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混沌之體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兩人使勁晃了晃頭,確定還活著!經歷了如此恐怖的場面,沒發瘋或精神分裂什么的,真是幸福!兩人查看一下身體,不僅完好無損,黑子小時候屁屁上的傷痕都不見了!皮膚雖然顏色未變,卻光滑性感。

    黑子就是頭豬,也知道走了狗屎運了!連忙和李沉縱身跳上岸來。一個童子手端托盤,托盤里有兩套七星道袍。兩人拿來穿上,還挺合身。雙雙跪在祖師面前,“參見師父!

    祖師點頭,“你們不要問我來歷!我且收爾等為記名弟子。因爾等業障深重,不知有道,全無道根,先細閱我門中三千道藏。以半年為期,吾考察你們的功課。風、火、水、土四童子,好生照料此二人”說完白光一閃,又閃人了。

    兩人看得眼睛發直。童子好安排二人的居所,然后了去了藏書殿,學習那三千道藏。那道藏號稱三千,怕是萬卷有余。道經包羅萬象,除了千種修真法門,還有練器,陣法、苻錄之術,道德、占卜,觀星、風水、周易等萬卷經書,都是聞所未聞。神仙道法,誰不愿學!李沉本來很快就看入了神。那黑子傻了眼——他就是一個莽漢子,讓他看書不如殺了他。翻了幾十本書,沒有一本看懂的,厚著臉皮問水童子,童子不理。黑子拿了一本最薄的道卷強看,很快頭暈腦脹呼呼大睡。

    李沉心里那個爽啊,我也是神仙中人了!發呆傻笑著了一陣,幻想著出去后怎么風光,然后開始細細研究修真之法。這修真分為筑基、化炁、化神、返虛、合道五個階段、每階段都有三個層次,一般來說,合道期后就可以破開虛空,白羽飛升了。李沉剛入門,卻也不需知道太多,大體上明白就行。李沉找了個蒲團盤膝坐下,準備按照書上修練入門功夫。

    白衣衣童子笑道,“師兄莫急!最好到風火池中修煉,那兒靈氣充足。”這四個童子分別稱為風童子、火童子、土童子、水童子,說話的是水童子。

    李沉趕忙施禮,“李沉愚昧!請師兄指點。”四位童子趕忙還禮,“不敢!師兄不必多禮。”頓時對李沉大起好感:這人比那黑廝強多了。

    童子帶著李沉到了風火池,黑子也跟過來,反正自己看書也看不懂,還不如‘不恥下問’。兩人看見風火池,毛都豎起來了。

    童子跟李沉講了如何‘心神和一’,‘五心向上’,大小周天等運氣之法。 四位童子各伸出右手,向下一按,風火池內池水全無。那風火池是準提的風火籃所化,仿效混沌初開,風水火土立世界的天理,里面自成一界。內含鴻蒙之前的混沌之火、混沌之風、混沌之水、混沌之土,能造萬物,也能化萬物為混沌,毀萬物為虛無,更兼有吸收靈氣的功能,那準提把水火籃投在地底靈脈出口,那池內的靈氣濃厚的都冒出白煙來。

    李沉牙一咬,坐了進去,童子要害自幾也不用這么麻煩不是?深吸一口氣,差點被充足的靈氣嗆死。一邊的黑子旁聽了講了半天,如云山霧罩,摸不找頭緒。撓著頭,不好意思的沖四童子呆笑。四童子咯咯一笑,轉身走了。黑子大怒,“不教就不教,你當黑爺不認識字啊!靠!”

    李沉盤膝坐下,五心向上,想象丹田之氣,霎時就覺丹田脹滿。原來昨日二人被水火重造軀體,且幾乎全身都是五行靈氣打造,筑基已自成。便直接練那第二階段練精化炁。按照功法,集中精神引導靈氣,過尾閭、夾脊、玉枕背后三關,直撞泥丸宮,氣化為甘露下降,過十二重樓,轉化為為體內元氣,氣流瞬間變得極其微弱。

