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斌】:茅臺美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

    “哈哈哈,還是陸將軍的兵爽快,天不怕,地不怕,敢說敢做,這樣的兵上戰場決不是孬種,我黃紹竑好幾年沒看見過了,” 黃紹竑把小酒盅內的茅臺一飲而盡,大概嫌熱了,脫掉馬褂,干脆光著膀子,又斟了兩杯,一齊端著走到陸秉松身后。

    “剛才是哪位小兄弟?來,我們干一杯!”

    范氏兄弟并排站在陸秉松身后,穿的一模一樣,只要他們不開口,除了他們哥哥,沒人能分清誰是斌,誰是赟。

    文斌小時候偷老爸的藥酒喝,被嗆過,打小就對白酒有畏懼心理。文赟不同,老小陪著媽媽喝日本米酒,大點賴著老爸去酒店,過場子,臺面見得多了,眼界也寬,加上有點鬼才,小小年紀對事物有自己的看法,老爸和朋友喝酒時文赟偶有發言,拍馬奉承,字字珠璣,而且不留痕跡,深得老爸喜歡。

    現在黃紹竑來了,文赟當仁不讓,接過酒杯,一飲而盡,而且咧開嘴對黃紹竑媚笑,“黃主席,人道桂系三長官,個個梟雄,剛才聽主席口吐蓮花,金玉良言,果然不假,剛才小弟一時冒犯,還望黃主席包涵。”

    說完跨上一步,把一瓶茅臺全傾在一個大茶杯里,轉身面對黃紹竑,“小弟自罰一杯,日后黃主席有用得著小弟的地方,只要主席吱一聲,小弟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說完文赟又是一飲而盡,面不改色,把杯口向下,示意酒無。

    知弟莫如兄,文斌在后面看得心急,文赟天生酒蟲,臉皮又厚,當兵到現在滴酒未沾,一旦起癮,可以信口酒詞百句,承包滿屋白酒。

    文斌連連向劉亞坤眨眼睛,劉亞坤會意,胡子一抖,“放肆,范文赟,退下!”原來他聽出了范文赟的聲音。文赟懼怕營長體罰,趕忙后退。

    黃紹竑看得發呆,兩眼珠子瞪得老大,茅臺的辣勁和后勁天下第一,黃紹竑曾親身受教,對面的小兵胡須還是淡淡的淺黃色,能是多大的雛,酒量竟然這么厲害,一時把黃紹竑搞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黃紹竑反應過來,縱聲大笑,“爽快,爽快,小兄弟真是爽快人。”

    “黃主席,來,小弟我敬你一杯,”趁著黃紹竑高興,一直被冷場的陸秉松連忙起立,也敬了黃紹竑一杯。

    “黃主席,小弟初來寶地,也沒有什么厚禮,特此獻上防彈衣一件,還請主席笑納。”陸秉松一揮手,一個傘兵端上一個大盤子,上面用紅布遮得嚴嚴實實。

    “防彈衣,就這件衣服,能擋子彈?”黃紹竑疑惑地接過軍衣,摸了又摸,心想這衣服除了厚點,能當棉衣外,真能擋子彈?

    見黃紹竑疑惑,陸秉松脫下自己身上的防彈衣,遞給劉亞坤。

    范氏兄弟暗暗叫苦,果然劉亞坤腦袋一轉:“文赟,過來,穿上,到墻那邊站著!”

    文赟咧嘴,看看陸秉松沒有救援的意思,低頭照辦。

    劉亞坤拔出54式手槍,朝著文赟胸口“當、當、當”連扣扳機,直到槍擊彈出為止。

    劉亞坤心里哪個解氣啊,今天爽了,看你以后還橫。

    “好疼啊,”好漢不吃眼前虧,文赟算吃到苦頭了,連連叫饒,手槍子彈打不穿防彈衣,但是每一發子彈都想鐵拳一樣打在文赟身上,夠受。

    黃紹竑看得真切,把手中那件衣服抓得緊緊的,不住揣摩,心里喜歡的很,“不知這防彈衣能否擋住步槍的子彈?”黃紹竑委婉地問陸秉松。

    不要啊,范文赟心中哀嘆,但是為時已晚!

    陸秉松頭一楊,一小杯茅臺下肚,“啊,好酒,夠勁,黃主席,有請衛兵手中的中正步槍!”

    黃紹竑大喜,一揮手,一支中正步槍迅速遞到他手中,一拉槍栓,范文赟臉色大變,一動不敢動。

    黃紹竑手中的中正式步槍其實就是德國的K98K,它的7.92毫米尖頭子彈沖量可是大大的。

    “啪”,文赟只覺得自己胸口重重的挨了一擊,好像在百米沖刺時撞到了一堵墻上,站立不住,竟然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后腦勺撞在墻上,一下子撞得暈暈糊糊。

    文斌連忙跑過去,拉起文赟,左右開弓,扇了文赟兩個耳光,“怎么樣?老兄?”語氣焦急、關切。

    “沒事,”文赟清醒了一些,掙扎著脫下了防彈衣。

    “哈哈,活該,”看見文赟無妨,文斌立馬翻臉,“剛才那杯茅臺酒味道如何?”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171304_5_22-m
極品賬房
作者 天凈沙秋思
  頂級策略師,來到了武后開創的大周朝,在一家大戶人家做起了賬房先生。江南三月,柳絮紛飛。本是...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