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驕橫公子狼狽逃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刁弘的臉色微微一變,身後的那二熹子摸著腦袋,問道:“寄奴哥,假節是什麼啊,就是希樂哥手裡拿的這根杖嗎?上面還有個毛球呢,做啥用的?”

    劉裕環視四周,這會兒的功夫,所有附近耕作的農人們都已經圍了上來,而在地上的那些刁氏惡僕,也都三三兩兩的互相攙扶著起來,就是刁毛,也被兩個手下扶起,一邊捂著自己那烏青的腦門,一邊“哎喲”地叫個不停,顯得自己剛才被打得很有種。

    聽到這話,刁毛一下子來了勁,推開扶著自己的那兩人,又恢復起了那狗仗人勢的模樣,一手叉著腰,一手指向了劉裕,但又中途縮了回去,轉而指向了二熹子,大姆指向後一翹,衝著那節杖,大聲道:“瞎了你們這幫鄉巴佬的狗眼,這是天子節杖,見節如見天子,劉裕,你連拿著天子節杖的公子都敢作對,連公子的人都敢打,洗乾淨脖子等死吧!”

    劉裕猛地一回頭,老虎般的眼睛裡,一陣精芒暴射,刺得那刁毛頓時心中一驚,連忙又捂著自己的腦袋,一下子鑽到劉毅的身後:“天子,天子節杖在此,你,你想造反不成?!”

    劉毅搖了搖頭:“寄奴,你就是不給刁刺史面子,咱大晉皇帝的面子總要給,這節杖我是從刁刺史手中接過的,貨真價實。”

    劉裕二話不說,對著節杖,單膝下跪,叉手行禮:“京口蒜山鄉里正劉裕,見過大晉天子,萬歲。”

    所有在場的百姓也都跟著劉裕下跪:“吾皇萬歲。”

    刁弘一下子來了勁,一手推開正跑到自己身邊,想要扶著自己獻殷勤的刁毛,獰笑道:“劉裕,算你還有點見識,跪下來給本公子磕三個響頭,也許本公子一時心情好,這回可以放你一馬,不然的話,哼,叫你全家橫著走!”

    劉裕平靜地從地上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刁公子,你怕是沒弄清楚狀況,我拜的是大晉皇帝,這是我們大晉子民的本分,可你又是什麼東西,我要跪你?”

    刁弘臉色一變,一下子衝到了劉毅的身邊,搶過那節杖,在空中揮舞著:“劉裕,你好大的膽子,我告訴你,按大晉律,持節如見天子,你敢打我,就是,就是敢打天子,得,得夷三族,全家剁成,剁成肉醬,傳四方,喂,喂狗!”

    劉裕哈哈一笑:“是嗎?刁公子,按大晉律,天子節杖,分使持節,持節,假節三種。使持節者,都督數州軍事,身領幾州刺史,可斬二千石以下文武。比如新近上任的都督五州軍事,兗州刺史,鎮軍將軍謝玄,他就是使持節,他的節杖之上,有五根旌球,代表這五州之內,他生殺予奪之權。見了他,我自然得禮敬有加。”

    刁弘在那裡默然無語,眼珠子直轉,劉裕繼續說道:“使持節之下,乃是持節,持節者,往往是一州刺史或者是郡守,可斬作奸犯案,無官身之平民百姓。”

    “至於你現在拿的,不過是假節而已,乃是軍中將官所持,可以行軍法,斬殺不從軍令之人,刁弘,你既不是封疆大員,又不是軍中主將,拿了這假節在這裡橫行鄉里,欺壓百姓,我作為這京口鄉吏,現在就可以把你拿下,至於讓你斷個腿,折個胳膊啥的,全當是執法時你反抗所制,就是你兄長現在在這裡,也無話可說!”

    二熹子跟在後面哈哈一笑:“搞了半天原來是個冒牌貨啊,寄奴哥,他一平民百姓,跟咱們一樣,卻是偷了這個天子節杖在這裡招搖撞騙,把他拿下,我們全都給你當證人!”

    周圍的田中,農人們齊聲喝彩:“什麼東西,來咱們京口抖威風了,寄奴哥,毆他!”

    “連天子節杖都敢偷,不想活了嗎?”

    “抓他見官,見官!”

