷裂。 

    樓下是一個大廳,四周沒有窗戶,光線陰暗,通風也差。墻壁上懸掛著七八只魔法創造出的光球,借此能勉強視物。大廳的正中間放著一張長長的餐桌,鋪著潔白餐布,上面整齊地擺放著豐盛的早點。仆人們已經擺好了餐具,站在一旁。 

    他皺了皺眉頭,不太高興地問旁邊侍立的女仆:“羅諾爾呢?” 

    看到女仆臉上的神色,不必聽到回答,他就知道羅諾爾肯定是又溜出城堡去參加那“邪惡的集會”了。 

    羅諾爾是他的兒子,唯一的兒子,也是這個世界上唯一能讓他頭痛的人。或許是因為妻子早死,他又事務繁忙,對這個兒子一向疏于管教,致使羅諾爾結識了一幫邪惡之徒,被引上了邪路——當然,這是他的個人看法,羅諾爾對此持反對意見,他認為自己是尋找到了值得為之終身奮斗的目標。 

    這個值得為之終身奮斗的目標,就是實現班恩教會的偉大目標——將費倫大陸上的所有人都納入班恩的信仰之下,殺死那些拒絕信仰班恩的人。 

    班恩,曾經是紛爭與暴虐之神,和謀殺之神巴爾、死亡之神米爾寇并稱為死亡三神。動蕩之年中,這三位神祗全部被殺,神職被一個名為希瑞克的盜賊繼承,死亡三神的信徒也大都改信希瑞克。 

    自從去年秋天以來,費倫大陸到處都傳說班恩又復活了,并且取得了恐懼這項新的神職,現在他的全名是“恐懼之神班恩”。這位神祗依然強大,而且行事更加謹慎。他已經取代了希維姆重新領導自己的教會,并積極準備向“篡位者”希瑞克復仇,以奪回曾經屬于自己的神職。公爵對這些傳言表面上嗤之以鼻,但他無法忽視一些顯而易見的事實:近一年來,班恩教會在迅速擴大,很多以前的班恩牧師——動蕩之年后曾改信希瑞克——現在脫離了希瑞克教會,重新侍奉他們的舊主人;很多人莫名其妙地死亡或失蹤,事后發現都是希瑞克的牧師,他們的尸體上全都烙著三個字“異教徒”,這很顯然是班恩教會對希瑞克信徒的警告。 

    德阿尼斯并不喜歡班恩,但也對希瑞克沒什么好感,在他看來,這兩位邪惡神祗的存在都是對費倫和平的巨大威脅。他本人信仰的是魔法女神密斯拉,一位善良的女神。安姆帝國號稱“商人領地”,商業貿易極度發達,論富庶程度在費倫大陸首屈一指。一般來說,越富裕的地方巫師越多,安姆帝國本應該盛產巫師才對,因為學習魔法是一件極度耗費金錢的事情,普通人是承擔不起的。但由于一個叫做“兜帽巫師”的組織壟斷了這個帝國的魔法研究,安姆的巫師數量很少,而且很多巫師都不信仰魔法女神,所以密斯拉的教會在安姆沒什么影響力——比如公爵的兒子羅諾爾,雖然也是一名巫師,就不愿信仰密斯拉,而尊奉班恩,似乎還是班恩教會的核心成員。父子之間屢次為此發生激烈爭吵,兩名優秀的巫師甚至借助火球閃電來增強自己話語的說服力,年輕的羅諾爾在這方面的造詣自然不如父親,但他咬緊牙關毫不讓步,公爵也無可奈何。 

    信仰往往是一種狂熱,沒有道理可講。 

    公爵嘆了口氣,獨自一人享用早餐。雞蛋煎得略微有些焦,但他沒有感覺出來。可憐的德阿尼斯決定不再為兒子的信仰問題煩惱,轉而考慮下午用什么方法去阿斯卡特拉城里,坐馬車?還是直接用傳送術? 

