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離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不知道什么時候小鎮上有了這么一家古董店,只知道一天起來的時候古董店就在那里了,而且里面就有了這么爺倆。 

    沒人知道老人是什么人哪里來的,怎么會來這里。也沒人知道小孩和老人是什么關系,從來沒見小孩喊過老人爺爺,但是老人也沒在意過。 

    在這么一個邊陲小鎮,開這么一家古董店,生意可想而知。但是每隔幾月,就會有幾個衣服光鮮的人,來這個古董店光顧,都以不菲的價格買下又破又舊的,普通人都看的出沒什么價值的,名副其實的老古董。 

    這曾引起一些人的好奇心,但是對著幾乎不開口的爺倆問不出什么。于是就有好奇者,去追問購買古董的人。購買者卻閉口不語,匆匆離去。 

    這就讓在周圍的氣氛怪了起來,都覺得老頭不簡單,漸漸對老人也敬重起來。 

    日子就這么一天天的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從小男孩剛來的時候剛能倔強的站在地上,到現在已經能幫老人做事。 

    時已入秋,天氣的漸冷讓人不愿意再那么早起床。但是古董店仍然照例開門,小男孩已經在提著水桶擦著木架子上的破舊古董。老人在里屋準備著早餐,不一會小孩子已經擦完,老人也把早餐擺上了里屋的破舊的擦的發亮的棗木桌。 

    早餐很簡單,一盤饅頭,兩碗稀飯,兩碟咸菜。 

    兩人默默的吃著,誰也不說話,氣氛怪異。 

    “莫名,我們在這里停留多久了?”老人突然開了口,也透露出了小孩子原來叫莫名。 

    “5年零3個月又7天。”小男孩嚼了口饅頭咽下后道,聲音清脆,吐詞清楚。 

    “哎,你還在想著你父母的仇嗎?你恨我把你帶到這里來嗎?”老人突然嘆了口氣,吐下無限的滄桑和感慨。 

    小男孩頓了一下,只僵硬了一瞬,緩緩的搖了搖頭,不啃聲。 

    “不知道我當初的決定是對是錯啊,這么多年了,這孩子都不能磨掉仇恨,而且變的越來越不可捉摸了。 

    遠離仇恨原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我又何嘗忘記過去呢? 

    只是讓他在懵懂中長大也遠比在仇恨中斷送了恩公的后要好啊。 

    可是事情并沒有按照預計中的發展啊,他對武學的天分簡直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啊。處事的冷靜程度,甚至比大人也不相讓。”老人心中不禁感嘆萬千。 

    “一會去鐵匠鋪,把鐵大叔給我打造的東西帶回來。 

    這個地方我們不能再待了,明天早上就走。” 

    老人不禁想起了,好幾天沒來了的大徒弟,但愿他不會為了跟著我后悔吧。 

    小男孩點了下頭,放下碗筷,收拾起來。 

    片刻后,小男孩出門,徑向鎮西頭的鐵匠鋪而去。 

    鎮西,鐵匠鋪。 

    門口一個桿子上,掛著一片分不清年月的布塊,上面寫著個諾大的“鐵”字,門口一個支架,上面隨意的放著些鐮刀鋤頭斧頭什么的物什。 

    叮叮的打鐵聲從屋子里傳來,小男孩站在門口喊了聲:“大叔,取東西。” 

    “哦!進來吧!”里面傳來粗獷的聲音。 

    屋里一個壯漢汗流浹背的揮動著一個鐵錘,敲打著固定在鐵砧上的火紅鐵塊。 

    壯漢頭也不回喊道:“門后油布包的就是。拿了就回去吧,我忙著呢。” 

    小男孩看到油包,伸手去拿,剛拿起手猛的一沉,但還是輕松的提在手里。 

    壯漢眼角的余光早看了個清楚,心里暗暗吃驚,二百多斤的玄鐵,只手就能拿起,這小子真不簡單。 

    小男孩道了聲謝謝就退了出去。 

    回到店,老人正坐在柜臺里看書,聽到小男孩的腳步聲,沒抬頭。 

    “放床下,看看什么該帶的收拾下。”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三更天,古董店的門打開了,閃出一老一少兩個身影。 

    兩身影稍微頓了頓,迅速的向鎮東行去,很快的只留下淡淡的兩條影子,至最終消失不見。 

    夜,還是那樣的寧靜,仿佛什么也沒發生過。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763298 22 64 m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作者 小學嗣業
  只想安安靜靜的修仙,閒暇之餘喝喝茶、溜溜食、賣賣菜。   但是怎麼所有的人都不想讓自己安...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