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揚眉傲對亦英豪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幾個惡奴邊罵邊打,三腳兩拳,把這個農人打翻在地,然後就是一頭劈頭蓋臉的鞭子抽了上去。

    農人本是下意識地反抗,伸出手,就接住了一根劈向自己的鞭子,正要發力,但一聽“刺史”兩個字,便頓時鬆開了手,只抱住了腦袋,護著要害之處,在地上滾來滾去,高聲討饒道:“小的有眼無珠,小的有眼無珠。”

    引路的那個吏員眉頭微微一皺,轉頭對刁公子行了個禮:“農人無知,還望公子手下留情,您畢竟初來此地,還是留一線的好。”

    刁公子的嘴角邊勾起一絲殘忍的笑意:“刁毛,玉唾!”

    那個為首的,名叫刁毛的黑痣惡奴,他的臉上閃過一絲難以形容的顏色,轉而諂媚一笑,奔到了輿杆邊,跪在地上,張開了嘴。

    刁公子略微坐直了身,喉結動了動,“咳,呸”,一口亮晶晶的液體,從他的嘴裡噴出,不偏不倚,直接鑽進了刁毛的嘴裡。

    剛才給打得滿地打滾的農人,都驚得在地上不動了,而那個青衣吏員,更是眉頭一皺,欲要開口,可是刁毛卻從這地上一躍而起,飛快地奔到了農人的面前,一張嘴,“咳,呸”,一大口又臭又酸的口水,伴隨著散出足有尺餘的飛沫,頓時就把這個農人,從頭到臉噴了個正著,而這時農人才反應過來,忙不迭地擦起這滿臉的口水來。

    一邊的惡僕們全都哈哈大笑,而刁毛更是一手叉著腰,一手指著這個農人,破口大罵:“記住了,這是刁公子賞你的玉唾,來自高門世家的仙液,是你小子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下次眼睛放亮點!”

    他一邊說,一邊從懷裡摸出一個布袋子,幾聲銅錢撞擊的聲音在袋子裡響起,而他手一抖動,這錢袋就扔到了農人的腳邊:“受了玉唾而不閃躲,算你識相,這是刁公子賞你的,去延跌打醫吧。”

    而就在這會兒的功夫,周圍的田地間,鑽出了十餘個精壯的農夫,駐著鋤頭,站在官道邊的田壟之上,臉上俱有憤憤不平之色,似乎隨時都會上來。有個漢子在沉聲道:“二熹子,莫慌,大家都會幫你。”

    刁毛趾高氣揚地對著四周的農人們高聲叫道:“看到沒有,刁公子持節巡視京口,閒雜人等不得擋道!你們這些東西,連受公子親口一唾的資格都沒有,聽話的,有賞!皮癢的,這個人就是下場!哼,就你們這條賤命,刁公子的一架肩輿都比你們的命值錢,不服氣,上來試試?”

    幾個本來想要上前的農夫,眉頭緊皺,沉默不語,而那個捱了打的農人緊緊地咬著嘴脣,手在微微地抖動著,看著地上的那袋子錢,卻是陷入了猶豫之中。

    刁毛哈哈一笑,得意洋洋地走回到刁公子的身邊,點頭哈腰了一番,一揮手,招呼著同伴們向前大搖大擺的走去。

    刁公子笑著對前面引路的那個吏員說道:“劉從事,世人皆雲京口民風強悍,宰相亦可輕,但由此觀之,不過如此嘛!”

    後面突然傳來一聲斷喝之聲:“京口民風,不是你所能評!”

    眾人循聲看去,只見來人正是劉裕,那個農人的臉上閃過一絲喜色,正要開口道謝,卻只見劉裕上前兩步,一腳輕踢,那錢袋子就從農人的面前滾了兩滾,落到了路旁。

    農人的臉上頓時寫滿了慚意,低下了頭,卻只見劉裕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他的聲音平穩中帶著一絲震懾人心的威嚴:“二熹子你爭點氣行不,這錢能拿嗎?你這個樣子只配永遠給人欺負!要是誰欺負了你,往你身上吐口水,拿兩個錢就能讓你這樣跪下來撿,那這輩子你都不可能抬起頭來。咱們是京口人,頭可斷,血可流,骨氣不能丟!”

    這個名叫二熹子的農人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卻是小說聲:“可是,可是他們說是刺史,所以…………”

    劉裕拍了拍他的肩膀:“記住,沒人能在這裡欺負我們京口人,別說是刺史,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我現在就去會會他們!”

    劉裕轉過身,眼中閃過一絲憤怒之色,直刺那坐在肩輿之上的刁公子,即使隔了幾十步的距離,仍然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連刁公子的那幾個輿僕也為之微微色變,不自覺地後退半步。

    刁公子的眉頭一皺,刁毛躥前幾步,鞭子重重地往地面上一抽,揚起一道塵土:“哪來不識抬舉的東西,不知道貴人出行,需要避讓嗎?皮癢了是不是?!”

