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遭遇挫折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點擊點擊,我要點擊。

    票票票票,我要票票。

    收藏收藏,我要收藏。

    大大們,多多支持小第呀!

    ----------------------------------------------------

    晚上陸宇霆又把步伐練習了幾遍,確定自己完全掌握后躺在床上苦苦地思索了起來。還有就是這個步伐到底是不是真的有用?再說如果真的有用,它到底能夠發揮多大的力量?僅靠此就可以贏得一場比賽嗎?可是比賽迫在眉睫,這么短的時間里根本沒有可能讓他們把他們的水平提高多少。而且他們又沒有能力又懶散,不用這個辦法又能怎么樣。現在只好孤注一擲了,希望這個步伐真的有用吧!到底要如何用另一種簡單的說法把原理教給他們呢?

    不知道想了多久,陸宇霆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夜里他做了一個夢,夢里又見到了那個乞丐。可是這次他穿著一件素色大褂,輕輕地順著下巴上長長的白胡子笑著說:“萬變不離其中。”

    第二天,陸宇霆醒了過來。忽然覺得自己對昨天自己看的公式又有了新的理解,再度翻開書,發現第一部分已經很清楚地記到了自己的腦袋里。而且好象自己對那些生澀的詞句的認識又上了一個新的境界。

    看了看時間,吃完早飯應該正好七點,換好衣服就出了門。

    “這樣,這樣……那樣……對!對!”陸宇霆低著頭走在小巷子里仍然琢磨著那些口訣,完全沒有注意到擋在自己面前的一個板車。他下意識地往邊上一移,前方的板車可能也想讓路剛好也移了過去又檔住了出路。幾個來回,板車還是擋在他面前。

    “心氣一發……”陸宇霆默念著口訣,身體一晃踩了幾個奇怪的步子,輕易地饒了過去。

    “……上左須進右……。”陸宇霆嘀咕著口訣往前走。推著小板車的人驚訝地看著陸宇霆的背影,剛剛他只覺得眼前一閃陸宇霆就到了自己身后。動作之漂亮,速度之快。他揉了揉眼睛以為自己花了眼,搖著頭迷惘地走了。

    陸宇霆到球場的時候,球場上只有肖行、吳涯和莊元峰三個孤單的身影。

    “其他人呢?”陸宇霆啃著面包,雖然已經知道怎么回事可是還是忍不住地問了一句。

    “好象說要考試,都不來了。說到比賽的時候會參加。”肖行膽怯地說。

    “呵呵!那你們不要考試嗎?” 陸宇霆恨得牙癢癢,如果是以前遇到這樣的球員只有一個后果,那就是開除。可是現在如果真把他們開了,那他值教的第一場比賽就將面臨著因為球員人數不夠而自動認輸。陸宇霆當然不希望這樣,所以現在只好先咽下這口氣,等比賽結束再從長計議。他這么想著,心也舒坦了起來。笑著說。

    “呵呵!”三人聽到陸宇霆的問話摸著頭不停地訕笑。

    陸宇霆把剩下的面包三兩口地解決了,步伐訓練重新開始。

    “對,踩那里,對就是那里。你假設你前面有一個人,然后在踩那里。對!對!就是這樣。然后在那里,接著最后一步跨大一些。對,就是這樣。”陸宇霆對著正在前面做動作的肖行大叫道。

    “教練為什么要這樣?這真的有用嗎?我……我怎么覺得有點傻呀!”肖行兩腳交叉,別扭地站在原地。

    “呵呵!這么說吧!其實這些步伐是一個部分,其實你們的上身也是很重要的。這套步伐的主要目的呢!就是通過不停地改變前進的方向吸引對方的注意力,讓他跟著移動。最后讓他失去重心。那個時候你們就可以輕輕松松地帶著球殺入敵陣了。”陸宇霆見到早上的訓練有了新的起色,滿臉的喜悅。

    “這……真的有用嗎?”肖行低著頭問道,聲音細得如同在問自己。

    “來吧!有用。你不是相信我嗎?照我說的做,到時候一定可以出成果的。現在先把步子走熟練了,那樣上身自己自然會跟上來。”陸宇霆猛地想起早上過板車的事,信心大增。

    “肖行!肖行,你給我過來……。”訓練正如火如潮地進行著,突然從操場遠出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哦!”肖行對陸宇霆伸了伸舌頭,跑了過去。陸宇霆繼續監督吳涯和莊元峰練習,用眼睛的余光觀察著遠方的情況。只見肖行站在女人面前不停地點著頭,而女人似乎很生氣不停地教唆著什么。陸宇霆見了微微一笑,心想:應該是班主任吧!沒想到這小子還能讓班主任注意。嘿嘿!不過那班主任人長的不錯,可是為什么那么喜歡生氣。她不知道女人生氣很容易老的嗎?

