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太陽高高的掛在天上,卻沒有一絲溫暖的感覺傳來,陽光照射在皚皚的白雪上顯得尤為刺眼,凜冽的寒風在林間回旋著,呼嘯作響。在幾個人合抱不過來的參天巨松之間,一只長長的商隊在冰雪覆蓋的北國大地上緩慢的行進著。 

    這支商隊一律以龜甲龍馱運貨物,這些龜甲龍每只長十多米,粗壯的尾巴有節奏地左右搖擺著,在領頭甲龍帶領下緩慢向前行進,雖然它們的速度并不快捷,但卻耐力十足,一口氣可以走上三天三夜而不歇息,即便在北方寒冷天氣中也顯得怡然自得。

    每個龜甲龍的身上都套著足足有人大腿粗細的繩索,像是拉車的牛馬一樣。順著這些繩索向后看去。一個幾十米長的巨型雪橇壓在林間的雪地上發出吱吱咯咯的聲音來,雪橇上覆蓋著巨大的帆布,看不見里面拉著的究竟是什么。  

    帆布偶爾被吹起一角的時候就會發現在雪橇的邊緣站著很多伙計,都是一身厚厚的獸皮大衣,臉上也被各式的面具所遮擋。看起來十分神秘。

    如果有人能爬在地上往里面看的話,一定會發現帆布下面囚禁的,駭然是一頭黃金巨龍,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王者,大陸的極道強者。

    可是現在,這頭黃金巨龍只是走私的物品。 

    在隊伍的前端,那只雄壯威儀的領頭甲龍背上并沒有參與拉雪橇,卻出奇的在身上架起一頂軍用小型帳篷。帳篷內布萊克正蜷縮在厚厚帆布暖被中,搓著小手,盯著眼前火盆直出神。

    小布萊克看上去十一二歲,出生于龍騎帝國的一個走私家族,家族以走私為生,專門從龍騎帝國走私非法物品到其他國家,獲取高額的利益。

    為了保密,家族這次重金從盜賊工會老伙計菲利普那里搞到了一條絕密路線,而布萊克自從看過那條黃金巨龍之后,死活要跟著出來,最后哥哥強尼還是滿足了他的愿望。

    強尼坐在火盆邊,跟布萊克有一搭沒一搭地閑聊著,說些走私時的趣事,強尼雖然跟布萊克只是同父異母的兄弟,但是在家族里面,卻是對布萊克最好的。雖然常年在外,卻十分掛念小布萊克,每次回家都會給弟弟帶些新奇的小東西。 

    布萊克聽得津津有味,尤其是強尼說到龍騎士和傳說中魔法師的時候,他那雙亮晶晶的小眼睛閃動著滿是向往的目光。

    布萊克的目光不由像帳篷后面瞄了一眼,這些天他一有空就去看那條黃金巨龍,如果不是那條黃金巨龍已經老得不像話了,又是傷痕累累,爬都爬不起來,布萊克倒真的想去騎上一騎。

    兩人聊得正開心的時候,外面忽然響起幾聲寒鴉的叫聲,在靜寂的雪林中特別刺耳。強尼臉上一正,立刻壓低了聲音道:“呆著別動,我出去看看!”  

    布萊克點了點頭,將身子湊在帳篷門口看著哥哥靈活的從龜甲龍的背上跳了下去。心里暗暗的佩服哥哥,這可是足足有好幾米高啊,自己上來都是用繩梯爬上來的。  

    強尼看了看左右的樹林,里面倒是沒有什么動靜,他放下心來,走到后面的大雪橇跟前,兩個手指放到嘴里吹了一個口哨。  

    就見雪橇的帆布下面呼啦鉆出來十幾個人,腦袋上都帶著皮帽子,臉上帶著面具。有幾個人低聲咒罵著這該死的天氣。 

    “老大,怎么了?”一個伙計看著強尼說道,一團團白色的哈氣從他面具下面嘴巴的位置竄了出來,被風吹回來掛在面具上,形成小小的冰棱。  “啊!”忽然這個說話的伙計驚呼了一聲,飛快的撲到了強尼的背后。 

    “噗”的一聲輕響,一支強弩狠狠的釘在這個伙計的背上,鋒利的箭頭從前胸穿過,呼吸的一口鮮血從面具里噴了出來,一聲沒吭就栽倒在地上,潔白的雪地上沾染的一小片鮮血看起來那么觸目驚心。

