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高人猛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就在此時,從十里坡正北方,傳來一陣鑼鼓嗩吶聲,楊風蹲在房上看的清楚,好大一隊人馬排成一字長蛇陣,浩浩蕩蕩直奔過來。

    當先開路的是數百大唐彪捍騎兵,看那豪華的裝束竟然是大周武則天皇帝御前禁軍精銳,隊伍正中是大批灰衣僧人,簇擁著一頂足有三丈高的紅頂轎子。

    放眼望去,那轎子周圍蒙蒙朧朧似乎有一重霧氣圍繞,也看不清楚轎中坐的是何方神圣,隊伍的最后,跟的是數百各持法器的紅衣童男童女。

    一行大概足有上千人的隊伍,轉瞬到了十里坡,卻被當街群毆的和尚道士阻住去路,停在當場,鑼鼓嗩吶聲戛然而止,千多人只是站在那里,面無表情的冷眼旁觀,倒顯得神秘肅穆異常。

    這邊十里坡上,和尚道士正打的火熱,你一道符打過來,我一個咒回過去,護住了頭還要小心腳,也沒人去理會戰圈外的情形。

    可憐那靈隱寺大和尚不睡,早就成了眾道士圍攻的第一目標,半個時辰下來可憐一個靈隱寺未來主持,只被踩的渾身都是腳印,鼻青眼腫形象凄慘。

    也是被扁的急了,搖搖欲墜的不睡和尚怪力上來,跌跌撞撞擠出重圍,大喝一聲“除!”,只見他手腕翻轉處,一道清晰可見的攝人紅光憑空射出,正是南海絕學“大慈大悲咒”,只是此刻不睡和尚急怒攻心之下超水平發揮,這道紅光的威力比方才要強上何止數倍。

    眾道士又一陣雞飛狗跳躲避不迭,好漢子還怕拼命的,誰也犯不著這個時候去觸不睡的霉頭。

    楊風在房上看的發毛,只在心中偷偷念道:“這位大師,我不是故意害你的。若不是餓的急了,我也不會出此下策,你要是有什么三長兩短,我可不負什么責任。”

    也是不睡情急之下準頭有些差勁,只見那道攝人的紅光掠過眾道士頭頂,居然鬼使神差的直刺往那樽三丈多高的大轎子。眾人這才發現,不知什么時候十里坡憑空多了上千人出來,

    剎那間,和尚道士都被這一變故驚的目瞪口呆,眼睜睜的看著威力十足的“大慈大悲訣咒”,就要命中目標。

    不睡和尚暗叫一聲“慘也!”,只看這隊伍的派頭,就知道是從京城來的權貴,只是不知道是哪家哪戶,居然請的動大內侍衛前來護駕。

    這一招若是當真打中,只怕南海菩佗也吃罪不起,然而此時后悔卻也來不及了。

    “哼!”只聽轎中響起一聲冷哼,在場眾人只覺得那冷哼如雷灌耳,卻又實在冰冷異常,幾乎要把人血脈都凍的凝固了。隨即轎子周圍那重神秘的霧氣無風自動運轉起來,隱隱透出青色的光華。

    只在說話之間,紅光撞上了青光,卻出人意料的沒發出任何聲響,修道之人避之惟恐不及的一個“大慈大悲咒”,就那么悄無聲息的,湮沒在無形之中。

    眾和尚道士都看的呆了,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眾人都暗自驚恐不已起來:原來南海菩佗山“大慈大悲咒”也可以硬接,只是不知道這轎中高人又是何方神圣,居然如此這般神通廣大,高人啊,高人。

    “哼!”說話間轎子里又是一聲冷哼,只震的在場的道士和尚憑空幾個寒噤,甚至有修為淺薄的當場跪倒在地。

    最慘的要數靈隱寺不睡和尚,隨著那聲冷哼軟倒在地上,七竅流血形象凄慘,也不知道是死是活。當下有識貨的和尚道士在那里暗自心驚,這聲冷哼暗藏無上法訣,象是佛門神功卻又似是而非,總之是非常霸道就對了。

