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出手如風懲惡奴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劉裕輕輕地嘆了口氣,眼中突然閃過一道殺氣,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也沒見怎麼動,就見他那壯碩的身形,直接閃到了當先的那名惡僕身前,流星也似的鐵拳,伴隨著呼嘯的風聲,把那揚起的風沙直接逆捲回去,重重擊在了那惡奴的胸口。

    “喀喇”一聲,那是肋骨折斷的聲音,伴隨著那惡僕的悶哼之聲,他的整個身形,倒飛一丈有餘,口一張,鮮血狂噴,“撲通”一聲,就此落到了路邊水渠之中,昏死過去,浮在水面之上,這一拳下去,力量竟然如此驚人,看得連那刁公子也直接從肩輿上站起了身,只有那名持節吏員,神色平靜,站在原地不動,彷彿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刁毛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人,他一腳踢中了一個正在他身前發呆的惡奴屁股,大吼道:“抄傢伙打他!”

    這名惡僕瞪圓了眼睛,掄起手中那根粗如五歲孩童手臂的大棒,高舉過頭,帶著“嗚嗚”的風聲,對著劉裕的腦袋就是重重砸下,靠著這樣的力量,同樣的動作,這個惡僕不知道打傷打暈過多少平民百姓,就是給他一棒打斷手腳的,也不在少數。

    劉裕就這樣靜靜地站在原地,冷冷地看著這撲面而來的一棒,這一次,他沒有動身,也沒有出拳,幾乎就是抱著臂膀,原地不動,直到這一棒當頭砸下時,他才抬起了手,小臂上舉,護在頭上,與這當頭一棒,硬碰硬地來了個親密接觸。

    “啪”地一聲,這一棒直接砸在了他的手臂之上,惡僕們發出一陣叫好之聲:“打斷他手,看他再狂!”

    “二球兄弟好身手!”

    可是這些叫好之聲還沒來得及發出一秒,就只聽到“咔嚓”一聲,那是從中折斷的聲音,只是,斷的不是劉裕的小臂,而是那根粗逾兒臂的大棒。

    這個惡僕完全傻在了原地,看著自己手中那一斷兩截的大棒,陷入了對人生的懷疑和物理學的思考,而對面的劉裕則若無其事地甩了甩手臂:“就這等力量,還想欺負人當惡奴?你是沒吃早飯嗎?”

    刁弘氣急敗壞的大吼道:“並肩攻之,吾不信,此人鐵打!”

    連同原來抬著肩輿的六人,和剛剛跑到水渠邊,把那個落水惡僕撈上來的幾個傢伙在內,二十幾個惡僕全都發一聲吼,抄著大棒就衝了上去,只有刁毛仍然持著鞭子,在後面高聲喝罵,卻是不上前。

    一陣風沙拂過,二十餘條身影,全都和劉裕那鐵塔般的身影,隱沒在了煙塵之中,而拳擊棍掃,骨折悶哼的慘叫之聲,則是不絕於耳,不停地有身形在風沙之中重重地倒下,一如刁弘那些隨著臉上的肌肉扭曲,挲挲而落的白色粉末。

    當風沙漸漸停息下來時,也就不到半刻的功夫(五六分鐘),劉裕仍然抱臂傲立,而整個地上,橫七豎八地躺了二十餘名惡奴,一個個鼻青臉腫,在地上翻滾嚎叫著,更是有五、六個離劉裕最近的傢伙,直接就和那水渠裡的傢伙一樣,暈死過去,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如同死狗一般,也不知是否還有命在。

    劉裕一動不動,直視刁弘,而他本人,也向著刁弘步步逼近:“你既然想在京口橫著走,我現在就滿足你,刁公子。”

    刁毛的身子在發著抖,但是他的身邊,除了那個胥吏外,已經再無一人,身後的刁弘那同樣顫抖的聲音傳來:“阿毛,救我,救我。”

    刁毛一咬牙,抄起了手中的大棒,大吼一聲:“公子,照顧好我家小毛毛!狗奴,我跟你拼了!”