    “伊爾汗!”強尼大叫一聲,撲在這個伙計的身上,等將他翻過身來的時候這個叫伊爾汗的伙計已經斷氣了。強尼的眼淚順著眼角流淌了下來,雙手狠狠的砸在雪地上面。 

    其他的伙計在這一瞬間都紛紛的從雪橇里拉出了巨大的盾牌將強尼和死去的伊爾汗護在中間。

    帳篷里的布萊克驚恐的看著這一幕,只覺得自己渾身的血像是沸騰起來了一樣,一股憤怒包圍著他,平日里怎么冥想也得不到多少的魔法元素在這刻像是忽然開竅了一般的向他這里涌了過來,雖然他還只是個魔法學徒,吸收不了多少,但渾身一下子充滿了要爆發的yu望。

    樹林深處現出了綽綽人影,四面都是如此,看起來已經將這里包圍了。  

    強尼這個時候心里忽然感到有些慌亂,這么多年的走私生活讓他經歷了很多的危險,但這次不同,因為布萊克還跟他在一起。  

    一個伙計這個時候手里端著強弩看著樹林里那些借著巨松作為掩體不斷的向這邊靠攏的敵人,怒罵道:“他媽的,是什么人在暗算我們?”

    強尼這個時候也在想著這個問題,按說他們走的這條路應該是沒人知道才對,盜賊工會的菲利普跟自己多年的交情,不可能出賣了自己。難道是家族內部?強尼盯著正在小心圍上來的人群搖了搖頭,打消了這個念頭。 

    “老大,我們該怎么辦?”一個伙計回頭小聲的問著強尼,眼睛里射出熊熊的仇恨火焰。他們這些個伙計跟強尼雖然是上下級的關系,但是因為多年在一起配合,已經跟兄弟差不多了,剛才眼睜睜的看著伊爾汗被強弩射死,雖然都沒有表現出什么,但實際上都已經是出離的憤怒了。 

    “媽的!看看他們到底要干什么。”強尼強行按下自己心頭的怒火,“要是搶劫的拿錢買路,回來再找他們算賬,這批貨,我們損失不起!”  

    “我日!”這個伙計狠狠的罵了一句,死死盯住樹林里的人,手也緊緊的放在強弩的扳機上。

    “我也日。”強尼怒視著對面。 

    距離越來越近了,已經到了大概三十米左右的距離,已經完全進入了強弩的射擊范圍。依然沒有人說話,強尼示意一個伙計跟他們溝通一下,看看是不是劫財的強盜。 

    哪知道這個伙計剛剛站起來從對面就“嗖嗖嗖!”的射過來好幾支強弩,夾雜著刺耳的破空聲快若閃電的射了過來,眼看著又一個伙計要喪生在箭下。

    忽然一陣紅光大作,“叮叮叮”三聲清脆的響聲,將幾支強有力的弩箭瞬間劈飛出去,弩箭借著勢頭狠狠的釘入到了旁邊的巨松樹干上,一尺多長的箭身幾乎沒進去半截,尾部依然在不停的顫動著,發出“嗡嗡”的聲音,十分駭人。 

    “媽勒逼!”強尼剛才匆忙之中加上的斗氣,被幾支弩箭震得自己的手直發麻,沒想到對方這個狠毒。  這個時候就見對面忽然響起一聲尖銳的口哨,頓時無數的弩箭從四面八方仿若飛蝗一般的襲來,還有幾支奔向了領頭那只龜甲龍身上的帳篷射去。

    “我操!”強尼知道布萊克根本就沒有自保的能力,顧不得自己的安慰,長身而起,像只拔地而起的蒼鷹一般朝著二十多米外的帳篷飛縱過去。  從對面也不禁發出一陣驚呼,這個斗士已經進入到圣級斗士的水準了!

    只一眨眼,強尼便趕在那些弩箭的前面飛到了帳篷跟前,但是弩箭隨后就到了,強尼這個時候想要用手中的劍打掉那些弩箭已經是來不及了,大喊一聲:“布萊克!趴下!”

