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星艦艦長和軍火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撒哈拉沙漠,1928年。

    地球帝國星際遠征艦隊“勝利”號超級巡洋艦現在正安安靜靜的趴在沙漠里,這艘7700米長的星際巨艦一周之前剛剛經歷了一次可怕的災難,一次突如其來的空間風暴。現在它銀白色的裝甲外殼上還保留著那場災難所留下的印記——無數丑陋的黑色條紋——如同整艘戰艦被放到一場大火中烘烤了一番。

    當然,“勝利”號所受到的損害遠比外面看到的要嚴重得多,那場恐怖的空間風暴在把它送回這個時代的同時還嚴重的損害了戰艦的4個主推進器,并且摧毀了幾乎全部的電氣線路,現在,戰艦上的維修部門不得不花上相當長——也許是幾十年——的一段時間來修復這些傷害。

    這真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不過面對這樣嚴重的問題,“勝利”號的指揮官,莫非中校,一個又高又瘦的青年軍人,戰艦上唯一的自然人類,卻顯得有些無動于衷。他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給了自己手下的克隆人軍官去負責,而自己每天所做的就只是站在艦橋上的觀測窗前凝視著外面的沙漠。

    實際上中校現在正在思考著一些問題。

    作為一個渴望戰斗并且喜歡用激光炮解決問題的標準的星際遠征艦隊軍人,莫非中校和他的同僚們一樣排斥和平安寧的生活,他們覺得那樣的生活是在浪費人的生命。但是遺憾的是,星際遠征艦隊已經很多年沒有進行過一場像樣的戰爭了。因為地球帝國實在太強大,它的星際艦隊實在太強大,強大到整個銀河系里已經沒有任何一個勢力有膽量去挑戰它的威嚴,所以艦隊的指揮官們唯一可干的事情就是指揮著一艘可以輕易毀滅一個星球的超級巨艦在行星間追逐那些愚蠢的星際海盜——而那本來應該是警察們的工作。

    這絕不是莫非中校想要的生活。

    但是現在,非常走運的,一場意外的空間風暴把他安全的送回了1928年。中校很清楚要不了多少年,這個世界上最大規模的一次人類之間的戰爭就會爆發。雖然那場戰爭被稱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爭無論是戰爭的規模還是持續的時間都無法和他所參加的任何一場星際戰爭相比,但是那畢竟是一場真正的戰爭,而不是小孩子過家家式的游戲。

    中校現在非常清楚的感到一種久違的激情又回到了他的身上,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參加那場戰爭了。

    但是在那之前他必須進行一些準備工作。

    莫非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一旦有某個國家知道這個世界上存在一艘星際戰艦,那么這個國家就一定會妄想把它具為己有,這種事情將會給中校無窮無盡的麻煩。雖然并不害怕,但是他也不想把任何一個國家從這個世界上抹掉。

    必須要設法融入這個社會。但這有些麻煩,中校屬于典型的三無人員:無合法身份,無社會關系,無社會聲望。這樣的人要想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中出人頭地是很困難的,也許要花上很久才能獲得他想要的指揮軍隊的權力,而到那時戰爭可能已經結束了,這可不是他希望的事情。

    更麻煩的是,他對這個時代所知甚少,這更增加了他融入這個社會的難度。

    也許尋找一個熟悉這個時代的合作者是個不錯的選擇。

    ※※※※※※※※※※※※※※※※※※※※※※※※

    郭波艱難地在沙漠中跋涉著。

    現在正是一天之中光照最強烈的時候,為了防止水分蒸發,他不得不把自己身上的每一部分都裹得嚴嚴實實的。不過,郭波覺得,即使這樣也并不能阻止自己走向死亡,還沒聽說過哪個毫無準備的人活著走出沙漠的。對于他來說,活著離開這里的唯一希望就是在自己被烤成肉干以前被人給找到,雖然這種事情可能發生的機率并不比隕石掉到自己的頭上大多少。

    只是郭波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的那架破破爛爛的安東諾夫運輸機會墜毀在一片沙漠里,他很清楚的記得自己的飛機在遇到那詭異的沙暴的時候是在非洲的熱帶雨林上空,按照GPS顯示自己的位置離撒哈拉沙漠邊緣至少有2000公里,以飛機上的油量來看自己的飛機無論如何是不可能飛到沙漠的深處去墜毀的,至少在理論上是如此。

    也許自己是遇到了靈異事件!