    劉裕抬起頭,冷冷地看著刁毛:“剛才打人的,是你麼?”

    刁毛剛想要撒潑打人,卻是給劉裕的身形塊頭嚇住了,不自覺地後退了半步,刁公子厭惡地皺了皺眉頭,鼻孔對著劉裕,沉聲道:“汝聾否?當道而吠,討打乎?”

    刁毛一下子又來了膽氣,大叫道:“小子,貴人賞你話說,還不快跪下!你鄉巴佬聽不懂高門雅言,老子教你,就是說你跟個狗一樣癩在大道中央,想死是不是?”他說著,捏緊了手中的皮鞭,作勢欲撲,而二十多個惡奴也捏緊了棍棒,不聲不響地從兩側圍住了劉裕。

    劉裕的雙目中精光如冷電般,直刺那個刁公子,聲音中透出一股凜然之氣:“按大晉律,州郡以上官員出行,當鳴鑼清道,百姓迴避,不知這位公子,是哪位貴人呢?”

    刁公子的眉頭微皺,刁毛跳著腳大吼道:“你沒長眼睛是不是,這可是你們這裡新任刺史,刁公諱逵刁使君的親弟弟,刁公子諱弘!”

    劉裕冷笑道:“我道是刁刺史出巡呢,排場這麼大,原來只是他的弟弟啊,不知刁公子現在是何官身?”

    刁毛一下子愣在了當場,說不出話,那個青衣胥吏模樣的人看了一眼劉裕,走到刁公子跟前,輕輕說了幾句話,刁公子眉頭微挑,咬了咬牙,沉聲道:“我們走!”

    他一揮手,掉轉肩輿,就要轉身,刁毛臉色變得很難看,指著大漢吼道:“小子,你有種,走著瞧吧!”說著,轉身就要跑。

    劉裕的聲音突然在後面響起:“站住,欺負了人就想這麼一走了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當這京口真的姓刁麼?還是說,你就這麼想橫著走?”

    這個叫刁弘的公子臉色一變,一股怒意上臉,轉過頭,對著劉裕厲聲道:“汝名劉裕耶?欲求死?”

    劉裕肩頭一動,這一大捆兩百多斤的柴堆,頓時就落到了身後的地上,騰起一陣煙塵,他的脖子扭了扭,一陣關節響動的聲音,而周身的肌肉壘塊也是線條浮動,他伸出手指,挖了挖右耳,嘴角勾起一絲冷笑:“刁公子,這裡是京口,我們都是鄉下人,聽不懂你的高門雅言,你還是說人話的好。”

    刁弘這一下再也忍不住了,大聲吼了起來:“大膽刁民,敢與吾為敵,刁毛,蹂之!”

    那個胥吏的眉頭一皺,行禮道:“公子且慢,此人功夫了得,只怕…………”

    刁弘氣急敗壞地一揮手:“當吾眾護衛擺設否?給吾上!”

    刁毛一下子來了勁,正要上前,卻突然看到了劉裕背後的那一大捆柴,他腦子一轉,暗道,這大漢如此壯碩,二百多斤背在身上還健步如飛,就連那州中胥吏也說此人功夫了得,看來不是吹牛,平時欺負百姓我當然得第一個上,做給公子看,但要是碰到硬點子,那不是第一個捱打麼?

    刁毛心念一定,轉而對身邊的惡奴們吼道:“都聾了嗎,上去蹂他!”

    十幾個惡奴一聲暴諾,爭先恐後地向上撲,而為首的一個,高高掄起了沙包大的拳頭,胳肢窩下那粗黑的毛如蝟刺倒立,連同那中人慾嘔的狐臭味道,伴隨著與拳風聲相和的怒吼聲“去死吧”,捲起周圍一尺之內的塵土,直撲劉裕而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贅婿
作者 憤怒的香蕉
武朝末年,歲月崢嶸,天下紛亂,金遼相抗,局勢動盪,百年屈辱,終於望見結束的第一縷曙光,天祚帝、... (馬上閱讀)
180
超級怪獸工廠
作者 匣中藏劍
  我叫葉青,幸運獲得了一款叫【怪獸工廠】的應用。   這幫力大無窮的怪獸,幹起活來一個... (馬上閱讀)
180
超級生物帝國
作者 壯鄉小仨
  埃克森美孚公司?英國石油公司?殼牌公司?不好意思,我們家後院的油樹上就可以生產各種標號的成... (馬上閱讀)
180
從現代飛昇以後
作者 鬱雨竹
林清婉和易寒飛昇時將天邪宗的宗主許賢和清風明月白童三個鬼修也給偷渡上去了,於是三人三鬼一起落到... (馬上閱讀)
180
天下安康
作者 鳴奇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這是一個被誤解和醜化的王朝,北擊突厥,西滅吐谷渾,...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