    而布萊克則早就機靈得緊緊的趴在帳篷里的小毯子上了,幾支弩箭摧枯拉朽一般的穿過了堅實的軍用帳篷,遠遠的朝著對面的空地射去,對面原本的一些人大聲叫罵著也都趴了下去躲避著強力的弩箭。  這下雖然沒有射到布萊克,依然讓強尼出了一身的冷汗,而正是他這么一喊,也暴露了主要的目標,無數的弩箭在這一刻射向他們這里。 

    強尼在這個時候也已經進入到了帳篷里,拿起帳篷里一面護盾交給布萊克,自己則在另一面將布萊克掩護在后面。

    布萊克死死的抓著護盾,經歷幾次狠狠的沖擊之后干脆用身子依在上面,因為巨大的沖擊力讓他有種自己的手腕要骨折的感覺。幸好護盾夠堅固,不是這些弩箭所能射穿的。 

    而強尼這邊偶爾幾支射正的弩箭也被他一一的劈了出去,對于一個圣級斗士來說這樣的攻擊是小兒科。  強尼這個時候也十分擔心外面的伙計們,因為這樣消耗下去不利的肯定是他們這一方,在敵暗我明的情形下,自己一方潰敗是遲早的事情。

    強尼從口袋里拿出一個東西遞給了布萊克,“弟弟,聽我說,這個是這次客戶給的,據說是上古巨龍指甲做成的,你拿著!”說著就把一個被雕刻成了菱形的一個挺粗糙的東西遞給了布萊克。 

    布萊克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哥哥,把這塊龍腳趾甲收進了自己貼身的口袋。  “聽著,我有預感,這次真的很危險,我會想辦法叫你逃走,你還太小!我不知道……”說到這里,強尼有些哽咽。 

    頓了頓,做出一個笑臉繼續說道:“聽說龍身上的東西都是寶貝,你留好,以后我們要是有能再見面的那天這個就是信物了,呵呵,要不你長得太英俊了哥哥會不認識你的!”說完強尼轉過身去擦了擦眼睛,天知道這次分離還能不能再見。

    布萊克的眼睛也紅了,沒有說話,他雖然小,但一直就很聰明。他也能感覺到,周圍隱藏著可怕的事物。但依然有些倔強的小聲說到:“我不走,我要和你一起戰斗…” 

    強尼苦笑一下,這個時候對方也暫時的停止了這一撥的攻擊,強尼馬上跳下了龜甲龍,想要看看伙計們那邊的情況,這個時候鋪天蓋地的箭矢又夾雜著破空的聲音響起。 

    “媽的,換弓箭了!”強尼失聲罵道,原來強弩的威力雖然大,但以來容易傷到對面的自己人,二來成本高。而弓箭的發射速度和成本都是強弩沒法比的。  現在強尼這一方簡直就成了活靶子了,不斷傳來伙計們的慘叫聲,密集的箭雨帶來的殺傷是恐怖的,一陣齊射之后,強尼這邊的人馬上稀稀落落起來。

    帳篷這里也是被重點照顧的對象,無數的箭在一瞬間幾乎將軍用小帳篷射成篩子,眼看著就要射爛了。強尼眼睜睜地看著箭雨襲向弟弟,想去營救,卻是來不及了。

    布萊克聽到箭矢劃破空氣發出的厲嘯,也知道不好,抱著盾牌在龜甲龍背上一滾,整個人就落到了雪地里,顧不得身上的疼痛,布萊克爬起來貓著腰沖向了藏著黃金巨龍的雪橇。

    布萊克腦子里現在只有一種想法,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只有龍騎士或者魔法師才能改變不利的局面,現在他的魔法能力還不行,他要成為龍騎士。

    就在剛才,幾乎大部分的勁弩和箭矢都招呼到雪橇那里,守衛在那里的伙計們差不多都倒下了,強尼跟幾個伙計都集中在帳篷這邊了,看到布萊克的情況,不由大急。

    可是一陣箭雨讓強尼不得不躲到了巨盾后面。

    大群的強盜從樹林中沖了上來,對方顯然不是一般的強盜可比,訓練有素,攻擊層次鮮明,眨眼之間就沖到了強尼他們面前,看樣子是要把他們徹底給消滅。

    看著潮水般的敵人,強尼和身邊的伙計幾乎都蒙了,這哪里是打劫啊,簡直就是一正規軍,這仗實在是沒辦法打下去,等死吧。

    就在強尼打算拋開一切,將布萊克救出去再說的時候,一聲嘹亮的龍吟響了起來,震得地面的雪花一陣亂舞,一股壓迫感撲向這里的每一個人。

    “龍吟!”強尼驚訝的看著外面的大車上那個插滿了箭矢的大雪橇,密集的箭射在帆布上將帆布也射成了一個刺猬。

    就連那些要沖上的強盜也愣住了,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情形。“靠,龍騎士,這還打個屁啊!”

