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初進學堂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馬車里很寬敞加莫名一起的共五個小孩,但是一點也不顯得擁擠。小孩中有三個以前和尚書大人家人用膳中見過,該是尚書大人的孫兒,卻少有說話。 

    此外,還有個皮膚微黑,但一臉機靈的小孩,那小孩正閃動著眼睛在打量著莫名。莫名則眼觀鼻,鼻觀心的端坐著,馬車偶有起伏,但是莫名卻象是馬車的一部分,連身上的衣襟也沒擺動過。 

    皮膚微黑的小孩突然對著莫名開口道:“你就是莫名吧,管家是我爹爹,我叫葉立,我常聽蘭小姐提起你。” 

    莫名抬眼看了葉立一眼:“恩。”又低了下去,葉立卻好象渾然沒感覺到莫名的冷漠,繼續道:“小蘭說你很厲害哦,哇,你不比我大多少呀,我每次都躲不開小蘭的‘流星石’,小蘭說她還沒打中過你一次哦。什么時間教教我,可以嗎?” 

    看著小男孩微黑友善的面孔,莫名眼里掃過了一瞬的波動,接著閉目思索了下,反正老頭也沒說他的武功不能外傳,何況他教我的時候步法的名字都沒提起過,對著滿臉期待的葉立微微的點了下頭。 

    其他三個小孩子這時都拋開自己的話題,滿臉羨慕的看著黑臉男孩,但是有著良好家教的他們知道不能隨意學習別人武學的。 

    葉立立刻歡呼了一聲,接著就纏著莫名講起學堂的同窗,和學堂發生的趣事,學堂老師等沒完沒了。正在莫名感到不耐之際,馬車慢慢的停了下來。葉立拿起莫名的小包裹,拉著莫名歡躍著跳了下去。 

    學堂為中書貴族學院,占地數十畝,格局頗顯貴氣。學院正中空地直豎數丈高大柱,柱子頂端是一面繡著金龍的大旗,也是帝國的徽幟。

    在這里不同年齡的孩子大多都不在一起。從初進學堂開始每年都學不同的內容,一直到授業完成為后,有年終考核,過了就可以學下學年的東西。學校有文武分類和文武兼修,只有少部分的選擇了兼修。由于尚書大人有家傳武學,所以這幾個孩子中除了尚書大人長孫承志體弱只學文外,余下的包括管家的兒子葉立都在文武兼修之列。 

    文多修《四書》、《五經》、《朱子全書》、《歷代名臣奏議》、《圣諭廣訓》等等儒雅之道和治國尊君重道之類;武多修拳掌腿法劍術之類。 

    由于管家的打點,按照尚書大人的意思,不管莫名以前學了多少,跟著管家的兒子和兩孫兒同窗。但是卻并不都在一個課堂,小姐和莫名,管家的兒子三人在一個課堂,另外的兩人在另一個課堂。 

    上午三堂課,每節課半個時辰,第一堂文,第二堂武,最后一堂自修。 

    第一堂課是個老學究,講書很是古板,讓學生跟著讀論語,一遍又一遍,然后才開始引古穿今的注解,莫名對這類東西很是不耐。就盤坐在那里練習著內功心法,反正老師也不下來,書案上的厚布也可以遮住手的結印。 

    好容易老學究的課授完了,學生都是少年天性,都歡呼著往外面跑。莫名覺得該出去走走,剛起身。葉立就來到面前,拉著莫名就望外走。莫名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也罷,跟著他吧,也好有個人帶路。 

    學院到處都是三三兩兩的少年男女,也有一群群的人,很是熱鬧。由于天冷,有的在踢著溜球(相當于現在的足球的前身),有的在踢著鍵球(有點象現在毽子,但是是多人和踢的)等多種運動。 

    突然莫名感到左邊,一陣空氣的波動,于是若無其事的前邁一步,背后傳來“啊”的一個熟悉的女孩的叫聲。原來看到莫名出來,小姐小蘭也好奇的跟了出來,卻沒留意到橫飛過來的鍵球。 

    莫名側著頭一看,小姐正拿著鍵球滿臉生氣的看著自己,莫名看了小姐一眼,準備著走開。 

    葉立卻忙的跑上去道:“小姐,你沒事吧?”接著喊道:“哪個不長眼的干的?快來和我家小姐道歉!”小姐喪氣的把鍵球遞給葉立,狠狠的瞪著莫名。 

    “是我!”一聲倨傲的聲音傳來,接著出現的是一個十一,二歲的錦衣少年。正準備走的莫名,不知道為什么停了下來。 

    葉立隨著聲音望去,見是錦衣少年,聲音低了許多:“你的鍵球砸著了我家小姐了,你得道歉。” 