    說話間,那道音波連傷數人還不肯罷休,遠遠的擴散開去,瞬間波及到房頂上那披頭散發的楊風。

    眾和尚道士爆起一陣驚呼,更有慈悲為懷的連呼佛號“善哉善哉!”,這道音波威力如此之盛,就連修道中人都禁受不起,只怕這小乞丐就此要一命嗚呼。

    說來也怪,音波到處,只見從小乞丐身后泛起一陣若有若無的紫光,剎那間把一個瘦弱矮小的身子護衛起來。

    遠遠看去,那小乞丐就象風中一葉小舟般搖搖欲墜,讓人感到隨時都有傾覆的可能。片刻后音波散去,那小乞丐除了形象有些狼狽,卻也有驚無險,只看的眾人目瞪口呆啞口無言。

    眾人隨即明白過來,感情這小乞丐身上有什么厲害的寶貝護身,難怪如此有恃無恐。當下就有無恥匪類起了歹意,有了那搶奪之心。

    這邊一個獨目道士賊眼一轉,咬著旁邊一名瘸腿道士的耳朵,竊竊私語道:“老二,一會你我離開大隊,找到那乞丐小兒手起刀落,再如此這般如此這般。”

    那邊瘸子道士點頭稱是:“大哥說的是,這等寶貝,自然是能者居之。”

    這兩位倒也真敢大言不慚,只會欺負黃口小兒,還以能者自居。

    那邊楊風自然機靈的很,“懷璧有罪”的道理,他會不明白么,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只是通過眾人的反應,他倒也猜出個八九不離十。

    當下楊風夸張的叫了一聲“哎呀不好,疼死我也”,只見一個瘦弱的身子就那么“骨碌骨碌”滾下房頂,“轟隆”一聲砸到地上,倒是一個“嘴啃泥”。一個小身子再夸張的抽搐了幾下,便不再動彈。

    眾和尚不由得再嘆一聲“善哉”“冤孽”,卻是敢怒不敢言。

    就在此時,正南方響起一陣紛亂的馬蹄聲,一隊騎士瞬間趕到,正是濟南張府尹攜一眾大小官員府兵衙役到了。

    張清見到那頂大紅轎子,慌忙不迭翻身下馬,恭聲問候:“下官不知是國師到了,有失遠迎,還請國師恕罪。”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當今國師法架到了,難怪有如此聲勢。這國師法號“慧忠”,原本是個尼姑,率領眾多弟子在“坐禪谷”中打坐修佛與世無爭,卻不知為何主動出山輔佐那大周皇帝,近年來武則天越來越迷信佛教,這尼姑慧忠名頭也日見響亮。

    “哼!”轎子中再傳來一聲冷哼,只震的天下修道之人一陣心神不寧,相顧駭然。看這架勢,這國師倒官威十足,竟然連堂堂府尹的面子也不給,還隱隱有責怪之意。論起來她位高權重,官居超品,手握生殺大權,理當如此。只是身為佛門弟子有此囂張行徑,倒分外讓人不齒,只是眾道士和尚明知不敵,卻也無人敢喘一聲大氣。

    鑼鼓嗩吶聲響起,前面數百唐軍精銳還是那么面無表情的起步,上千人吹吹打打自行往濟南府城趕去。

    張清自討個沒趣,見此情景慌忙帶著大隊跟在后面,眾道士和尚也顧不得再打,也熙熙攘攘跟著去了,百姓見這國師似乎很是厲害,也興高采烈的跟在大隊后面,一時間諾大個十里坡倒變的冷冷清清起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4-m
回到明朝當暴君
作者 天煌貴胄
  朕為天子,乃受命於天,握秉乾坤,奮太祖之餘烈,提天子劍,蕩平不臣。曉諭八荒六合:普天之下,...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