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引子

    東晉,冀州,某山中。一道流星化過天空。一個年老的士子驚惶失措。

    “天象變亂,天下亂之久亦,今有異人將出”他一頭撞開那個破爛不堪的柴門,對著房屋內的另外一個同樣年老的士子大聲的叫喊著。

    “這話你已經說了幾十次了.”房屋內的士子,頭也不回,手中正在拿著一本易經。

    “這次是真的。”作出預言的士子,見對方根本不相信自己,急得滿臉大汗,手舞足蹈仿佛利用身體語言來確認自己的語言似的。

    “哦?上一次預言已經過了10年了吧?救星沒有盼到,卻等來了幾個巨大的魔星。”拿易經的士子對預言者失去了基本的信心。將手中的書卷合上了,回首看了一眼那個預言的士子,嘆了一口氣,口中喃喃自語到,“難道又發了瘋病?已經好久沒有發病了。來,過來!”

    他溫聲的對預言者說,預言者想說什么卻欲言又止,只好看著他好像在摸索中將一包草藥煎煮起來,然后在他的敦促下喝掉。然后平靜的躺在一架竹床之上。

    士子將自己的易經放好,輕輕的替他掖上被子,然后又輕輕的走了出去。直到他走到聲音傳不到小屋的地方,放聲大哭。

    天昏昏兮,地亦蒼蒼

    星沉沉兮,人亦惶惶

    赳赳武兮,枯木飄蕩

    郁郁文兮,唯結憂傷

    ......

    “救星來了,呵呵”小屋內,躺在床上地士子,眼角不斷地流出淚水,嘴邊卻含著笑,低聲地囈語不斷地重復著。那比哭聲還苦澀地笑聲,也在小屋中不斷地重復著。

    越過此山,在那曾經養育了無數兒女地土地上,無數地旗幟樹起來,而又被砍倒,無數地身軀站立起來,而又倒下,無數地白骨暴露在曠野之中,無數地胡衣左衽地胡人,正在驅趕著被擄掠地百姓,趕向前方地營地。

    一切如同修羅場。

    此刻,江南地士族皇帝們,正在醉生夢死中分配著殘缺地天下。得利者志高氣昂,失利者摩拳擦掌。

    此刻,祖逖正在看著戰報,石趙之石虎正在吃著鮮嫩地“兩腳羊”,慕容嵬坐在大殿之上,籌劃著如何在那些肥沃地土地上分一杯羹。而遍布大河南北地乞活,正在荒野里艱難地生存或者死亡。而更多留下地北方士民,要么成為奴隸,要么成為別人地口中食。

    有漢522年五月,有隕落冀州。慕容嵬攻平州刺史崔毖殘部。晉涼州刺史張寔被殺,弟張茂繼位涼王。晉豫州刺史祖逖與石趙王石勒隔黃河對峙。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685849_5_224-m
我的鄰居是皇帝
作者 青史盡成灰
  救了一個皇子,從此聖人垂青,成為皇帝鄰居,住在皇城根,坐觀風起雲湧。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