    李沉早有準備:按書上所說,天地靈氣轉化為元氣,體積不到原來的十分之一。大部分修真者因為感覺不到微弱的元氣,得不到真正修真之法。這是入門的關卡,正常情況下怎么也得十天半月才能感覺到元氣,但李沉卻覺不難,微微詫異后,靜心引導元氣走了那任督二脈、大小周天,元氣越來越充足。。這時應該收功小憩,以免氣走岔道,走火入魔。可李沉沒有絲毫疲憊,索性一鼓作氣引導元氣走完了三十六周天,直達百脈,方才氣歸丹田收工,全身暖洋洋的,如沐春風,說不盡的舒服。

    睜開眼睛,李沉嚇了一跳——黑子眼巴巴的盯著自己,臉都快貼上來,“沉沉啊,黑哥我還是感覺不到啊,媽的!……”火童子咯咯直笑,“這兒比普通靈地足千倍,就是把一頭豬放這一月,也有氣感了!何況你已重塑軀體,全無業力!”李沉這才明白過來:一滴水縮小十倍感覺不到還說的過去,一大鍋水縮小十倍再感覺不到……那真是比豬還不如了!怪不得自己入門如此容易,這個便宜師父還真是……看來自己大有前途啊!

    黑子牛眼一瞪,:“小孩子懂什么!黑爺我骨骼清奇,只不過今天天氣不好,不在狀態……”話未說完,火童子右手食指指尖間冒出一道烈火,立刻把黑子燒得面目黢黑,連衣服都燒著了。黑子被燙的哇哇乖叫,又蹦又跳,連連撲打身上的火苗。那火卻有些怪異,怎么也撲不滅,反而越燒越大。

    水童子咯咯笑個不停,看黑子狼狽夠了,指尖發出一道水柱,將黑子身上的火苗熄滅,連身上的的燙傷都霎時修復,“不要叫我們小孩……我們都一千多歲了,這洞府還有天氣?你大爺的!”

    滿臉稚氣的童子突然用粗話罵人,李沉忍俊不住,又覺駭然!

    黑子這回學乖了,不敢再去招惹童子,他可不想再成烤乳豬!只得厚著臉皮請教李沉,李沉倒也言無不盡。本來么!都到這分上了,什么冤仇也消釋了。反倒在講解的過程中,自己也頓悟出不少難關。李沉一邊‘誨人不倦’,一邊逼著黑子拜自己為師兄,反正祖師也沒明示嘛!

    黑子自然不情愿。李沉開口教訓道:“學無先后,達者為師。你這廝愚頓不堪,我好意教你,你卻推我!也罷,你自己看書去吧!”象極了菩提祖師平日教訓人的口氣,四童子已笑得前仰后合。

    黑子賭氣到書房悶了半天,還是巴巴的來找李沉,李沉見他屈服,倒也不為難他。黑子生性耿直、義氣,李沉也有幾分喜歡。四個童子雖然都是一千來歲,卻是小孩心性,也沒有惡意,很快和兩人混得廝熟。

    每日在風火池修煉,進展的確迅速,李沉不到一月即通過煉精化炁后期,便能內視查看體內情況。要是有其他的修真者在場,肯定會找塊豆腐撞死——這他媽是人么!怎么也得至少二三十年苦功啊! 可誰讓李沉走了狗屎運,用天下一等一的法寶去了業力,在那靈氣充足千倍之地修煉呢!

    第三階段練炁化神,是引那元氣聚集成真元,凝聚出元神,這才是真正入了修真大門。這階段可不是單純靈氣充足就可以解決,進展開始慢下來。李沉也不急,反倒抽出更多時間觀看道藏,學習五行遁術和那苻錄,法器制煉之法。扁人和逃跑的功夫必須練不是?那道法和法術修煉也是相輔相成的,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只要一日頓悟,道行必定大進。

    三月后李沉終于積攢了足夠的真元,凝聚出元神,雖然很弱小,但終于通關成功,進入了第四階段的練神返虛。可憐黑子,此時剛剛進入化炁中期!真被火童子說中了,比那豬強不了多少!