    坐馬車又慢又累,而且很危險,因為最近野外怪物出沒非常頻繁,頻繁的出奇,公爵是很注重自身安全的。傳送術倒是很快捷,而且公爵自然有兜帽巫師頒發的“奧術執照”,不會因為“非法使用奧術能量”被抓起來——事實上,也沒人敢逮捕他。但傳送術是一種比較危險的魔法,一般而言不用為妙。 

    嚴格而論,傳送術雖然快捷,卻并不算好的傳送方法。因為它對施法者的定位能力要求很高,一旦出現差錯,不但無法到達預定地點,可能還會有生命危險。所謂生命危險,比如說,一名巫師本打算傳送到一個港口,結果定位失誤,落到了十八英里外的海上,而且他還不會游泳。 

    公爵會游泳,而且他也不擔心會傳送到海里。他對阿斯卡特拉太熟悉了,定位是絕對不會出錯的,但他不能保證他將要傳送的位置上沒有站著一個人——或者一只狗。很久以前,還是他剛剛掌握傳送術的時候,就鬧過這個笑話。那一次,他成功地將自己從城堡傳送到阿斯卡特拉城中心,沃金漫步商場的一個角落,一切似乎都很完美——如果當時沒有一只兇猛的大狗在那個角落躺著曬太陽,而公爵又恰好踩在它身上的話。接下來全商場的人都有幸欣賞到了如下一幕:著名的德阿尼斯公爵狼狽不堪地四處奔逃,一只暗黃色的大狗在后面狂吠著窮追不舍。 

    德阿尼斯用力搖了搖頭,腦子里短暫地暈眩了幾秒,這個很不美好的回憶也就順利地被搖晃掉了。他繼續一邊對付那份有些焦的雞蛋,一邊慢慢思考。當雞蛋和面包都完全從盤子里消失的時候,他還沒有作出決定,但這時候他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早安,父親。” 

    ※※※ 

    “尊敬的父親”,羅諾爾揮手讓仆人全部下去,空空蕩蕩的大廳里只剩下他和公爵兩個人,然后他優雅地彎了彎腰,“你對我昨晚的提議考慮的如何了?” 

    公爵不高興地哼了一聲,放下刀叉,拿起餐巾抹抹嘴巴然后站了起來。“羅諾爾,我并不喜歡希瑞克,但我也不愿意為你的那位黑暗君主效力。” 

    “父親大人,我想你誤會了。”羅諾爾依然彬彬有禮地微笑。兩位衣飾華麗的貴族隔著兩米距離面對面地站著,看上去不像是父子之間在家里談話,而更像是兩國使者在談判桌前商談簽約事宜。 

    “我并沒有讓你為我的黑暗君主效力——雖然我很希望如此,尊敬的父親,我只是希望你能建議評議會通過一項禁止希瑞克信仰的法案而已。” 

    公爵皺了皺眉頭:“首先,我并不是評議會成員,也沒有權力建議評議會通過此項法案;其次,我也不贊成以法案的形式禁止某一位神祗的信仰——即使他是一位邪神。” 

    “父親大人,我當然知道你不是評議會成員——”羅諾爾拖長了聲音說,“但作為你的兒子,我注意到:每次你去阿斯卡特拉城中辦事的時間,和評議會頒布新法案的時間往往都很契合,所以我不能不有一些奇怪的聯想……” 

    公爵哼了一聲,沒有打斷他的話。羅諾爾露出微笑,繼續說服。 

    “好的,父親,我們就先假設——只是假設——你不是評議會成員之一,但以德阿尼斯家族在安姆的影響力,以你阿斯卡特拉稅務部長的身份,我相信你一定能夠說服評議會考慮這個提案的。而且,據我所知,你信仰的那位魔法女神,似乎對希瑞克也非常厭惡吧。” 

    “確實如此”,公爵承認,“這一切聽起來都很有道理,但我知道你的真正目的,羅諾爾。禁止希瑞克信仰,也許確實會取悅我的女神,但真正的獲益者,是你那位黑暗君主。” 

    “或許是這樣,我親愛的父親,但可以同時取悅兩位神祗,這種事情你為什么不愿意呢?” 

    公爵看了看他的兒子,堅定地搖了搖頭:“羅諾爾,不必再說了。我是不會做任何可以為你那位黑暗君主提供方便的事情的。” 

    羅諾爾惱怒地瞪著公爵。父子兩個人對視著,空氣和時間似乎都凝固了,大廳里死一般的寂靜。這種情形隔三差五就會出現,仆人們早就習慣了,沒有誰會冒冒失失地闖進來——除非他覺得身上實在太冷,想挨上一枚火球暖和暖和。 

    最后,羅諾爾聳了聳肩,轉身離開大廳,他走得很慢,每一步都很重,厚厚的木質地板上發出沉悶的響聲。當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又回過身來,看著他的父親,然后彎腰一躬。 

    “父親,今天天氣不錯,路上小心。”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692682_21_78-m
超級神基因
作者 十二翼黑暗熾天使
  未來波瀾壯闊的星際時代,人類終於攻克了空間傳送技術,可是當人類傳送到另一端的時候,卻發現那...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