    郭波使勁的搖了搖頭,把那個荒謬的想法趕出了自己的腦袋,他現在更愿意相信是那臺GPS接收機出了問題,或者是該死的美國佬向他的機器發送了錯誤的信號。得益于多年來受到的教育,他一直是個堅定無神論者,所以他才可以心安理得的從事自己那份非常特殊的、收益豐厚的同時又充滿危險的邪惡的職業:軍火商。

    作為一個算不上很成功的三流軍火商,在過去的兩年里,郭波一直在向那些沒什么經濟實力而又不停的在和人打仗的三流武裝提供他那些被各國政府淘汰下來的過時武器。通常,那些各種各樣的武裝在按公斤收購他提供的AK47以后,就會立刻加入到一場混亂不堪的街頭戰斗中去,這使得郭波對于自己的武器產生的破壞力有著非常直觀的認識,只是那些殘破的尸體產生的唯一作用就是讓他把更多的武器運到那里以制造更多的尸體。

    現在報應終于來了。

    “該死的!”郭波低聲咒罵著,他發現自己的腦子有些不靈活了,總是去想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這可不是什么好兆頭,按照他的理解,通常情況下出現這樣的事情總是表示某個人就要回到上帝的懷抱中去了——好吧,也許是真主安拉……又或者是佛祖……當然,也可能是敬愛的馬克思同志……那么,是不是也有可能是親愛列寧同志呢……

    就在郭波在那里胡思亂想的時候,他并沒有注意到,附近的一個小沙丘上,有一雙眼睛正在注視著他。

    ※※※※※※※※※※※※※※※※※※※※※※※※

    一小隊克隆人士兵走進了寬大的艦橋,他們以一個緊密的圓形編隊,步伐一致的向著站在觀察窗前的莫非中校走來。原本凝視著外面沙漠的中校轉過身,面對著這群正在接近的克隆人士兵,他們在他的面前停了下來。隨著隊長一聲令下,士兵們同時向兩邊分開,現出了中間的囚犯——倒霉的三流軍火商。

    莫非用一種漫不經心的神情注視著眼前的囚犯。

    從容而優雅的向莫非中校敬禮之后,克隆人士兵的隊長報告道:“我們在戰艦10公里外發現了這個獨自在沙漠中行進的男性人類,但是我們無法確認附近是否還有他的同伴存在。長官,請準許我指揮部隊對這片區域進行一次更為廣泛的搜索。”他向少校伸出手,在手里面握著一支手槍。“我們在他身上找到了這件武器,雖然設計非常老舊,但是依然可以確信這是一支手槍并且擁有殺傷力。”

    中校看了一會手槍——從外形看那是柯爾特M1911A1半自動手槍,但實際上卻是斯普林菲爾德武器公司的“操作者”——然后慢慢把它從隊長的手中拿了起來。“指揮官,我批準你的申請,現在你可以去指揮你的搜索了。”

    “遵命,長官。”再度敬禮之后,克隆人隊長和他的士兵們迅速的離開了艦橋,然后寬大的艦橋上就只剩下了中校和他倒霉的囚犯。

    “可以談談嗎?”短暫的沉默以后,中校開口了。他用的是英語這種他唯一會用的古代語言,雖然發音不是很準確但是他相信眼前這個人能夠聽懂,畢竟在這個人生活的時代英語是一種使用非常廣泛的國際性語言。當然在這個時候中校也在慶幸自己在軍校時為了完成畢業論文而去學了一段時間的英語,否則他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和眼前這個人進行交流。

    “談什么?或者,我們之間有什么好談的?”郭波的語氣不是很友善,畢竟自己剛剛被眼前這家伙的手下給抓了起來,并且還吃了一點小苦頭。

    “談談你,還有我,還有別的什么我們關心的事情。”中校的語氣并沒有發生什么變化,在軍校的時候他一直被教導要對同胞——雖然他和眼前的人所生活的時代隔了上千年——要友善,而且他也很了解軍火商現在的心情,當然最重要的是他打算把他拉進自己的計劃中來,現在他不打算加深兩人之間的矛盾。所以他自動忽略了軍火商語氣中的不友善成分。

    不過,不生氣并不代表中校不會在言語上發起反擊,他可從來都不是一個仁慈的人。中校的眼睛閃動了一下。“對了,在那之前,請允許我衷心的向你表示祝賀,非常幸運的,你安全的抵達了1928年的地球,而沒有在時間隧道里被扯成碎片。”

    “噢,是嗎,那還真是感謝……”幾秒鐘以后,他這番說得漫不經心的話才被反應過來。“什么!”因為過于激動,軍火商的臉一下子變得通紅,“1928年?你是說1928年!這怎么可能!”

    “當然。”中校依然保持了他那種漫不經心的語氣,“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給你看衛星照片。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證,你一定會失望的。”

    ※※※※※※※※※※※※※※※※※※※※※※※※

    “現在你相信自己是在1928年了?”

    “是的。”把目光從衛星圖像上收回來,郭波有些郁悶的回答到。他覺得今天一定是自己的被難日,先是空難,然后被太陽曬了個半死,接著被一幫來自未來的武裝份子抓了起來,最后得知自己已經被扔到了1928年,不會有比這樣更倒霉的事情了。

    好吧,現在他可以和自己的過去——包括親人、朋友、家庭和事業——說永別了,然后,他還得為自己不可知的未來重新奮斗,這簡直就糟糕透了。

    “看上去你有些難過。”中校適時的遞了一杯酒給他,這通常會增加對方的好感,“我的朋友,輕松些,并不是只有你一個人遇到了這樣的倒霉事。”

    “我想我們之間的情況有很大的差異,”軍火商并不同意中校的看法,“你……噢,對不起,還不知道你的姓名。請問你是——?”

