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義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楊逸之大驚失色,急忙回頭,一只手高高揚起,就想擊向那人,卻發現一個身穿鎧甲,威風凜凜的青年將軍正朝著他微微的笑著,這人正是剛和他道別不久的花云!楊逸之激動萬分,緊緊的抱住了花云,他在這里舉目無親,只有花云算是有點交情的,所以心頭別有一種異樣的感情。

    “楊公子,你怎么會在這里?我找了你很久了!”花云扶著楊逸之,二人坐到了一塊大石頭上,正面對著萬丈深淵。

    “我、我------”楊逸之發現不能自圓其說,不由得吞吞吐吐起來,這時他的肚子竟然也呱呱作響,他已經一天一夜沒吃東西了。

    “哈哈!原來楊公子的肚子在造反了!”花云回頭朝他的手下示意,不一會兒,一個士兵拿了幾張大餅過來了,楊逸之見了大餅如見到了救命仙丹,撲上去一把抓過來,就啃了起來,一陣風卷殘云,那幾張大餅就被他消滅得干干凈凈,他擦著嘴巴,不好意思的朝花云笑了笑,這正好回避了花云剛才的問題。

    花云拍拍他的肩膀說道:“真是不好意思,現在只能拿這個招待你,楊公子,等打下滁州城,我一定用最好的酒來與你共飲!”

    “千萬不要再叫我什么楊公子了。”楊逸之不好意思的笑笑,他忽然覺得再讓他叫自己楊公子的話,無形中就會拉大他和花云的距離了,以后還怎么倚靠他呢?他說道,“其實我和你一樣,也是窮人家子弟,你叫我公子的話豈不是見外了?你還是叫我名字吧。”

    “說得不錯,我們都是窮人就應該站在同一陣線。”花云忽然站起身來,指著對面茫茫山川說道,“你看,這大好河山,如今卻在蒙古人的鐵蹄下呻吟,作為漢人,不是應該把失去的東西奪回來嗎?這原本就是屬于我們的!”

    楊逸之被他如此一渲染,也不由得激動起來,說道:“你說的不錯,蒙古人的確該殺,他們不僅霸占我們的土地,而且還奴役我們的兄弟姐妹,一定要將他們趕出中原去!”

    花云非常興奮,緊緊握住楊逸之的雙手道:“兄弟,你說得非常對,不過,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渺小,不如跟著我們,一定能推翻蒙古人的統治,還我漢人江山!”

    楊逸之這時覺得自己除了跟隨花云,一時之間也沒有好的去處,當前所要緊的事,不是怎么回去,而是要先填飽肚子,他已經領略到了饑腸咕嚕的滋味了。想到這里,他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花云。

    花云于是叫士兵牽來一匹馬,二人并駕齊驅,楊逸之因為常拍武戲,所以騎術非常熟練,他一躍而上,博得了花云及周圍士兵們的一片喝彩。據花云所說,他們的部隊約有兩萬余人,駐扎在離滁州不遠的山溝里,準備在傍晚時分發動對滁州的攻擊。花云簡單的將當前的形勢和楊逸之說了一遍,其實楊逸之早就知道了,他好歹也算讀過一點書的。原來,此時的朱元璋已是郭子興手下的總管,統率一支軍馬,不過,他覺得老是跟著郭子興的大部隊沒有前途,于是提出自己出去招兵買馬,郭子興也想擴充實力,于是一口答應。朱元璋很快把少年時的伙伴及鄉里徐達、周德興、郭英等人招納過來,花云也是這時投到了朱元璋的麾下。朱元璋依靠這些人,很快招攬到了一支二萬余人的“民兵”,他將他們訓練成了一支精兵,然后想趁機攻占滁州,好在郭子興面前表功。花云就是奉了朱元璋的命令去滁州城探聽情報的,幸虧有了楊逸之的幫助,他才能安然脫身,此時可說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

    從花云口中得知,義軍將在傍晚發動進攻,此時一切的準備工作都已做好,只等天黑就動手了,楊逸之感到心潮澎湃,熱血沸騰,自己竟然能夠親身體驗一下古代戰爭,可比他整日拍那虛假的古裝戲強多了,但他轉念一想,這是殘酷的冷兵器時代,自己赤手空拳,又能做些什么呢?別人好歹受過訓練,自己的這身本事到了戰場上,面對千軍萬馬,能派多大用場,弄不好就是去送死。正等他面露難色時,花云看到了,他哈哈一笑道:“你不必過分擔心,我不會讓你去沖鋒陷陣的,只要你呆在我的身邊,保你無事。”

    楊逸之其實并不是一個怕死的人,他只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花云的話雖然有點傷了他的面子,但他心想,總有一天,會有自己的出頭之日的,到時候他們必定對他刮目相看,想到此處,他微微點頭。

    二人一路走走談談,很快就到了營地,楊逸之看到的是一隊隊衣著簡樸的士兵,他們并沒有統一的服裝,衣服的顏色也是五顏六色,手中的兵器也極其簡陋,相同的是每個人的頭上都扎了一塊紅布,楊逸之忽然想起他們正是被稱作紅巾軍的,不過,這些士兵雖然裝備差,但是每個的臉上卻顯現出一股朝氣蓬勃的氣勢來,似乎在他們的眼里,面對那些殘暴的元兵,根本不在話下似的。楊逸之看著,心里也不由得暗暗佩服朱元璋帶兵有方,怪不得他在短短的時間內,就能由一個小兵做到總管呢!

    二人從馬上下來,自然有小兵過來把馬牽走,并且不斷有人向花云行禮問好,看得出他在軍中也頗有威信。看著來來往往的士兵,楊逸之問道:“大家這么緊張、忙碌,難道有大行動嗎?”

    花云道:“是啊,傍晚就要發動對滁州的攻擊了------有些話不方便對你說,軍情緊急,請原諒我不能陪你了,看得出你也讀過書,不如先幫我管理管理文牘之類的,您看我是一個粗人,沒念過書,看到那些文字就頭疼,老是被總管罵,有你幫忙的話,我就放心多了。再說,你剛入軍營,一切還不熟悉,還是不要上戰場冒險的好,不然出了事,我就對不起你了!”

    楊逸之聽了花云這番體貼的話,心頭感到一陣暖融融的,自己只不過出手幫了花云一把,其實也算不上什么大恩,他卻對自己如此關切,古代的英雄好漢真是胸懷磊落、熱情大方啊,他想花云說得非常在理,自己可不能剛來就無端送死,那就得不償失了,他緊緊握住花云的手,爽快的答應了。

    花云大喜,急忙叫來一個小頭目模樣的士兵,對他說道:“你帶楊兄弟去好好休息,千萬不能怠慢了,否則的話,我可不饒你!”

    那小頭目忙不迭的答應,然后領著楊逸之去了一個僻靜的地方,替他換了一身干凈的衣裳,楊逸之到現在還沒歇上一口氣,這時候,總算有個可以睡覺的地方了,他顧不得再去想別的,倒頭就睡。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2-m
植掌大唐
作者 手撕鱸魚
  穿越成了終南山中的一個馬上要被餓死的小農民,怎麼吃飽飯成了要命的問題。好在有了植物改造系統...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