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因福得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希望大大們繼續堅持我!謝謝!別說了,砸票吧!我的辛苦為的就是你們的支持!

    ——————————————————————————

    左邊……左邊……快傳啊!教練席上站著一個年輕人,他對著足球場里不停地咆哮著,因為緊張額頭上溢出了豆大的汗滴。

    球場上的瞬息萬變,突然一個人帶著球停在禁區外的弧線外,抬起腳狠狠地往球抽去。本來沸騰的球場突然安靜了下來,所有的人都摒住呼吸,所有的眼睛聚集在那一顆小小的皮球上。場邊那個青年也止住了呼聲,張著嘴巴眼睛死死地盯著剛剛從地上飛起的足球。

    進……進……一定要進……。

    恩!青年不自覺地吞了一口口水,注意力完全被皮球吸引了過去。此刻,他沒有自己,沒有思緒,什么都沒有。他的世界里只有足球,一個剛剛從地面上飛起直奔球門而去的足球。這就是足球的魅力,它讓人忘卻一切,有的只是瘋狂的激情。這就是足球的吸引力。

    球飛了起來直奔球門左上角飛過去,同時主裁判看了看手表,準備吹響哨子。所有人死死地看著球,心一下被提到了嗓子眼上。球會進嗎?會進嗎?

    守門員的視線被前面的防守隊員擋住了,等到球就快要飛進球門時,守門員才發現自己判斷出錯。啊?不!我不能讓它進,休想!就是死我也要撲下來。右腳用力一蹬,身體橫著朝左邊飛了過去,可是那里來得急,球飛入網內,旋轉了幾下掉了下來。

    GOOOOOOAL!球進了,球進了。射門的少年站在原地愣了愣,終于醒了過來,飛舞著手朝場邊跑了過去。

    “球進了……球進了。”少年不顧同伴的拉扯勁直跑到了教練席上跳起飛到了教練的身上。教練還未從剛剛的突變中晃過來,被少年一撞身體向后一斜,兩人倒在了地上。

    “陸教練!陸教練!球進了,我們贏了。”隊員們全往教練席跑了過來。我們贏了嗎?我們贏了嗎?球進了?直到裁判吹響比賽結束的長哨,陸宇霆還是不敢相信這個結果。贏了,真的贏了。場上另一邊的隊員正咬著牙不甘心地看著球網。真的輸了?這是真的嗎?同時,觀眾席上只有為數不多的少部分的人為這個結果而欣喜,其他大部分的人都為這個結果而感到驚訝。真的嗎?他們獲得了這次省比賽的冠軍?可是之前這個學校可是從來沒有殺進八強過,這只馬可是黑的厲害啊!

    喲!一些人也附和起歡呼聲,雖然他們是輸球一方的球迷,可是這場比賽實在太精彩了。有的時候,足球沒有陣營,大家需要的只是精彩,需要激情。很快進行頒獎儀式,陸宇霆接過輕飄飄的獎杯,卻覺得異常的沉重。

    想當初自己剛剛進這個學校的時候,學校里那里有什么足球隊,就是足球愛好者都沒有幾個。可是從陸宇霆當了學校的足球教練以后,一切都變了。改革的春風吹過,校園里一片繁榮的景象。幾個月下來,這所學校的的足球水平就大大地提高了一個層次。

    之后也參加過幾次市里的比賽得到一些不錯的成績。學校里呼聲一片,陸宇霆帶著隊伍開始參加省一級的比賽。出師不利,第一次他們輸得體無完膚。陸宇霆靜下心來,冷靜地思考。他發現自己長時間地處于一種樂觀的情緒中,驕傲自滿,洋洋得意,完全忘記了山外有山。這第一次的失敗讓他學到了很多。那之后他開始苦心鉆研足球戰術,并通過實踐不斷地創新。球隊在新的高校比賽中成為一披黑馬挺進省八強。省第一、全國8強、全國冠軍。現在終于得到了省第一,省第一啊!雖然這只是第一步,可是這多么重要的一步呀!我終于勝利了,勝利了!

