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勇者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共20艘船,5艘懸掛長旒旗的戰艦,9艘大型蓋倫武裝商船,6艘中型蓋倫武裝商船。”桅盤上的弗雷澤大聲吼道。

    查特菲爾德說道,“船長,距離大約8海里,應該是黑夜裡看不清,雙方才逼到這麼近。”

    格羅弗點點頭,把陳守序喊了過來。“我需要你上桅盤。”

    陳守序一凜,“沒問題,船長。”

    船長拿過二副的望遠鏡遞過來,“你上去後即時報告敵艦航向。”

    陳守序正準備爬側支索,卻被水手長叫住,威克斯遞過來一根繩子,“帶上繩子,上去後把自己捆在桅杆上。”陳守序有些詫異,不過還是接過繩子,用嘴咬住,手腳並用爬上了桅盤。

    船長抬頭看了看風向,旗幟依然飄向西南方。船速並不快,暫時可以忽略迎頭航行風。

    “這該死的東北風,威爾金森你親自去掌舵,威克斯把大炮準備好。”格羅弗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先生們,把我的旗幟升起來。讓我們和西班克好好玩一玩。”

    藍色女妖號上的船員雖然大多是英國人,但因為拿的是荷蘭私掠證,受荷蘭僱傭,所以後桅旗杆上飄揚的是荷蘭三色旗。一直空缺的主桅旗杆上此時升上了一面繡著黑龍的血紅色大旗,站在陳守序的位置,還能看到旗幟右下部分還繡著一行箴言,“血火同源。”陳守序隱約覺得旗幟和箴言都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不過一時想不起來了。

    甲板上爆發出一陣歡呼,水手們的士氣都很高。即便面對的是強大的西班牙艦隊,船上也沒有人會去質疑船長的決定,他們對船長都有堅定的信心。

    “小夥子們,把勇者帆掛起來!”

    在船上頂帆因為位置的原因,無論掛帆收帆都要在高處桅杆進行,所以通常把最高的上帆稱為勇者帆。在海峽裡航行,頂帆一般不掛,頂帆會加劇船隻埋首,現在看來船長需要這面勇者帆來給藍色女妖號增加速度。

    在藍色女妖號上,就只有主桅頂帆這一面橫帆,此時主頂帆下桁處於主底桅的桅套上,上桁處於主上桅的中部,帆沿上桁收攏。甲板上的水手用帆桁升降索把上桁拉到頂,弗雷澤和另外兩個水手,沿著主上桅的側支索繼續向上爬,直到上桅和頂帆上桁的三腳架邊,踩住沿著頂桁的踏腳索,彎腰鬆開捆紮頂帆的繩索,頂帆立刻迎風鼓盪起來。此時從主底桅的側支索爬到桅盤上的另外兩名水手立刻緊緊拉住頂帆的帆腳索,在頂帆底桁上拉緊捆好。

    陳守序在桅盤上看著他們擺弄頂帆,讚歎不已,在船上,這是最勇敢最老練的水手才具備的技能。

    弗雷澤等人乾淨利落掛好頂帆,爬了下去,引來甲板上一片喝彩。

    陳守序把目光轉向船頭的方向,只見遠處桅杆如林,舷牆如城,一座座高聳的艉樓如同海上行進的城堡,嚴密的陣勢令人窒息。所有船的後桅高掛西班牙國旗,主桅上懸掛的是哈布斯堡王室的羅馬雙頭鷹幟,幾艘戰艦的白帆上,畫著鮮紅的勃艮第大十字。各色的將領旗,船長旗,長旒旗,繡著貴族紋章的旗幟則在前桅和首斜桅的旗杆上迎風飄蕩。

    雖然陳守序擁有來自大工業文明的記憶,可也被眼前這原始而壯麗的場景深深震撼。除了英荷法西瑞五國的王室艦隊或國家艦隊,眼前已是世界上最強大的海上力量,所謂船堅炮利不外如是。

    陳守序緊緊盯著西班牙船隊的航向,藍色女妖號目前航向西南西,順風但逆流向西班牙寶船隊直插而去。西班牙寶船隊雖然順流,卻是逆風,不得不在海峽裡做貼風航行。目前實際的航向是接近東南,大約東向南偏離不到3個羅經點,航向與風向大約成7個羅經點夾角。以目前的航向,藍色女妖號實際在向西班牙船隊的隊列中段航行,迎著400門舷側大炮而去。