    布萊克帶著一定要成為龍騎士來消滅這些惡人的信念,沖到了雪橇前,掀起帆布就鉆了進去,看著眼前仿佛隨時都可能死掉的老龍,布萊克心中突然出現了一絲不忍,手里捻動著那個龍指甲,另外一只手伸在空中,停住了,他發現自己夠不著巨龍的頭。

    沒想到黃金巨龍混濁的眼睛盯著布萊克手上的龍指甲看了一眼,竟然將頭伸到了布萊克面前,任由布萊克輕薄。

    那一刻,布萊克心中充滿了傷感,他仿佛看到了這頭老龍幾萬年生命中的點點滴滴,淚水不由涌了出來,滴落在龍指甲上。

    外面強盜沖起的吶喊將布萊克喚醒了,他這才想起自己是來干什么的,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馬上爬到了龍的身上,騎馬一樣,拍了拍胯下的黃金巨龍。

    吼!一聲嘹亮的龍吟驚天動地,剛才還仿佛隨時都會死掉的黃金巨龍這一刻卻爆發了,周身籠罩著一圈淡金色的光暈,黃金巨龍的龍斗氣剎那之間沖破了已經被布萊克打開了的魔法禁咒,跨著龍步站了起來。

    所有人都在這一刻驚呆了,那些沖鋒的強盜也停了下來,呆呆的看著前面那頭神圣的黃金巨龍。

    三十多米長的身體上覆蓋著金光閃閃的黃色鱗片,被透過林間的陽光照射在上面散發出讓人敬畏的光芒,巨大的龍頭兀自的轉動了幾下,可怕的大眼睛中射出讓人膽寒的光芒,死死的盯著樹林里的那些人。

    而在那碩大的龍頭上,布萊克正抓著龍角,異常詭異地掉在那里,沒辦法,誰讓布萊克太小,黃金巨龍的身體又太大呢?

    布萊克對著那些發愣的強盜一指:“殺了他們。”

    靠,太酷了。強尼和他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只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以高傲著稱的黃金巨龍竟然讓布萊克騎在了身上,雖然這騎的動作很不標準,而且也極不雅觀。

    更讓所有人驚訝的是,布萊克竟然在指揮這頭黃金巨龍,而且這頭黃金巨龍似乎還有一切行動聽指揮的趨勢。

    難道這個小孩是龍騎士?大陸上什么時候出了這么小的龍騎士?所有的強盜都蒙了。

    倒是埋伏在林中的弓箭手率先反應了過來,一蓬箭雨射向了黃金巨龍和布萊克。 

    真正的龍族,尊嚴是不可褻du的! 

    黃金巨龍雖然剛才奄奄一息,但是那屬于龍族的驕傲依然讓它憤怒了,連一些宵小的垃圾弓箭也敢往自己的身上射…… 

    “吼吼吼…”巨龍怒吼著,籠罩著全身的淡黃色光暈一震,所有的箭矢都倒飛了出去,林中頓時響起了陣陣凄烈的叫聲,巨龍碩大的頭顱使勁往前面伸著,巨大的嘴巴慢慢的張開,身子猛的收縮了一下。 

    “不好,快跑,他媽的,是龍息!這頭龍發瘋了,媽勒逼的!”對面樹林里一個聲音高聲的響起,強尼雖然也驚訝本來馬上就要死亡的黃金巨龍竟然在這個時候還能發出龍息,而且居然會聽從布萊克的指揮,但是經驗告訴他這個時候是退敵的最佳時刻了。

    對著呆望著黃金巨龍的伙計們大吼一聲,“還擊,干他們娘的!” 