    刁弘的臉上,一陣慘白,比他臉上抹的粉都要白,這會兒他的臉上,早已經給汗衝得一道一道,看上去象個大花臉,他的嘴脣抖動著:“這,這是我阿兄,是,是你們的新任刁刺史給我的,劉,劉裕,你休要,休要煽動這些村夫愚民,我,我阿兄不會,不會放過你們的。”

    劉毅的眉頭一皺,上前兩步,走到劉裕近前,低聲道:“寄奴,差不多就行了,人家畢竟是新刺史的家人,你真要打了他,也會給自己惹麻煩,他哥讓我帶他來看看民情,現在他也應該知道咱們京口佬的厲害啦。”

    劉裕嘆了口氣,也低聲道:“難道你就不能教教他這裡是啥地方,不告訴他上任的那個從事是怎麼給人抬著出去的?”

    劉毅咧嘴一笑:“上次是我,這回換你嘛。給我個面子,就這樣吧,你也知道要打仗了,到時候我們都得從軍去,我們走了,他們兄弟在這裡為官,你總得給你娘和弟弟考慮下吧。”

    劉裕舔了舔嘴脣,說道:“那好,今天我給你劉希樂一個面子。”他說到這裡,轉頭對著在一邊瑟瑟發抖的刁弘主僕們一聲斷喝:“刁弘,回去告訴你阿兄,京口有京口的法則,國難當頭,別惹事。再拿著這假節在京口招搖,下次,恐怕你不會再有說話的機會。”

    刁弘連連點頭,把節杖往劉毅的手裡一塞,轉頭就要走。劉裕突然大聲道:“等一下!”

    刁弘的身子微微一抖,卻是如給施了定身法一樣,站在了原地,劉裕轉身拉過了二熹子,對他耳語幾句,二熹子哈哈一笑,一張嘴,一口黃綠交加,還帶著幾分鮮紅血絲的濃痰,就噴到了刁弘的背上,頓時,那漂亮的綢緞衣服,一下子增光添彩了!

    周圍的農人們暴發出了一陣轟然的喝彩之聲,而劉裕則冷笑道:“刁公子,試嘗京口老痰,何如?”

    刁弘又羞又惱,卻是連擦背後的這口老痰都等不及,他逃也似地跳上了那肩輿,幾個沒怎麼受傷的傢伙,在刁毛的連踢帶打下,連忙上前抬起了這副肩輿,向著官道的另一邊就跑去,連刁弘身上匆匆落下的香囊,玉佩等物件,也顧不得撿了。劉毅搖了搖頭,向著劉裕一抱拳,轉身就大步持節,跟在後面而去。

    其他的惡僕,也全都互相攙扶著,在周圍的農人們的鬨笑聲中,狼狽而去,刁毛在地上來回撿著刁弘落下的香囊和玉佩,揣進了自己的懷裡,不知不覺,落在了後面。

    劉裕不屑地一瞪眼,飛起一腳,直接踢中了路邊的那個錢袋,這個錢袋子不偏不倚,剛好砸中正轉身的刁毛屁股,劉裕哈哈一笑,大聲道:“刁毛,伊等去延跌打醫。”

    刁毛“哎呦”一聲,向前跌了個狗吃屎,爬起身,也不顧去拂身上的塵土,匆匆就向前就跟著跑:“公子,等等我。”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贅婿
作者 憤怒的香蕉
武朝末年,歲月崢嶸,天下紛亂,金遼相抗,局勢動盪,百年屈辱,終於望見結束的第一縷曙光,天祚帝、... (馬上閱讀)
180
清卒
作者 猿程旭
滿清,卒於雍正年間,日本朝鮮滅於大乾、安南重歸版圖,俄羅斯毛熊縮回烏拉爾山西側…… (馬上閱讀)
180
天下安康
作者 鳴奇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這是一個被誤解和醜化的王朝,北擊突厥,西滅吐谷渾,... (馬上閱讀)
180
掠奪兩界
作者 閱讀能力
我叫南木,我有兩個座右銘; 一曰:征服 二曰:掠奪 ……. 當南木在異界面對: 異種... (馬上閱讀)
180
馬踏天下
作者 槍手1號
  拿起了戰刀,跨上了戰馬,縱橫馳騁,馬踏天下。 槍手新書《撫宋》已經開張了,恭請諸位書友移...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