    陸宇霆在獎杯上摸了兩下,把它交給了后面的隊員,大家一一地接過獎杯,或高舉或獻上熱吻,臉上亢奮的表情是無法用言語表達的。接下來進行的是亞軍的頒獎儀式,陸宇霆轉過頭正好與他的視線撞上。對方狠狠地盯著陸宇霆,眼睛里憤怒化做一團怒火撲了過來。陸宇霆當然也不示弱,眼睛里反倒露出無所謂的神情。對方看了更加的惱火,抬起手也不接獎杯而是直指著這邊的陸宇霆,牙咬得更加厲害,仿佛在說:“我們走著瞧!”

    陸宇霆不以為然地笑了笑,轉過身看著隊員相互傳接著獎杯。陸宇霆當然認識他,他是對方球隊的教練,叫陳翼飛。據說他是一個高干子弟,帶球隊也有些年頭了,水平也不差。可是球隊能夠年年得到省第一絕對不是因為球隊水平高,而是因為陳翼飛有一個厲害的背景。陸宇霆最痛恨這種人,他覺得足球就是足球,只有純的足球才能帶給人如火般的激情。讓虛假的足球見鬼去吧!所以他斷然拒絕了賽前陳翼飛和自己的交易贏下了這場比賽。

    勝利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學校,整個學校歡騰了,氣氛如節日般的歡快。同時,陸宇霆也聽到了校長發怒的消息。他知道自己這一贏,肯定得罪了陳翼飛,校長一定也不好做。賽前,校長突然要求陸宇霆放棄下一場比賽,立即返校。走了這么多的路終于到了這個接骨眼上,陸宇霆怎么肯放棄。就算他肯,隊員也絕對不回答應。一句“將在外,軍命有所不授。”把一切都扛了下來。他想怎么樣也等比賽之后再說吧,于是帶著隊伍球隊參加了比賽。現在比賽結束了,也贏了。校長知道了不知道會是什么心情,大概憤怒大于喜悅吧!畢竟陳翼飛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而且足球對于學校畢竟不是那么重要。

    哎!管他個蛋的,最多被批一頓吧!陸宇霆搖了搖頭,收起思緒。隊員仍然沉迷于剛剛的最后一個進球,唾沫橫飛地描述著當時的情景。陸宇霆也把剛剛的畫面一一地品味了一番。高興?欣慰?無論怎么樣,這場比賽贏了,以后要走的路還長著。

    陸宇霆帶著球隊,昂胸闊步地走進校園。學校里一進陸宇霆回來,全都站在路邊,肅穆地看著他們。

    是啊!一個突破,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學校,可是這一場比賽對于這個學校的沖擊不亞于國足沖出亞洲。陸宇霆自然地成為了學校的“米盧”。大家興奮之余,也對陸宇霆產生了感激之情。陸宇霆回到宿舍,屁股還沒坐熱就被校長叫到了辦公室。

    這么快就知道我回來了!哎!不知道會怎么樣?陸宇霆一路嘀咕著朝校長辦公室走去。

    “校長,你好!”陸宇霆敲了敲門,得到應許后推門進入,臉上的笑容還未退盡。

    “宇霆!你來啦!這次你干得很好啊!”校長十指交叉,笑容可鞠地說。

    陸宇霆皺了皺眉頭,校長之前從來沒有如此親昵地稱呼過自己,難道有變數?可是眼下那里有時間容的他走神,于是繼續笑著說:“哪里,哪里!校長,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年輕人就是有拼勁啊!”校長依然滿臉堆笑,笑得陸宇霆混身不舒服。

    “呵呵!”陸宇霆沒明白校長的意思,打著哈哈不敢往下說。

    “你還年輕啊!我就不行了,你看一把年紀,也沒什么拼搏的膽子了。”

    陸宇霆一聽大感不妙,外面的公司開除員工領導都這腔調,來一手先抑后揚,讓你被踢了還要謝謝他慧眼識珠。可是開除一個教工好象不是那么的容易的吧?而且自己剛剛為了學校爭光,應該不至于吧?陸宇霆仍然沉寂在贏球的喜悅中,一下反應不過來,應承道:“校長你說笑了,你也還年輕呢!”

    “宇霆!來!這個你拿著!”校長把一個信封遞到了陸宇霆手里。陸宇霆一摸就知道了里面裝的肯定是百員大鈔。獎勵?應該不會吧!學校好象沒有這個規矩,難道破例?