    伙計們立刻反應過來,端起手里的強弩紛紛射向樹林里那群要逃跑的人,頓時響起哭爹喊娘的聲音。  本來的靶子,變成了射手,伙計們都熟練的從雪橇上拿出箭矢開始還擊,每一支箭射出幾乎都能帶走一個生命。

    這個時候黃金巨龍的龍息也已經完成,就見一股仿佛是無形的氣焰向著對面散了過去,那些本來在逃跑的人忽然都軟軟的倒在了雪地上,七竅流血,頓時死亡。  

    黃金巨龍本就是高級龍族,只因跟人類的約定才會做龍騎士的坐騎,他們的魔法攻擊在龍族里是能排上前幾名的。而這次走私它的目的就是因為它那讓人不可抵御的魔法價值。 

    看著戰局逆轉,強尼心頭大樂,沒想到走私的貨物在這個時候竟然能幫自己一把,更沒有想到布萊克竟然成了龍騎士,大陸上最年輕的龍騎士啊。

    哇哈哈,龍騎士啊!強尼一陣狂笑,他在想這筆走私似乎可以就這么結束了,怎么著也不能把兄弟的坐騎給賣了吧。嘴里大喊道:“追!他媽的,一個都不要放跑了!留幾個活口,我要知道是誰!” 

    黃金巨龍一口龍息殺死了一片人之后已經讓所有的來犯者膽寒了,龍族的殺傷力他們都是知道的,沒想到這次竟然能讓自己遇到了。  

    每個人心里都在咒罵,不是說是要死的龍么,他媽的這是詐尸么?  黃金巨龍在殺死這邊的人之后又轉向了另外的一個方向,那些已經膽寒了的人立刻掉頭就跑。 

    “呼!”的又是一口龍息出去,這回好像效果弱了一些,不過依然有十幾個人被龍息籠罩,掙扎和喊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就死去了。 

    布萊克呆呆的看著黃金巨龍,這頭黃金巨龍也太牛比了,只見它邁開大步,每一口龍息都能帶走一大片生命,后來實在發不出龍息,長長的尾巴一掃,地面上也是一片狼藉,死傷無數。 

    終于,黃金巨龍身上淡黃色光暈一下子黯淡了下去,巨大的身軀一個趔趄,黃金巨龍突然失去了全身的力氣一般,轟然倒地,把地上的雪砸得四處飛揚,同時也砸折了幾顆粗大的巨松。

    “不好!”強尼大吼一聲,看著已經要退去的敵人紛紛回頭張望,狠狠一咬牙,沖著十幾個伙計大聲道:“小心,上!”  

    伙計們紛紛抄起箭筒捆在身上小心的向著已經集中起來的敵人走去。一邊借助著巨松作為掩體,準備跟他們死磕。

    布萊克身體被狠狠地摜在了一株樹干上,不過他死死第抓住黃金巨龍的龍角,這才沒有被甩出去,倒在地上的黃金巨龍此刻已經奄奄一息了,巨龍身上的鱗片在這個時候仿佛是瞬間的失去了光澤一樣,盡管都很大,但是原本就傷痕累累的身體上看起來更顯的觸目驚心。  

    老龍喘著粗氣,眼睛也無神的半睜著,看見眼前的布萊克,巨大的嘴巴張了張,喉嚨里也發出了“呼哧!呼哧!”的巨響,像是人類的咳一樣。

    周圍的強盜再一次圍了上來,舉著明晃晃的兵刃撲向了黃金巨龍和布萊克,強盜們的聲勢比剛才還盛,竟然又來了后援。

    看著鐵桶一樣圍了上來的敵人,看著躺在地上的巨龍和弟弟,強尼再一次絕望了。

    布萊克一只手抓住龍角,一只手輕輕撫mo著巨龍的臉龐,眼中都是憐惜,那枚巨龍指甲掛在他的胸口一晃一晃地。

    眼看著周圍的人又圍了上來,巨龍黯淡的龍眼中突然閃過一道異彩,龍頭輕輕一甩,將布萊克甩到了腦后,突然抬起了諾大的龍首,對著眼前的強盜一陣猛看。

    “我的媽啊,又詐尸啦。”戰戰兢兢的強盜們再一次暴走了。

    然而這一次,強盜們顯然有了高手壓陣,場面很快穩定了下來。

    黃金巨龍看了看強盜的陣勢,又看了看跟在身后的強尼等人,突然龍首一揚,那雙巨大的肉翼猛地展開,騰地一下飛上了天空。

    快追!強盜中有人吼道,大隊的人馬沖著巨龍飛走的方向追了下去,誰都看出來了,這頭巨龍活不了多久了。

    快跑!強尼怒吼一聲,帶著伙計們從另外一個方向跑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173393_21_8-m
儒道至聖
作者 永恒之火
  這是一個讀書人掌握天地之力的世界。
  才氣在身,詩可殺敵,詞能滅軍,文章安天下...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