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斌】:衢州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時間:1939年10月25日

    月亮從山的那邊升了起來,放出陰郁的光輝,照在荒蕪人煙的天臺山上。浙江天臺山的樹葉已經全部落在地上,從上而下,只看見一片光禿禿的枝椏,冰冷的站著,沒有一絲生氣。漆黑的夜空象海一般地深沉,天上看不見一絲星星的影蹤。

    范文斌和范文赟前所未有的安靜,現在他們和100名戰士一起隈襟四坐,老老實實地呆在米格機內一動不動。

    米26孤獨地行進在飛往衢州的半途中,“嘩、嘩、嘩”的螺旋槳噪音震耳欲聾。

    “轟隆隆,轟隆隆,”遠處隱隱傳來悶雷,shit,不要遇到雷雨云啊!文斌心中有點擔憂。

    范文斌朝遠處的文赟做鬼臉,文赟難得今天好心情,對文斌的表現視若無物。文赟的注意力全在對面的陸秉松大校身上,陸秉松最近幾天辛苦了,白發在大校的兩鬢悄然發芽。

    坐在范文赟身邊的是浙江省政府的陸軍少將參議王傳銘,滿臉絡腮胡子,他的另一個身份是浙江保安總隊的副總隊長,屬于浙江的地方實力派。抗戰中浙江保安團可是出了名的善戰,其戰斗力可以和部分中央軍抗衡,其中王傳銘的功勞不小。

    6個月前的南昌會戰中,王傳銘以團長身份率部死戰南潯路,無奈遭遇岡村寧次的精銳攻擊,折戟而歸,全團2700人僅生還300人,王傳銘也身受數彈。怎料戰區司令羅卓英觀其滇系出生,竟然降罪善離職守,將其撤職查辦。王傳銘家徒四壁,無力行賄,走投無路之下只好到老上級黃紹竑那里討個差事。

    黃紹竑麾下指揮著2萬保安團和3萬自衛團,好歹也是一個地方實力派。黃一直苦于身邊沒有親信可以信賴,對王傳銘這個昔日嫡系如獲至寶,青眼相加,首先官升一級,接著委以保安師師長之職位,隨后又安排了省保安團副總隊長的美差。王傳銘對黃紹竑自然是捧檄激零,肝腦涂地,誓死效忠。

    “陸將軍,我是一個粗人,說話直來直去,也不會什么文戲,我實話說給你聽,你們新軍從海里突然冒出來,別說我不信,連黃主席都不信,所以派我來看看。”

    “怎么樣?”陸秉松一手捂住一個耳朵,大聲發問。

    “厲害,你們新軍厲害,一色美式裝備,那個坦克就有幾十輛,汽車就更不用說了,放眼國內,誰有你們新軍闊氣,佩服,小弟佩服。”王傳銘大概出于習慣,老是喜歡鋝自己的胡子。

    “你們新軍的訓練和裝備那就更不用說了,我說句老實話,浙江地盤上,你無論投誰誰都搶著要你。現在忠義救國軍、海防軍、3戰區還有我們省政府,誰都看著你們喜歡,你投靠我們黃主席那是英名的決定!”王傳銘看看四周,身體前探,靠近陸秉松的耳朵,壓低嗓門,“老兄你想,3戰區一天到晚和日本人拼死拼活,忠義救國軍要跑到日本地面上,你們的坦克怎么辦?海防軍是后娘養的,連我們保安隊都不如,新軍跟著我們黃主席還不是吃香喝辣。只要日本人不過錢塘江,你陸將軍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呵呵,那還需要老兄你多提攜啊!”陸秉松學者古人的樣,連連作揖。

    這時,飛機開始輕微傾斜,莫文奇在降落前老喜歡把飛機左傾,陸秉松知道這個特點,連忙坐穩。

    王傳銘措不及防,急忙站起,用腳蹬了一下,直升機竟然直線下降,一下子掉在地上。

    王傳銘臉色煞白,抱著雙拳,不停發抖,對著陸秉松言語發澀:“sorry,sorry,還望陸將軍包涵,我剛才一跺腳,把飛機給蹬到地上了·····”

    ··········

    米26直接停在衢州的中央大道上,巨大的呼呼聲驚動了整條大街,兩旁的老百姓都起來看熱鬧。

    黃紹竑穿著短馬褂,正在會議室里批文件,身邊的小妾正在給他扇扇子。

    最近溫州的工商企業不堪各路諸侯拔毛,連連破產,2年前繁榮的溫州竟然百業蕭條,黃紹竑又氣又急,采取了一些減稅措施,但是來自中央的大員變本加厲,實在可恨。浙江的財政收入本來一半來自杭州和嘉興,現在這些地方給日本人占了,現在主要的稅源溫州又告枯竭,明年的浙江財政不知從哪里來。

    “主席,主席”,隨從劉副官跑了進來,“黃主席,王傳銘回來了,他還帶回來了臺州的新軍司令,飛機就停在衙門外。

    “瞎扯,” 黃紹竑放下手中的毛筆,朝副官眉頭一皺,“衢州機場地在10里外,這里哪來的飛機?”

    “這個?”劉副官看見黃紹竑兩只大眼珠子突突地,不敢作聲,微微弓下身子,謙卑地用手指指衙門口,“主席還是自己去看吧!”

    黃紹竑今天是劉姥姥進大觀園,看啥啥新鮮,先是這么大的飛機黃紹竑沒見過,還有飛機竟然能夠垂直飛起來,好玄沒把這個黃主席嚇死。

    “這飛機掉下來咋辦?” 黃紹竑拉過王傳銘,指著正在上升的米格悄悄問。

    “可不是么,剛才我一跺腳,它就摔下來了。” 王傳銘臉色還沒回暖,“下一次我死也不坐這飛機了,還是騎馬好!”

    “不,不,你不能這么看,它可以用來打仗,”黃紹竑隨口說出了他對米格機的看法,“如果有100架這樣的飛機,杭州城不是唾手可得?”。

    范文斌剛才做鬼臉,剛挨劉亞坤K,心里晦氣,正指揮自己班的人排隊,冷不防聽到了黃紹竑的感嘆,心中一愣,馬上轉身緊走兩步,用左手指著黃紹竑,“巴格,老頭,你剛才咋呼什么呢?敢評論我們的米格機,I * YOU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353235_5_224-m
大宋超級學霸
作者 高月
  那一年,大宋甲級足球聯賽正熱,國民老公蘇東坡金榜高中。   那一年,京城樓價一飛衝天,老...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