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斌】:南下車隊在勃諾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注:從本節開始的十余節分別介紹范文虎的兩個弟弟,大家感興趣可以看看,寫得還可以,不感興趣的話可以直接看VIP章節。

    注:文斌是老二,文赟是老三,文赟在波蘭被打傷了腿。

    ····

    “噠噠,噠噠”,一陣激烈的槍聲把文赟從睡夢中驚醒,文赟下意識地用雙手支撐起上身,但是發現自己的一條腿被紗布綁得緊緊的,根本動彈不得,只能徒勞的往上移動了一下身體。

    “現在什么時候啊?”

    “2點,”旁邊一個傷兵回答,“如果按這里的時間算,是9月8號凌晨2點。”

    “那我睡了一天一夜了?”文赟感到有點頭暈,身體虛。

    “不清楚,我剛被送到這里來!”

    文赟這才注意到遠處的槍聲,有熟悉的突擊步槍,也有陌生的機槍聲。

    “我們跟誰在打仗?”

    “不確定,現在這里一團糟,上面發話說捷克軍隊內部發生了叛亂,一部分忠于捷克統治者尼龍·康斯坦定的軍隊和反對德國統治的軍隊打了起來。這里的德國軍隊很少,但是日爾曼族后裔特別多,他們參加了對反對派的進攻。我們在這里停了一天搬機器,結果被困住了。”

    “這么說我們到勃諾了?”

    “到了,在捷克語中勃諾是山城的意思,我們現在體會到山城的實際含義了!”

    “什么?”文赟不解。

    “整個城市就建立在一群山中,山峰和房子一樣多,我們昨天沖進來以后每個山頭都有德國人,陷入一團爛仗!”

    “爛帳?”文赟更糊涂了?

    ····

    “這仗打得一泡糞,” 新兵營長劉亞坤氣壞了,昨天車隊占領了勃諾,沒有發現一個存放K98K步槍的小倉庫,結果這里的日爾曼居民一到晚上就開始打冷槍,搬走整個勃諾工廠的計劃明顯成了泡影。

    等陸秉松下令撤退,車隊發現數不清的日爾曼人占據了山頭和屋頂,不斷狙擊處于明處的車隊官兵。這些日爾曼人很多沒有受過軍事訓練,連K98K新槍管里的黃油也不懂得擦掉,直接把子彈壓入槍膛就開始打我們,盡管他們發射的子彈老是滑膛,但對付卡車這個龐然大物還是構成了威脅。

    車隊的一部分已經沖出了勃諾,但是有幾個山頭的日爾曼人有一種不良嗜好,他們老用機槍和步槍打偶們的汽車輪胎,有幾輛卡車被打癱了,山城的道路非常窄,沒法回旋,車隊卡住了。

    “來來來,每人一根,”范文斌咋呼著把手里的紅中華遞給班里的幾個士兵,“我是孫文誠營的,和大家一樣,新兵,來頂替你們班長的,你們班長咋的了?”

    “屁股上挨了顆流彈,左屁股近,右屁股出,”一個兵在旁邊答話,還用手指比劃著,解釋了中槍的角度。

    “看來開槍的德國人還是很有藝術細胞的,”文斌開起了玩笑。

    “可不是,”大家都笑了起來。

    “我們現在陷入了德國人民游擊戰的汪洋大海中,” 文斌的表情一絲不茍,學著電影里的話,“現在我們首先要考慮的是如何保存自己,才能為以后更有效的消滅敵人。”文斌正說得起勁呢,對面的兵突然踹了他一腳。