    “哦?是嗎?”錦衣少年走到葉立跟前,甩手就是一個耳光。 

    “我現在還打了你,我是不是也要道歉?”那少年逼問道。 

    嘴角流血的葉立,捂著臉,退了一步,卻不敢啃聲。 

    “許進!你太過分!”小姐小蘭氣的柳眉一豎,手一動,幾個“流星石”就朝那許進打去。 

    許進身邊閃出了幾個15。6歲的少年,顯是護衛保鏢之類的伴讀,其中許進旁立的一個顯是護衛首領滿臉陰狠的少年手一揮,那本來靠近的流星石卻一頓發著嘯音,成品字形向小姐打去。 

    小姐頓時花容慘變,就在“流星石”就要打到小姐身上時,一只白皙的小手攔在石子飛行的路徑上,仿佛摘花一樣,把三個“流星石”摘在了手里。 

    這時輪到許進身邊那幾個少年變了臉色,受過嚴酷訓練的他們自然知道,這代表著什么,包括他們最多只能將石子掃開,或以蠻力擊碎,但能化解掉沖力,并且那樣輕巧的做到這樣高難度的動作,他們自嘆沒那本事。 

    但是不懂的主子許進卻勃然變色道:“哪里來的野小子,給小爺閃一邊去!” 

    把三顆“流星石”摘在手里的當然是莫名了,接著隨手把三顆流星石遞向發愣的小姐,小姐呆呆的接了過去。 

    然后莫名側過身子,對著許進緩緩的道:“道歉。”仍然是低低的聲音。 

    許進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什么?!道歉?又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居然叫本少爺道歉?你憑什么?” 

    “哈,哈。。。啊”張狂的笑聲突然而止。沒怎么做勢,莫名身體一扭,出現許進的身前,旁人眼里,莫名身體一閃,消失,突然就在許進身前兩步而立,讓那群少年攔也不及,心下紛紛駭然,好快的速度。

    許進看著莫名鷹一樣銳利冰寒的眼睛,冰冷的不帶一絲感情的眼眸,心里有些膽怯發寒,但仗著人多,心下惱怒不堪。許進也不知道為什么會對比自己還矮的莫名有些膽寒,退后幾步,沖那幾個護衛叫道:“還站著干什么?看本少爺出丑嗎?給老子上,砸扁這個小雜碎。” 

    周圍的那幾個護衛般的少年,互看了一眼,一起向莫名圍去。莫名看了看嘴角流血,緊張的盯著自己的葉立,莫名怒了。 

    一聲怒斥,猛的一頓地,已經到了半空,然后象利箭一樣違反物理慣性的射到許進的跟前。 

    周圍的少年還沒反應過來,莫名已經脫離了他們的包圍。許進這才怕了起來,象看怪物一樣的看著面前的莫名。 

    莫名白皙的小手一揚,許進白嫩的臉上,出現了一個血紅的手掌印,身體一個捏趄,撲倒在地。許進從小到大,何曾有人敢如此對待自己。 

    許進一手撐在地上,一手撫臉,聲音顫抖,語不成聲:“你,你,你打我?”淚水開始在眼眶里打轉,畢竟年少,知道怕了后,孩子的性格出來了。 

    周圍的家丁少年一看主子要哭,很是害怕,記得以前老主子把一個惹的少爺不高興的家奴,吊著毒打了整整三天才斷氣。當下紛紛叫著,沖向莫名,莫名一把將許進提了起來,回瞪著那些護衛,護衛們本來已揮起的拳頭停在半空,望著莫名不知如何是好。 

    莫名回過頭來瞪著發抖的許進一字一頓的道:“你,先,傷,人,你,該,道,歉。不,然。。。。”說完腳下一頓,花崗石的路面上,出現了一個清晰的寸許深的小腳印。 

    許進哆嗦著嘴唇:“好,好....我道歉。” 

    莫名放下許進,許進一手捂著臉畏懼的看著莫名,蹌蹌的走到小姐和葉立面前賠禮 

    然后鬼一樣被家丁們攙扶著,頭也不回的去了。 

    小姐從開始一直都在發著楞,葉立歡呼著跑到莫名跟前:“冷大哥,你真了不起!還從來沒人能叫小霸王許進道歉呢” 

    小姐這才醒了過來,默默的走到莫名跟前低聲說道:“謝謝。” 

    莫名沒了再轉的興致,轉身走了進學堂。 

    只剩下小姐小蘭看著莫名的背影發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734492_22_207-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作者 忘語
  凡人修仙,風雲再起;時空穿梭,輪迴逆轉。

  金仙太乙,大羅道祖;三千大...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