    四童子暗自心里嘀咕,“難道祖師這次走眼了,竟收這等蠢笨之物。”不過黑子有一樣好處,待人誠懇,經常去捉些野物拿來燒烤,與眾人分享。四童子千年未曾開葷,這次趁祖師不在,每日大吃特吃,吃的嘴里流油,頓時對黑子大起好感。

    四童子想指點黑子,可又沒有李沉的耐心,而且本身早進入天仙境界,這基礎的東西還不如李沉講的明白。黑子十遍八遍又聽不懂,四童子終于失去耐心,又把黑子扔給李沉。

    眼看四月過去,黑子化炁后期還沒通過。這廝見李沉進展迅速,終于急了,恐怕師父回來責罵。掂量著水童子好說話,便每日討好水童子,哀求速成之法。

    水童子被纏的煩了,便去找火童子,“那黑廝實在不成器,恐祖師回來責怪,不若再用風火籃助他一助,祖師回來咱們臉上也好看。”

    火童子猶豫片刻,“那黑廝尚不是仙靈之體,怕不能禁受混沌之風火長久。倘若燒死那黑廝,怕祖師發怒。”

    水童子笑道:“如不這般,那黑廝就是萬年也成不了仙!我倒有個主意:可以讓那廝發個毒誓:就是燒死了,也是他自愿,與我們無干。”

    火童子拍掌叫好,叫齊了風土二童子,又把黑子、李沉喚來,“我們想出一法,可助你速成。不過你得先發個毒誓:這是你求我們的,非我們自愿,如有意外與我等無干。”

    黑子忙不迭的指天發誓,然后小心翼翼的問道,“小哥,不知有什么危險。”

    火童子笑道,“沒什么大危險,如果成功,爾便是混沌之體,不讓天仙!你這廝千萬不要嘶叫,萬一我們把持不住,不過燒死罷了!”

    黑子大驚,還沒來得及反悔,便被推入池中。水童子對李沉笑道,“師兄已進入返虛階段,正好進去凝練元神,倘若忍受不住,千萬不要硬撐!出個聲吾等便放你出來。”

    李沉點頭,也跳進去了。不容黑子反抗,四童子按東南西北位置站定,發動了混沌風火大陣。那混沌之風發出,有颯颯陰風,也有烈烈罡風,吹得二人皮開肉綻。接著是混沌之陰陽二火,陰火煞骨,陽火洶洶。風火童子小心控制風火,鍛煉二人軀體,燒去雜質,又不讓風火損傷二人元神。先前二人重塑軀體卻用的是先天之風火,二人還是五行之靈身,不過比普通修真者的五行之肉身強些罷了。這次卻要用三十三天最猛烈的混沌風火,來造就鴻蒙初開的混沌之體。

    李沉身上似千刀萬剮,似乎剛成形的元神都要被燒毀,黑子的的嚎叫聲不絕于耳。趕忙心神守一,元氣在經脈流轉,修復身體,那元氣剛轉了一周,變立刻被混沌風火絞碎,李沉大驚!水童子喝道,“道兄不可!勿要浪費元氣。”李沉一愣,剎那想的明白,元氣全部轉入元神轉成真元,護住元神,任那風火煅燒。四童子點頭,見二人被燒的已不成人形,便停了風火,放出那混沌水土,土似云煙,卻凝練堅實;水卻無形,只見波痕陣陣。李沉一邊吸收靈氣,轉化成真元,一邊運轉真元走遍百脈,配合混沌水土修復經脈,軀體。

    李沉元神初成,雖無自保能力,只是若發現不好,可遁出元神逃生,那黑子則只有等死。四童子一邊小心控制風火水土,一邊還要花大部分精深保護二人的元神——不能真的燒死黑廝,少個胳膊腿的還能補救,元神毀了黑廝的小命就完了。一日下來,饒是四童子已入仙境千年,也累得半死,嘴里喋喋不休罵那黑廝。黑子倒也老實下來,咬緊牙關忍住。

    這混沌風火陣需一日發動九遍,每遍間隔只有兩刻鐘。這兩刻鐘,四童子趁機休息,從懷中掏出金丹,恢復元氣。李沉二人則運轉真元鞏固身軀。

    四童子不分晝夜運轉大陣(洞內也無白天黑夜),連續將二人錘煉。到了三七二十一天,李沉微微睜開雙目,眼睛里竟發出三寸金光,混沌之體出成!沖四童子一笑。四童子沖李沉點頭,李沉便跳上岸來,內視查看,卻已到返虛中期,離返虛后期只有一步之遙!元神宛如實質一般金光閃閃,宛如食指大小胎兒一般,可是凝練無比,按照書上所說,雖然個頭大小比不了天仙的元神,但比天仙的元神還要堅固凝練。

