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醒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顧雲錦是被凍醒的。

    她打了個哆嗦,蜷縮著身子,心想,不愧是嶺北的冬天,剛落了初雪,就冷成了這樣,讓她這個病入膏肓、彌留之際的人都凍清醒了。

    真是造孽!

    要死就趕緊死了,早死也好早投胎,苟延殘喘有個什麼意思?

    她一心等死,連眼皮子都懶得睜。

    模模糊糊的,顧雲錦聽見了說話聲。

    這算是迴光返照?

    她三天前都返過一回了,讓臥床數月的她去了莊子不遠的道觀,拜了拜呂祖。

    從沒聽說過,迴光返照還能有第二回的。

    “念夏。”顧雲錦喚了聲,就這麼兩個字,她的嗓子就燒得慌。

    看來,還是離死不遠了。

    很快,腳步聲匆匆而來,念夏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幾分激動幾分小心:“姑娘醒了?醒了就好,可急死奴婢了。”

    聞聲,顧雲錦才緩緩抬起了眼簾,視線落在念夏身上,她一下子就懵了。

    眼前的人分明是念夏,卻又不一樣。

    念夏早幾年就嫁人了,梳著最普通的婦人頭,守寡後越發一身清湯寡水,等主僕兩人被送到嶺北,粗布麻衣的,叫二十六歲的念夏跟莊子裡四十歲的婦人一般。

    可現在,顧雲錦看到的念夏,那張臉蛋嫩得能掐出水來。

    顧雲錦眨了眨眼睛,剛想說話,又凍得直打顫。

    念夏趕忙替她掖被角:“廚房裡備了薑湯,奴婢這就去取來,您趕緊喝了暖暖身子。”

    “我怎麼了?”顧雲錦遲疑著問道。

    念夏的臉色白了白:“姑娘落水了呀,您別是凍糊塗了吧?”

    落水?

    從小到大,顧雲錦只落過一回水。

    那年她才十四歲,還是住在徐侍郎府的表姑娘。

    顧雲錦猛得坐了起來,越過念夏的肩膀,一眼就瞧見了那張空谷幽蘭的插屏。

    她閨中愛蘭,最喜歡這插屏,住的院子也叫蘭苑。

    顧雲錦靠在念夏身上,前一刻她還在等著投胎,再睜眼就回到了十年前?

    她該哭,還是該笑?

    她也不知道。

    顧雲錦重新躺回去,摟著錦被想,既然投個好胎是沒戲了,那這一回就活得長久些。

    也活得痛快些。

    念夏前腳剛出內室,畫梅後腳就進來了。

    “表姑娘可算是醒了!”畫梅堆著笑,一屁股在床沿邊坐下,“您這一落水呀,可把府裡上上下下都驚動了,夫人急得不得了,滿心都記掛著您,只是今日府裡有客,夫人實在走不開,就讓奴婢過來了。

    您醒了就好,夫人說了,只要您平平安安的,什麼事情都不打緊……”

    顧雲錦直勾勾看著畫梅,沒打斷那張絮絮叨叨的嘴。

    她是徐家的表姑娘不假,但顧雲錦與徐家並不是血親。

    顧雲錦是鎮北將軍府的姑娘,生母早亡,父親續絃徐氏,顧雲錦與繼母的關係可謂是一塌糊塗。

    她十歲那年,祖父戰死,父親病故,將軍府裡翻了天,根本沒有他們四房的立足之地了,無可奈何之下,顧雲錦和嫡兄跟著繼母入京,投靠徐氏的孃家。

    說是投靠,徐氏也沒搬回侍郎府,而是在不遠的北三衚衕裡買了個小宅子。

    顧雲錦曉得徐氏的想法。

    徐氏的親孃也早早就沒了,如今府裡的老太太閔氏是徐氏的繼母,兩個弟弟亦是繼母生的。

    閔老太太數十年如一日地看徐氏不順眼,徐氏要依著孃家吃飯立足,自不敢再到閔老太太跟前露面,怕老太太看著她就來氣,平白起爭端。

    徐氏不往侍郎府裡來,顧雲錦倒是一月裡有兩旬住在蘭苑裡。

    彼時她年幼,只想與徐氏擰著來,徐氏與孃家有矛盾,她就與侍郎府往來,總歸是膈應死繼母拉倒。

    再者,她長在將門,見多了舞刀弄槍,最煩武人粗鄙,而徐家書香,姐姐們溫婉和氣,詩詞歌賦、琴棋書畫,一開口就透著墨香。

    她是真心喜歡這兒……

    顧雲錦攥緊了被褥裡的手,眼底滑過一絲譏諷。

    整整十年,若說她比從前長進了些什麼,那就是明白了一點:真心未必能換來真心。

    她對侍郎府的喜歡,在那十年裡,全被辜負了。

    “畫梅,”顧雲錦睨了她一眼,道,“我落水了,舅娘有讓人往北三衚衕裡帶話嗎?”