    他大吼著衝向了劉裕,劉裕甚至都沒抬手,只是冷冷地瞟了他一眼,衝到他面前不到二尺處的刁毛,突然“啊”地大叫一聲,口吐白沫,在原地完成了一個七百二十度的高難度旋轉,就此倒下,在落地一的瞬間,還不忘用那大棒在自己的額頭上不經意地來了一下親密接觸,一個又紫又黑的腫塊,頓時在他的腦門上隆起,隔得稍遠點,比如刁弘公子這二十步左右的距離,可能還會以為他是被真的一棒爆了頭,才會倒下呢。

    刁弘這會兒已經嚇得面無人色了,他有生以來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帶了二十多個平時可以橫行無忌,欺男霸女的壯漢子打手,居然在面前的這條大漢面前,如同三歲孩童,只一刻鐘不到的功夫,就沒一個還能站得起來的。

    眼見著劉裕對著自己步步逼近,一邊走,一邊還在捏著那沙包般大的拳頭的骨節,發出各種恐怖的聲響,彷彿是剛才打得自己那些惡僕手下們身上時那種骨折的聲音,這讓刁弘再也顧不得這點士人的氣度,連滾帶爬地從肩輿的位子裡鑽了出來,不住地倒退著:“汝,汝駐足,吾,吾乃官身,大,大晉律,毆,毆官者,重,重罪!”

    劉裕停下了腳步,看著刁弘,冷冷地說道:“你要是再跟我說這些鳥語,不說人話,我下一拳就讓你這口牙沒一顆剩的!”

    他說著,揮了揮膀子,一陣肌肉聳動,嚇得刁弘連忙說道:“好漢留步,凡事好商量,凡事好商量。”

    劉裕停下了腳步,刁弘暗自鬆了一口氣,求救也似地看向了站在肩輿前,持節而立的那個胥吏,求救也似地說道:“劉,劉從事,你幫我跟這好漢,啊,他是你剛才說的劉裕劉里正對吧,你告訴劉里正,這,這是誤會,誤會啊。”

    持節的劉從事看著走到自己面前三步左右,不丁不八,站在原地抱著臂的劉裕,搖了搖頭:“寄奴,差不多就行了。給我個面子。”

    劉裕也不看劉從事一眼,冷冷地說道:“希樂,你也是京口人,這刁公子在這裡欺負咱京口人的時候,你在做什麼?”

    這個喚作希樂的人名叫劉毅,希樂是他的字,也是本地的一方豪強,現任州中從事,他眉頭微微一挑:“我有叫他收手,他們在外地這樣橫行慣了,這個刺史也是他刁家花了幾千萬錢買來的,我現在是州中吏,不要讓我為難。”

    劉裕冷笑道:“你是州中吏,我是鄉中吏,為何你要給個平民所驅使?平民無知也就罷了,你會不知道假節是啥?”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朕又不想當皇帝
作者 爭斤論兩花花帽
重活一回,本想安安穩穩過一生,奈何都想逼著他做皇帝....... (馬上閱讀)
180
神級工業主
作者 五彩貝殼
新書《醫藥巨頭》已經上傳,大家都去瞧一瞧。 ............ (馬上閱讀)
180
大文豪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久經商戰中勾心鬥角,推杯把盞中爾虞爾詐的文學青年陳凱之回到了古代。 放眼看去,這裡盡是歌樓酒... (馬上閱讀)
180
英靈機甲師
作者 坤句句句
向峰只是睡了一覺,竟然莫名來到了一個處於末世的世界,成為了一名畢業於皇家機甲學院機甲製造專業的... (馬上閱讀)
180
顛覆了這是皇帝聊天群
作者 黑血粉
  唐太宗是千古一帝嗎?   商紂王是上古暴君嗎?   誰才是秦皇之下第一人?是雄才大略的漢武...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