    李沉出來后,四童子壓力大減,專心燒烤黑子,便容易了很多。李沉看看也幫不上忙,四童子可是天仙的實力啊!也不去試試混沌之體有多厲害,立刻前去書房看那道藏,研習周易數術,推敲先天易理,推算先天之數、天道變化。

    四童子又用了二十八天,正湊好七七四十九天,便停了陣法。黑子見自己沒死,不由得狂喜,立刻想試試自己混沌之體的厲害!猶豫了半天,拿起一塊碗大的石塊輕輕敲了敲頭,沒感覺啊!稍微加把力,那石頭象餅干一樣被捏的粉碎。

    呆了半晌,黑子把心一橫,索性搬起一塊大石頭,怕有幾百公斤,脫在手里宛如無物。黑子將石頭輕輕一扔,怕有百米高,待石頭落下,黑子縱身一跳,直直向上幾十米,頭頂和石頭相撞,‘轟的’的一聲,石頭被撞的粉碎,碎塊、灰塵漫天飛舞。黑子土鼻灰臉,卻在塵霧中呵呵傻笑,“還是沒感覺啊!”摸了摸腦袋,頭發都不曾掉一根。

    四童子在池邊盤膝調息,恢復元氣,飛濺的石塊被護體真氣蕩開。風童子笑道:“傻子,混沌之體雖是初成,卻是不懼刀兵!普通的飛劍、法寶也傷不了你。你這廝法術沒練成,到先會了成了挨打的功夫。”

    黑子拿了一把砍柴的斧頭,朝自己身上‘當當‘亂剁,就像剁肉一般。見身上連白印子都不曾起,不禁裂著嘴嘿嘿呆笑。四童子均搖頭道“烏龜!”忽然齊齊站起躬身施禮,“拜見祖師。”

    黑子嚇了一跳,回頭見老道士站在身后,趕緊拜見。

    祖師看了看黑子,嘆道:“難,難,難!道最玄,不遇至人道不傳!”身上一道白光,籠罩了五人,一閃來到藏書閣。

    李沉左手拿書,右手掐指,正入神推算先天之數,沒看見幾人進來。水童子正待開口,祖師擺手制止,六人默立觀看。

    李沉臉色忽而迷茫,忽而蹙眉,從桌上拿起兩個銅錢向上一拋,起了一課。看了半晌,臉露驚喜,拍桌叫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祖師笑道:“徒弟好用功!喜歡看風水,陰陽之術?”

    李沉一驚,趕緊參見,“徒弟正演練天道變化,不知師父降臨……”

    祖師哈哈大笑,“你那也算天道?不過是推算婚嫁,動土、土葬的黃道風水之術罷了。連人道也算不上,何談天道!”

    李沉大喜, “請師父指點!”

    祖師笑道:“不要誑我!你既想學,我自然教你。天道實分為六道,跟六道輪回暗合,分為天、人、阿修羅、畜生、餓鬼、地獄六道。每道又有六種變化,六道交替影響,或曰天中有人,人中有鬼,依此類推。又演出三十六變化,合稱天道三十六變化,乃鴻蒙初開的宇宙萬物變化輪回的總綱。其中錯綜復雜,玄之又玄,混元大羅金仙亦不能完全演盡。只有證了那元始正果,方能初窺全貌。”

    “何謂元始正果?”李沉腦海中靈光閃現,似有所悟。但那靈光又似在茫茫宇宙中捉摸不定,看不清,說不明。四童子臉露微笑,黑子根本摸不著頭腦。

    祖師看李沉領會這么快,不由微微頜首,“世人皆知有道,卻不知何為道!三界中仙佛魔以萬記,法力高深無數!魔教、截教以法術為尊,實力為道;闡教以清靜無為,忘情為道。佛教以去六欲,戒心苦修為道,皆以旁門入道,不可取也。否則,那色欲最易去除,直接拿刀切了那話兒就是,何必那么麻煩。”

    李沉和四童子‘噗哧’笑出聲來,若西天靈山到處是太監和尚,公鴨嗓子論禪,倒也有趣。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354631_22_44-m
一念永恒
作者 耳根
  一念成滄海,一念化桑田。

  一念斬千魔,一念誅萬仙。

...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