    中校非常優雅的行了一個軍禮。“地球帝國星際遠征艦隊,‘勝利’號超級星際巡洋艦艦長,莫非中校。”

    “……非常高興和你見面,中校先生。你可以叫我郭波,我是一個軍火商……至少幾個小時前還是。”郭波停頓了一下,然后繼續前面的話題,“中校,我和你的情況有很大的差別,你還有很多部下,還有一艘星際戰艦,而我只是孤單的一個人。”

    “并非完全如此,郭先生。”中校似乎也不贊成軍火商的看法,他聳了聳肩,說:“我的部下都是克隆人,他們都是好軍人,但卻當不了好朋友,你只要和他們一起工作一段時間就會明白我的意思是什么了。至于‘勝利’號……”說到自己的戰艦中校顯得有些傷感,“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她都不能回到太空中了。”

    一個讓人傷心的話題,兩個人都陷入了沉默。不過,軍火商在為自己的不幸遭遇而悲傷,中校卻在為自己心愛的戰艦悲傷。至于自己的親人,中校并不擔心自己那身為某個艦隊司令官的母親會悲傷,在帝國軍隊里,親人之間的聯系實際上遠沒有戰友之間那么緊密,大家會為一個戰友的死亡傷心不已,卻毫不在乎自己某個幾十年沒見過面的親人是否還活在這個世界上。

    而且,在星際戰爭中,星際艦隊的陣亡率并不算低,實際上他已經有7個兄弟姐妹在星際戰爭中陣亡了,就算他的母親會傷心也早已經麻木了,現在再多他一個也沒有什么,何況他還有很多的兄弟姐妹依然活得好好的。至于父親,中校更不會擔心了,在他很小的時候他那個基本沒見過面的父親就已經變成了宇宙中的塵埃,一個死人,是不會為他擔心的。

    中校再度聳了聳肩,決定不再去想那些遙遠的事情,現在的問題是,如何讓軍火商加入到他的計劃中來。

    這是個比較麻煩的事情,他很擔心軍火商會把他……等下,軍火商?中校覺得自己有些多慮了,一個軍火商,這種人通常不可能是什么好角色,無數的事實證明這些有著戰爭捐客的稱呼的魔鬼的道德水平并不比販毒份子高到哪里去,實際上他們的道德水準也許比毒販們還要低一些。

    現在中校對實現自己的目標更有信心了,當然,依然要保持耐心。

    而在這個時候,軍火商已經結束了對過去的懷念,開始思考起自己現在該怎么辦了。他很快就把自己的主意打到了中校的頭上,他覺得可以利用中校手上的力量去做一件他很想做——或者說是很多中國人都想做的——但是又沒有能力做的事情。不過,比較麻煩的是,他不清楚這位來自未來的中校是否會贊成他的計劃,也許他們對同一件事情的看法會有相當大的出入,他認為自己應該試探一下。

    “你現在有什么打算沒有,我的朋友?”又過了一陣,中校打破了沉默,他沒有直接說出自己的打算,按照他對古代中國人的理解,他們總喜歡在說話的時候繞來繞去的,中校覺得自己應該遵循這種習慣。

    “暫時還沒有。”軍火商搖了搖頭,“我不確定我能做什么,你看,我現在既沒有錢,又沒有社會關系,而且也沒有名氣,我實在想不出我能做什么……你呢,中校先生,你的打算又是什么?”

    中校一副老實的樣子。“我?等著戰艦修理完畢,然后離開地球。”

    “是這樣啊。”軍火商的語氣很平淡,“可是我聽你說這艘戰艦得修上很長一段時間,那么這段時間里你沒什么其他的打算嗎?”

    “沒有。”中校回答得非常的干脆,“我對這個時代并不了解,我不想給自己找麻煩。”

    “噢,是這樣啊。”

    然后兩個人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覺得我們沒必要這樣下去了,軍火商先生,這種游戲不是我們擅長的。”最后打破沉默的還是中校,他發現自己還是直接一點好,“你有你的目的,我也有我的目的,我想我們最好還是說出來,看看有沒有合作的可能性。畢竟,我有你需要的東西,而你也有我想要的東西。”

    “當然。”軍火商表示贊同,“那么中校,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需要一個合適的身份和一支軍隊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校忽略了軍火商的小把戲,“我已經很久沒有參加一場真正的戰爭了,我現在非常渴望戰斗。”

    “而我需要改變我的國家在戰爭中的悲慘狀況。我想我們的目標沒有任何沖突,我們可以合作。”軍火商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中校也伸出了自己的手,然后兩只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911459_5_22-m
大唐好相公
作者 古沐魚
  武德六年,大唐初定,百廢待興。   太子穩坐東宮,李世民野心勃勃。   武將定江山,文...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