    “靠,你干嗎踢我?”文斌火了,差點竄起來。

    “誰讓你們躲在土堆后面!你們班長在哪里?”背后突然傳來一個大嗓門。

    文斌還沒回頭,身邊的兵全站直了,一個個胸脯挺得鼓鼓的,目視前方,沒人眨么一下眼睛。媽呀,絕對不是善茬,文斌的身體如弓弦一般瞬間繃直。

    對面的一個士兵眼神中露出慘不忍睹的表情,文斌還未作出第二反應,只聽“通”的一聲,文斌后腦勺很很挨了一下,差點昏過去。

    “敖,”如同老虎叫一樣,文斌回過頭來就是一拳,管他是誰。

    背后一個人正捂著自己臉,冷不防被文斌一拳搗在小腹部,一下子趴在地上直哼哼。

    “營長,劉亞坤營長,”身邊的一個兵一下子抱住文斌,“你瘋了,打劉營長!”

    靠,文斌傻了,呆站著不知道說什么。

    地上的軍官半天才緩過勁來,爬起來指著文斌吼,“要不是你哥哥請我抽過煙,我今天非把你剝層皮不可。你,帶五個人把對面山頭的小房子拿下來,不然上邊的德國人老打我們的車胎,我們車隊修一個車胎他打一雙,我們車隊全陷在這里了!”

    “劉營長,讓直升機或坦克去吧!”文斌一臉苦相,“我們沒梯子,怎么上去啊!” 文斌也有理由,對面山很陡,沒法爬上去。

    “操,坦克開不進來你又不是不知道,”劉亞坤氣壞了,“對面山頭就一支K98K,你還吵吵,要是一挺ZB26,你不反上天了。”

    “報告,這里沒有ZB26,哪怕一挺ZB26也沒有,ZB26早在10年前就停產了,國民黨軍隊買到ZB26的都是捷克軍隊換裝下來的舊槍!”文斌反譏劉亞坤語句中的錯誤,毫不客氣。旁邊的幾個兵沒見過文斌這么膽大的,刁著煙全傻了,。

    劉亞坤氣的抬腳要踹,文斌象彈簧一樣竄到安全地帶,嘴里仍舊沒有停,“白天我在倉庫里看見陸大校審問這里的工人,“1930年以后這里只生產ZB30,去年開始這里轉產K98K和MG34,根本沒有zb26的影子。”

    “是嗎?”劉亞坤有點遲疑了,他看見對面山頭火星一閃,身邊一輛8噸卡立刻傳出輪胎漏氣的呼呼聲,心里不再猶豫,拔出54式手槍對準文斌,喀嚓一聲上了保險。

    “我去,我去,”好漢不吃眼前虧,文斌看見遠處滑過一道火箭彈的軌跡,心中欣喜,帶著2個兵往車隊跑,一會兒抗回來一門69式火箭筒和一箱火箭彈。

    把彈頭直徑80毫米的火箭彈塞入火箭筒,文斌輕扣扳機,“嗤”得一聲,一發火箭彈射了出去。火箭彈在空中滑了一道拋物線,扎在半山坡,轟的一聲炸了。

    “忘了算角度了,”文赟自言自語,又打了一發,這次更絕,火箭彈從山頭滑過,不知飛哪里去了。

    “忘了算距離了,”文赟還想裝一顆,一個傘兵沖過來,一把奪走火箭筒,還給了文斌一拳,敗家子。

    “靠,”文赟剛想反擊,那個傘兵端起他的2003突,用紅外線瞄準鏡一掃,“突,突”,對面山頭掉下來一個沉重的大包裹,不用說那是什么東西大家都知道。

    “別仗著有好槍就了不起,”文斌嘴上從來不吃虧,對那傘兵的背影罵罵咧咧。

    “班長,以后我們就跟著你混了,”班里的小兵突然對文斌表衷心了,他們真的服了有點邪氣,膽大包天的文斌了。

    “是嗎,”文斌咧嘴大笑,“只要有我范文斌一口飯吃,我絕忘不了大家!”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m
大魏宮廷
作者 賤宗首席弟子
  生作大魏皇子,願當盛世閒王。   志在偎紅倚翠犬馬聲色,胸懷家國百姓社稷安危。   若...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