    過了一會,肖行小跑著過來饒著頭不好意思地說:“班主任,叫我回去上課。”

    “喲!這早都到點了。去吧!去吧!你們倆也都去上課。” 陸宇霆看了看表,拍著腦袋叫道。

    “教練,我們不去,想再練一會!”吳涯的進步明顯比肖行快已經把步子走得差不多了,現在正是興趣濃厚的時候卻聽到陸宇霆驅逐自己,當然不干了。

    “去吧!學習重要。我可不想以后背個耽誤你們學業的罵名。去吧!都去吧!”陸宇霆擺了擺手做了一個散會的手勢。其實他的心里正打著另外一個小算盤。他想趁現在宿舍里沒有什么人,趕緊回去再仔細琢磨琢磨步伐。畢竟還是得做到萬無一失才行,要不如果比賽輸得太難看,這個教練自己無面當下去不說還不好向顧婉瑩交代。

    “哦!”吳涯失望地應了一聲,拿起地上的書包往教學樓去了。

    陸宇霆走在路上越想越開心,到了最后差點就蹦了起來。沒想到自己的一個無意的行為,竟然讓自己得到了這本書。而且在這關鍵的時刻竟然可以派上用場。到了宿舍,他拿著書到了院子里。仔細地又看了一遍書,確定沒錯后他找了一棵小樹當防守隊員。按照即定的步伐踩開了,踩了幾腳后就閃到了樹的后面。他回過頭,認真地回想起了剛剛的每一個畫面。其實他移動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但是踩了幾個步子以后身體就自然地往前移動了。

    移動速度這么慢,如果碰到速度快一點的后衛這是不是還有用呢?而且這樹是死的,如若換成了真人,那是不是也可以這么輕易地晃過對方呢?陸宇霆被滿腦子的問題弄得焦躁不安,恨不得馬上找個人應征自己的想法。可是這個時候去那里找人,就算找到人,見他這樣,要不被嚇跑,要不打120。

    陸宇霆看了看表,這才上午九點。剛剛才回來,不可能有把他們拉出來吧!他只要強壓下心中的沖動坐到了樹下的小桌子邊,拿出書想看看下面寫了些什么。說不定還會發現更加極其的方法。

    “生死五行皆幻象,萬般貪欲俱如塵。”

    第四頁就寫了這么一句,但紙的底色和前面幾頁不同。前面的都是以黃色為底,這頁卻的底色卻涂以五彩的顏色。詐一看,似乎有什么。可是如果仔細看有發現上面的顏色好象只是隨意地涂上的。

    “這句話想要告訴我什么呢?” 陸宇霆把書平攤在桌子上,用手支著下巴看著那一行字發起了愣。

    “你是新來的教練嗎?”陸宇霆抬起頭,看到一個扎著馬尾辯的小女孩插著腰站在自己面前。

    “你是誰啊?”陸宇霆慌亂地收起書不高興地問道。

    “我叫何止睿,你叫我小何吧!聽說足球隊還沒有經理,我就勉強擔任吧!”何止睿理了理衣服自信地說,臉上掛著大成小就的神態。

    “憑什么啊?”陸宇霆看著陸宇霆小大人的樣子,笑得翻了天,不停地摸著眼角流出的眼淚。

    “恩!因為我看動畫片上,他們的球隊經理都是很漂亮的。所以我就來了。”何止睿認真地說完后撲閃著一雙天真的眼睛看著陸宇霆。

    “這么說你覺得自己很漂亮咯?”陸宇霆笑著看著何止睿心里有好笑又好氣。球隊經理人那里只是漂亮就可以的,這孩子真是受動畫影響不小啊!不過何止睿張得的確頗有一番姿色,大而圓的眼睛,挺挺的鼻梁,再配上一張櫻桃小嘴。確實一個美女胚,現在就這么楚楚動人,如果長大了那肯定是個萬人迷。可是現在陸宇霆哪里有看美女的心情啊,他的心思全在這本書和即將要來臨的那場球賽里。

    “你說我不漂亮?哼!”何止睿生氣地說,嘟起的嘴唇都可以頂一個足球了。

    “當然,等你再漂亮些再來找我吧!”陸宇霆收起手轉身就走,不再給她說話的機會。

    “喂!……喂!你給我站住。”何止睿指著陸宇霆的背影叫道,陸宇霆抬起手在空中搖了搖。何止睿見陸宇霆不理自己氣得直跺腳,小小的嘴嘟得和小山一樣。

    “哼!我一定會讓你同意的。”何止睿不甘心地說。這還是第一次被人說她不漂亮,從小到大養尊處優的她怎么咽得下這口氣。

    陸宇霆回到房間,又看了一會始終還是沒有任何發現,于是藏起書奔食堂去了。

    --------------

    本周精華已經派送完畢,下周補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7_240-m
網遊之末日劍仙
作者 頭發掉了
  大宇宙中,種族林立,在地球被发現的那一刻,就註定了其他種族的入侵。為了生存,地球意志覺醒,...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