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懷壁有罪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楊風一個骨碌從房頂直滾下來,只摔的頭暈眼花鼻青臉腫,嘴里還吃了不少泥土,那一陣痛苦的抽搐倒也不是裝的。

    他碎牙暗咬,狠狠咒罵道:“這直娘賊的什么師,倒真的是莫名其妙,偏偏這么喜歡亮嗓門,倒嚇的老子平白折了一個跟頭。難道這大周朝便是誰的嗓門大誰的官便做的大么?不然為什么這什么師的只哼了兩聲,就能把這么多人嚇趴下。趕明日咱也去考個狀元,只論嗓門,老子卻不比他人差。”

    只用了幾個月時間,他居然把這時代的口音學了個十之八九,就連說話的方式也變的文皺皺起來。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當口,諾大個十里坡卻空空蕩蕩的靜了,從手指縫里偷望幾眼,四下倒也清凈無人。

    楊風自顧自的從地上爬起來,拍拍衣服,卻不由的喜出外望。

    原來眾百姓只道救星來了,自行跟著國師進城伏魔降妖去了,倒留下滿街的瓜果攤子,饅頭鋪子,想來是百姓們一時高興,也顧不上收拾。

    一個三尺孩童撒著歡的奔向市井,當先抓起一個雪白的鴨梨啃下肚去,再挑些中意的物事往懷里塞,只是諾大一條街,十家倒有八家賣些符紙香燭,也沒什么值錢的玩意。

    他倒也會挑,專撿些饅頭肉干等不易腐敗的食物,他也是餓的怕了,深知時逢亂世,黃白之物帶在身上,容易丟掉性命,倒不如一頓好飽來的實在些。

    一時三刻,楊風吃的心滿意足,挺著一個大肚子躺到一張太師椅上曬起太陽。他本來就不懂繁體字,對濟南府發生了什么慘案卻是一問三不知,但見好大一群人興高采烈的去了,他只道是那國師幾聲冷哼,眾人便都得了失心瘋。

    只過了片刻他倒有些無趣,手邊恰好有毛筆朱砂黃紙等物,也不知是哪門哪派的高人正準備做那鬼畫符。

    楊風玩心一起,也顧不得天高地厚,抓起毛筆,沾些朱砂就著黃紙寫將起來。只見那筆鋒如神出鬼沒,不可琢磨,粗淺不一倒也力透紙背,只是他執筆姿勢倒真的有些匪夷所思,旁人都是捉筆,他倒似抓筆,用一個“舉輕若重”來形容,倒也恰如其分。

    只片刻后,他將筆往身后隨意一仍,哈哈大笑起來:“這有何難,老子也會鬼劃符!”

    拿眼望去,那黃紙只被抹的觸目驚心,依稀卻認得是個“瘋”字,只是這字是用簡體寫的,這年頭只怕沒有人會認識了。

    一柄鋼刀悄無聲息的欺了上來,就那么寒光四射的架到楊風稚嫩的脖子上,楊風只覺一陣涼風透體,暗叫不妙:“糟糕,恐怕是官府捕快到了,要捉我這偷吃的小賊前去見官。”

    兩道人影從后面閃了出來,正是那獨眼瘸子兄弟二人,只是此刻兩人反穿道袍,惡行惡狀的更象是強盜。

    他二人倒還知道舉頭三尺有神明,殺人越貨之時不忘將道袍反過來穿,顯然是對那道士身份甚為愛惜,也不知道家祖宗太上老君天上有知,是應該哭還是應該笑。

    獨眼強盜一聲冷哼,陰惻惻道:“小子,識趣的把寶貝交出來,沒準大爺們一時興起,倒饒了你一條性命。否則,莫要怪貧道刀下無情。”也是這強盜說的順口,還在那里以“貧道”自居,端的叫人笑破肚皮。

    那瘸腿強盜還有些熱心腸,一邊拿刀架著小乞丐,一邊兀自敲邊鼓:“小子,拿出來吧,我兄弟兩人只求寶物不傷人命,說起來我家中幼子,也跟你一般大小,倒真叫人疼愛。”   

    事到臨頭他倒先有些心軟,殺人越貨的勾當,他干的多了,也難為他還想的起家中幼子。

    楊風初時只嚇的魂飛魄散,片刻之后卻冷靜了下來,想他來濟南府途中遭遇比這等場面又要驚險的多了,也曾經從死人堆里爬出來過,大風大浪見多了,他也深知此刻慌亂不得,更退讓不得。