    “校長,這是這么意識?”陸宇霆知道這一定不是好兆頭,面帶難色地問。

    “宇霆啊!希望你別怪我!我也難做,你看……。你還是到外面闖一闖吧!你還年輕,到外面走一走,可能會有好的前途。”校長臉上掛著歉意的笑容,陸宇霆看了實在不好發作。可是誰知道足球就是陸宇霆的生命,是他的全部。如果說為了錢財,那他當初就不會來到這破學校當什么教練,早就和同學一起開起公司發了大財了。現在,終于熬出頭了,卻來了這么一樁事。對!一定是陳翼飛搞的鬼,比賽之前校長一定也是得到他的威脅,所以才叫自己放棄比賽。自己卻沒聽勸告,說起來也不能怪校長。他能夠給我一筆錢也算是情之義盡了吧!可是……可是……。

    “他媽的!”陸宇霆的拳頭用力地砸到桌子上,咬著牙生氣地罵道。校長害怕陸宇霆氣急而怒,兩顆小眼睛小心地看著陸宇霆。

    “對不起!校長!”陸宇霆發現自己的失態,強壓下心中的怒火道歉道。轉了個身,出了門。

    陸宇霆機械似地走回宿舍,先前的喜悅消失得沒了蹤影。草草地洗了個澡,心懷僥幸地撥打了另外幾個學校的電話。得到的答復近乎一致:“我們學校太小,容不下你。”陸宇霆放下電話看著遠處茫然不知所措,此時的他就好象千斤石塊壓著胸口想搬開卻無力回天。媽的!陳翼飛,你可真夠狠的!全路封殺我,別讓我找到機會。哎!可是我那里還有機會?想到這,陸宇霆徑坐在床上,像個離家的孩子一樣,滿臉茫然,想往昔何等風光,今日又何等的落魄,為什么我的心會如此的痛?難道不甘心嗎?不甘心又能如何?又能怎樣?想改變卻無力改變的我究竟該做些什么……

    也許是太累了,或許是悲傷難忍吧,不知不覺陸宇霆睡去了,醒來時已至深夜,滿臉困惑的他還是找不到任何理由來為自己辯解什么,陸宇霆幾乎用盡了全身的氣力慢慢地撐起自己虛耗的身體,漠然地離去,絲毫看不出一點所謂的生氣。

    突然,寂靜的夜里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

    叮……叮……。陸宇霆根本就沒有心情接電話,今天的變化實在太大,而且來得太快。快得讓他覺得一切只是一個夢,一個永遠都不會醒的夢。

    “喂!”陸宇霆終究還是斗不過電話,拿起電話有氣無力地答道。

    “嘿嘿!陸大教練。”電話里的聲音成熟里略帶著俏皮。

    “別叫我教練!”陸宇霆聽到教練兩個字,壓在胸口的悶氣化成了怒火,很不客氣地說道。

    “哦?怎么了?不是聽說你今天贏球了嗎?怎么好象不是很開心。”

    “我現在已經不是教練了。”陸宇霆嘆了口氣,還是說出了事實。

    “呀?怎么了?開玩笑吧!”電話那頭的人被陸宇霆弄得莫名其妙奇怪地問道。

    “說來話長啊!”陸宇霆拿著電話抬起頭,不知道從那里開始說。

    “是嗎?說來聽聽?”

    “哎!大概就是這樣了。”陸宇霆遲疑了一會,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對方。

    “這樣啊!那是有點麻煩哦!他們那堆傻蛋不要你,我收留你。”

    “真的可以嗎?”陸宇霆想起當初她千方百計地要求自己過去幫她,可是自己就是懷著有始有終的念頭怎么也不肯松口,現在自己這樣了她竟然還愿意幫自己,本想拒絕,可是發現現在好象也沒有其他地方可去。

    “我顧婉瑩是什么人。”顧婉瑩的聲音提高了幾個分貝,拍著胸口夸下了海口。

    “可是……。”陸宇霆其實很想答應,可是一想,如果自己過去連累了她那不是……

    “你是害怕陳翼飛吧?沒事!我這兩天跑跑關系,如果沒問題我再給你消息,可以嗎?”顧婉瑩當然也不是傻瓜,當然也得看看情況。

    “恩!好!那先掛吧!”陸宇霆看了看手表,發現時間不早了說道。

    “恩!好!等著我的好消息啊!”

