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城堡的陷落(2)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公爵獨自一個人坐在桌子邊,繼續考慮應該用什么方法去阿斯卡特拉城里。正當他躊躇不決的時候,一個衛士沖進大廳,驚惶的腳步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德阿尼斯很不高興地皺起了眉頭,還沒等他發問,衛士已經在他面前站住,喘著粗氣報告說:“大人,有敵人攻擊城堡。” 

    公爵并不慌張,他冷靜地問:“人數多少?” 

    “三十多個。” 

    德阿尼斯皺了皺眉頭,看了那個驚惶失措的侍衛一眼,心中很不滿意,不過三十幾個膽大妄為的強盜而已,就害怕成這樣。他一邊想是不是馬上把他開除,一邊往外走。侍衛們陪著他走上城墻,公爵不很在意地向城外看了看,這一看就嚇了一大跳。 

    三十多人站在城堡外的空地上,他們穿著鑲有銀邊的黑色或者暗紫色長袍,有的還會戴著頭巾。借助魔法強化,公爵視力極好,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們戴著銀色的護腕或手鐲,上面鑲嵌著一個圓盤,圓盤內是一個被紫黑色光芒圍繞的白色骷髏頭——希瑞克圣徽。 

    是希瑞克信徒。公爵有點奇怪,“是暗日之火?”他大聲地問,聲音經過魔法強化,傳出很遠。 

    希瑞克的信徒遍布整個費倫大陸,但并不團結,確切地說,是四分五裂。教會沒有一個統一的領導,內部有很多相互敵視對立的勢力。“暗日之火”和“黑色意志”是最大的兩個教派,都位于安姆地區。其中暗日之火主要活動區域是阿斯卡特拉北方的云霧山脈,離德阿尼斯城堡很近。所以公爵首先懷疑是它。“暗日”是希瑞克的一個尊稱。 

    “是的,我們正是暗日之火”,一位老牧師高聲回答,看上去他是這群人的首領,“德阿尼斯公爵,我們來此并無他意,只是想為尊敬的暗日建立一個新的神殿,你的城堡似乎非常合適。” 

    公爵更奇怪了,據他所知,希瑞克神殿一般都建立在隱秘的地方,比如山洞或者下水道。怎么這次他們看中了自己的城堡? 

    不過現在沒有心思去考慮這些,公爵轉身招來一個衛士:“杰克,你馬上去阿斯卡特拉城,向市政府報告暗日之火攻擊城堡,請求援助。” 

    衛士躬身答應,掏出一張卷軸快速念誦起來,一道銀色的傳送門在空氣中迅速劃開,衛士走了進去,隨即消失。 

    公爵看著衛士離開,然后對城外大聲說:“很抱歉,各位,我的信仰不允許我答應你們的要求。” 

    “公爵大人,我知道你信仰的是密斯拉那個婊子……” 

    公爵沒有耐心等老牧師把話說完,膽敢侮辱他所信仰的魔法女神,這是絕對不可容忍的。衛士已經將他常用的法杖遞上,公爵揮起法杖對準老牧師一指,一顆巨大的火球從法杖頂端爆裂出來,射向城外的人群。 

    一道透明的冰墻突然豎立在人群前,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火球砸在冰墻上火星四濺,但沒有一個人受傷。 

    冰墻術?這群人里面有巫師。德阿尼斯警惕起來,他低聲向手下發布命令。近百年來,城堡從未有過被攻擊的記錄,衛士們一時也顯得有些手足無措,但在公爵的指揮下很快恢復了鎮定,開始有條不紊地布置起來。投石機和床弩已經各就各位,只有有人敢靠近,立刻就會變成肉泥,肉泥上還會插著十幾只弩箭。 

    但敵人似乎沒有靠近的意思。公爵遠遠看見一個人在施法,他的手中似乎拿著一根金屬棒和一只鐵手套,隨著手勢的揮動,空氣中出現一個形如攻城槌的紫色發光力場,前端是一個巨大的拳頭。 

    畢格比攻城手套。公爵不屑地冷笑著,這個魔法比較特殊,因為它的發明者畢格比并非這個世界的巫師,而是居住在另一個晶壁系。這位大巫師發明的很多魔法都在多元宇宙中廣為流傳,公爵也學習過幾種。 