    高掛司令將旗的西班牙船隊先導艦開始作出劇烈的機動,向左轉舵,船尾三角帆換舷張緊以輔助船頭轉向,前桅主桅各帆桁也隨之轉動。

    “西班牙人迎風換舷”,陳守序向著船長的方向喊道。“敵先導艦大幅左轉,目前航向,北北西。”帆船頂風航行就是這樣無力,必須近迎風不停做之字航行。

    隨著先導艦轉向完畢,龐大的西班牙船隊也開始跟隨轉向。艦隊在編隊航行時,有跟隨先導艦轉向和各自轉向兩種方式。跟隨轉向雖然慢,卻可以更好地保持編隊,各自轉向更快卻容易造成隊形混亂。

    格羅弗船長笑道,“我們掛的是荷蘭旗,西班牙人不知道我們是不是荷蘭艦隊先導艦,我要是西班牙艦隊司令,肯定要儘早向佛羅里達近海轉向,荷蘭人在10年前的馬坦薩斯灣海戰把西班牙人的膽都打碎了。”

    航海長也很興奮,“西班牙寶船隊也許堪稱世界上最成功的護航體系,在過去一百多年的歷史裡,只有荷蘭曾出動包括戰列線炮船在內的30多艘戰艦成功擄獲過一次西班牙寶船隊,他們肯定很怕被荷蘭人再來一次!”其實航海長說保守了,如果陳守序更懂一些歷史,他就會知道在整個新大陸殖民史上,也只有荷蘭人在馬坦薩斯灣成功過那麼一次。

    “我艦左轉兩個羅經點,航向西班牙艦隊轉向點。”船長摘下菸斗快速命令道。

    此時藍色女妖正側尾風全速向西班牙艦隊衝去,因為頂帆的原因,船隻的縱搖和側傾都變得更劇烈,這時陳守序才明白為什麼水手長會讓他把自己綁在桅杆上。

    艦首破開波浪,劃出一道美妙的弧線,藍色女妖號就像一位孤獨地朝敵軍衝鋒的中世紀騎士,面前是敵人無數的獵獵戰旗,背後是破曉朝陽撒下的萬丈金光。

    站在西班牙艦隊司令的角度看過去,只見一艘荷蘭雙桅縱帆船正向自己的艦隊發起如同自殺般的衝鋒。那艘船看上去總共也只有10門炮,不會超過8磅。自己這邊隨便一艘船的單側艦炮都比他多,比他長,比他粗。

    司令根本不在意小小的藍色女妖號,他死死地盯住遠處的海天線,但願,但願不要出現荷蘭大艦隊。

    對艦隊指揮官來說,這個船隊裡最寶貴的是價值120萬英鎊的白銀和無數新大陸的貨物。與荷蘭打了70年的戰爭,而且還遠遠看不到結束的跡象。前線將士的軍餉;在意大利、佛蘭德斯和葡萄牙兵工廠訂造的大炮;在瑞典和俄羅斯訂購的木材,都要依賴新大陸帶回去的金銀支付。最近這些年,西班牙財政已經5次宣佈破產,每一隻寶船隊都斷斷不能有失。如果有必要,完全可以犧牲艦隊。

    因此,在面對可能會出現的荷蘭主力艦隊的情況下,艦隊只有一個選項,儘早靠向佛羅里達海岸。這樣哪怕最後艦隊不敵,也有機會把金銀貨物轉移到岸上。

    1.向坦格利安致敬^^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不是野人
作者 孑與2
這一次,不問成績,只問本心,這一次只想好好寫一回書,這一次寫的是希望,寫的是我心中最深的夢想,... (馬上閱讀)
180
銀狐
作者 孑與2
  人的第一要求就是活著,第二要求還是活著,第三要求依舊是活著……在某些特定的環境下,活著就成... (馬上閱讀)
180
亂世揚明
作者 小雨非非
崇禎三年,後金首次大舉入關,撕下了大明最後的遮羞布;同時陝北農民起義,張獻忠、李自成先後崛起,... (馬上閱讀)
180
明天下
作者 孑與2
明末的歷史紛亂混雜,堪稱是一段由一些有著強大個人魅力的人書寫成的歷史。 不論是李自成,... (馬上閱讀)
180
修真聊天群(聊天群的日常生活)
作者 聖騎士的傳說
  某天,宋書航意外加入了一個仙俠中二病資深患者的交流群,裡面的群友們都以‘道友’相稱,群名片...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