    說話間,楊風一雙無辜可憐的大眼睛轉轉,卻手舞足蹈跳起舞來,也不顧雪亮一把鋼刀,在他細皮嫩肉的脖子上拉出道血痕。

    他這里突然跳起來,倒嚇壞了拿刀那位,瘸腿強盜慌忙不迭收刀躲避,一時也忘了誰主誰客。

    小乞丐楊風,越笑越歡暢,越笑越痛快,直笑的眼淚汪汪滿地打滾。獨眼瘸腿互使個眼色,心里頗有些羞愧,他二人只以為好可憐一個小乞丐,被一把明晃晃的鋼刀嚇的精神錯亂,就此得了瘋病。

    就在兩強盜疑神疑鬼的當口,楊風卻又坐了起來,也不笑了,就著眼淚號啕大哭起來:“師傅啊,弟子有救了,有緣人到了,弟子不用死了。”

    說話間一只臟忽忽的小手往背后包裹里掏去,片刻間掏出一個小巧玲瓏的物事,兩道仔細看去,這物倒是一個香爐,只是生的古香古色非常可愛,爐身還隱隱透出紫色光華。

    二道對視一眼大喜過望,衷心贊嘆道:“好寶貝!”

    兩道大喜之下便要上前搶奪,卻不料那淚痕未干的楊風一個箭步搶上前來,興高采烈的把個寶貝香爐,搶先塞到獨眼道士手里,然后滿臉喜悅的跳開,看他樣子卻象是仍了個燙手山芋。

    兩道被楊風弄的一陣木然,獨眼道士呆望著手上寶貝,看樣子是不太相信得手如此容易。兩賊抬頭看看楊風,那一雙大眼睛里,滿是憐憫和惋惜的神情,就仿佛在看一對死人。

    瘸腿道士欲言又止的湊到大哥耳邊,低聲道:“大哥,莫非這寶貝有什么蹊蹺?還是問清楚的好,倘若是什么不詳之物,倒平白傷了你我性命。”

    獨眼道士一陣躊躇:“這個......”。

    不提他二人在那里嘀嘀咕咕胡亂猜疑,這邊楊風自行躡手躡腳正往外溜,他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從轉世以來,這薛家的寶貝就一直掛在他腰間,又哪里是什么不祥之物。 他只是見二道身強力壯,打將起來毫無勝算,他就此耍個計謀罷了,若是再行十余步兩道還不中招,他也只有先逃的性命要緊。

    果然,再走幾步只聽身后傳來一聲大喝:“小子,你給我站住!這寶貝有何不妥,使的你避如蛇蝎,你給我說個清楚,不然休怪我翻臉無情!”

    那喝聲雖然兇狠,楊風卻聽的如沐春風大喜過望,暗道自己這計謀果然得逞。

    楊風裝做老大不情愿的慢吞吞轉過身來,一個臟忽忽的小臉倒也還看的出是有些失望,也真難為他如此會演,倒把兩個見多識廣的強盜唬的一楞一楞。

    楊風再露出一副若無其事的神情,輕輕松松道:“寶貝就是寶貝,哪里有什么不妥,二位好漢如果沒有其他事情,小子就此別過,后悔有期。”

    他越是如此說的輕松,兩道就越懷疑其中有鬼,這就是心理作用了,做賊的人都是心虛的,這道理果然是古今如一。

    那獨眼道士抹去額頭冷汗,暗自琢磨:“這小混蛋只怕說的是反話,看上去他也不呆不傻,如何肯這么好相與的把寶貝交付給我?只怕這寶貝真的有些不妥。還好二弟謹慎,不然正著了這小混蛋的道。”

    那邊瘸道人也是一般想法,一個箭步欺身上前,把鋼刀再架到楊風脖子上,口中怒道:“看你十來歲年紀,卻為何心腸如此狠毒,我兄弟二人與你無怨無仇,你卻為何拿這等詭異之物來害我兄弟?實情如何,速速道來!”

    他倒會惡人先告狀,只把萬般不是,千種緣由都栽贓到楊風頭上,這兄弟二人,委實是兩個有趣的人兒。

    楊風只“嚇”的誠惶誠恐哆哆嗦嗦,一屁股坐到地上,恰好躲過頸上鋼刀。頃刻間,楊風褲襠位置倒濕了好大一塊,卻象是嚇尿了褲子。

    那瘸道人見他如此可憐,不由的想起自己親兒,也不好再拿刀逼他,一個心慈手軟也就由他去了。

    那邊獨眼道人也覺有失體統,語氣也就軟了下來:“乖,告訴叔叔,這寶貝你到底從哪里得來,有何不妥。”

    楊風只看的忍俊不住,差點失聲笑了出來,褲襠那片濕痕,倒是他剛才隨手偷的一個雪梨,一坐之下,多汁的雪梨裂開,可不就濕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25383_5_48-m
帝國吃相
作者 牧塵客
  陳旭一場車禍穿越到秦朝,而此時秦始皇剛剛統一六國失去了人生的奮鬥目標。在考慮抱項羽大腿還是...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