    畢格比攻城手套確實適合用來撞擊城門,但這次行不通,德阿尼斯在心里說,不動聲色地看著。 

    紫色發光的攻城槌凌空飛來,砰的一聲砸上了城堡的大門。暗紅色的城門震了一下,但絲毫無損。這完全在公爵和衛士們意料之中,這個城門雖然看起來不是特別厚重,但卻是用精鐵制成,對魔法天然具有極高的抗性。 

    雖然第一輪攻擊失敗,敵人似乎并不灰心,城堡下隨即響起一片陰冷低沉的吟唱聲,三十多位牧師形成一個巨大的圓圈,將那名看上去地位最高的老牧師圍在中心,靠近城墻方向卻留了一個空隙。伴隨著復雜的手勢,他們齊聲念誦咒語,三十多道淺藍色的光芒同時射到老牧師身上。 

    公爵皺著眉頭,不知道這群牧師在干什么。德阿尼斯家族是安姆著名的巫師家族,歷任公爵都是優秀的巫師,在這個城堡中不知布下了多少防護魔法。想用魔法來攻城,那是白費力氣。 

    事實上,也很少有魔法可以用以直接攻城,在德阿尼斯的印象中,除了畢格比攻城手套,就只有地震術可以有這個作用。地震術是種神術,牧師或者德魯依可以施展,不過公爵并不擔心這群希瑞克牧師會用地震術攻城,他是一名巫師,對神術當然不很熟悉,但他也知道地震術屬于極高階的神術,即使是阿斯卡特拉城中四大神殿的主教,也都無法使用如此強大的魔法。 

    城堡下面,希瑞克的老牧師被三十多道淺藍光芒射中之后,長袍一下子鼓漲起來,整個人看上去更像一個充滿空氣的皮球。他的腳下似乎突然刮起了猛烈的風,長長的胡須和頭發向上飄了起來,在空中亂舞。德阿尼斯在城墻上只聽到一聲大喝,老牧師手舉圣徽,向城墻方向一指,大地頓時劇烈地晃動,公爵立足不穩,差點摔倒。他一把扶住城墻,這時驚駭地發現一道震波正急速向城墻襲來,仿佛有一只巨龍在地下翻騰前沖。 

    地震術! 

    德阿尼斯來不及思考,本能地念出一個詞,隨即飄了起來。地震波撞上了城墻,劇烈的晃動讓城墻上的衛士全部摔倒在地,兩名衛士甚至從城墻上跌了下去,身處空中的公爵自然絲毫不受影響,他死死盯著在地震波的強大沖擊下逐漸裂開的城墻,隨后下了一個決心。 

    他從長袍里掏出一顆藍寶石用力向地上砸去,同時急速地念了一個詞,藍寶石碎裂的那一霎那,一張散發著紅色光芒的羊皮卷軸出現在公爵手中。他展開卷軸,快速而清晰地念誦上面用龍語寫成的咒語,每個音節都發得準確無誤。每讀一個字,那個字便閃耀著紅色的光芒,然后慢慢褪色消失,當他全部讀完時,手中的卷軸化成了一堆粉末,四顆直徑大約半米的巨大球體從公爵手上射出,它們發出耀眼的紅光,在空中拖著長長的軌跡,筆直砸向城堡外的牧師們,看上去如同巨大的隕石或流星。 

    紅色球體飛速砸來,牧師們不及躲避,圓圈中心的老牧師雙手高舉,仰面大喊了一句話。伴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鳴,空中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黑色拳頭,指縫中滲透出綠色光柱。四顆紅色光球似乎被這只巨大拳頭吸引,一齊改變軌跡砸了上去。 

    轟的一聲,四顆紅色球體一齊砸中目標,但并未像德阿尼斯預想的那樣爆裂開來,而是悄無聲息地消失在空氣中。所有的牧師一齊向這只巨大的黑色拳頭跪下,只有老牧師除外——他直接趴倒在地上。 

    城墻已經裂開巨大的縫隙,衛士們紛紛逃了下來,只有公爵飄浮在空中。看上去悠閑異常,實際上他的心中無比驚駭。 

    他剛才使用的魔法卷軸是流星爆,傳說中的終極奧術之一。他的祖父——也就是前前任德阿尼斯公爵——曾經參與一場屠龍戰斗,在龍穴中找到這張卷軸,一直作為傳家寶物收藏在圖書館中。他自然沒有使用過這個魔法,連看都沒有看過,但據書籍上記載,當紅色光球砸中目標時,會引發劇烈地爆炸,范圍內的任何生物都難逃一死。 