    陸宇霆收了電話,躺在床上,想起了這兩年走的路,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第二天,陸宇霆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來。伸了個懶腰,發現這段時間自己一直忙著工作,從來沒有這么清閑過。洗了把臉出了宿舍,踩著陽光竟然覺得心情不再像昨天那么的難受。哼著歌下意識地往球場走去。其實生活本就必須有張有弛,在緊張與放松間找到一個平衡點。到了球場,陸宇霆竟然發現已經有另一個老師正在帶足球隊,這才想起自己已經被除名,搖了搖頭,往校門口去了。

    “行行好吧!好心人。行行好吧!好心人。”剛剛走到街上,陸宇霆被一個低低的聲音拉了回來,低頭一看。一個蓬頭垢面、無比丑陋的乞丐正捧著一個破碗對著自己作揖。

    “死乞丐。”陸宇霆下意識地往后一跳,站得遠遠的。以前陸宇霆見到乞丐,總多多少少會給點。因為那時的乞丐確實是因為生活所迫,無奈之下才會走上這條路。有點同情心的人應該都愿意慷慨地奉獻一點。也許正是因為這點,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大街上的乞丐就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增長了起來,甚至出現了專業乞丐。有的時候,甚至在大街上可以看到有手有腳的年輕壯漢穿了一件破衣服向人乞討。每每看到,陸宇霆總是要惡心好一會兒。你說好好一個人為什么就愿意墮落到靠人乞憐而生活呢?所以現在陸宇霆很少給乞丐錢,除非他確定對方的確是乞丐而不是江湖騙子。

    陸宇霆看了看眼前這個人,雖然年紀有些大,可是絕對不至于到沒有勞動能力的地步。如果是前幾天,陸宇霆可能會鄙夷地看看他,然后瀟灑地甩頭走人。今天他卻破天荒地從口袋里摸出了一塊錢,彎下腰放進了乞丐的碗里。要說原因,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

    “嘿嘿!好心有好報!”乞丐把頭點得和雞吃米一般重復著老套的言語。

    “呵呵!你一天能賺多少錢呀?”陸宇霆往旁邊移了兩步在他身邊坐了下來。

    “哦?”乞丐的嘴巴仿佛塞了個雞蛋傻傻地看著陸宇霆。

    “沒!你別想太多。我就是無聊所以隨便問問!呵呵!走了,不擋你生意了。”陸宇霆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屁股。

    “有緣人,請留步!”陸宇霆正要走卻聽到乞丐興奮的聲音。

    “叫我?”陸宇霆回過身,用手指著自己奇怪地問。

    “對!就是你。這個給你。”乞丐在懷里摸了好久終于找出了一本發黃的書。

    “嘿嘿!這倒是有點意思。”陸宇霆摸了摸腦袋沒有接過書,其實他心里有點虛。這上面是不是有啥東西可以迷倒我!然后……。以前這樣的例子可不少,我得小心些,不過我已經沒錢給他騙了,無所謂啦!當下接過書揚了揚手就離開了。

    “希望不會錯!”乞丐看著陸宇霆離開的背影笑道。他正是修真某一個沒落門派的第二長老,因為時代久遠早已經沒有人知道這門派名字。前不久門派門人叫他下山化成一個乞丐,在這個地方等待有緣人并把入門之書交與他手。所謂有緣人,就是第一個和他攀談的人。

    陸宇霆隨便把書拿在手中一步步地往家里走。心想:等回去了,我好好看看。說不定里面會有類似于YY小說里的某某內功心法呢!然后我就擁有了特殊能力,然后……嘿嘿!

    陸宇霆在街上逛了逛,覺得沒什么意思就回了學校。剛剛走進宿舍,電話就響了。正是顧婉瑩打來的,陸宇霆獲知了自己可以到山北一中值教,也就是顧婉瑩所在的學校。陸宇霆問了關于陳翼飛的問題,顧婉瑩只是輕描淡寫的帶過。陸宇霆心想,既然她不說一定有理由,那自己也不好問了。不過他沒想到的是,的是,這么快就有著落了,回宿舍收了東西就離開了學校。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774352_12_281-m
海賊之天賦系統
作者 夜南聽風
  他並不想被懸賞通緝,也不想當海賊,但如果沒有其他選擇,只能當海賊的話……

...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