    這冷不丁的開口,讓畫梅一下子怔住了。

    顧雲錦是客居,剛入京那會兒,還帶著將門裡那股子大大咧咧的脾氣,時間久了,待人接物就溫和細膩許多,平素裡見了她,一口一個“畫梅姑娘”,客氣得不得了,何時這般冷冰冰的?

    再者,顧雲錦與徐氏不睦,不把北三衚衕掛在嘴邊,突得聽她提起來,畫梅都有些回不過神。

    她不由仔細看了看顧雲錦的面色。

    畢竟在冷水裡泡了一回,又昏睡了一個多時辰,顧雲錦的臉色廖白,嘴脣都沒多少血氣,看起來病怏怏的。

    多餘的,畫梅沒看出來,只能訕訕笑了笑,道:“今兒個宴客呢,府里人手都忙不過來,夫人倒是吩咐過了,奴婢琢磨著應當有人手去傳話了。”

    顧雲錦抿脣。

    她才莫名其妙地回到十年前,整個腦子還混沌著,但她依舊記得,那年落水,直到三天後的月末,北三衚衕裡才來人看她,且絲毫不曉得她落水的事情。

    彼時顧雲錦與徐氏水火不容,自然是以惡意揣度徐氏,認為是徐氏故意的,等人走了,還氣得一整天吃不下東西。

    可她活過那十年,現在她不會再那麼想徐氏了。

    她落魄之後,依舊關心她、待她好的,只有臥病不起的徐氏和刀子嘴豆腐心的嫂嫂了。

    北三衚衕裡,是絕不會明知她落水,還沒半點表示的。

    顧雲錦想好好理一理思緒,就不願意與畫梅多費口舌,便道:“既然人手不夠,不如畫梅你走一趟唄。”

    聞言,畫梅眉梢一揚。

    讓她跑腿?

    她可是夫人身邊的大丫鬟,憑什麼給一個表姑娘做跑腿的?

    本來就是靠著徐家吃飯的,顧雲錦拿得哪門子的喬?

    心裡再不滿,畫梅嘴上也不能直直刺顧雲錦,她清了清嗓子,皮笑肉不笑:“表姑娘,夫人那裡還等著奴婢做事呢。”

    “你這麼忙的呀?”顧雲錦歪著腦袋看她,見畫梅點頭,她撇了撇嘴,“那你剛才在門口和念夏東拉西扯什麼?有這個工夫,不如走一趟北三衚衕。”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2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米

20
發表時間 2020-04-29 20:56
評分

經典必讀!

June

【第2卷】 第四百四十五章 同樣的罪名

19
June
發表時間 2020-03-25 08:10

處理金/王兩家這一大段(快20章吧)很拖,一直利用鄉民輿論,看久了會膩

desireej

18
desireej
發表時間 2020-03-13 11:36
評分

經典必讀!

jess

【番外】 寫在最後

17
jess
發表時間 2020-02-21 13:19

好看很喜歡,希望有多一點番外.希望看到其他配角,可愛的壽安或其他的腳色都能有幸福

HaHaHa

作者大大 請繼續加油 ^^

16
HaHaHa
發表時間 2019-09-09 20:11

作者大大 請繼續加油 雖然感覺大大舖的梗應該還有蠻久才會完結der XD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8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春閨密事
作者 秦兮
新書《權門貴嫁》已開,歡迎入坑,坑品有保障~~~ 握了一手好牌卻打的稀爛的衛安死了, 家破... (馬上閱讀)
180
怡家怡室
作者 媚眼空空
  陸淑怡重生了。   十二歲的她看著母親再次躺在病榻上。   生死一線間,她想,她是不是... (馬上閱讀)
180
周氏醫女
作者 自在觀
新書“世璽”“九零學霸俏神醫”已開,歡迎入坑!…………………………………………………………有著... (馬上閱讀)
180
爆萌小邪妃
作者 樑妃兒
她是二十一世紀的殺手之王,一朝穿越成廢物小蘿莉,抱棵大樹好乘涼。 他是驚豔天下,手握重權,卻不... (馬上閱讀)
180
暖妻入懷
作者 夏染雪
她為了他,從影后甘願為人妻,用自己的人脈,自己的金錢,自己的不擇手段,將他捧到最高的地方,而他...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