    那個巨大的黑色拳頭是什么魔法?他在腦子中急速回憶,幾十年來閱讀過的所有魔法資料在他腦中急速閃過,但他的記憶中實在搜尋不到任何類似的資料。 

    突然他想起那個老牧師剛才的那一聲高喊,雖然距離很遠,但公爵還是聽到了那個詞,當時他并沒有在意,現在卻突然想了起來,那個詞,聽起來非常像“班恩”。 

    沒錯,就是班恩。十幾年前,班恩還未死亡的時候,他的圣徽正是一只在紅色背景上的黑色巨拳。公爵年輕時曾經和一位班恩牧師打過交道,在他的手背上就刺著這個符號。雖然沒有綠色的光柱,但已經非常相似。 

    難道,這群人不是希瑞克的牧師,是班恩的牧師! 

    他剛剛轉過這個念頭,地面上跪拜的牧師已經站了起來,他們齊聲吟唱咒語,二十多道耀眼的強光一齊打到空中的目標身上。像公爵這樣的高階巫師,自然早就在身體上附了防護魔法,但還是禁受不住這二十多股力量的沖擊,他只覺得全身一震,如同被幾只大鐵錘重重地敲擊了一下,整個人差點從空中摔了下來。 

    德阿尼斯踉蹌著向后飄了幾米,現在他已經處于城堡的魔法防護范圍之內,不受城堡外任何法術攻擊。牧師們紛紛念誦攻擊咒語,但各種各樣的法術在即將擊中公爵時都被一道無形的防護罩擋了下來。雖然如此,德阿尼斯卻并不感到安心,既然對方能毫發無傷地擋下流星爆,那么想擊破城堡的防護并非難事。簡單來說,只要再發動兩次地震術,整個城堡大概就要崩塌了。 

    公爵迅速念誦出一句咒語,銀色的橢圓形傳送門在他身邊逐漸形成。現在情況危急,德阿尼斯已經顧不得考慮是否會踩到曬太陽的大狗然后被追得滿街跑的問題了。與性命相比,面子與聲譽都不值一提。圣武士們都喜歡說:榮譽即生命;但公爵不是圣武士,在他看來,生命即榮譽。 

    對,生命即榮譽。沒了命,還有什么榮譽。 

    傳送門已經完成了一大半,德阿尼斯正準備走進去,下一瞬間他就會站在安全的阿斯卡特拉城內。但就在這時,一道綠色的光線從他的背后射過來,魔法防護不能阻斷城堡內部施展的魔法,綠色光線準確地打在他身上。公爵隨即驚恐地發現自己的身體被一層散發著翠綠色光芒的力場覆蓋,橢圓形的銀色傳送門還有一段沒有完成,但它靜滯不動。 

    次元錨! 

    阻止受術者進行一切異次元旅行的奧術——次元錨。任何人只要被這個魔法命中,在一定時間內就無法進行任何異次元旅行,而傳送術,正是一種標準的異次元旅行魔法。 

    德阿尼斯急怒交加,他轉過身來,紅色的魔法能量已經在他的手中飛速聚集,只要看到那個施展次元錨的家伙,他的手指上就會立刻射出五顆飛彈。這種魔法飛彈是百發百中的,以公爵的能力,五顆飛彈足以殺死一個普通人類。 

    他清楚地看到了目標,但魔法飛彈卻沒有射出。因為那個家伙,那個剛剛阻止他進行傳送的家伙,正站在地上抬頭看著他,公爵甚至能看到他嘴角掛著一絲微笑,非常熟悉的微笑。 

    這個人正是他的兒子羅諾爾。 

    沒等公爵反應過來,羅諾爾又伸手對他一指。只覺得眼前一道紅光閃過,臉上感覺到了炙熱的氣息,同時一陣徹心裂肺的劇痛。他低頭看時,發現身上的巫師長袍胸口部位已經被燒穿了一個圓形大口,焦臭的氣味從那個洞口傳出來。 

    他瞪著自己的兒子,后者正滿不在乎地看著他。 

    然后他就從空中摔了下來。身體還沒有墜落到地面,他的靈魂已經飄然而起。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1_8-m
神話基因
作者 魚躍沖頂
  每一個神話,都是一條成神之路!   人類踏入星河時代,古老的修行煥发出嶄新的生命力。 ...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